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瘟疫的良方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一日】瘟疫是一個可怕的詞。在歷史上發生瘟疫時。有的整村整村的人都死了,有的地方的人死絕了,有的地方只有極少數的人活了下來。一般來說幾乎無藥可救。有的人說現代醫學很發達了,可以造出疫苗進行預防。就拿禽流感來說,醫學專家講:如果禽流感病毒發生變異,那麼以前的疫苗就失去作用了。要研究新的疫苗得有一個過程。所以大瘟疫是人類的大劫難。

對於大劫難有很多的預言。有的說:「八方人跡滅,千山飛鳥絕。」「窮人一萬留一千,富人一萬留二三。」你想那是甚麼情況。總之瘟疫將使很多人喪失性命。

瘟疫來時不管你有多少錢,也不管你有多大權。不管你平常怎麼注意保養自己,該得的時候,瘟疫就會找上門。

那麼,這樣說來就沒有辦法避免了嗎?當然不是。不然怎麼說「避免瘟疫的良方」呢?李洪志大師不願看到世人遭受劫難,所以他寫的歌詞裏指出:「得救的人一定良知尚存」(《洪吟三》〈叫我傳真相的是神〉)這就告訴世人:你想得救,不讓瘟疫找上你家的門,那就必須是「良知尚存」。

所謂良知,那就是能分清是非、善惡、正邪。

為甚麼有良知的人,瘟疫就不會找上門?

因為有良知的人,他不會隨世風日下而隨波逐流。他不會幹壞事,而總是做好事,從而他身體上得到的德多,瘟疫、病毒在他身體內就沒生存的條件。也就上不到他身上。

反之,沒有良知的人,他會隨波逐流,幹的壞事就多,他得到的業力就多。這種黑色物質就是適合瘟疫、病毒滋生的環境。所以瘟疫、病毒就能上到他身上,人就得病。

當前檢驗世人有無良知的唯一標準就是對法輪功的態度。

有人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共產黨給我工資,我就為他辦事。甚麼是非、善惡,我管不了那麼多,上級叫我幹甚麼就幹甚麼。」

對於這樣的人,從目前看,你是你的領導手中一根很好用的棍子。可能得到提拔。就像王立軍那樣賣命的給薄熙來幹,從一個民警升到一個副部級高官,又怎麼樣呢?還不是為了個人利益衝突,只好逃到美領館去為了活命嗎?同樣薄熙來為了上爬,緊跟江澤民血腥鎮壓法輪功,雖然爬上了雲端,不也摔到地上來了嗎,不也摔得筋斷骨折嗎?王立軍、薄熙來不也是在現有體制下一切希望成名,而又不分是非、善惡的人的必然結果嗎?

朋友啊!你們之中有些人在迫害法輪功的十多年中,說了錯話,做了些錯事。但是李洪志師父說過:「正法中我不計一切眾生過往之過,只見眾生在正法中對大法的態度。」(《向世間轉輪》)迫害法輪功十三年都過去了。只要你在大劫難之前能悔悟,了解真相,有悔悟表現,那就是良知尚存了。你說那就等到大劫難到來之前的「那一天」再說吧!真的那一天到來時,絕沒有人通知你的。

還有的人說:「法輪功、共產黨與我沒有關係。我上我的班,我做我的生意,找錢吃飯就行了。」還有的人從小就在聽「黨」的話中長大的 ,現有房有車,生怕哪點沒「聽話」而給自己帶來「麻煩」。所以對法輪功的傳單不敢看不敢聽。下面講個故事:

曾經有個女駕駛員,她是開長途客車的。有一次行駛在人煙稀少的崇山峻嶺之中,突然有三個男青年叫停車,並要這個女司機和他們「耍」會兒。這時車上有一名青年男子出來制止,而其餘眾人皆默然不作聲。這青年男子終因勢單力薄而無法制止。那個女司機十分無奈的隨三個男青年下了車……當女司機和三男青年回到車上時,女司機要求那個站出來制止的男青年下車,否則不開車。這時全車人都勸那男子下車,這男子只好帶著行李下了車。車啟動後開了不久到懸崖邊時,女司機猛踩油門將車衝下懸崖,全車人無一生還。

