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德陽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十一年罪行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這些社會渣滓在外面打人致傷、致殘、致死而被關進監獄,在監獄裏跟著共產黨這個真正的邪教把無辜善良的人打傷、打殘、打死,就成了改造任務,就成了獲得減刑記功的資本,而且不承擔任何法律刑事責任。── 本文作者

從2000年開始德陽監獄成為四川省第一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監獄,作為一個曾經被關押在德陽監獄迫害多年的法輪功學員,我簡要的寫一下這麼多年德陽監獄的罪行。

2000年,四川省監獄管理局內定德陽監獄為第一個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男子監獄(在四川省都是監獄管理局指定專門的監獄集中迫害法輪功學員),第一批法輪功學員被劫持來的時候面臨的全部都是毒打,行惡地點集中在二監區(入監隊),那個時候是惡警和惡人一起動手。之後下隊再集中在4、5、6監區(專門關押重刑犯監區),下隊之後這三個監區惡人和惡警依舊迫害嚴重。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2001年大量出現一種情況,被迫寫三書的法輪功學員紛紛直接向監獄申明「三書」作廢,面對這個情況,惡警相互推諉,生產監區說是二監區沒有「教育」好(所謂的「教育」實為暴力洗腦),二監區說是生產監區沒有繼續「管理」好。那個時候惡警主要為吳躍山、崔唯剛等人。

我曾經查閱了一本省監獄管理局的內部交流材料,上面是這樣總結的:在2002年,法輪功學員不轉化,監獄就不允許惡警回家,要求惡警和法輪功學員同吃同住在一起,實行大規模攻堅轉化,在四川省都是這個模式。當然他們內部材料上寫的很冠冕堂皇,經常出現這樣的字眼:2002年××監獄正常死亡一個法輪功學員等等(看完之後我落淚,明明是他們迫害致死,他們卻不敢承認),表面上材料上惡警也承認犯人素質低,達不到很好的「教育」效果,實際上完全都暴力行為,吹噓如何春風化雨,實際上都是惡警和惡人一起動手毒打,折磨!惡警回不了家,把這種私憤發洩到法輪功學員身上。

2003年隨著法輪功學員的正念正行,一次監獄開大會,多名法輪功學員集體起來大喊:「法輪大法好!」很多法輪功學員在監獄裏煉功,德陽監獄監獄長馬愛軍受不了了,連忙向四川省監獄管理局反映說法輪功學員都在監獄裏煉功,管不了了。很快四川省監獄管理局立即實行轉監政策,把許多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轉到廣元監獄、自貢監獄等等監獄去了。據內部刊物登載,2003年四川省共計10多個監獄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

2004年,德陽監獄突然出現這種情況,一天二監區老犯突然集合,20多個老犯基本上集體下隊了,只留下劉德全、萬林、蘭偉、龍厚春、王猛這五個惡人,負責協助惡警迫害。那一年德陽監獄長馬愛軍向上彙報法輪功學員太多了,不好管理,基本上沒有再接收新近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每個監室都有一個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包括宋子明、譚剛義、楊友潤等12名法輪功學員,天天由惡人劉德全、萬林等指使新犯毒打折磨,在太陽底下毒曬,每天站到晚上1點多,走操,不讓洗澡,限量購物,只允許每個月買20元生活用品。

4、5、6監區劫持的法輪功學員基本上全部向監獄申明三書作廢,從新修煉,德陽監獄惡警無可奈何。期間五監區監區長李朝勇帶領惡警李玉春毒打法輪功學員梁均華,梁均華大喊警察打人了!旁邊6監區劫持的法輪功學員聽到後,第二天集體不出工,抗議惡警打人之事,逼迫德陽監獄處理此事。事後監區長李朝勇在崗學習3個月,只發生活費,不發工資。惡警李玉春下崗學習三個月,只發生活費。惡警李玉春和李朝勇反目,私下裏李朝勇還通過犯人求法輪功學員梁均華不要告他,他要給梁均華減刑為誘餌,被梁均華斷然拒絕。這個事情大大觸動了德陽監獄的惡警們,也大大遏制了惡警的囂張氣燄,基本上從這件事以後,惡警很少公然在公開場合行惡動手毒打法輪功學員,改為指使惡人行惡。

2004年底2005年初,德陽監獄又開始繼續接收迫害法輪功學員,四川省監獄管理局下死令,達不到75%的轉化率,監獄長馬愛軍免職。為此德陽監獄專門成立了新的610辦公室,5個惡警組成,組長馬成德,惡警崔唯剛、張俊、楊述斌、黎潤民。開始從別的監獄學習一種邪惡的辦法,設立一個單獨的房間,窗戶都用報紙蒙住,看不見裏面的邪惡行徑,然後由專門的惡人打手吳克明、宋文超、孟昭福、白劍、孔繁等等組成,給他們的任務就是不用出工,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方式是一個個單獨迫害,用封口膠把法輪功學員的嘴綁住,不讓發出任何動靜,手腳綁住,毒打,用高音喇叭不讓睡覺等等方式,給惡人的行惡標準就是只要不打死就行。

