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十年煉獄 內蒙王霞被虐殺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

前言

法輪功學員王霞,女,一九七四年出生,內蒙古巴彥淖爾市人。二零零二年八月,王霞被非法判刑七年,被關押在呼和浩特市女子監獄,期間遭到各種酷刑迫害,如電擊、吊打、性侮辱虐待、大頭針釘入指甲、不明藥物摧殘以及長達兩年的灌食迫害。

在長期的灌食迫害中,獄警把王霞綁到床上用木板固定,使之根本無法運動,灌食管長期插著,一至兩個星期才抽出一回。王霞被投入監獄前一百一十多斤,後來僅剩下四十多斤, 骨瘦如柴,身體幾乎沒有肉,骨盆突出,腹部深陷,大小腿僅剩骨頭,腳完全變形,幾次出現生命危險。

王霞被迫害的皮包骨頭、奄奄一息的照片在明慧網發表之後,震驚世人,讓人們想起了被納粹集中營活著填入焚屍爐的形如骷髏的受害者。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凌晨兩點,王霞、付桂蘋被當地610人員闖入家中綁架,王霞被折磨成了急性腎衰竭伴隨多臟器衰竭。五月十二日第一次腎衰竭病危搶救後,被送回看守所,巴彥淖爾市國保大隊賀喜格不准家屬保外就醫(保外就醫手續已辦),六月七日第二次王霞再次出現急性腎衰竭及伴隨其它內臟器官衰竭、腦部出血、重度昏迷後,六月九日才通知家屬探視。

於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十九點五十分含冤離世。王霞含冤離世,撇下兩個年幼的孩子、孤獨的丈夫和已哭乾淚水的白髮蒼蒼的年邁雙親。

法輪功學員王霞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學員王霞被迫害致死

年輕鮮活的王霞,年僅三十八歲,在邪黨的血腥暴政下,被中共警察活活虐殺,與世長辭。

王霞的逝去給親朋好友留下了無盡的傷痛,淚水長流,悲情難訴。

王霞用堅韌、寬容對待屠殺她的中共警察;用慈悲、善念對待獄中的犯人;用鮮血、生命捍衛了宇宙大法!

天理昭昭 善惡有報,終有一天冤屈得昭雪。有正義感的善良民眾會關注這血淋淋的屠殺案,嚴懲沾滿鮮血的殺人兇手!

以下是十三年來,王霞生前在中共的看守所、勞教所、監獄所受的暴虐摧殘。

腹中有胎兒卻被暴力摧殘 顛沛流離 幾度被抓捕關押

王霞因修煉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數次被綁架關押,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王霞被送呼和浩特市內蒙女子勞教所勞教,是內蒙古第一位被勞教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據悉,王霞在看守所裏絕食抗議時,遭到看守所惡警野蠻的灌食迫害。惡警令多個犯人按住王霞強行灌食,女惡警用高跟鞋踩住王霞的頭,進行搓、捻,灌食用的混合物、血水、淚水摻在一起,流滿一地。

二零零零年,王霞被關押迫害時已經懷孕了,被迫害了一段時間,王霞才被保外回家生孩子。二零零二年二月王霞再次被綁架,被關在呼和浩特市看守所。二零零二年三月初,王霞開始絕食,絕食二十九天後因其身體狀況不好被送回家並派人監視,第三天在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王霞翻過院牆被迫離家,摔壞腰、臉,內蒙惡警發通緝令四處堵截抓捕。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一日王霞在包頭市被抓,二十三日王霞開始絕食,在包頭看守所期間被販毒犯毒打、謾罵, 被管教灌食虐待。七月二十八日由包頭看守所轉入呼和浩特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法輪功學員集體絕食,八月王霞被非法庭審,並被非法判刑七年,送內蒙古第一女子監獄繼續迫害。她母親被投入了呼市女子勞教所。

呼市看守所 膠帶封嘴 鐐銬手腳

王霞被非法關押在呼市看守所、女子監獄期間,遭受針扎手指、長期雙手雙腳綁在床上任由犯人打罵、灌尿、高瓦數燈長期照眼睛等迫害。

二零零一年,王霞在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呼市)出租房屋被便衣警察綁架,惡警用透明膠帶把王霞的嘴封上,雙手被銬,強行被帶到車上。

