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族婦女遭洗腦班迫害的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信仰、尊嚴是天賦予每一個人的權利,可是,在中共的國度裏,尤其在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血腥迫害中,中共黨徒和追隨者卻完全扭曲了人性,用最惡毒、最卑鄙的手段達到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佛法的信仰。五十五歲的朝鮮族婦女安英姬就是這樣的一個受害者。

安英姬是生活在吉林省延吉市的一個普通中年婦女,修煉法輪功前,曾患有嚴重的類風濕性關節炎和心臟病,但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法理開啟了她的智慧,同時使她的嚴重疾病不治而癒。

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安英姬正在工作場所幹活,延吉市國保大隊鄭哲洙、金成哲及「六一零」警察將她綁架到延吉市洗腦班。在那裏,安英姬經歷了噩夢般扭曲人性的迫害。

一、洗腦謊言毒害心靈

延吉市洗腦班位於在延吉市救濟站。剛被綁架進洗腦班時,安英姬被強迫看錄像和 「聽課」,接受邪悟人員「幫教」和灌輸謊言。從省裏來延吉「幫教」洗腦迫害的是邵玲。她利用「天安門自焚」偽案欺騙了很多被洗腦的人。

安英姬在精神上不斷被污染的同時,洗腦班惡人露出兇相,同時採取各種侮辱人性、人身的酷刑。

二、「罰站」、吊銬

被關入洗腦班後,安英姬首先被強制「罰站」。一夜過去了,第二天接著被「罰站」,在安英姬實在站不住時,多名惡警用身體頂住她,硬「站」了一段時間。

酷刑圖:吊銬
酷刑圖:吊銬

後來,安英姬被銬在窗戶的護欄上,兩個手背腫的老高時,惡警將她放下來,又把她綁起來,放在床上。

三、捆綁侮辱

在延吉市洗腦班裏,那些中共惡人卻用「單盤」姿勢和捆綁迫害安英姬。當時,從省裏來一個約三十多歲的女人(可能是特警,姓王),強迫安英姬「雙盤腿」,安英姬說盤不了,那人就動手,硬把安英姬的右腿搬到了左腿上(單盤狀),然後用繩子捆住,還用繩子把安英姬脖子和盤的腿,還有反綁到後的二隻手,連綁在一起,就形成彎腰的姿式(頭和腿之間有一段距離)。

就這個姿式,強迫安英姬在硬床上坐了大約將近一天的時間,從中午十二點開始,整個一夜,再到第二天上午野蠻灌食為止。

四、不准上廁所、惡意侮辱

整個罰站和被綁期間,共三十七個多小時,惡人不准安英姬上廁所,還不允許吐痰。當時因為安英姬被非法關押上火,痰特別多,都是粘稠的黃色,只能咽進肚子裏,她非常噁心。

安英姬憋尿憋了一晝夜之後,多次要求上廁所,但洗腦班惡人不准,最後安英姬實在憋不住,就尿褲子了。洗腦班惡人還卑鄙地侮辱師尊法像。

安英姬被綁坐在床上大概過了半天時間,洗腦班惡人開始謾罵和侮辱師尊,安英姬非常氣憤的說:不允許侮辱師尊!那樣做對你們不好。那個捆綁安英姬的王姓女人就把師尊像帶過來,讓安英姬坐在上面。安英姬用全身的力氣掙扎,發瘋似的躲閃,才好不容易沒有坐在上面,但安英姬整個身體都被綁在了一起,只能眼睜睜的看那些人(主要是吉林舒蘭邪悟者劉雙慧)任意的用卑鄙的手段侮辱慈悲的師尊。因為無力制止,安英姬的心非常慚愧和恐慌。

五、絕望之後的「邪悟」

經過這一番捆綁酷刑和侮辱,安英姬的身心受到極大的創傷。那一夜的煎熬令安英姬的身心疲憊至極,即不准上廁所,也不能尿褲子,因為洗腦班惡人一再威脅安英姬,只要尿褲子,還要侮辱師尊,所以安英姬不僅身體極為痛苦,精神也是要崩潰了。

過程中,多人輪班看管著安英姬的武警和社區工作人員一直在場。在這種情況下,第二天上午,無奈,安英姬還得要求上廁所的時候,洗腦班人員允許她可以在桶裏方便。她被迫答應看邪惡的謊言錄像,接著被洗腦,還把害她的人當成了「恩人」。洗腦班終於達到了將一個善良人變成魔鬼的邪惡目的。

六、醒悟

所幸的是在後期的洗腦班中,當安英姬從新看那些(包括「自焚」)錄像的時候,發現多處漏洞,安英姬確信邪悟者邵玲說的是騙局,才發現自己上當了。

回家後,在她看其它信仰的一些書的過程中,越來越感到還是法輪大法殊勝!安英姬開始為自己所犯的罪後怕,這時慈悲的師尊給安英姬展現許多大法法理。當安英姬想到在洗腦班那些人侮辱師尊的場面時,安英姬悲傷的哭出聲來,才徹底從洗腦班的謊言中醒悟過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