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個手指被切斷 很快長好如初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五日】我是湖南人,是一九九八年九月讀初三時走入大法修煉的。以前我是一個爭強好鬥的人,經常和上小學的弟弟吵架,吵了幾句就開始對打,打著不解恨,我就拿菜刀舞,弟弟就拿火鉗擋。媽媽經常嚇得心驚膽顫,跟別人哭訴:「我這個當媽媽的怎麼當啊?」修煉大法後,媽媽常笑著對別人說:我兒子簡直換了一個人,對弟弟友愛互助;對外人彬彬有禮,樂於助人。鄰居村裏都很羨慕我們一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那年我十八歲,初中畢業才二年就隨堂姐到廣東一個工廠打工。有一天上午在上班當中,不小心被剪紙機的前沿壓住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情急中,我把手使勁的抽出來,只見二個手指血肉模糊,鮮血就像噴泉水一樣直流,食指和中指斷掉的手指掉在地上。

同事嚇壞了,拉著我拼命跑向工廠醫務室救治。當時我有點糊塗,但在途上我立刻想起來了,我是法輪功學員,不會有甚麼事的,血就基本上止住了。到了醫務室,醫護人員倒上藥用紗布包紮好傷口。

廠長開車來了,要把我送到大醫院治療。當車開到半路的時候,我就想:現在媒體都在誣蔑大法,我要以這件事證實大法。我鼓起勇氣對廠長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的手會沒事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我不會要工廠賠一分錢的,我也不會找你們任何麻煩的。因為煉法輪功的人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們還是回去吧。」在我的要求下,廠長終於掉轉了車頭返回。

回到工廠宿舍裏,我把醫務室上了藥的紗布摘掉,換上衛生紙吐點口水把受傷的手指包起來,後來每天換一張衛生紙。這時同事撿來了從指甲處斜切下去的二個手指頭給我看,大家七嘴八舌的說:「你的手會很麻煩的,會發炎要截肢的。你才十八歲呀,怎麼得了……」無論他們怎麼說,我都不動心,也不害怕。我更明白大法的力量。我要證實大法是好的。

過了三、四天,我戴著手套去上班,同事們都在稱奇。第二天去上班時,廠長堅決不讓我去,要我好好休息,我只好在宿舍看大法書、煉功。過了一個禮拜,我的手不但沒發炎,而是在癒合,還長出點新指甲。同事們看到我手指的變化,都興奮的談論法輪大法的神奇。有人還在牆上用大頭筆寫著:「法輪大法,博大精深」。

為了不讓廠裏著急,我幾次跟廠長說我準備回家。每次廠長都說:「你的手還沒有完全恢復,廠裏還沒有給你作出賠償。」最後一次廠長說:「你硬是要走的話,你要工廠賠多少錢,你自己說個數。」我很認真的說:「我早說了不要工廠賠一分錢。」廠長接著說:「你能簽個字?」我說:「行。」廠長拿出一張打印好的紙,大概內容是:手指有任何問題都不找工廠的責任,工廠不負任何責任。

約十天後,我回到家裏。爸爸看到我手指斷了一部份,很擔心。過了二十多天,手指和指甲都長好了,幾乎看不出被切斷過。七、八個月後,同宿舍的同事回來到我家來看我。一進屋第一件事就是看我的手指,拿起我的右手看了看,看不出;再拿起我的左手看了看,奇怪!到底是哪個手被切斷過手指?能恢復的那麼好,真是太神奇了!

通過這件事,爸爸、親戚、朋友都對大法有了正面的了解,也支持我修煉大法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