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周永康在武漢炮製的兩起冤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目前,武漢正上演著兩宗所謂的「公安部督辦」的「大案要案」:

案件一:所謂「九人聯案」事件,二零一一年四月前後,周永康曾流竄至武漢。半個月後,在四月十九日和五月五日這兩天,至少有十九名法輪功學員被武漢市公安局國保處綁架和抄家,並且此後數月,他們的家人完全無法得知有關他們的任何音信。其後,湖北省「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指使將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在洗腦班,施以各種非人虐待、欺騙利誘和刑訊逼供,以「先定罪名,後取證」的方式來獲取所謂的「犯罪證據」。

在以這一系列非法手段獲得所謂「證據」後,「六一零」妄圖指使檢察院非法起訴這些法輪功學員,但由於炮製的所謂「證據」完全找不到可以對應的法律條款,檢察院先後將案卷退回。十月上旬,根據「上面」的指使,「六一零」再次指使武昌區檢察院非法起訴,仍被退回。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不肯死心的「六一零」強行指使武昌區檢察院對九名法輪功學員(張甦、張偉傑、馮震、馮雲、李國華、熊煒明、夏陽、朱春蓮、韓淑華等)「並案」處理,提出非法訴訟,妄圖炮製一起所謂「大案要案」。負責此案的武昌區檢察院檢察官張葳,一再拒絕接見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家屬。被非法關押的學員在與律師見面時,講述了自己在省洗腦班裏所經受的迫害,之後,律師再次會見學員受阻,連有關案情的所謂「卷宗」都不讓律師看。

據知情人士透露,這起冤案是由周永康指使公安部「親自督辦」的。在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的當日,其家屬在尋問親人下落時,就有相關的警員提及「近幾天有一個針對法輪功的聯合行動」,還提到一個所謂「聯合行動小組」。在營救這九名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司法系統內部人員也曾提及「這個案子是中央有人盯著的」,「中央有人指示把這些分開的案件並案處理,辦成一個大案要案」等,雖然沒有直說是誰,但聽者都知道,所謂「中央有人」指的就是周永康。原武漢政法委胡緒鹍是周永康的親信爪牙,為了製造這起冤案,曾兩次召開聽證會,企圖效仿重慶薄熙來「黑打」的做法,偽造證據,把張甦和張偉傑等人渲染成所謂的「武漢法輪功組織者」,將此案炮製包裝成所謂「大案要案」。

案件二: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武漢市公安局大舉出動,將「富德講堂」在湖北武漢的總校和在南昌、武昌、漢口、茅店的各分校同時查封,將雲蕭等老師綁架,當日,雲蕭病中的老父親因無法與愛子聯繫,於當晚憂憤離世。雲蕭不但未能與養育他的父親見最後一面,連葬禮都不能參加。雲蕭被以「非法經營」的不實罪名關押至今。今年二月中旬,雲蕭被從漢陽看守所轉至武昌區看守所,武漢市公安局國保處將案件移送武昌區檢察院企圖對其非法起訴,檢察院以「證據不足」退回公安局「補充偵查」,但武漢當局不但不放人,還不允許律師會見雲蕭本人。據悉,這次迫害行動同樣是周永康親自「督辦」的,也被定為所謂全國「大案要案」之一。

以上二宗所謂的「大案要案」,毫無法律和事實依據,張甦、張偉傑等九人冤案拖了一年也找不出所謂的「證據」,僅檢察院就退了三次,至今無法開庭;富德講堂的雲蕭冤案也在被檢察院認定為「證據不足」而退回後,不但不放人,還變本加厲的羅織罪名;等等。這樣的冤案大量出現,正是周永康全力推動的後果。

周永康其人

周永康是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之一,其升遷主要靠早期的行賄和後期江澤民的提拔。為了攀上江澤民的關係,周永康製造了車禍謀殺了前妻,隨後娶了央視女主持賈曉燁,常常自我吹噓是江澤民的親戚,「中央派我來的」、「我是江主席身邊的人」。

