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加國會作證 揭露中共迫害真相(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二日】(明慧記者英梓渥太華報導)二零一二年三月八日,兩名在中國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來自上海的兩兄弟林慎立、林鳴立在加拿大國會外交委員會國際人權小組委員會舉辦的「幫助良心犯」的聽證會上作證,以親身經歷的綁架、非法監禁、酷刑和奴役勞動,證實了正在中國發生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林氏兄弟與國會議員韋恩﹒馬斯頓握手、交談。
林氏兄弟與國會議員韋恩﹒馬斯頓握手、交談

林慎立和國會議員拉斯﹒海波特。
林慎立和國會議員拉斯﹒海波特

林氏兄弟和國會議員斯考特﹒瑞德(右二)。
林氏兄弟和國會議員斯考特﹒瑞德(右)

國會議員們和林氏兄弟合影。(左起:國會議員大衛﹒斯威特、林鳴立、國會議員艾維﹒派克萊特、國會議員歐文﹒考特勒和林慎立)
國會議員們和林氏兄弟合影。(左起:國會議員大衛﹒斯威特、林鳴立、國會議員艾維﹒派克萊特、國會議員歐文﹒考特勒和林慎立)

聽證會由國際人權委員會主席、國會議員斯考特﹒瑞德(Scott Reid)主持,副主席歐文﹒考特勒(Irwin Cotler)、韋恩﹒馬斯頓(Wayne Marston),成員妮娜﹒格瑞瓦(Nina Grewal)、拉斯﹒海波特(Russ Hiebert)、艾維﹒派克萊特(Ève Péclet)、大衛﹒斯威特(David Sweet)等多位國會議員參加了聽證會。林氏兄弟還回答了一些議員的提問。

林鳴立:綁架四次 非法判刑六年 酷刑加身

因為身患多種疾病,林鳴立於一九九七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短短幾個月的修煉,就讓他以前的疾病不治而癒,他說:「可以說是法輪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林鳴立說,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開始以後,他曾四次遭到中共警察的綁架,失去人身自由。第一次,在二零零零年被綁架,刑事拘留一個月,理由是他煉法輪功;第二次是二零零一年一月,他被綁架到強制洗腦班,第三次,是二零零一年四月,他被綁架,勞教二年;第四次是二零零五年十月,林鳴立再次被綁架,誣判有期徒刑六年。

林鳴立在回憶痛苦的經歷時幾度哽咽,說不下去。他回憶到:「最後一次被綁架,中共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綁架了我,並以一個精神病人的指控判我有期徒刑六年。六年期間,我遭到了中共邪黨的殘酷迫害。一開始,他們讓我坐在一個小圓木桶上,從早晨五點半坐到晚上八點半,腰要彎成九十度,兩手臂放背後,不能動,動就會挨打。這樣的姿勢人要不動是不可能的。我一動他們就用穿著皮鞋的腳蹬我,往我的頭上和臉上蹬,我滿嘴的牙都是被他們蹬掉的。」

「二零零九年一月的一天,他們叫我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我不肯,他們就把我捉到廁所裏,把我的衣服扒光坐在水泥地上,用冷水澆我,一邊澆,一邊還用帶刺的竹子抽我的頭,抽的我滿頭是血。他們還二十四小時不讓我睡覺,晚上不讓睡,白天還用高音喇叭對著我放誣蔑和謾罵法輪功的廣播。那時候,我每天昏昏沉沉,不知道白天、黑夜,他們還不讓我大小便。」

他說:「在這種情況下,我開始絕食,他們就強制野蠻灌食,灌食就要插管子,管子已經插到胃裏了,他們就故意拔出來,再插,反覆折磨我。最後,我的食管被插破了,管子拔出來時,連血一起帶出來,嘴上都是血,後來,醫生看有生命危險,他們才允許我去醫院。還有一次,他們讓我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我沒答應,他們把我抓起來,往牆上摔,並用開水澆我的臉。」

林鳴立說,在中國迫害的嚴重性是人們無法想像的。二零零一年被勞教期間,他被強迫每天要幹到十點半,甚至十二點,幹不完,就會被倒著吊起來,下面放著馬桶,警察還威脅說,如果完不成任務,就讓人吃屎。

目前在中國,遭受到的迫害更嚴重的情況還很多。林鳴立看到的、聽到的就很多,法輪功學員被打、被折磨的慘叫聲不斷傳到耳朵裏來。他說:「我曾將看到一個法輪功學員被他們從四樓摔下來……一個法輪功學員頭被打爛。」「有一個學員因不放棄信仰,被強制灌食時,竟被灌進大小便……」

林鳴立表示,加拿大政府對法輪功的支持和營救是對中共的一種震懾。

林慎立:被迫做苦役每天十二小時以上

林慎立講述了自己在中共勞教所受到的折磨,他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的時候。我因為去北京向政府和平請願以及在敦促政府與法輪功學員和平對話的呼籲信上簽名,而被中共非法勞教一年半。」

