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花樹下的見證(圖)

——法蘭克福中領館前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中共駐德國法蘭克福總領館於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三日開張,法輪功學員當天就開始了在那裏講真相反迫害的活動。由於一個人不需要申請准證,平時常有學員在領館前發資料或煉功,抗議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自二零一零年四月二日起,當地學員申辦了每週五上午在中領館前的反迫害活動。二零一一年八月二日,中領館遷址,法輪功學員的和平抗議亦在新址前繼續進行。

法輪功學員在法蘭克福中領館前抗議迫害
法輪功學員在法蘭克福中領館前抗議迫害

中領館舊址對面人行道旁有一株櫻花樹,春風一到,粉紅色的重瓣花朵層層疊疊綴滿枝頭。學員在櫻花樹下伴隨著慈悲祥和的音樂煉功,一學員在領館大門外發真相資料。這些年來,櫻樹幾度花開花落,見證了法輪大法弟子「承受無名苦難,呼喚正義良知 」的慈悲。

法輪大法的美好猶如「潤物細無聲」的春雨沁入被中共謊言矇蔽的人們的心田。慢慢地,這裏的中國大陸人對法輪功的態度有了改變,抱著敵對情緒的人越來越少,也認識到了中共邪惡的本性,不少人聲明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也有拿到簽證準備當天近期回中國的人將《九評共產黨》放在箱子裏,說帶回去給親友看,要勸他們也「三退」。一群留學生說:「我們都知道了真相,我們支持你們。法輪功加油!」也有人關切道:「你們膽子真大,你們不怕嗎?要小心啊!」還有些人想學煉法輪功,有人當天晚上就找到煉功點來學功。

一天,一輛旅遊大巴停在領館前,下來三、四十個中國遊客,一下就被馬路對面的煉功場面和大法真相橫幅震住了。他們有的感到驚喜,有的感到害怕,有人感到迷惑和不解,也有個別人口出惡言。儘管導遊不准他們接資料,但不少人都掏出相機和手機將這震撼的畫面拍了下來。

前年冬天下著大雪,學員站在雪堆上煉功,抗議迫害。一個新疆維吾爾族婦女帶著孩子到中領館辦完事出來後,看到學員還站在雪地上煉功,她立即轉身進去,對領館的人說:「你們去勸勸法輪功吧,勸他們快回家。我一大早來就看到他們,都好幾個小時了,還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裏,他們會凍壞的。求求你們了,你們就去答應他們的要求吧!」領館的工作人員頭都不抬起來,冷酷地回她一句:「站去唄,他們願意站多久就站多久!」這位婦女從領館出來,看到發資料的學員,眼圈發紅地告訴學員這件事,說:「(領館)這些人怎麼這麼沒有人性啊!」學員對她表示感謝。她聯想到中共邪黨對新疆少數民族的長期迫害,感同身受,當即就聲明退出曾被迫加入過的少先隊。她帶著法輪功真相資料和《九評共產黨》,依依不捨地和學員道別。

這位學員(左)每天堅持在中領館前發真相資料,使在附近工作的人們知道了法輪功真相
這位學員(左)每天堅持在中領館前發真相資料,使在附近工作的人們知道了法輪功真相

到中領館來辦簽證的或在附近上班的以及路過的德國人大多知道了法輪功的真相,都表示支持、同情、鼓勵、祝願成功等等。

有些在旅行社或簽證代辦處工作的德國人常來領館給旅客代辦到中國旅行的簽證,和學員熟識了。一位女士看了揭露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資料後,問有沒有徵簽表,她要簽名抗議如此邪惡至極的罪行。學員答應下次帶來。再見到她時,她馬上在徵簽表上簽了名,又告訴她的同事,她的同事也簽上名。這時,另一家旅行社的男士從領館出來,正急匆匆地趕路,她攔住他,把徵簽表給他看,讓他簽名。他寫了名字,把表交給她,快步走了,她發現他沒有寫地址,又跑去拽住他,一定要他把地址寫上。她說她會盡己之力幫助法輪功早日結束這慘無人性的迫害。