在派出所惡警審訊王霞,王霞一句話也沒有作答,她被惡警送到呼市看守所。看守所惡警給王霞銬上手銬、腳鐐,手銬和腳鐐用一個鐵鏈連在一起,生活不能自理。王霞絕食抗議。惡警又換另一個銬法,把她的雙手銬到一隻腳上,站不起來,躺不下,這種銬法常人最多只能忍七天,而法輪功學員最少要忍十五天。十五天後打開銬子,王霞繼續煉功,又被銬了無數次。

一次王霞渾身長疥瘡奇癢無比,惡警仍然用這種銬法。王霞喊惡警給鬆手銬腳鐐,她們都不給鬆,後來他們發現王霞身上的皮膚大面積的脫皮,這才給打開。

呼市看守所惡警隊長崔英、張某、劉某,用濃鹽水沖的玉米麵糊糊給絕食的法輪功學員灌食,先用鐵撐子把牙撐住,再用鐵器撬牙把鼻子捏住,牙被撬的參差不齊。看守所給一個女法輪功學員被銬上六十公斤的腳鐐子,手銬在腳上,手腕上血肉模糊,骨頭都能看得見。

包頭東河看守所 犯人群毆 抽臉 潑涼水 遭酷刑折磨

在包頭東河看守所,惡警李萍(現已調走)大夏天不讓監號裏的人放風,不給訂盒飯,說是因為王霞絕食,惡警以此來挑動號裏的犯人仇恨王霞,有個別在押犯人扇王霞耳光,用墊過的衛生紙抽打王霞的臉,用涼水潑澆全身。

看守所所長王要首批示,給王霞戴三件銬,背銬加鐵鏈在腳鏈上,四十多天的時間裏,王霞都是這樣被酷刑折磨。

內蒙古女子監獄 被迫害得瘦骨嶙峋 奄奄一息

王霞在內蒙古女子監獄絕食反迫害,惡警怕其他犯人知道她們的野蠻的灌食行為,把王霞關進了不見天日的禁閉室兩個多月。王霞不吃飯,惡警隊長帝文豔就讓陪護姚桂榮把鐵嚼子塞到王霞的嘴裏;又過了兩、三天,犯人姚桂榮把王霞打的鼻口出血,還把吐沫吐到王霞的臉上,用掃床刷打王霞;整個晚上不讓王霞睡覺,不讓蓋被子,用木板把王霞的胳膊綁在床上,腳也綁上,生活不能自理,任由陪護打罵。

轉到呼市女子監獄醫院住院時,王霞的雙手、腳一直用布條緊緊捆在床上,手腕上腳腕上布條深陷肉裏,一直都留有傷痕。因王霞長期絕食,體溫本身就低,她們還商量好晚上睡覺時,不給王霞蓋被子,白天大夫上班查房才給蓋被子,包頭毒販李雪梅用針扎王霞的中指、大拇指、食指,用鞋底往裏拍。王霞的指甲蓋上都是血印,由於四肢朝天被捆綁,大小便不能自理只能躺在床上,陪護用便盆接,她們很生氣。王霞一天小便四、五次,李雪梅每接一次尿就搧耳光,有時用手,有時用拖鞋底子抽。她們有三、四天時間,強迫王霞站著捆在門上,夜裏也不讓睡覺,一次繩子勒得太緊,王霞快要窒息了,她們才把王霞放在床上。白天她們通過鼻飼給灌食,李雪梅有兩次給王霞灌尿,說是讓王霞死得快點。晚上她們用度數很大的燈直接照王霞的眼睛,持續了一、兩個月的時間,導致王霞的視力下降,雙目幾乎失明。

酷刑演示:在指尖插針

酷刑演示:在指尖插針

王霞在醫院不配合邪惡,她們把王霞的手腳用布條綁在床上下鼻飼灌食,王霞沒辦法阻止,就憋尿,一天一夜不尿,小腹脹滿,陪護告訴大夫,就給插導尿管排尿,乘陪護不在王霞就把導尿管拔了;她們嫌王霞拔管,打、罵一頓後,用更緊的方式把手腳膝蓋往上都緊緊勒住,繩子陷在肉裏都出血了疼得小腿不敢動,好了以後膝蓋上還留下了深色的兩道疤痕。(從照片可以看得出那勒緊的傷痕)

歷經10年煉獄,內蒙古38歲王霞離世。

歷經10年煉獄,內蒙古38歲王霞離世。

有病住院的犯人透露說,女子勞教所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在二醫院,晚上李雪梅陪護,早晨發現被坐著吊死在衛生間暖氣片上。醫院謊稱這位法輪功學員心臟病發作而死,家屬也不知道內情。後來二醫院把李雪梅調回監獄服刑,不讓當陪護了,這是聽當時住院的病犯說出的內情。

