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元凶周永康過去兩年來的罪惡行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二日】中共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持續近十三年之久,目前雖然江澤民已行將就木,但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依然未改。從明慧網曝光的迫害案例看,其迫害更隱蔽、手段更多樣化,而且,中共不斷在向世人全面掩蓋其迫害罪行。

權鬥中江氏被迫下台,在過去的二年中,江氏留在中共邪黨中央推行迫害法輪功的打手──掌握政法、警力權力的頭目周永康及其迫害勢力,正在全國各省、市四處遊蕩流竄,迫害法輪功。

據明慧網報導部份統計表明:周永康自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一年兩年之間,在全國各省市不斷流竄,部署安排迫害法輪功,犯下無數罪惡,詳見附表:周永康兩年間流竄各地迫害法輪功惡行(部份)一覽表。

僅二零一一年間,四月,周永康流竄雲南,在週的督促下,雲南惡人加重對法輪功的迫害,舉辦洗腦班,五月周竄到武漢,武漢大批法輪功學員遭到綁架迫害,六月迫害元凶周永康竄至湖南,更加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七月竄到上海,十一月竄到陝西西安、漢中,督促舉辦洗腦班加強迫害,十一月底竄到新疆,十二月竄到貴州……一路所到之處勒令督促加強迫害法輪功,世人被毒害,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洗腦、加重迫害等。

薄熙來、王立軍在重慶借打黑之名行黑幫之實(人們稱其所謂的「打黑」為「黑打」),實則早在遼寧時就同為迫害法輪功的罪魁禍首,犯下無數傷天害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業,這一次其黑幫內部反目,醜聞敗露,再一次驗證善惡有報的天理。薄、王反目案例也可以說是上天對胡集團、中共首腦、行惡的黨徒們發出的警示和棒喝,如若繼續追隨江氏邪惡勢力,與邪惡為伍迫害法輪功,終無好下場。

奉勸善念尚存的中共各級幹部當機立斷,儘早制止、結束對法輪功的迫害,莫再執迷不悟,不要再順從、助長、包庇、縱容江氏集團和周永康一夥非法迫害法輪功的罪惡行徑,休要被周永康、六一零等追隨江氏集團蓄意迫害法輪功之流下套、拉下水,糊裏糊塗成了助紂為虐的幫兇,為中共和江氏集團的迫害陪葬從而背上千古罵名。

附表:周永康兩年間流竄各地迫害法輪功惡行(部份)一覽表
(二零一零年-二零一一年,來源:明慧網)

◇在二零零九年底至二零一零年初,中共邪黨中央政法委頭目周永康專門針對法輪功,給法院等部門下了「指示」,對陷害法輪功學員的案子要從快、從重處理。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四日至十五日,周永康專程赴上海和作為「環滬護城河」的浙江嘉興、江蘇崑山等地指揮。上海周邊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也被以世博會的名義遭到所在地區中共當局的騷擾,甚至綁架,說是「上面」要求這些城市的法輪功學員不准去上海。

◇二零一零年四月,一封為法輪功學員喊冤的聯名信卻得到了意外的重視。據政法系統官員說,是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直接下令調查的。起因是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三百七十六位村民,為被東陵監獄折磨而死的法輪功修煉者徐大為,集體簽名鳴冤的申訴信。此事由於中共的特別調查,被多家海外媒體連續報導,已成為備受關注的「聯名信事件」。四月七日清原縣司法局長與公安局長一同驅車來到偏遠的山村親自調查,如此興師動眾令民眾吃驚。荒唐的是,中共官員並不是為民服務來調查民眾申訴的冤情,而是來調查這些聯名申訴的人,請求調查冤情的村民,查誰發起的,並威脅村民不要參與此事。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日,周永康流竄到成都。周永康六月二十日要到成都開全國邪黨政法委會議。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五日,周永康流竄到哈爾濱市。周永康當天下午二點二十分流竄到哈爾濱市中級法院。

◇二零一零年七月底八月初,中共各地「六一零」非法組織的人員在湖北省武漢市召開會議,是一次各地「六一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謂「經驗交流」。據說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在會上又重複當初江澤民的命令,要「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並給各地撥款專門用於迫害法輪功。

