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法中成熟的看待、對待王薄周事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六日】我們大法與大法弟子並不關心政治,更不參與。作為在大法中修煉的弟子,不求世間名利,「不會對政治、政權感興趣」(《精進要旨》〈修煉不是政治〉)。但是目前的邪黨政權狀況,在如何對待法輪功的問題上,已經反映出越發鮮明的區分。我們大法弟子如何從法上看待,對待這次大事件呢?這也反映著大法弟子的成熟,和能否運用好各種因素最大限度的完成大法弟子救人的使命。

一、從正理來講,江系迫害法輪功的惡勢力不應該存在,早就應該覆滅,目前更是正念徹底清除它們的當口。

目前王薄(王立軍、薄熙來)事件引發了中共內部大地震。從常人的角度來看,那是邪惡利益集團之間必然存在的情況,只是中共邪黨內利益集團你死我活的鬥爭已經到了公開化的程度。修煉的人明白這一切的發生其實也都在安排中,「人算不如天算」(《轉法輪(卷二)》,正法進程中一切都是圍繞大法和師父正法所要的正動或者是反動。以前師父也講過:「因為邪惡對大法迫害的同時也安排了運動中利用其邪黨當今的頭子自己從邪黨內毀掉該邪黨與其政權。這是被操縱者與世人看不清的。」(《精進要旨二》〈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從法中我們知道,惡首江魔頭除外,邪黨體制內的人還是應該儘量救度的,師父曾告訴我們:「其實揭露共產邪靈並不是指人。「九評」是挽救一切被邪惡毒害了的眾生,也包括中共惡黨黨員與中共最高權力機構中的人和普通世人,目地是叫各界眾生都看清楚中共惡黨背後的因素是甚麼。」(《不是搞政治》)而且在過渡過程中,就可能有一方正的因素多些,是能被救度的,能起到正面作用的,相對來講,在此階段能夠順應正確的歷史大趨勢,達到階段性的目地的一方,我們還是要有區分的。

目前王薄事件,所引起的分裂,意味著江系的毀滅,而江系和其他派系的根本區別,卻在於對法輪功的態度上。江系人馬,一直把打壓法輪功的力度,作為其中官員升遷的政績。這就不是單單一個人中利益流氓集團的問題,我們看到這條系統上集中了正法中宇宙中早應該淘汰的邪惡生命,在人中也是道德低下的人渣敗類。包括那些在這場迫害中為邪惡勢力塗脂抹粉或作蠱惑宣傳的司馬南、孔慶東,以及趙本山等。他們垮掉,也昭示了善惡有報的天理在人間的體現,這些人對「真善忍」信仰的打壓,是證實著他們自己生命的可恥,無可救要,是對自己的淘汰,毀滅,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

我們平時發正念清除江鬼本身及其背後的邪惡因素,那現在不光是江鬼的問題,周永康、薄熙來等已經同樣是不可饒恕的邪黨惡首、這場迫害的實施者和推動者,我們同樣應該正式把它們納入發正念的內容中,目前尤其是周永康及背後的勢力已經成為邪惡賴以維持迫害的殘渣。清除邪惡並不是為了我們自身的解脫,而是慈悲眾生,讓世人能儘早從邪惡的謊言中清醒過來,明辨是非善惡,對自己的生命和未來能夠做出正確的選擇。

我們「靜觀亂世紅潮沉」(《洪吟三》〈告世人〉)。從個人修煉的角度來講,我們沒有常人的執著所求。但是我們不能忘記,我們是正法弟子,我們有救度眾生的更大責任,那麼對於這一切世間的現象,事情,包括各種資源,我們不僅從修煉的角度考慮,不動常人心,不隨世事的變動而人心浮動,不企望常人為我們做甚麼;但在此基礎上,我們還要運用好這一切,去救度眾生,這也是正法修煉和歷史上所有修煉有著根本區別的原因。從法中,我們都知道,大法弟子做甚麼事情,都要從證實法和救度眾生的角度去考慮,那麼對目前邪黨中這部份正面因素多一些的人,從其個體生命來講,我們積極救度,從他們能起到的作用來講,我們支持他們發揮更大的正面作用。

比如前一階段,傳說江鬼死了,很多同修說不管常人的事,不動心,不執著,覺的自己狀態心性都相當好了。而當明慧網發表推動放鞭炮的文章後,更多人才開始意識到問題,但是在法上的認識還是很模糊,只是跟著做了,沒有認識到自己站在個人修煉的層面上看問題的侷限。多年來始終沒有從根本上超越出來,擺不正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的關係,總是僅僅把一切情況當作個人修煉的因素,而不能把世間的一切從更高的角度看作是可以用來救人的因素,充份利用一切機會救人。這樣做的再好,都有侷限,很難發揮出更大的能量。

而且當前的形勢,也是舊勢力安排一種解體中共的形式,從法中,我們知道,人類社會的一切都是為大法而存在的,一切都是根據正法的形勢需要而改變的。那麼我們在其中做的好不好,純不純正,圓不圓滿,成不成熟,那也將對世間的一切產生作用。師父說:「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師父講過:「比如當初大法弟子沒有藍綠之分的人心,今天情況會更好。」(《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可見首先作為大法弟子要徹底放下所有的常人心,才能真正作為大法弟子去發揮作用,心在度人,不依賴常人形勢的變化,守好大法弟子的本份,同時,更能展現出我們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能力。

二、更應該充份利用這一契機去最大限度救度眾生,即用王薄事件引發的政治地震來去針對中共體制內的人士講真相,推動三退潮。

師父講:「世人都在為名利奔忙 相信謊言者又把紅魔拜」(《洪吟三》〈真相〉)。其實一直以來,對於大陸官、富兩大人群,講真相是比較難的,很多人利慾熏心,唯利是圖,迷住了心智,他們很多人也知道中共很邪,但為了利益出賣了良心,而且覺的邪黨垮台還遠著呢,這部份眾生很難救,他們不願冷靜想想,將來會怎樣,只顧現在撈取好處。

而這次王薄事件,江系高官幾天之內下馬,而且都是背負迫害法輪功血債的惡首級人物,面臨派系都被清洗,這著實讓他們感到可能會關係到自己了,那個內心震動,前所未有,大紀元網站發表的一篇文章《王薄事件北京警察退黨》,如實記述了警察感到「大難臨頭」,膽戰心驚。一下如涼水澆頭,清醒了不少,知道甚麼叫理性的思考了,再聽法輪功學員勸三退,感到「特別入耳」。

我們不但是看到事件對一個警察的震動,我們可以想見,事件對於整個官場,及權貴階層的震撼,很多有各種罪行血債的體制內官員,感到不寒而慄。所以,我們應該意識到,這是一個講清邪黨形勢真相,和邪黨本質的大好時機。這個震撼是能讓更多眾生冷靜思考的機會,尤其在結局沒有公開前,作為大法弟子,我們都感到,這短暫階段的分分秒秒都是神的無量慈悲的展現,所有在這之前拋棄中共邪黨的,和在分明之後選擇,那是差距巨大的。

如果我們運用好王薄事件的契機,能更好的救度中共體制內官員、公務員,包括那些以前對真相不感興趣的錢貴階層,包括特殊人群如軍隊,以及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人員和各級國保官員等。他們現在不得不考慮一下站隊的問題、執行誰的意志的問題,更根本上是在是非善惡中如何選擇的問題、對邪黨是不是應該早點擺脫的問題。中共末日就要到了,有了把柄,站錯了隊,可能面臨黨內的清算和未來的審判。這回很多人,有點感覺了,那我們就救他們一下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