李雪梅歹毒邪惡,王霞當初就被她用繩子捆綁,脖子上也用繩子繞住,吊在門上窒息過,發現得早沒出意外。

在監獄住院的有一個五六十歲的法輪功學員,女子監獄不讓煉功,高血壓犯了,晚上連著好多天不讓睡覺,最後高血壓引起腦出血而死,送醫院也沒搶救活。

赤峰袁淑梅是被女子監獄活活致死的第一個法輪功學員。

堅持修煉 死而復生 又被劫持到監獄

王霞被迫害得成了一具活著的骨架,一動不能動,記憶喪失,成了植物人,監獄方面看她活不下去了,就把她扔給了她的父母。王霞通過堅持修煉法輪功奇蹟般的活了下來,並完全恢復了健康。

受迫害前的王霞

受迫害前的王霞


二零零四年王霞被呼和浩特市女子監獄迫害得瘦骨嶙峋,奄奄一息。

在內蒙古女子監獄,王霞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長期遭受非人摧殘,惡徒在對「轉化」王霞失去耐心後,曾叫囂「把她扔到太平間,直接火化算了」。

王霞以絕食抵制殘害,罪犯溫玉榮在禁閉室裏打王霞。禁閉室在一個約兩三平米的小平房,沒有窗子,一個昏暗的小燈,沒有床,行李放在陰濕的水泥地上,陰暗、潮濕,終年不見陽光,絕食的王霞就被關在那裏。監區長帝文豔、烏日寧去看時,就暗示犯人打王霞,並說等她們走了再打,王霞如果告發,你們就說王霞撒謊。 王霞被惡警長期綁到床上無法活動,灌食管長期插著。就這樣,王霞絕食了兩年,惡警灌食了兩年。後來,王霞被送到監獄醫院遭受摧殘,導致記憶喪失。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王霞被送入呼市二院(勞改醫院,院長陸、王、張等人)。由勞改殺人犯、毒犯李雪梅、劉曉傑、顧嫵墨(殺人犯)、劉小圓四人人監控,每天商量如何折磨她。醫院不管王霞,因為有一次院長在給王霞灌食時被噴了一身奶液,從此更不管王霞。王霞幾乎每天挨打,臉上、身上青得一塊塊,舊傷未退又上新痕,那四人折磨王的方法多種多樣。例如將掃把半分開,分別纏上布條,為了打的看不出來,蒙住打。將掃把塞入王霞的下身。一次他們讓王霞放風,王霞不從,四人將她的頭朝下倒吊著從三樓樓梯上拖下去,到院中又是一頓毒打,把大頭針釘入王霞的指甲中,再用火燒。四人打牌,將王霞捆在鐵房門的柵條上。王霞瘦的皮包骨,骨頭上蒙層皮。王霞被捆住手腳終日平躺在床上。鼻上插著管,一動不能動。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王霞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時,「六一零」頭目說:「王霞上過明慧網,不能死在監獄裏,讓家人趕快接走,死在家裏算自殺。」在獄醫認定王霞只能活兩三天的情況下,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九日,王霞被送回家。在路上,惡警還給王霞輸了不明藥物,回家幾小時後,王霞就出現生命危險,雖經搶救脫險,但常處於重度昏迷之中。王霞被投入監獄前體重一百一十多斤,昔日年輕漂亮的姑娘被抬回時成了一具活著的骨架,僅剩四十多斤,一動不能動,記憶喪失, 王霞回家一個星期後,又頑強地活過來了。當此事件被國際媒體廣泛報導後,面對善良人們的關心與譴責,毫無人性的臨河「六一零」及當地司法、公安不法人員又一次將她投入內蒙女子監獄迫害,直到非法刑期結束。

幾度骨肉分離

王霞有兩個正在上學的孩子,年僅十幾歲,兩個孩子幾乎是從一出生就失去了母親,這兩個孩子長期沒有母親的關懷愛護,孤苦無依。好不容易盼到二零零八年,王霞從監獄出來回了家,一家人得以團圓,有了正常的生活,可沒想到平靜的日子沒過上幾天,王霞又被綁架關押。

