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詩人李白及其詩歌欣賞(11)

夢遊天姥吟留別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一日】(接前文)

9、中年作品《夢遊天姥吟留別》

李白的詩歌是充滿道性和仙境景觀的。《夢遊天姥吟留別》是其中一篇絕世名作。《夢遊天姥吟留別》又名《別東魯諸公》,七言古詩。45歲的李白在這首詩中唱出了「古來萬事東流水」,體現出他對人生、宇宙的豁達認識:

海客談瀛(yíng)洲,煙濤微茫信難求。
越人語天姥(mǔ),雲霞明滅或可睹。
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嶽掩赤城。
天台四萬八千丈,對此欲倒東南傾。
我欲因之夢吳越,一夜飛度鏡湖月。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shàn)溪。
謝公宿處今尚在,淥(lù)水蕩漾清猿啼。
腳著謝公屐,身登青雲梯。
半壁見海日,空中聞天雞。
千岩萬轉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
熊咆龍吟殷岩泉,栗深林兮驚層巔。
雲青青兮欲雨,水澹(dàn)澹兮生煙。
列缺霹靂,丘巒崩摧。
洞天石扉,訇(hōng)然中開。
青冥浩蕩不見底,日月照耀金銀台。
霓為衣兮風為馬,雲之君兮紛紛而來下。
虎鼓瑟兮鸞回車,仙之人兮列如麻。
忽魂悸以魄動,恍驚起而長嗟。
惟覺時之枕席,失向來之煙霞。
世間行樂亦如此,古來萬事東流水。
別君去兮何時還?且放白鹿青崖間。
須行即騎(jì)訪名山。
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

這首詩寫於公元745年(天寶四年),收在《李太白全集》。唐玄宗天寶三年(744),李太白從長安被「放金歸還」。第二年,他將由東魯(現在山東)南遊吳越,寫了這首描繪夢中游歷天姥山的詩,留給在東魯的朋友,所以也題作《夢遊天姥山別魯東諸公》。

賞析:這是一首遊仙詩。詩寫夢遊名山,意境奇特、雄偉、超凡,感慨深沉激烈,內容豐富曲折,形像輝煌流麗,奔放、浪漫。形式上雜言相間,兼用騷體,不受律束,體制解放。信手寫來,筆隨興至,詩才橫溢,堪稱絕世名作。

大意:航海的人談起瀛洲,(大海)煙波渺茫,(瀛洲)實在難以尋求。浙江一帶的人談起天姥山,在雲霧霞光中有時還能看見。天姥山高聳入雲,連著天際,橫向天外。山勢高峻超過五嶽,遮掩過赤城山。天台山高四萬八千丈,對著天姥山好像要向東南傾斜拜倒一樣。

我根據越人說的話夢遊到了吳越,一天夜裏,飛渡過了明月映照的鏡湖。
鏡湖的月光照著我的影子,一直送我到了剡溪。
謝靈運住的地方現在還在,清水蕩漾,猿猴清啼。
腳上穿著謝公當年特製的木屐,攀登直上雲霄的山路。
(上到)半山腰就看見了從海上升起的太陽,空中傳來天雞的叫聲。
山路盤旋彎曲,方向不定,迷戀著花,依倚著石頭,不覺天色已經晚了。
熊在怒吼,龍在長鳴,岩中的泉水在震響,使森林戰慄,使山峰驚顫。
雲層黑沉沉的,像是要下雨,水波動盪生起了煙霧。
電光閃閃,雷聲轟鳴,山峰好像要被崩塌似的。
仙府的石門,訇的一聲從中間打開。
天色昏暗看不到洞底,日月照耀著金銀做的宮闕。
用彩虹做衣裳,將風作為馬來乘,雲中的神仙們紛紛下來。
老虎彈琴,鸞鳥拉車。
仙人們排成列,多如密麻。
忽然驚魂動魄,恍然驚醒起來而長長地嘆息。
醒來時只有身邊的枕席,剛才夢中所見的煙霧雲霞全都消失了。
人世間的歡樂也不過如此,自古以來萬事都像東流的水一樣一去不復返。
與君分別何時才能回來,暫且把白鹿放牧在青崖間,
等到遊覽時就騎上它訪名川大山。
我豈能卑躬屈膝去侍奉權貴,使我心中不得舒暢!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