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延吉市惡警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延吉市法輪功學員泰浩、金順善(二人是母子)、李奇玉和另外一人在外地幫人安裝調試新唐人衛星電視結束回返到汽車站,正準備乘車回家時,被早已通過電話監聽得知他們行蹤的延吉警察綁架。他們被劫持到一個專門用於刑訊逼供的地方,那裏有專門給人上電刑的器具,把受害者的頭罩住,控制電流大小可以增加受害者痛苦的程度。

這種刑具在大電流負荷運行下,可以導致受刑者內臟出血,受刑者如遭重錘霹雷猛擊,其痛苦程度無以言表。輕者,受刑人皮下出血,形成的皮下血斑長久不消。三十來歲的泰浩,遭受非法刑訊逼供尤為殘酷,慘叫聲接連不斷,令人不忍聽聞。對他實施酷刑迫害的警察輪流聯繫長時間施暴,都累得非常疲倦。

在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時,中共警察大都是多人分組,輪流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地實施殘酷迫害,許多負責酷刑迫害的打手們累的筋疲力盡,有的說法輪功可能真有功,他們給上刑都累得夠嗆。有時他們在執行酷刑迫害任務休息期間,每人都分發到一定數額的獎金補貼。

年邁老人也不放過

兩位老年婦女李奇玉和金順善也沒能倖免,也都遭受酷刑,被迫害的幾度停止呼吸,到醫院搶救。惡警們怕老人隨時可能被迫害致死,到醫院搶救需要大量錢款,先釋放了李奇玉。市公安局負責主管迫害他們的朝鮮族局長說金順善是法輪功的「頭」,嚴令手下不許釋放金順善。

金順善老人被劫持到當時火葬場附近設立的洗腦班。洗腦班結束後,老人又被抬著,劫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老人再次出現生命危險狀況,負責看護她的人嚇得哭求老人千萬不要死,是他們上級不讓他們放她回家。

幾經磨難,金順善老人方才被釋放。老人被釋放前,警察把他兒子泰浩的衣物就連內褲和襪子一件不少的全部給了老人。當時老人頭腦混沌不清,也沒有詢問為何他們要她把兒子泰浩的衣物全部帶回。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晚,法輪功學員劉春立、樸文哲一同被非法抓捕。相關惡警對年輕的男性法輪功學員的刑訊逼供尤為殘酷。此次非法抓捕行動延伸到各地。至於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每人具體都遭受到甚麼樣的酷刑迫害,我們現在不得而知。

真相不會永遠被掩蓋,相關中共警察執法犯法、迫害法輪功學員所犯的酷刑罪、反人類罪一定會受到正義的審判。下面,讓我們再從已經被披露出的迫害消息來看看延邊中共警察是如何迫害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

孫慶菊遭酷刑手臂骨折難以辨認

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和龍縣八家子林業局幼兒園教師孫慶菊和一名吳姓老年女法輪功學員被八家子林業公安局國保大隊大隊長趙志奎、教導員王家輝等惡警綁架。其中,孫慶菊因不放棄信仰,被洗腦班人員酷刑折磨,手臂骨折,頭部腫脹,連熟人都認不出來。

孫慶菊老師後被綁架回八家子林業局雪松賓館洗腦班繼續迫害,孫慶菊情況危急,但惡徒拒絕放人,現在被非法關押在白河看守所。

朝鮮族法輪功學員金蓮花遭酷刑致命危

延邊圖們朝鮮族女法輪功學員金蓮花,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九日被中共警察綁架後,被劫持到和龍,遭惡警刑訊逼供,被折磨致生命垂危,被送到延吉市醫院搶救。下面是吉林延邊法輪功學員金蓮花自述她這次遭受的迫害。

1、兩隻胳膊和腿大幅度分開後長時間被罰站。

2、用手銬把兩隻胳膊擰勁倒扣在後背上。因為是擰著勁兩隻手很難銬在一起,就是這樣還把礦泉水瓶子塞進去,還用手捏被綁的胳膊,從而加強疼痛。幾乎每天多次都被綁,每次被綁20分到40分鐘。

酷刑演示:背銬
酷刑演示:背銬

3、用手捂住鼻子後往嘴裏灌水。有時在用手銬把兩隻胳膊擰勁倒扣在後背的情況下捂住鼻子後往嘴裏灌水。有一次被嗆的我痛苦至極,本能的亂蹬腿,從凳子上跌落下來,銬在身後的手都跑到前面來了。(註﹕沒有蓋眼睛)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4、塑料袋反覆套頭,讓人窒息。先用膠帶封住嘴後用手捏住鼻子,後來用塑料袋多次套頭。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頭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頭