王霞的一個孩子在牙牙學語很小的時候,王霞就被綁架了。王霞被送進醫院搶救時,身體各器官走向衰竭,雙目近乎失明。王霞的兩個孩子去醫院探視,在房間門口看到躺在床上的母親,兩個孩子「哇」的哭開了,跑過去撲在媽媽的身上哭喊著、訴說著。當時女監二監區的一個販毒犯叫盧二罕(音)患高血壓,在那裏住院,看了那悲慘的場面,痛苦之下頓時昏厥過去。

王霞被送往監獄醫院前,獄方惡警還找來王霞的父親、丈夫、小兒,對她施加壓力。惡警企圖用「親情」讓王霞妥協,誘勸王霞的父親讓王霞放棄信仰。大約在二零零二年底,王霞的父親從巴盟趕到呼市,當看到變形脫相的王霞,用濃重的西部方言說:「娃,我在家裏給你好好照看你的孩子,你聽話活著出去……」無奈的父親跪在地上,在水泥地上「咚咚」的磕頭,瞬間鮮血順著面頰流下。

獄警們是共產黨豢養的暴徒跟納粹一樣,是一夥人面獸心、令人髮指的惡魔,是他們誘騙王霞的父親,對王霞施壓。她們不但毫無惻隱之心,看著奄奄一息的王霞,有些惡人竟然還能大言不慚的說三道四。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下午兩點左右,王霞被中共警察從家中綁架,遭惡警何才毆打;惡警搶劫走了家人用的舊電腦、幾本大法書籍等物品。王霞被非法關押在杭錦後旗看守所。有知情人從看守所傳出消息,說王霞遭到刑訊逼供,有一遲姓警察猛烈打擊她的頭部,致使王霞頭痛不止,臉腫的嚴重變形。王霞絕食抗議迫害,後來被轉移到巴彥淖爾市臨河區看守所繼續非法關押。在臨河公安局非法提審時,惡警牛心寬用腳踩在她臉上;王霞被非法關押在杭錦後旗看守所時,被惡警牛心寬毆打。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凌晨兩點,王霞、付桂蘋被當地610人員闖入家中綁架,王霞被折磨成了急性腎衰竭伴隨多臟器衰竭。五月十二日第一次腎衰竭病危搶救後,被送回看守所,巴彥淖爾市國保大隊賀喜格不准家屬保外就醫(保外就醫手續已辦),六月七日第二次王霞再次出現急性腎衰竭及伴隨其它內臟器官衰竭、腦部出血、重度昏迷後,六月九日才通知家屬探視。

白髮人送黑髮人

於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十九點五十分含冤離世。王霞含冤離世,撇下兩個年幼的孩子、孤獨的丈夫和已哭乾淚水的白髮蒼蒼的雙親。

歷經10年煉獄,內蒙古38歲王霞離世。
歷經10年煉獄,內蒙古38歲王霞離世。

這一幅幅形如骷髏的畫面,怎能不震驚世人?怎能不令人想起了納粹集中營的野蠻與罪惡 ?

嗜血成性殺人如麻的納粹劊子手,屠殺的是以猶太人為主的「劣等民族」,而如今死於共產黨刀下的則是信奉「真善忍」的好人。

出獄後,因為王霞繼續傳播大法真相,兩度被非法抓捕。在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凌晨兩點被綁架後,被折磨成了急性腎衰竭伴隨多臟器衰竭。於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十九點五十分,在歷經十年的非人酷刑折磨下,含冤離世。

這令人心酸悲憤的故事,僅是十三年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冰山一角,中共及其打手們,不管他們以甚麼藉口執行的迫害政策,還是為了自己眼前的既得利益,他們對法輪功學員犯下的是不可饒恕的罪行,將好端端的家庭拆散,活生生的將骨肉分離,製造大量冤假錯案,甚至大量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販賣。

那些迫害王霞的女警察、女犯們,因為迫害無辜與良善,而變異成了不折不扣的魔鬼。她們的靈魂,早已被紅朝謊言與濁世的污穢掩埋,取代的是陰暗、凶殘與邪惡;現在面臨她們的,將是人間法律的審判與地獄裏痛苦、無盡的償還。

王霞雖然在殘酷的迫害中失去了可貴的生命,卻是女性的驕傲!她對良知的堅守,和散發出的道德、真理之光,如黑暗中的曙光,照亮著人類的方向;在紙醉金迷的濁世,帶給了人類不滅的希望。

那些到目前為止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警察與打手們,如果你的人性未被泯滅,如果你尚存一點良知,請立即停止迫害這些善良的民眾,並幫助他們脫離痛苦,以此來彌補罪過,並為能夠走入未來作出抉擇。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