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載風雨愈顯正信的光芒(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日】(明慧記者荷雨美國華盛頓DC採訪報導)二零一二年「七二零」前夕,在法輪功反迫害第十三週年之際,五千多位不同文化背景的各族裔法輪功修煉者匯聚美國首都華盛頓DC,他們通過各種公眾活動呼籲世人在歷史巨變時刻了解真相,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為未來做出道義的選擇。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三日晚,華盛頓紀念碑前
法輪功學員舉行十三年反迫害燭光夜悼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三日,美國國會山前
「停止迫害法輪功,聲援九評退黨」集會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三日,華府反迫害大遊行

跨越千山萬水

'瑞典法輪功學員斯文(右)與托馬斯參加在華府紀念碑廣場的集會'
瑞典法輪功學員斯文(右)與托馬斯參加在華府紀念碑廣場的集會

斯文(Sven Olausson)是位船舶技術員,曾參加過一九九五年李洪志先生在瑞典的首次傳法班。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斯文每年都來華府呼籲制止迫害,十三年來從未間斷。

談及從大法修煉中的受益,斯文滿懷感恩:「法輪大法帶給我全新的人生。從身體上說,年過半百的我現在看起來比十七年前剛修煉時還年輕。更為重要的是,修煉讓我洞悉了人生的真諦,看到事情的本質,對人越來越真誠、友善、包容。」

為與人分享大法的美好,讓其了解迫害真相,他用加班換得的假期走訪了三十多個國家,走遍了瑞典的城鎮鄉村和世界的各大城市。迫害發生前,他曾七訪中國。對「可貴的中國人」,斯文「有種特殊的感覺,就好像親人一樣 」。他相信,「不用等太久,我就能再次回到我想念的地方,看到我思念的人們。」


斯文在北京長城

托馬斯﹒湯普森(Thomas Thompson)在瑞典一家能源公司從事人事管理工作。他指出,「中共迫害對真、善、忍的信仰不僅僅是個人的人權問題,而是對良善、對整個人類的侵害。這最邪惡的行徑必須立刻停止。」

對於法輪功群體與掌握著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全部資源的中共之間較量,托馬斯認為,「貌似強大的中共實質上最虛弱,因為它盡失民心;而平和修煉者源自真、善、忍信仰的力量不能被任何外力左右,最為強大、恆久。在我們歐洲歷史上也發生過宗教迫害,但一切對正信的迫害從未得逞過,最終都以可恥的失敗而告終。」

青史中最光耀的篇章

楊立平在硅谷一家高科技公司擔任技術管理工作。從九九年之後,每年的「七二零」他幾乎都在華府度過。

「回首中國五千年的歷史,名、利、情、仇都如過眼雲煙,唯有那些偉大的精神不朽,像南宋岳飛的忠、三國關羽的義,等等。而今天法輪功學員在殘酷迫害下,用生命衛護的真理,在青史中留下的就是這光耀萬古的真、善、忍。」

他說,「人都想做好人,可在這個充滿誘惑的世界,堅持原則、不為利益所動何其難!法輪大法的可貴之處就是能真正改變人的為私屬性,令人成為更高境界的生命。」

楊立平在美國斯坦福大學電子專業碩士畢業後,又拿到管理科學碩士學位。九四年,在國內天津大學讀研究生時,姐姐和母親向他推薦法輪功。起初,崇尚科學的他並不以為然,以為不過是亂哄哄的眾多氣功中的一個,可當拜讀《轉法輪》時,他心靈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撼,與真、善、忍有著深深的共鳴。

「人出生時像張白紙,人對世界的認知基於前人的理論和經驗,這些對未知世界的認識和衡量標準不一定絕對正確。天外有天,人應保持開放的眼界。」通過十八年的實踐,和其他從事科技工作的大法修煉者一樣,楊立平堅信法輪大法是宇宙真理,是更高的科學。

歷史關頭的選擇

'葛敏在國會山「停止迫害法輪功,聲援九評退黨」集會上'
葛敏在國會山「停止迫害法輪功,聲援九評退黨」集會上

在華盛頓金融公司從事管理工作的葛敏,是位精算專業碩士,她因丈夫的神奇康復而走入修煉。「當時,身為數學家的丈夫因患罕見惡疾喪失了禦寒和免疫能力,開不了車,看不了電腦屏幕,醫院找不出病因,束手無策,嘗試過各種氣功也無結果,而他在修煉法輪功六個月之後,沒花一分錢就無藥而癒!面對迫害壓力,我們每個人都經過嚴肅認真的思考,都義無反顧地走過來了。」

十三年酷暑寒風中的堅持,他們為了誰啊?「通過大法修煉找到從絕境中解脫之道後,我們自然想將福音帶給仍在苦海中掙扎的人。尤其是當我們知道了被謊言毒害站在反對真、善、忍這宇宙根本的共產紅魔一邊的人們所處的險境,我們這些修煉人能不把真相告訴他們、棄之不顧嗎?」

她發自肺腑地說,「九九年江氏發動迫害時,叫囂要『在三個月內鏟除法輪功』。那時人都在擔心『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修煉人在中共鐵拳下能堅持多久?然而十三年過去了,法輪功不僅沒倒下,還在風雨中弘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越來越多的人走入修煉,加入反迫害;從一個個迫害元凶遭到惡報的可恥下場,人們看到上天對邪惡的懲治越來越近,現在的人都在想中共還能撐多久?」

在這歷史巨變的關口,可貴的中國人啊,你們明瞭真相,為未來做好了選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