5、把書捲成棒子,亂打頭部(被打近百次)、胸部和肚子,不留痕跡卻很疼。

酷刑演示:把書捲成棒子,亂打頭部

酷刑演示:把書捲成棒子,亂打頭部

6、抻腿。所長坐在板凳上拽住我的雙手後帶著我的腿把自己的腿向兩邊分開,因為我的腿短被抻到極限。

7、坐老虎凳上用手銬在身後銬住我的雙手後,往鼻子下面抹芥末,還隨時把芥末送到鼻子上聞味,折磨我,導致鼻子下面出現燙傷。

酷刑演示:往鼻子下面抹芥末

酷刑演示:往鼻子下面抹芥末

8、逼迫坐在護身符上,侮辱大法和法輪功學員。

9、連續5天5夜不讓睡覺,為了不讓睡著常常打開電風扇後放在我的身邊吹我。

在八家子派出所實施酷刑者主要是所長還有叫王卡(音)王泰(音)的。

被和龍市惡警酷刑折磨六天六夜

吉林省延邊州一位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被吉林省和龍市國保大隊警察綁架,在派出所遭到6天6夜的非人折磨,惡警叫囂:「我們和龍市制度就是這樣,煉法輪功的人打死了也白搭,沒事,沒人追究。」

這位法輪功學員訴說:

副所長劉愛蓮看我甚麼都不說就開始施行酷刑了。

酷刑一:壓我坐在地上把兩條腿伸直,然後用腳踩著後背,胸部與腿緊貼著,同時又一邊把兩隻胳膊使勁往後擰,一邊揪起頭髮使勁往後拽。

酷刑演示:兩頭扣一頭

酷刑演示:兩頭扣一頭

酷刑二:三名警察強行把我的腿劈開一字型,然後踩後背趴在地面。

酷刑演示:劈腿頭撞地

酷刑演示:劈腿頭撞地

酷刑三:一字型劈腿,整個上身伸直,兩隻胳膊使勁往上抻。

過了一會,看我臉色蒼白,滿身虛汗。又逼迫:「光盤是誰製作的?是你做的嗎?你都跟誰聯繫?多少人?」

過幾天又用酷刑來強迫我說出拍錄像的人。

酷刑演示:上背銬

酷刑演示:上背銬

酷刑四:跪在瓶蓋上面,胳膊一個上一個下往後擰到背後扣上手銬,接著拽手腕使勁往上抻,使兩胳膊緊貼在一起。之後李愛蓮邊踩著我的後背邊揪我頭髮,又下命令讓另一個警察往我臉上抹辣根,往鼻孔裏插著煙,讓我吸著煙。當時我憋得臉色蒼白渾身發抖差點停止呼吸。折磨累的警察又換了一批:

朝鮮族、40多歲模樣的幹部,逼我說出攝像的人。我說不知道,又開始用酷刑迫害我。

酷刑一:強行讓坐在椅子上上,腿放在對面的椅子靠背上,兩隻胳膊往後放著,之後使勁往前拽(飛機模型)。

酷刑二:坐在椅子上,兩條腿放在另一張椅子上,用腳踩著我的後背,使身體、頭、腿緊貼著,形成摺疊狀態。同時臉上塗抹辣根又插著煙讓我吸煙。

那個40多歲警察跟自己的下手說:「這個方法確實很有效果,不要告訴別人。」

沒有人性的惡警高振華逼我說出真相資料的來源,煉法輪功的人的聯絡方式、聯絡地點。審問的過程中把我倒掛在牆上(飛機模型)用腳到處亂踢。無論是頭部還是頸部,想踢哪兒就踢哪裏。

高振華揚言,「煉法輪功的打死也沒事,沒人追究。」說著用手擰我的脖子,坐在椅子上上使勁往下拽頭。

早在二零零四年,我遭吉林省延吉市國保大隊的迫害,右側脖子肌肉包一直沒有消下去。這次遭和龍市光明派出所惡警的迫害,脖子再一次嚴重發炎。惡警怕擔責任,帶我到結核醫院檢查。在結核醫院,和龍市國保大隊大隊長段長海在醫院大夫和一些患者與和龍市看守所黃管教面前得意洋洋的叫道:「我們和龍市制度就是這樣,煉法輪功的人打死了也白搭,沒事,沒人追究。」說著順手用手裏的紙捲打我的頭。

非法關押2個多月後,我被以保外就醫形式放回了家。120來斤的身體幾天內變成了60多斤,骨瘦如柴。

惡警這次非法抄家時,我家裏的儲蓄存摺、勞保存摺與替親屬保管的6000元存摺都被搶走。另外,我被綁架當時包裏的1600元左右的現金、家裏存放的共4000元左右的現金也被搶走的一乾二淨。至今也不還。

中共統治下的「人民」警察就是恐怖土匪!黑社會的一群流氓

殘疾農婦劉善真被惡警迫害致痴呆 腿斷腳懸

最近,有人見到剛被圖們市公安局釋放的殘疾農婦劉善真,只見往日善於言辭表達的劉善真被惡警迫害成痴呆人,三年前被惡警打斷的殘疾雙腿中的右腳因腳筋斷裂仍懸掛在腿上晃盪著,親友見此慘狀而悲憤不已,有人則暗自流淚。