這一年四川省監獄管理局局長李文華遭報,連同13名監獄管理局幹部涉嫌受賄、徇私舞弊案件。

2006年2月,監獄把法輪功學員繼續分散關押,害怕集中在幾個監區管不了,新增1、3、10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學習女子監獄半天出工半天學習政策,妄圖繼續洗腦,邪惡的謊言和暴力是壓不住正信的,很快法輪功學員紛紛給監獄長信箱申明三書作廢,8月份監獄又重新將他們轉回二監區迫害!

期間原監獄長馬愛軍調任雅安監獄(當時據說是雙規,但是由於馬愛軍狡猾暫時逃脫)。

2007年2月份左右,新任監獄長劉遠航說這個模式不行,他要用別的辦法迫害。劉遠航揚言,對待法輪功學員迫害只看結果,不看過程!手法極為惡毒,不再是僅僅二監區(入監隊)迫害,而是每個監區(1至9監區都設立專門的惡警和專門的犯人實行,把以前的迫害模式集中在二監區迫害),改為每個監區大規模迫害,設立密封的小房間。並且從2007年、2008年、2009年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人給予大規模記功(20分,多減刑4個月)和記表揚(10分,多減刑兩個月)的手法,三年時間發放數百個功和表揚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打手;給予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監區610惡警多發獎金和外出旅遊等等好處,刺激惡警和犯人一起不遺餘力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導致德陽監獄迫害大面積發生。

2007年德陽監獄三監區犯人逃跑,劉遠航被省監獄管理局記過,三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610惡警謝洪亮因私自帶該逃跑的犯人見親屬被記大過一次。

劉遠航實行的迫害模式分三步,首先在入監隊二監區對法輪功學員折磨迫害,強迫喊報告,背規範,方式在沒有監控器的一樓教室裏由惡人劉紹宇、趙偉等入監隊的專職打手負責。

其次下隊之後再由每個監區的專職610惡警指示惡人迫害法輪功學員,方式是在沒有監控器的電視房專門有不出工的惡人打手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各個監區的惡人打手每個人每月可以拿7分以上(德陽監獄犯人減刑按分計算,一般犯人出工一個月也就是掙3、4分,7分在監區內都可以排名前20名以內,而且不用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屬於監獄中「安胎活路」(四川方言就是可以邊休息邊玩的安逸工種),徹底把犯人變成野獸,強迫法輪功學員寫「三書」!

天天宣揚的春風化雨的轉化工作,本質上全是令人髮指的暴力行為,不准睡覺,用封口膠把法輪功學員口封住,不讓發出任何聲音的毒打。而且這些犯人口口聲聲講:這就是我們的改造任務,你們不要妨礙我們改造,誰擋我們的改造道路,我們就不客氣,只有中共邪黨才會把殘害善良當作改造任務!這就成了一個荒謬而真實的事實,這些社會渣滓在外面打人致傷、致殘、致死而被關進監獄,在監獄裏跟著共產黨這個真正的邪教把無辜善良的人打傷、打殘、打死,就成了改造任務,就成了獲得減刑記功的資本,而且不承擔任何法律刑事責任。這就是跟著黑社會共產黨殺人放火都可以逍遙法外,說白了就是便糾集一批混混、黑社會分子去「攻堅」,以惡治善。一時成敗在於力,千古成敗在於理,這些褻瀆人類良知的令人髮指的惡行也必定在不久的將來得到徹底的清算!

最後監獄再派黑社會打手之類的兩個惡人充當所謂的信息員,每個月加分0.3分,每天24小時寸步不離夾控法輪功學員,阻止法輪功學員之間說話,看經文等等,從事奴工勞動。

這種迫害一直持續到2012年2月份,德陽監獄解體。

在這裏我只是簡述了一下這11年多來的迫害方式和手段,太多的案例我並沒有細說,在明慧網上都有,而且在那些黑暗的日子裏,晚上睡覺的時候都是不斷的聽到惡人毒打法輪功學員的聲音,曾經和別的法輪功學員一起衝出去過,制止這些迫害,惡警表面上答應,過後反而給我們判了「孤獨罪」,不准和任何人說話。

在這11年多的迫害之中,德陽監獄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沈兵、肖洪模、林德明、李建侯、曹平、熊秀友、李正靈、王增仁,毒打致傷致殘更是比比皆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些惡警和惡人們也會有他們的應有報應!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