「我被任意打罵。在寒冷的冬天,我被迫洗冷水澡,每天早上頂著月亮去做苦役。晚上頂著月亮回住宿,每天做苦役的時間長達十二小時以上,致使我胸背、臀部出現了血水泡,並且大面積潰爛。血水浸透了內衣褲,我每天要用草紙墊在短褲裏面,但是每次拿下草紙要換的時候,總要撕下一大塊皮,撕裂般的疼痛,走路跨步非常艱難,吃飯上廁所難以下蹲。」

他說:「那時的苦役是做球,要用鋼針扎球皮的眼,用上了蠟的線穿上再拉緊,由於每天的苦役時間長,人很容易疲勞,鋼針就經常扎到自己手上,手指拉線時間長了就被勒破了皮,加上蠟的毒性兩手指立即紅腫潰爛,痛徹心肺。即使這樣每天還得被迫做苦役。」

林慎立不肯放棄信仰,被加半年勞教期,由一年半變成了兩年。警察威脅他,如果再不放棄信仰,就關這兒一輩子出不去了。林慎立回答:「如果出不去,我願將牢底坐穿。」

因為林慎立的妻子李進宇是加拿大居民,在加拿大政府、國會議員以及各界正義人士的幫助營救下,林慎立於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三日被釋放,並於二月二十四日來到了加拿大。林慎立說:「我是幸運的,在加拿大這片自由的土地上我可以繼續修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可是在中國千千萬萬的法輪功修煉者,僅僅為了身心健康,為了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卻遭到中共當局的殘酷迫害,我真心希望所有善良的人們共同來制止這場迫害。」

林慎立在發言中感謝歐文﹒考特勒先生和人權委員會主席斯考特﹒瑞德先生在營救自己過程中以及為改善中國的人權和法輪功的人權所做出的努力。

十年支持法輪功堅持營救 人權委員會主席受讚譽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四日,瑞德議員本人曾在加拿大國會提出M236議案,要求加拿大總理向中國領導人提出釋放十三位與加拿大居民和公民有親屬關係的、在中國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加拿大國會一致通過了這項動議。目前,這十三位加拿大人(居民)或親屬均被成功營救,部份親屬來到加拿大與親人團聚。林鳴立就是其中之一。

二零零九年,在總理出訪中國前,瑞德再次提出動議,幫助營救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被非法關押的中國良心犯,並在人權委員會得到通過。

十年後,作為人權委員會主席,斯考特﹒瑞德回顧了十年前提出動議的經過,並稱,動議後,加拿大在北京的官員們一起努力,幫助營救十三名親屬。

人權委員會副主席考特勒在聽證會上,稱讚瑞德為營救法輪功學員所作的努力。

人權委員會副主席:法輪功代表最高價值觀

曾參與營救多位法輪功學員到加拿大的考特勒先生說:「我認為法輪功學員代表中國社會和中國文明的最高價值觀,真善忍的價值觀;我認為,中國政府實際上應該把他們作為模範公民來看,而不是將他們投入監獄,對他們施加酷刑。」

歐文﹒考特勒說,如果中國當局想要獲得國際上的合法性,他們如何對待法輪功,如何對待政治犯,將成為判斷的依據。

「我希望他們理解,中國僅僅成為經濟超級大國是不夠的,想要真的成為一個超級強國,必須是一個道德的超級強國。他們對法輪功的做法,無法贏得我對中(共)國的尊重。我非常尊重中國的文明,我只是呼籲中國當權者出於對自己文明中真善忍價值觀的尊重,應當給予法輪功應得的尊重。」

他說:「國際人權委員會已經在舉行聽證會。這不是唯一的一次,我相信我們會在一定時候做出報告,我們的報告將會被加到不斷在收集的證詞中,作為法輪功遭遇迫害的證據,以此來呼籲政府採取必要的行動,幫助他們。」

大衛﹒斯威特接受記者採訪時說:「讓我很高興的一件事是總理在上一次訪華期間繼續公開提出人權問題,他將會繼續這樣做。我們談了對許多不同方面的人權。我們從來不想忽略我們的國家是建立在人權、正義、自由和民主之上的事實。」

他說:「宗教自由辦公室是我們公開談論(中國)人權問題的另一個機會。不僅在中國,在全球範圍內,因信仰被迫害都是一個巨大的問題。」

加拿大政府、總理關注法輪功受迫害

三月五日,在聯合國有關宗教信仰自由會議上,加拿大政府再次提出對法輪功遭受中共迫害的深切關注。

三月九日,加拿大總理哈珀在多倫多和中文媒體舉行的圓桌會議上,回顧了自己二月份的訪華之旅,在回答記者的提問時,哈珀談到今年訪華途中,他同中國領導層提出過法輪功受迫害問題,並稱法輪功學員在加拿大遵紀守法,對社會的貢獻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