年過半百的劉善真,是圖們市曲水村村民,是一位右臂、雙腿有殘疾的農婦,只因她信仰法輪大法「真、善、忍」,於零八年十二月十四日被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當時的國保大隊長魯文哲、教導員王源晟指使全勇哲(全永哲)等多名惡警在刑審室內毫無良心的把劉善真那原本就有殘疾的小腿骨打折,腳筋撕斷!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為掩人耳目,在劉善真的腿被打折之後,惡警不立即將她送醫院治療,反而把劉善真秘密關押在看守所七、八天。惡警見無風聲了,才由魯文哲和全勇哲從安山看守所半架半拖的將劉善真扔上警車,悄無聲息地送她去治傷腿,用夾板給劉善真草草綁敷了事 劉善真的斷骨、筋茬始終裸露在殘腿外,慘不忍睹。

隨後,惡警們勾結市邪黨公檢法,非法判劉善真四年刑。長春監獄因見劉善真傷重怕受連累,拒收,市六一零惡警只好將劉善真帶回圖們,繼續非法關押於市公安局安山看守所迫害。

在非法關押劉善真期間,全勇哲等惡警先後多次將劉善真的丈夫與女兒抓到市國保大隊,對他們施以恐嚇、威逼、誘供等卑劣手段,逼劉善真家屬說出劉善真常與甚麼人來往、和哪個法輪功學員有接觸,用這種卑劣下流手段,逼家人說出了法輪功學員多人,並對劉崇河等法輪功學員施以酷刑。惡警全勇哲對曲水村法輪功學員孟繁琴施以長達四小時的刑訊逼供,把孟繁琴打得遍體鱗傷,面目皆非,連家人都辨認不出來了。惡警全勇哲還用筷子猛搗孟繁琴的手,打得她手青腫。

圖們市國保大隊惡警全勇哲惡行

據了解,當初,是全勇哲與洪明恩(音)等多名惡警對法輪功學員金永男施以多種酷刑,在刑審室內刑訊暴打了六天六夜,致使金昏死多次,後見人快死了,才將老人扔進安山看守所裏,惡警沒因此而停手,他們編造了罪名判了金永男多年,直至體弱身虛的金永男去世。

二零零八年三月中旬,二零零八年三月九日晚至十八日晚,石峴法輪功學員張英蘭、趙延平、王錫芝、張慶軍、周桂苓和宮秀英被綁架。惡警全勇哲對他們大打出手,

在非法羈押法輪功學員期間,全勇哲還用電警棍做各種下流的動作,捅女法輪功學員周桂苓的下陰部、小腹,周桂苓被高壓電擊的當場小便失禁,陰部與小肚子疼痛了一個星期,胳膊與大腿外側被電擊或棍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慘不忍睹; 宮秀英被全勇哲狠抽十幾耳光。周桂苓、宮秀英兩人被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張慶軍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法輪功學員劉曉華被國保大隊惡警綁架後,遭一幫惡警輪流酷刑逼供,四天四夜不讓睡覺,其中全勇哲用腳踩劉曉華的手指,打她耳光,用手指捅她的眼睛,還拿棍子打劉曉華的下身,這是全勇哲的一貫作風,他用此卑劣的行為對待過很多法輪功女學員。劉曉華被折磨的兩度昏迷,惡警用涼水澆醒接著打。

善勸警察

惡警罪惡行徑已引起人神共憤,他們得了報應,在迫害劉善真的第二年,也就是零九年,惡警遭惡報了:國保大隊魯文哲等人因其大隊走私毒品,多名惡警被判刑入獄,魯文哲與教導員王源晟被分別貶職到新華派出所任副職和市公安局紀檢科;王源晟的十七歲的兒子前幾年突然病發,成了呆傻兒而輟學在家,由家人成天看護。

據悉最近中共公安部門內部下達了不許警察濫用職權酷刑刑訊的相關命令文件,其實延邊地區中共警察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就是在中國現行法律來講,都已經觸犯的多條相關法律。為了維護中共自身利益,躲過現在面臨的愈來愈加嚴重的內外交困的生存危機,就是在其尚未垮台的時候,都有可能再一次效仿文革,為法律法輪功平反,殺一批警察以平民憤,到那時,中共就一定會對他們卸磨殺驢了。

延邊地區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相關警察,你們不要把勸善之言當耳旁風,善惡有報是天理,不要繼續走中共惡黨為你們設下的地獄之路,不要做中共邪黨的犧牲品,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吧!在此希望那些正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包括舉報者、盯梢人),趕緊懸崖勒馬,彌補自己的罪惡,給自己及親人留條後路,也許能保命並有好的未來,否則,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必將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吉林省延吉市國保大隊辦公室電話:0433-2559133。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