有位住在附近的德國老太太,她要學員給她幾份中文的資料,說她兒子會中文,現在中國工作,媳婦是中國人,在中央電視台工作,她去中國看他們時會把這些真相資料帶去。

中領館雇的德國保安看到學員在門外發資料經常來干涉,要學員離得遠遠的。他說他也很無奈,是中領館「老闆」要他來趕人。學員讓他叫警察。他打電話叫來警察,那些警察告知抗議和煉功是允許的。學員坦誠善良地向保安講真相,令原本橫眉怒目的他也變得平和起來,下班後馬上來要真相資料。一兩個月後又換個新的,知道了法輪大法好的真相後,接著又有新保安來聽聞真相。

這株櫻花樹也同時見證了:「當履行職責成了一種罪惡,就會有一種東西比職責更值得遵守,那就是我們人類的良心。」行惡者助紂為虐最終是要付出代價的。

二零零九年一月六日,為阻撓神韻在德國法蘭克福演出,前中共駐法蘭克福總領事李海雁以國家外交信函形式直接致信德國黑森州州總理辦公廳,用中共慣用的流氓政治手段,詆毀神韻藝術團。此外,他還照會各國駐法蘭克福的外交代表機構,企圖阻止人們觀看神韻。這種阻撓適得其反,非但沒有達到破壞神韻演出的目的,反而讓更多的人為了解神韻前往觀看。該公函後來被德國的人權組織公布,成為中共邪黨濫用外交特權在海外進行非法活動的罪證。

二零零九年九月,這位李海雁總領事突然回國,連一個例行的離任招待會都沒舉辦,從此就在公眾視野中徹底消失了。這種離任方式完全違背外交慣例。幾個月後才真相大白,原來李海雁總領事之所以神秘蒸發,是因為患了腦癌,病情惡化,匆匆回京動手術去了。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六日十時三十一分他在北京死亡,時年五十二歲。

讓李海雁的外交界同僚不解的是,五十出頭的李海雁原本身體強壯,何以突然得此惡疾?

據知情人士透露,這位李海雁總領事原本是漢堡領事館的商務參贊,屬於外貿部,不屬於外交部。在漢堡任職期間,只要有法輪功學員以商務名義申請一些證件的事,他從不批准。他從漢堡回國後,很快就被提升為駐法蘭克福的總領事,上升的速度令人吃驚,這種情況是十分罕見的。據說他很會經營,揣摩上司的意圖,因為他在對待法輪功的問題上,與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的態度保持高度一致,才得以快速提升的。

李海雁到了法蘭克福之後,除了阻撓神韻演出之外,對待法輪功學員的態度一點沒有改變。一法輪功學員因護照到期,於二零零九年三月按照法蘭克福中領館的有關規定,向中領館遞交了換發新護照所需要的資料。中領館告示十五個工作日就可辦好。學員到時去取護照,中領館卻以護照還沒辦好的謊言拒發護照,直到今天。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李海雁因迫害法輪功將自己送上了黃泉路。法輪大法弟子慈悲喚醒良知尚存的中領館其他工作人員請以此為戒,珍愛自己的生命,不要步其後塵。大法弟子的慈悲寬容使他們心中的堅冰也在慢慢溶化,他們中有人單獨見到學員時也會友好地回應學員的微笑和問候,也有的官員家屬接真相資料和聲明退出中共相關組織。

櫻樹無言,卻見證了法輪大法弟子「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一段正法修煉之路。

艾克貝爾特退休後開始修煉法輪功,主動承擔在中領館前講真相反迫害活動的義務協調人
艾克貝爾特退休後開始修煉法輪功,主動承擔在中領館前講真相反迫害活動的義務協調人

現在,法輪功學員們在中領館新址前繼續承擔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義務協調人──德國退休工程師艾克貝爾特(Eckbert)說:「我們一定要堅持到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徹底結束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