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地利學員紀念四•二五 籲懲辦迫害元凶(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記者李姍奧地利報導)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奧地利法輪功學員在維也納中使館前舉行活動,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十三週年,呼籲懲辦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羅幹、周永康、劉京及其幫兇。

奧地利法輪功學員在維也納中使館前紀念四•二五,抗議中共迫害

奧地利法輪功學員在維也納中使館前紀念四•二五,抗議中共迫害

奧地利法輪功學員在維也納中使館前紀念四•二五,抗議中共迫害

奧地利法輪功學員在維也納中使館前紀念四•二五,抗議中共迫害

每年的四月二十五日,奧地利法輪功學員都要舉行活動,紀念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為爭取和平的修煉環境於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的和平上訪活動,並揭露中共十幾年來迫害法輪功的殘酷暴行。

奧地利法輪功學員在維也納中使館前紀念四•二五,抗議中共迫害

奧地利法輪功學員在維也納中使館前紀念四•二五,抗議中共迫害

維若尼卡:我也會去和平上訪的

奧地利西人法輪功學員維若尼卡(Veronika)住在博登湖附近,位於奧地利、德國、瑞士邊界的一個小鎮。她去參加每年四月二十五日在維也納中使館前的活動,是想讓所有路過的行人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暴行,並且想讓中使館的人了解法輪功的美好,不在追隨中共的迫害政策。

維若尼卡於二零零七年開始修煉。作為一個西方人,她認為當年法輪功學員向政府反映實際情況是每個公民的權益。她表示: 「如果我當時在中國,我也會去和平上訪的。」

維若尼卡說,因為學了法輪功,她的生活發生了很多變化,家庭和睦了,跟丈夫、孩子,還有和婆婆的關係都變得很融洽。受益匪淺的她非常理解當年四•二五上訪的中國大陸同修,他們珍惜修煉環境,也希望更多人能有緣了解法輪功真相。

維若尼卡的兒子十五歲,正值青春期,不但和父母經常鬧矛盾,在學校裏也出現一些問題。當維若尼卡和同是修煉人的丈夫像常人一樣的管教兒子時,他不但不聽,還頂嘴,使事情變得更糟。

當夫婦倆按照「真、善、忍「的修煉準則要求自己,遇到事情找自己,看看自己哪裏不對,並且跟兒子耐心的交流,往往他都能夠聽進去。

一個偶然的原因,維若尼卡一家和婆婆住在了一起,但是婆婆好像經常是有事無事地挑毛病,找碴。每到這個時候,他們夫妻倆人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要求自己,矛盾經常是忽然消失了,婆婆好像變了一個人。

維若尼卡和她的先生瑞茲(Reza)同時開始修煉法輪功。瑞茲在二零零七年得法前,曾經嘗試了很多修煉方法,也曾經一直在尋找著大師。但最後發現,都不是他要的。苦於找不到真正的修煉法門和師父的情況下,他一度放棄了所有的修煉,把那些相關的書都送給了別人。

幾年後的一天,偶然地,瑞茲在網絡上查到了法輪功網站,在網上閱讀了《轉法輪》第一篇的《論語》 ,他就高興地說「這就是我要找的修煉法門。」從此,他和太太就開始了修煉。十三歲的女兒也經常和他們一起學法、煉功。他們經常說,「是師父幫了我們家,沒有他的幫助,我們家庭中碰到的難關就很難過得去了。」

特蕾西亞:我是學法輪功的親身受益者

維也納西人法輪功學員特蕾西亞

維也納西人法輪功學員特蕾西亞

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維也納的西人法輪功學員特蕾西亞( Theresia )每年都參加中領館前的和平抗議活動。她想讓中領館的工作人員和路人看到她和其他法輪功學員的抗議活動,了解法輪功真相。

特蕾西亞在修煉前,有腰椎間盤突出症,她常去看醫生並吃藥來減緩疼痛。自從修煉了法輪功,疼痛消失了,再也沒有疼過。特蕾西亞說:「自從修煉後,我經常能替別人著想,去幫助別人。修煉前,我的身體不太好,這樣使自己精神也很緊張,沒有時間去想別人。現在我自己無論是身體上還是精神上,都好了,所以我有更多的時間想到別人,看看有甚麼能幫別人做的。」

她還表示:「我不光是每年的四月二十五日來此抗議,我每週都來。我是學法輪功的親身受益者。我想讓中領館的工作人員知道,迫害法輪功是錯的,我想讓他們頭腦清醒起來。」

藏先生:良知的拷問

中國學員藏先生表示,「四•二五上訪是合法的,中國憲法也是規定公民有上訪權。中共迫害法輪功修煉者,涉及到中國的每個社會階層的人。幫助制止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還是保持沉默,這是對人性、道德、良知的拷問。千千萬萬的法輪功修煉者,修煉法輪功,受益無窮,他們當然要爭取一個自由的煉功環境,澄清那些污衊法輪功的謊言,要盡一切努力,制止這場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