這件事中,那三個幹壞事的人罪有應得,而車上其餘的眾人並沒有幹壞事,也沒有直接參與幹壞事,按法律講,他們不該死。然而他們都死了。唯一活下來的卻是那位敢於站出來有正義感的男子,就是被趕下車的那位。我們試想一下,當那三個男青年的邪惡企圖暴露後,不只一個人出面制止,而是七八個或是更多的人出來制止,或整車的人都吼一聲「不准幹壞事」。那麼這件壞事能發生嗎?是這樣的話能發生這個悲劇嗎?事實上車上其餘的人都知道那三青年的邪惡企圖後皆默不作聲,為甚麼呢?可能有的人想「這事與我無關」,或怕起衝突傷到自己,或怕壞人今後報復。總之,一事當前只顧自己的眼前利益,而不分善惡,聽之任之。那麼他們有良知嗎?正是這些人沒有良知的「默不作聲」給那三個人發出了信息「你們幹你們的事,我們不管。」這樣難道不是縱容他們幹壞事嗎,成了他們一夥的了呢?那這件壞事的發生是不是與其餘的人有直接關係了呢?人一旦喪失了良知,也就喪失了做人的資格。因為人應該是有良知的,否則不就成了動物了嗎?這樣看來這車中其餘人之死也在情理之中了。

而那個出面制止壞人的男子,表明他是有良知的。能倖免於難。這說明善惡是自己選擇的,有良知的人才會選擇善嘛。

共產黨一九九九年對法輪功的迫害,法輪功與共產黨誰是誰非,誰正誰邪,你認為這些與你無關,你只關心找錢吃飯,那麼你不是善惡不分了嗎?你已經沒有良知了。眼前看來你有平靜的生活,然而那一天災難突然降臨時命都有可能沒了,你還能吃飯嗎?就像前面故事中講的「其餘的默不作聲的人」。壞人幹壞事時,他們認為「這與我無關」,「我沒有幹壞事」,為了保住自己一時的平安而「默不作聲」。然而危險不是向他們走來了嗎?只是不知道而已,當災難發生時,後悔也來不及了。而那些「聽黨的話」長大的朋友,現在有房有車,生活得比較好,這也是你們以前做了好事得到的福份,你們以為這是「聽話」得到的,那就大錯特錯了。其實共產黨就是要毀掉你們的生命,讓你們不分善惡,分不清正邪,隨它而去「犧牲」,成為它的陪葬品,這不可悲嗎,你們為甚麼不找回自己的良知呢?只要大難還沒有實現在你的面前時,就有找回的機會。所以現在還有得救的機會。

二零一二全球華人新年晚會上女高音歌唱家鳳鳴,在歌中唱到:「大難已到神也到。」這說明給世人留下找回良知的時間非常有限了。如果你還像以前一樣:「只顧自己找飯吃。」「跟著紅魔走」。那你以前奮鬥得到的名與利將毀於一旦,這是我們不願看到的,你現在找回「良知」還來得及。

大難在即,得救的機緣只有一次,能否讓瘟疫找上門,就在此一刻了。

能否找回你的良知,關鍵是你要了解共產黨迫害法輪功的真相。真相是希望,真相是救度。

要性命,要財富。你必須得經過有無良知的考驗。有良知的人,並不會失去甚麼。全國三退(退黨團隊)的人數到二零一二年五月已經超過一億一千六百多萬人了。他們沒有失去甚麼,而是得到福報,(工作順利、身體健康、家庭幸福)和將得到美好的未來。

朋友啊!瘟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良知的喪失。我衷心希望你及你的家人都有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