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中領館前的故事(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二日】(明慧記者蘊韻澳洲悉尼採訪報導)一天,一位四十多歲的澳洲女士開著一輛白色轎車緩緩的停在悉尼中領館對面的法輪功學員面前,這位女士手捧一束紫紅色鮮花,獻給正在打坐的楊阿姨,並說:「記得往年也是這個時候,我也曾獻過一束鮮花給你們。」楊阿姨感動地說:「是的,我記得,那一年就是我接過來你送的花,謝謝你。」說完,倆人都感動地擁抱在一起。

這位善良的女士完全被法輪功學員曠日持久在中領館前堅持反迫害的精神所感動,送一束鮮花表達她的真心祝福!她曾對楊阿姨說:「我每天早晨經過這裏都看到你,你們一定會勝利!」

堅持在中領館前講真相的學員們
堅持在中領館前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們

喚醒世人

七十四歲的楊阿姨從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至今,不管是春夏秋冬還是嚴寒酷暑,除了週末她每天都到中領館前向世人講真相揭露中共,每日清晨五點多鐘,她便背著展板和真相資料趕頭班車出門,到中領館前展開橫幅和真相展板開始打坐煉功,十二年如一日。

楊阿姨曾是上海市一位中學教師,修煉法輪功後她的心靈得到昇華,很多慢性病得以康復,她說自己是受益者,她要讓所有人了解大法的美好。十幾年中領館前講真相的風雨中,有著太多世人的支持和讚美。

一個新加坡華人曾說:「我住在領館的後一側,每天經過這兒遠遠就聽到你們的煉功音樂,感到很神聖,有一種慈悲的力量。」

楊阿姨接著說:「有的出租車司機經常開車過來問有沒有《明慧週報》?有沒有《大紀元時報》?附近的居民也經常過來尋找有關法輪功的最新資料。有時人們將車窗搖下,豎起大拇指表示讚頌或鳴笛向我們招手致意。西人清潔工每天清潔時,看到我們總是向我們鳴笛招手致意,附近的住戶經常看到這一場面。有的中國人怕領館有攝像機,辦完事出來後背對著領館向我們伸出大拇指,說你們辛苦了!有的說你們一定要堅持下去。等等。」

有人不知道去中領館的路怎麼走,問路時常有人回答說:「只要看到有法輪功學員站到的地方,那就是中領館、大使館到了。」

民眾表達心意

中領館原來在伊麗莎白街,對面有一個咖啡館,附近的居民常聚在那閒聊天,一天,一個人從裏面走過來對法輪功學員說:「一個政府迫害這麼和平、這麼善良的人群,這個政府是不可理喻的。我今天代表在那裏喝咖啡的人來說這個話,表達這個心意,如果我們不說這個話,我們就沒有盡到人類道德的責任。」

那時候,酷熱的天,學員坐在薄薄的墊子上,太陽熾熱地燒烤著;有時天上下起毛毛雨,學員也依然坐在那裏堅守著。來辦簽證的中國人說:「法輪功學員真能忍啊」。

中領館的人很邪惡,有時他們故意以洗車為由,將水澆到學員的身上和坐墊上,要不就將掃地的灰塵飛揚到學員的身上,以這樣的方式驅趕學員,一次他們洗車故意將水標到很多學員的身上,一位四十多歲的西人婦女走過來說:「你們應該報警,我可以替給你們做證,這時正好一輛警車經此看到,那位婦女當場作證,警察做了詳細筆錄,然後進領館交涉。」楊阿姨說:「中共官員在國內任意欺負老百姓,這套方法拿到國外來就不靈了。」

老領事館的那條公路上,車來人往,繁華熱鬧,常有人開車經過時向我們呼喊:「法輪功堅持到底就是勝利。」車開過去,那個餘音還在空中久久地迴盪。

有的華人開車緩慢地靠近馬路邊,將幾罐汽水放在學員面前。

曾有一個西人走過來對學員說,與你們交手的一定是個大的魔;還有一個西人說他看見在很高的天空上有一個很大的神在看著學員們。

好心的捐款人

有一次一個老年華人,在學員們放資料的紙箱子裏面放了一封信,說你們辛苦了,我留這五百元表示我的一點心意,也沒有留下他的姓名。

還有一次,在一個炎熱的夏天,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國婦女,給學員們送來五頂草帽,並說,「天氣很熱,你們帶草帽吧。」楊阿姨告訴她草帽可以收下,但是我們要付給你錢,因為我們是修煉人,不能白收人家的東西。她推不過,就一頂帽子象徵性的收了兩塊錢。兩天後她回來拿了一大瓶油對學員們說:「不行不行,我回去以後告訴了我媽媽我收了你們的錢,我媽媽說堅決不同意,一定要把錢退還給你們,今天給你們送來一桶油,你們一定要收下。

最後,楊阿姨感歎地說:「我們這曠日持久的堅守,感動了很多世人,這束鮮花不是送給我個人的,而是送給我們大法徒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