◇二零一零年八月,周永康流竄到四川眉山市。據悉,周永康流竄到眉山市505廠,因眉山邪黨在505廠辦迫害法輪功學員洗腦班。

◇二零一零年九月,周永康流竄到懷化,迫害驟然加劇,懷化市及各級「六一零」不斷對法輪功學員的家庭進行騷擾,以電話或上門回訪的方式,要挾法輪功學員的家屬,或要其本人或家屬簽字。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至懷化市法制教育基地──懷化洗腦班,這些法輪功學員分布於懷化各縣市,還有周邊的湘西自治州。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周永康十一月十五日流竄到重慶萬州區、十六日流竄到重慶主城區繼續作惡。邪黨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在覬覦邪黨總書記位置失敗後,為了企圖在二零一二年「上位」接任邪黨政法委書記,在周永康流竄到重慶之際,表現在重慶的「社區防控」政績(迫害群眾的能力水平),與王立軍(邪黨重慶市公安局局長)掀起重慶腥風血雨,操控重慶邪黨六一零、國安、公安、社區特務,嚴密監控訪民、異議人士、宗教人士和法輪功修煉者。十一月十五日、十六日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一夥流竄到各社區,指導社區特務打壓、綁架訪民、異議人士、宗教人士和法輪功修煉者。

在周永康到重慶之前,十月二十三日重慶萬州區邪黨六一零、國安、社區特務,有組織、有預謀的綁架了何遠蓮、熊燃、劉登秀、陶於奎、邱祥珍、劉麗、魏大碧、羅洪芬、秦某某等多名法輪功學員,關押在萬州區周家壩洗腦班(萬州區預備役高炮四團的八一賓館六樓)強制洗腦。並沿襲中共邪黨的流氓手法,逼迫基層單位參與迫害。

十一月十六日重慶邪黨六一零、國安、社區特務為了討周永康、薄熙來的歡心,有組織、有預謀的綁架了幾十名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邪惡之徒周永康從山東省濟南流竄到濟寧,給嘍囉打氣,還專門去了多年來給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的濟寧市中區法院。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二日晚,濟南發生的兩起惡性綁架事件,近十名濟南法輪功學員被抓、家被抄,都是在周永康的直接操縱下。十二月七日,山東省「六一零」邪惡人員流竄到濟寧,住在黃淮賓館,市中區「六一零」讓各個街道通知學員去開會,然後讓學員簽「保證書」。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法輪功學員在遼寧省大連交通廣播電台成功插播真相,中共當局極為恐慌,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進駐大連,調動所有警力甚至部隊,親自布控綁架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一年四月初,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元凶之一周永康到武漢,半個月後武漢市掀起第一波綁架高峰。四月二十日當天,武漢「六一零」幾乎在同一時間內綁架了至少十名武昌法輪功學員,三天之內至少綁架十六人,至五月底僅一個多月的時間,全市至少綁架四十五人。其中大多發生在首義之地武昌。四月二十日武漢當局綁架了十一位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四月大綁架發生後,武漢市洗腦班(楊園洗腦班)非法關押至少十八人,湖北省洗腦班(板橋洗腦班)至少九人,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至少七人,江岸區諶家磯洗腦班至少六人,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至少十一人。

據悉,這一次大規模綁架,由武漢市公安局策劃和指揮,行惡者還有市公安局國保處(一處)、六處(即技術行動鑑定處)、武昌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青山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等機構。這些機構串通一氣,採取了跟蹤、監聽、同時行動等卑劣手段進行秘密綁架。據說武漢市公安局成立了一個「聯合辦案組」直接實施這一精心策劃的大型綁架惡舉。

此次黑社會式的綁架,與邪黨頭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四月初到武漢有關。市公安局根據周永康的授意,成立了一個所謂「聯合行動小組」;由一名副局長負責,直接指揮市公安局一處(即國保處),六處(即技術刑偵處),武昌分局國保大隊,青山分局國保大隊等。在市公安局的直接指揮下,採取長期監聽、跟蹤等特務流氓手段進行,其中一處起了主要的作用。參與過對法輪功學員刑訊逼供的還有「一處」一科的隊長戴忠維和黃海喆、張寧、劉華、康寶等人。

◇二零一一年五月份江氏集團骨幹周永康為中共九十週年「維穩」到雲南走後,雲南「六一零」在五、六月份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多起有預謀、有組織的統一綁架行動。有警察透露:「這是上邊下了抓捕死任務的。」

