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民間奇人」們的預言……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三日】自從法輪功在一九九九年被中共當局迫害以來,無數中國大陸人受到了共產黨宣傳的迷惑,產生了對信仰真、善、忍好人的仇恨思想,但近十三年來,通過海內外法輪功學員的努力,已經消解了許多中國人頭腦中的誤解,使越來越多的有緣之士幡然醒悟。

其實,在名不見經傳的坊間傳聞中,早有一些「民間先知」預見到了這一場紅禍之後人間將回歸到一個道德高尚的社會形勢中去,但先決條件是一定要明白法輪功的真相。下面看看他們是怎麼說的:

蒙族喇嘛:法輪功是正法

據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九日消息,在內蒙古阿魯科爾沁的牧區,有位德高望重的老喇嘛,由於他說蒙語,他經常告誡蒙族同胞,怎樣做好人、不要背天理行事,要等待神的救助。老喇嘛「知因果、知未來」,他告知的事都一一應驗,所以人們有大事都去請教老喇嘛如何做,按他說的做了發現就是好,所以深受蒙族百姓的尊敬。

一九九八年發洪水,導致泥石流、山體滑坡,瞬間大片的村莊、房屋就不見了。在災難面前無助的人們驚奇地發現,老喇嘛的房子安然無損。人們無不驚嘆:還是修心向善的人好啊,天災卻躲著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百姓大街小巷聽到的都是污衊、抹黑法輪大法的廣播,當地人找「知因果、知未來」的老喇嘛問個究竟,老喇嘛告訴他們:「千萬不要說法輪功壞話,法輪功是正法,有一天會正過來的。」當地的百姓奔走相告,親戚間都互相囑咐,說老喇嘛不讓說法輪功壞話,說法輪功是正的,是共產黨壞。

大約又過了兩年,老喇嘛說他要走了,在哪天走,走時會有兩隻神鳥來接他,那鳥從甚麼方向來,又向哪個方向去,說的清清楚楚。果然老喇嘛按他自己說的日子圓寂了,真的來了兩隻鳥,從老喇嘛說的方向來的,也是向老喇嘛說的方向去的。那一瞬間中共的無神論變得土崩瓦解,一錢不值。人們真正感受到了神的存在,就在自己的三尺頭上……。

蒙族喇嘛德登:又有佛出來度人

據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一月四日消息,內蒙古赤峰市寧城縣小城子鄉柳樹營子一帶,有個叫德登的蒙族喇嘛,他在世時說的許多事,當時人們不理解,可後來發現都是預言。

大約在上個世紀三十年代的時候,德登喇嘛就對蒙人說:「人不要買地,地多賤也別買,肉多貴也可以買著吃。」住在菜樹營子的親戚還有姪子(姓趙)時常給他送糧食、送柴,他讓他們把運東西的馬賣了吧,親戚說:「喇嘛爺,我們就用這馬給你運東西呢,你怎麼讓我們把馬賣了呢!」他說:「有一天人家在你的馬槽上就牽走了。」

德登喇嘛有三個徒弟,他不叫他們念經,有人問他,你怎麼不叫你徒弟念經,他說:「現在學經沒有用,豎著寫的經度不了人了,將來出來的經是橫著寫的,才能度人。某某年出來個東西就把佛像都砸了,到某某年就又有佛出來度人了,那時經是橫著寫的,佛又興盛了,人就好了。」當時的人都不信,就更說他是瘋子了。

現在,人們才明白了德登喇嘛說的話,因為都一一應驗了:土改時,共產黨把地都給分了,有地的人被批鬥、整死,就是地多賤也不該買嗎。古時的經文都是豎著寫的,已經度不了人了,已到了末法末世,所以德登喇嘛不讓徒弟學了。

一九九二年法輪大法傳出,幾年間就有一億人修煉。而法輪大法的經書在大陸大都是橫著寫的,「真善忍」是真正度人的佛法。現在當地很多蒙族人都明白了法輪功是正法來度人了。

舅爺留給人間的啟示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六日消息,一位法輪功學員講述了一個他親身經歷的事。這位法輪功學員家住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從小生活在農村,那時經常和舅姥爺聊天。舅姥爺是個盲人,但是會算命,由於算的很準,時常有人找他算。

舅姥爺經常讓他給念故事書。記得有一次,這位法輪功學員的舅姥爺讓他給念《呼延慶打擂》,因那時年紀小,念念就累了,不想念了,於是便糊弄舅姥爺說已念完了,舅姥爺捻兩下手指說:不是吧,還有十八頁沒念呢?那時他想舅姥爺太神了,眼睛看不見怎麼知道的。

舅姥爺說他前生名叫鄭小三,由於幹壞事,霸佔了人家的媳婦,這世就因為前世所為遭到報應雙目失明,而被他霸佔的那個女人,今生又成了他的媳婦。

他給人算命時還常說:只能算到一九九九年,二零零零年以後就算不了了。那時會有大事發生,人世間會越來越亂,災難會降臨,因為共產黨砸廟,不信神佛,天要滅它。他說那時將會有真主拯救人類。真主名叫「十八子」(就是「李」字),那時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縱觀古今中外有許多預言,如:中國的《推背圖》、《燒餅歌》、《梅花詩》及《馬前課》等;韓國的《格庵遺錄》;西方的《諸世紀》、《聖經啟示錄》等都預言近幾年人類要發生的事。同時提到了法輪功的出現、弘揚、遭受迫害的事,也暗示了──當法輪功出現時,災難將化解,是人類將會通過一次大的淘汰後進入新時代。

結語

滾滾紅塵之中,流傳於民間的真實事蹟值得人深思,尤其是法輪功出現的前因後果必然有其特殊的歷史意義。簡而言之: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天理不容,因此才有了法輪功學員們無私的向中國民眾講清真相,讓人們在大災難之前免於淘汰的命運,那些民間的先知們不早已預見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