七二零 多倫多法輪功學員抗議中共迫害(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一日】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日,法輪功學員在加拿大多倫多中領館前集會,抗議中共對法輪功持續了十三年的迫害,呼籲更多世人站出來抵制這場迫害,早日結束這場浩劫。

十三年前的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迫害。十三年來,數不清有多少法輪功學員被洗腦迫害、被酷刑折磨。中共的目的是為了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已經有數千名法輪功學員經核實被迫害致死。

聯合國的一份特派員報告稱,估計在中國發現的酷刑中,百分之六十六發生在法輪功學員身上,報告中還說,這酷刑的殘酷性「超越了可描述的程度」。

多倫多法輪大法學會發言人契普卡(Joel Chipkar)說,現在中國仍有數十萬法輪功學員被關在勞教所,當局對他們肉體及精神的折磨每天都在發生。「今天,我們在這裏紀念那些因為和平維權被殺害的法輪功學員。」 契普卡說,「我們呼籲我們的政府,公開譴責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持續迫害,並要求停止這場迫害。」

*七二零打亂了人生

張女士當年在北京有很好的工作及生活條件,她還是一個法輪功煉功點的輔導員。在週五的多倫多集會上,張女士對當年發生的事仍記憶猶新。

張女士的丈夫也是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他們正準備出門,一群便衣警察圍上來,把她丈夫帶走了。她丈夫是一個文藝團體的首席藝術家。

七月二十日,張女士去到煉功點,發現周圍被警車攔著。學員來了就被抓走。第二天,他們去北京市信訪辦,反映受到的不公正對待,要爭取一個和平的煉功環境。

張女士說,那天很多人去了。警察調來了很多公共巴士,把法輪功學員抓走。她用手撐著車門,拒絕上車。「我不願意上巴士,我認為煉法輪功沒有罪,不應該被帶走。」她說,她當時用手撐著車門,開始是兩個大漢扯她上車,後來再來四個人,硬把她拽上了車。「我的手臂都被抓得一塊塊青紫色。」

張女士在北京郊區大興縣看守所被關了幾天後回家了,但她丈夫沒有音訊。

一個多星期後的一天夜裏十二點,藝術團的領導打來電話,然後她丈夫、國安部的官員及藝術團的領導一起來了,「讓我丈夫回家拿生活用品。」

「他們把我與丈夫分開,不能單獨說話。收拾好日用品,就把他帶走了。」 張女士說,他們是要去說服他放棄修煉法輪功,半個多月後才放回家。

「從此我的生活發生了很大變化。」 張女士說,「我的生活全亂了,國安局的人天天跟著我,尤其是在那些敏感的日子。」

*中共以藥物殘害法輪功學員

參加集會的高女士在武漢市曾受到過非人的酷刑。她說,中共用盡各種辦法,目的就是要你放棄修煉法輪功。

二零零四年,高女士被強行抓去「洗腦班」。顧名思義,這個班是要強行改變人的思想。

高女士說,她在洗腦班被綁成十字形,吊銬了幾天幾夜,不能睡覺,也不能蹲下來。

這招無效後,他們強行給高女士注射了一種藥物。這藥物對她身體傷害很大,甚至使大腦失去了記憶。她說:「離開勞教所回家時,我連自己的兒子都不認識。」

洗腦班沒能使高女士改變信仰,中共便把她投入勞教所。那種藥物的傷害作用,在勞教所完全浮現出來。

高女士說,在勞教所裏,她的身體開始浮腫,發冷,大腦失去了記憶,心臟感覺隨時要窒息的樣子,腳不能走路,牙齒鬆動。「他們還派兩人看著我,不讓我離開房間。」

一年後,高女士離開勞教所回家,與其他法輪功學員交流,發現很多人有過類似的經歷。她說,後來從一名洗腦班頭目透露出來的消息知道,不少法輪功學員被注射過這種藥物,有些學員因此精神失常,癱瘓,有些學員就這樣死了。

通過修煉法輪功,高女士的身體已經恢復健康,但藥物對她大腦造成的損傷還沒有完全恢復。她說,有時候,她會記不住事。

但是,中共沒有放過她,監視仍然不斷。她說,特別在敏感的日子,比如四二五、七二零等,「就會來抓我,把我關起來,從幾天到兩個月不等。」這樣的騷擾一直持續到高女士離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