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雞西市雞冠區分局綁架張傳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雞西市法輪功學員張傳璽5月29日失蹤。當家屬得知是被警察綁架的消息後,曾先後到雞西市紅星鄉派出所、南興派出所、西山派出所、市委、市政府、市政法委、雞冠區公安分局找人,有的說沒抓,有的不讓進屋,都沒打聽到。

後來有人告訴是西山派出所綁架的。家屬去西山派出所要人時,所長不告訴,當親屬表示他們有知情權時,那個自稱所長的警察說:「你們不把孩子教育好,煉法輪功,想把共產黨推倒,不能隨便告訴你們。甚麼知情權?航空母艦在哪也得告訴你嗎?你倆是法輪功吧?」親屬回答:「煉法輪功的人是一幫好人、修煉人,手無寸鐵,打都不還手,是一幫好人,還往哪教育他呢?」

半個月過去了,張傳璽音信皆無。6月11日上午,被迫害者的兩位家屬又去了雞冠區公安分局,門衛問:「你們來這幹啥?」她們回答說:「前天我們來問我家孩子是否被你們綁架到這裏了?當時門衛說:『不是,是西山派出所抓的。』我們打聽過了,有人告訴說是國保大隊綁架的,看守所的人也證明說是你們幹的。」門衛欺騙她們說:「這都啥時候了,人都下去了,該辦案的都辦案去了,上邊沒人了。」親屬說:「不能一個人都沒有吧?」門衛擋著不讓進。後來兩人趁門衛和別人說話的機會闖了進去。

在六樓國保大隊找到了大隊長栗新。家屬說明來意後,栗新說:「存摺和身份證在我們這兒,不能給你們,你兒子反對共產黨,反對江澤民,侮辱共產黨,侮辱江澤民,這是犯罪,判刑或勞教是肯定的,我就是這兒的負責人,人是我抓的,我說了算。」親屬回答說:「法輪功將來會平反,你會因此受牽連的,你可別受這個牽連。」他說:「還給你平反呢?你別說了,走吧。」親屬說:「你們把人無故給抓來了,你得給我們出個證據。」栗新隨後叫一個姓姜的來給開個拘留證。

到姓姜的那裏後,姜問:「你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親屬回答說:是不是與我兒子被你們綁架沒有關係。姜又說:我們抓你兒子沒法和你們聯繫,因為你兒子告訴我們的電話號碼不對,我們聯繫不上你們,把你的電話號碼給我們。」親屬說:我沒有手機,把你的手機號給我,我跟你們聯繫。」姜說:「那不行,我們業務多,不能給你,號都在我們這呢,不能給你。」另一個警察則說:「你們請法輪功律師吧。」拘留證簽署的日期是5月31日,誣陷的罪名是:「涉嫌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現非法拘禁在雞西市第二看守所。

6月12日上午,被迫害人家屬再一次來到雞冠區公安分局。一個五十多歲的禿頭門衛攔住問:「你們又來幹甚麼?」家屬說:「我們找國保大隊長要我兒子的存款摺和身份證」。禿頭說:「不許上樓,你們煉法輪功還有理了呢?抓你們、整你們就對了,要是我(他一邊說一邊做出捏人的手勢)把你們煉法輪功的一個個都捏死,一個個叫雷把你們劈死,你們不要那個x臉」等等髒話。家屬們善意的對禿頭說:「你不要這樣說,別把事做絕了,給自己兒女留條後路吧,別像王立軍、薄熙來他們那樣落個可恥的下場!」禿頭滿不在乎的晃著胳膊說:「你看我們家這不都挺好的嗎?你們說王、薄不好,那現在也比你們強。」

家屬邊說邊往樓上走,禿頭拽住被迫害人家屬胳膊不讓上,家屬說:「你憑甚麼不讓我上去找領導,你做不了主。我就這一個兒子,他也沒犯罪,你有沒有家人?你也有兒女,我們也沒抱你兒子下井,煉法輪功招你惹你了?你不讓我找你領導,我跟你沒完,不信就試試看。」禿頭聽了這話後一反常態,反而樂呵呵的跟家屬說話了。但禿頭看家屬非要上樓,不讓上就吵吵個沒完,就只好上樓去找人了。

不一會兒,那個開拘留證的姓姜的人下來了,威脅家屬說:「你在這吵甚麼?你要幹啥?」家屬說:「我要找國保大隊長要我兒子的存摺,這個警察(指禿頭)不讓我們上去,還像個潑婦一樣罵我們,太不像話了,你怎麼不說他呢?」姓姜的無話可說了,就當面撒謊:「剛才國保大隊長在這你怎麼不說呢?」家屬當時就揭穿了他的謊言:「你說大隊長在這,我們始終在這,我怎麼就沒看見他呢?我就這一個兒子,我們還指著他掙錢吃飯呢,你們馬上放我兒子回家,把搶去的存摺還給我。」姓姜的說:「我不管你吃不吃飯的,存款摺不能給你,等我們處理完了再說。」說完扭頭就上樓了。

五月二十九日下午,雞西市公安、國安、六一零指使雞西市惡警及不法人員、城子河公安分局、雞東公安局及派出所警察,騷擾、綁架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公安警察這種正邪不分、濫施法律,執法犯法、不講道德、不講人性、剝奪公民人身自由、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的行為,才是真正的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對他們的行為,家屬會向相關部門和世界人民控告。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指揮者和幫兇,最終誰也逃脫不了法律和天理的制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