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已經離婚和想離婚的夫妻同修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寫下這個題目,心裏很是沉重。因為最近一段時間,不斷的聽到身邊的夫妻同修離婚和想離婚的消息,而不久前,我和家人同修也剛剛經歷了這樣的魔難,在不斷的向內找的過程中,師尊不斷的把不同層次的法理展現給我,才使得我能夠一步步的走出劫難。所以,在此我想從法理上,把師尊展現給我的,離婚給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所帶來的損失寫下來,與已經離婚和想離婚的夫妻同修交流。如有不當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帶著嚮往人生美好生活的根本執著走入大法修煉的,並如願以償的遇到一位心儀的同修結為夫妻,風風雨雨攜手走到今天。由於一直沒有重視修去自己的根本執著,所以在與家人同修發生矛盾時,常常不能在法上認識並提高上來,總是用人的辦法去解決,日積月累,與家人同修之間的間隔越來越大。

直到今年年初,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我發現家人同修與一位異性同修甲互相之間產生了愛慕之情,但還沒有發生兩性關係。被我發現後,家人同修數次告訴我不再與同修甲有任何聯繫,卻仍然瞞著我與同修甲聯繫,但都陰差陽錯的被我發現。我知道離婚對修煉人來說是損失,可是那時的我已經正念不足,我跟家人同修提出了離婚。

家人同修對大法是有理性認識的,面對邪惡迫害,面對生死,都是堂堂正正、不留遺憾的走了過來。也是由於在人中形成的觀念與執著長期不去,加上工作忙,學法煉功跟不上,疏於實修,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當我提出離婚後,家人同修堅決不同意,並徹底斷絕了與同修甲的任何聯繫。

為了維持我們的婚姻,為了彌補對我造成的傷害,家人同修對我倍加呵護。而那時的我,因為對家人同修已徹底失去了信任,所以看到家人同修極力彌補的言行後,偶爾我會問他或問自己,既然已無感情可言,為甚麼還要維持這段婚姻?家人同修說不出來甚麼。

在歷經了兩個多月剜心透骨的向內找的心路後,我也終於看清了這場魔難的本質--對「我」的執著。

在看清這場魔難的本質後,一天,當我又看到家人同修極力彌補的舉動時,突然,一個答案出現在我的腦中,他這樣極力的彌補,是因為他要成就一段路,在未來的宇宙中,當局部的小宇宙偏離法後,會造成大小不一的損失;但他可以通過向內找的機制不斷歸正自己,通過彌補損失,他還有機會圓容恢復到最好的狀態。

那麼,與家人同修休戚相關的我要成就的是甚麼?腦海中的答案繼續在展現,我在這過程中幫助我們的同修需要成就的是,在未來的宇宙中,當局部的小宇宙偏離法受到損失後,與他相鄰的其他小宇宙都會寬容他,一起幫助他圓容恢復到最好的狀態,因為「大法弟子是個整體」(《師父對學員文章評語》),「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這是未來宇宙的要求,也是師尊對大法弟子的期望。

看到師尊為我展現的這層法理,我震驚了,我不能不以更加嚴肅的責任感和更加寬容的心態來面對這件事情。如果我和家人同修能一起從這件事情中走過來,我們成就的是未來宇宙對我們的要求;如果我們走了離婚的路,在這方面可能會成為我們永遠不能彌補的損失,也是我們世界中眾生的損失。

當我明白自己面對這麼大的責任時,我無法推卸,無論我受到多大的傷害,與未來宇宙賦予我的這份責任相比,與眾多宇宙眾生對我的期盼相比,都是太微不足道了。

現在,每當我聽到夫妻同修離婚和想離婚的消息後,都感覺很痛心,我也和家人同修一起找到當事同修,與他(她)們交流悟到的法理與向內找走出魔難的過程,希望已經離婚的夫妻同修還能有彌補的機會,希望想離婚的夫妻同修更能珍惜大法弟子之間的法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