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邪惡誹謗橫幅的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六日】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在北京居住的女兒要生小孩,我去照看。一天去早市買菜,為了快些到市場就走了近路,從一個小區院裏穿過,當從西門往東門出時卻發現在大門口的北側柵欄上掛了很長的一幅甚麼東西,我不自覺走過去看看掛的是甚麼,當我看到第一眼時,眼淚刷的出來了,心裏說不出的難受。它實在是太邪惡了,竟然掛的是三十五步長的,在帳篷布樣的東西上面,用彩噴繪成的侮辱師父、誹謗大法、毒害眾生的畫像。第一念就是必須把它拿下來,不能讓這東西毒害眾生,誹謗師尊。

回家後馬上給在北京打工的兩個同修打電話,晚上甲乙同修來了,我準備好了油漆打算去把那東西塗了,可是乙同修說有師父的像在上面,這樣做不尊師。還是剪掉吧。我說那麼大剪掉怎麼往外拿啊?乙說剪掉再說吧。我準備好剪子刀子,甲乙去了,我在家給發正念。第二天早三點回來了,甲乙同修說,不好做呀,保安總在外面不好動手。第二天甲乙同修又來了,晚上十點多她倆又去了,又是第二天早上三點回來了,我問怎麼樣了?乙說:我倆從那柵欄跳到裏邊有小樹藏身在裏邊剪,剛剪完就被保安發現了,又重新掛上了,無奈就又回來了。

眼看就要過大年了,這件事成了我的一塊心病,問自己是不是大法弟子,聽師尊的話嗎?做到師父說的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維護法了嗎?這件事為甚麼讓我看到?看到了就不能繞著走。

半個月過去了,我又給甲同修打電話讓她來,她說乙同修回家了,我找個男同修丙行嗎?我說可以。晚上六點多,甲、丙同修來了,我們共同交流一下決定用油漆塗抹。七點,我們準備好就出發了,邊走邊發正念,背《洪吟二》:「誰是天之主 層層離法徒 自命主天穹 歸位期已近 看誰還糊塗」「大道世間行 救度迷中生 淘去名情利 何難能阻聖」……

到了,我走在前面,甲、丙隨後,北京人口多了,大門口有三個保安、大門外人流不斷,要想等沒人再做是不可能的,想到「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洛杉磯市法會講法》)想到這立刻神起來了,開始邊走邊塗,心裏不斷的想神在證實法,神在證實法……到大門口了幾個保安依然在那站著,竟然沒發現我們,我們三人堂堂正正的走出大門。

第二天早吃完飯趕緊去看看拿掉沒有,走到那一看,四個保安正往下拿呢!感謝師父的保護。

又過了幾天外甥女給我打電話讓我到站點接她兒子,她要出差,讓我幫著照看幾天。我放下電話就往站點走,當走到站點時卻又發現了和上次看到的同樣的東西,掛在站點對面,距離也就三米左右的高高的柵欄上。我馬上給丙同修打電話說明情況,晚上九點多我倆拿著準備好的油漆又去了。丙同修說,柵欄太高你搆不著,就在道南給我發正念吧,我一個人去好了。他飛快地跑到道北從西往東噴了一遍,回來說:好了。我直接回去了。

第二天早上,我又去看了,不行,由於畫太高,只能噴半尺寬。我又給同修打電話說,項目做的不合格得返工,他說好,晚上我直接過去。又是第二天早上我去一看,還是不行。不能再給丙同修打電話了,他工作一天很累,到我這要四個小時,遇事為他人著想,自己做吧,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該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晚上八點多,我一個人拿了一個小盆,一個大雪碧瓶墨汁走到柵欄處,心裏想著:神在證實法,誰也看不見我。然後把小盆放在柵欄的台上,把墨汁倒在小盆裏,抬手一瞬間就把那個東西塗的面目全非了,在那一抬手的那一瞬間那種感覺無法表達,真的太神奇了,那麼高我的手輕飄飄的扔了出去。「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

今年五月,我又去了北京幫女兒帶孩子。能做光盤的丙同修去別處打工了,我只有在家做好二百八十個DVD帶到北京去,同修說行嗎?我說沒事。「不被邪的干擾、不被它帶動,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從自己這生,那邪惡就渺小,你們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這樣。」(《大紀元法會上講法》)到北京車站過了兩次安檢都安然無恙。

如果不是師父的慈悲看護著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是無法修煉的,雖然在修煉路中做了一些大法弟子該做的一些事,但按照大法弟子標準還差的很遠,離師尊的要求也差的很遠。

最後讓我們共同學習師尊的《甚麼是大法弟子》中所講的法:「希望大家珍惜自己,珍惜別人,珍惜你們這個環境。珍惜你們走的路,這就是珍惜你自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