為了獲得江澤民的信任和重用,周永康不遺餘力地迫害法輪功學員。周永康在任中共四川省委書記期間,授權、監督和批准使用諸如謀殺、酷刑和失蹤等手段恐嚇和消除在他管轄範圍內的法輪功修煉者,叫囂實行殘酷的株連政策:「父母修煉的,子女下崗;子女修煉的,父母下崗,停發退休工資,斷絕經濟來源。」在四川的幾年中,使四川這個擁有近億人口的省,成為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省份之一。周永康憑著迫害法輪功,用鮮血為自己鋪平了升官之路。川人私下稱周永康為「人權殺手」。

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時,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充當了迫害的急先鋒和前台指揮官的角色,繼羅幹之後,江澤民選中了心狠手辣的周永康。周永康的趨炎附勢、冷血、貪婪、好色和心狠手辣與江澤民一拍即合,在江的提拔下,周快速升遷。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並出任中央政法委員會副書記;同年十二月,接任公安部部長。二零零七年,江在中共十七大上力挺周永康當上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全面掌控中共政法工作,成為羅幹的接替者,繼續執行迫害政策。

從二零零三年五月到二零零四年二月間的七個月中,周永康以公安部長身份十二次在各種場合、會議的講話中污衊誹謗法輪功和強調迫害法輪功。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剛剛兼任公安部部長的周永康在中國公安部部屬各局級單位主要負責人會議上,繼續推行迫害法輪功政策,說「嚴厲打擊法輪功仍是中國公安工作的重點」。從周永康任公安部部長和政法委書記以來,中國法制急劇倒退,社會治安急劇惡化,嚴重刑事案率居高不下,黑惡勢力橫行,基本人權完全無法得到保障。

在最近一年中,周永康竄至全國各省、市,四處施壓,妄圖維持和加劇對法輪功的迫害,所到之處,刮起陣陣血雨腥風。武漢最近發生的兩起所謂的「大案要案」,就完全是周永康一手炮製出來的。

周永康已年屆七十,根據中共高層七十歲必須「退休」的內部規定,即將失去手中的權力。江澤民、羅幹和周永康等這些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害怕清算,所以拼命控制權力,他們選定同樣心狠手辣的薄熙來,妄圖讓其接替周永康繼續當迫害政策的「接班人」,接替周永康掌控政法委。可是,人算不如天算,重慶爆發了「王立軍事件」。

「王立軍事件」發生後,周永康力保薄熙來,但江系勢力已大不如昔,周不但沒能保住薄熙來,反而自身難保,各界清算政法委周永康的呼聲越來越高,周永康罪行被清算的日子已經為期不遠。

警示武漢的迫害幫兇

武漢當局胡緒鹍等迫害幫兇為了向周永康邀功請賞,如此猖狂地迫害法輪功學員。他們自恃有周永康撐腰,才這樣有恃無恐。但胡緒鹍等人沒有想到的是,在犯下累累大罪以後,天懲如影隨形,周永康目前已自身難保,處境岌岌可危,離最後的清算已經不遠了。

繼「王立軍事件」發生,和薄熙來被免職後,在「王薄事件」持續發酵過程中,矛頭越來越指向幕後黑手、中共政法委頭子、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之一:周永康,目前周永康的處境,隨時可能成為下一個「王立軍」和「薄熙來」。

在這種情況下,武漢「610」和政法委某些人還妄想依靠製造法輪功「大案要案」升官發財,無異於盲人騎瞎馬、已臨深淵邊。

也許,王立軍和薄熙來的結局正是上天對追隨行惡者的再一次嚴肅的警告,如再不醒悟,同樣的下場會很快降臨到那些追隨行惡者身上。

這決非危言聳聽!武漢「610領導小組」組長胡緒鹍,武漢市公安局長、政法委書記趙飛,武漢市「610辦」負責人、接替原市「610辦公室」頭子鄧斌的任強、陳仕國等人,真得好好想一想自己了,也許這已是最後的機會,也或者,這最後的機會也將瞬間即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