在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幫兇周永康秘密到雲南授意下,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一日,在昆明市「六一零」、昆明市公安局的統一指揮下,中共警察在一天之內,綁架了陳煥麗、張小華、張曉雲、董碧薇、顧麗清、丁桂英、彭正蘭、郭某某等多名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一年六月迫害元凶周永康竄至湖南,更加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監獄在一中隊五大隊成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

◇二零一一年七月,周永康於七月四、五日流竄到上海。

◇二零一一年六月至八月,在周永康的指使下,重慶市綦江縣邪黨政法委和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非法組織在邪黨校招待所二樓接二連三搞了幾次洗腦班,除了從縣公、檢、法專門調人,還脅迫全縣各廠礦企事業單位、社區、地段人員參與,合夥綁架法輪功學員到洗腦班迫害。

重慶市綦江縣政府在中共頭目周永康的指使下,從縣內抽調部份公、檢、法人員,利用全縣各廠礦企事業單位的保衛人員、社區、地段工作人員,合夥綁架法輪功學員。

五月二十八日,王桂蘭被市公安局、市國保大隊、和平區國保大隊、沈河區公安分局、沈河區國保大隊送到市看守所。原因是他們認為王桂蘭是策劃二零一零年四月份掛條幅揭露瀋陽陸軍總院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人之一,被中共邪黨內部稱為「北京都市案」(陸軍總院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被曝光後,周永康到瀋陽親自指揮非法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早上八點左右,武漢市法輪功學員雲蕭(原名王學明,原籍四川)在漢口工作地點被綁架。「富德講堂」在湖北武漢的總校和在南昌、武昌、漢口、茅店的各分校點遭到查封,這次非法行動是周永康親自參與的,並定為所謂全國大案要案之一加以迫害。富德講堂在武漢總部和在全國的各個分支機構在同一日(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同時被非法查抄,各分點皆有人數不等的工作人員被帶走,部份老師被綁架。被綁架的老師有雲蕭(王學明)夫婦,文秋(筆名)等。一部份老師出走,一部份老師被非法軟禁,學生全部送回原地。其中包括雲蕭之妻石女士,雲蕭等人至今下落不明。

據說富德講堂被中共認為是在中國辦的美國「明慧學校」。該案件被列為全國性大案,由周永康親自督辦,初步調查參與此次迫害的機構有:國家安全局、武漢市國保大隊、武漢市公安局、武漢市黃陂區公安分局、武漢市黃陂區教育局等。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初,周永康來西安,西安市桃園路的警察綁架了多名法輪功學員。繼而流竄漢中,督促辦洗腦班實施迫害。在周永康離開漢中後不久,漢中市邪惡的六一零即非法抓捕幾名法輪功學員,匆忙於十一月二十二日舉辦了一期洗腦班。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周永康從陝西部署迫害完畢又流竄到新疆,在新疆開會污衊法輪功,迫害法輪功學員,辦洗腦班實施精神摧殘,在新疆科技館舉辦誣蔑法輪功的展覽,欺騙民眾。在十一月二十五日周永康召開新疆工作會議之後,新疆的邪黨組織開始實施反人類犯罪行為,強迫民眾簽「承諾卡」,誤導並誘騙民眾抵觸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為標準的法輪功。裹挾逼迫當地民眾簽「承諾卡」。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周永康竄到貴州,再度矇騙貴州各級政府,公、檢、法系統和教育系統工作人員。在其邪惡指令下,貴州部份中、小學校,在廣播中播放污衊大法的言詞,並讓學生寫攻擊大法的文章,毒害眾多學生。在周永康的陰險指令下,邪黨的公檢法及其管轄的社區辦事處,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及居所拍照,要在法輪功學員親屬所在單位進行所謂的調查登記,以便要挾法輪功學員的親屬,其目地就是要繼續維持邪黨的獨裁統治,繼續欺騙中國大陸民眾為其陪葬。

◇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周永康帶著遊凡、龐宏一夥又在貴陽召集會議行惡,密謀迫害法輪功學員。二月六日早,周永康召集貴州地方政府官員及公安政法系統人員開會,安排部署對貴州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企圖強制洗腦。

周永康作為積極推行江氏迫害政策的元凶,每到一處,那裏的法輪功學員就被綁架、加重迫害或辦洗腦班精神摧殘,那裏的民眾就被毒害。這個迫害元凶必將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懲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