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純樸夫妻蒙冤蒙難(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山東蒙陰縣垛莊鎮寺後窪村法輪功學員趙傳文,在山東省監獄艱難的熬過了十個年頭,前不久終於出獄回家。家中親朋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都無法忘記他與妻子劉鳳厚遭受的冤屈。

自一九九九年以來,這對夫妻遭受到中共邪黨人員在精神、肉體、經濟上的多重迫害,當地惡徒杜中太、劉相雨等曾多次帶領爪牙們對他們進行騷擾、綁架、勒索、搶掠、洗腦;二零零二年,劉鳳厚被蒙陰縣縣「六一零」誣定三年勞教,被劫持到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二零零三年,趙傳文被法院枉判重刑十三年,被秘密劫持到了山東省監獄;十度春秋,全家人的悲苦離難,其中的辛酸怎能忘記?

這對蒙難夫妻的經歷,在山東臨沂並不是個案。回首看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多年的血雨腥風,那一對對蒙冤蒙難的純樸夫妻,會不斷地躍入耳目。

夫妻學煉大法得到了健康,中共迫害將其造成無盡創傷

1、閆學福、鞏全榮夫婦是蒙陰縣垛莊鎮北垛莊村人,二人學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全家喜上眉梢,快樂和美。但中共的迫害將他們造成無盡創傷。閆學福依法進京上訪,在天安門遭惡警毒打,垛莊鎮原副鎮長李秀福等人把閆學福劫持到蒙陰縣看守所折磨,後把他非法關押在垛莊鎮「六一零」洗腦班,閆學福機智走脫。惡徒劉相雨便帶著縣「六一零」把閆學福家中幾乎洗劫一空,妻子和年幼的孩子只好在親朋好友的接濟下艱難度日。

零一年五月份,夫妻二人又被惡徒綁架到垛莊鎮「六一零」洗腦班,惡徒李秀福讓鞏全榮回家拿一萬五千元錢後,把閆學福轉到蒙陰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十四天才放他回家。

同年十二月十七日,惡徒劉相雨和垛莊鎮「六一零」洗腦班人員以走訪為名,把閆學福夫婦和在他家的法輪功學員趙傳武同時綁架,轉到蒙陰看守所,零二年他被非法判刑四年,與趙傳武一同被劫持到濰坊市濰北監獄摧殘。與此同時,惡徒們又將黑手伸向了鞏全榮,垛莊鎮趙海濤等惡人,多次對鞏全榮綁架抄家。

零六年一月五號晚九點,縣、鎮「六一零」惡徒又把她非法抄家綁架,後非法勞教兩年,當年一月二十四日將其投進濟南女子勞教所。閆學福夫婦被非法關押時,尚未成年的大兒子被迫輟學當童工掙錢以供弟弟上小學。

2、聶玉忠、杜永蘭夫妻是沂南縣蒲汪鎮陡溝村民,一九九六年他們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由體弱多病變成了一個健康的人,性格和善,樂於助人,頗受親朋稱道。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夫妻二人受到縣鄉村惡徒們的殘酷迫害,惡徒解洪日、張元金、莊乾德、李永寶、王現永、薄存起、王復剛等人對夫妻二人毒打、電擊、冷凍、逼交保證金、不叫回家幹農活、多次投進看守所和洗腦班、性侵害、刑訊逼供。零一年,惡人夥同村書記孟慶良把他家裏的一頭老母牛(再有十天左右生小牛)、老母豬(生下十個小豬,每個都二十斤左右)、自行車、農用車、電視機、一袋麵粉、三袋玉米全部搶劫走。聶玉忠的父親聶洪庭被勞教迫害,母親不堪受磨難含冤離世,女兒則被臥龍學校勒令退學。

二零零六年五月杜永蘭出外發放真相資料時被惡徒發覺遭劫持,後被臨沂市勞教局以強加的罪名非法勞教三年,囚禁在濟南市「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二中隊」進行迫害。六月二十七日,聶玉忠去濟南市「勞教所」探望妻子並要求放人,接見他的女獄警非常邪惡,不准他見人。

聶玉忠回家後,看著被惡徒多次拆散的家,沒有氣餒消極,他忍住內心悲傷,當爹當媽,管好孩子,起早貪黑料理家務幹好農活,還要照顧年邁的老人,直到妻子回家破鏡重圓。

夫妻修煉大法得到了和睦恩愛,中共無賴卻對其施以迫害

1、劉合玉,五十多歲了,莒南縣路鎮大埠南村民。他以前患有嚴重的胃腸炎,到處求治不見好,天天不能幹活,脾氣也不好,還經常打妻子陳貴香,那時妻子就準備要離婚。九八年劉合玉學法輪功後,病不治而癒,脾氣也變好了,心胸寬廣,家庭也從此和睦了,夫妻相敬如賓。

零七年過年之際,大埠南村按邪黨收買黨徒指示,分發給每個黨員獎金五十元錢和掛曆,劉合玉拒收,並要求送給村裏病殘戶(可能是被誣告因由),當天晚上村裏便召開了黨員會。黃曆正月初七晚九點四十分左右,城南派出所五個惡警竄到大埠南村,在村治保主任的帶領下,竄到劉合玉家揚言得到誣告線索,便搶劫了許多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一宗,將劉合玉當晚綁架到城南派出所。第二天八、九點鐘被劫持到縣公安局,從公安局又被綁架到莒南看守所關押,後將其非法勞教。期間,妻子陳貴香去看守所給劉合玉送衣物,要惡警無條件釋放劉合玉,受到惡徒馬宗濤的盤問。陳貴香哭著說:我從劉合玉身心變化上,見證了煉法輪功就是好。你們就得無條件的釋放劉合玉。當時引來很多人圍觀。她先後六次去看守所、公安局要人,堅持要求無罪釋放丈夫,惡人們自覺理虧,互相推諉。

2、孫丕宏和劉兆蓮夫婦是蒙陰鎮東於來村民,原來夫妻關係不好,吵到要離婚的地步,婆媳關係也不好。學法輪大法後,兩人懂得了遇事相互忍讓,找自己的不是,逐步夫妻關係融洽,婆媳鄰里之間和睦,劉兆蓮身體狀況也大大改觀,這是二人的慶幸。

中共迫害後,夫妻二人接連遭到當地惡徒類延成、公丕寶、張志堅、楊明、王欣、姜懷忠等及黑社會流氓的無理摧殘。多次遭受毒打、抄家、搶劫、囚禁、灌食、惡毒洗腦、經濟勒索等加害,夫妻二人不得不流離失所。二零零二年底,在外地打工的孫丕宏被抓,被縣610非法關押折磨三個月後,於二零零三年初被秘密勞教三年(現已回家)。這些苦難是中共強加給他們的不幸。

夫妻得法修心做善良好人,中共將其劫持勞教強制洗腦轉化

1、莒南縣大店鎮彭家仕溝村民錢金華。一九九八年七月因心慌、貧血、血壓低、神經衰弱、胃下垂、婦科病等多種疾病開始修煉法輪功。煉功後不久多種病就全都好了,家庭也和睦了,懂得了做一個好人的道理,有一次她撿到錢,找了一個多月失主將錢歸還了人家。

農曆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八日晚,錢金華和另外的大法學員講真相講到別的村莊,被惡人舉報,被關進大店派出所。惡警馬宗濤、盧修田、李密強迫她坐在水泥地上,對她毒打謾罵電擊,還踩錢金華的腳尖彎向腳背用力捻,錢金華被打得渾身顫抖,當時站都困難,臉、腮被電擊的起疙瘩。最後看得不到他們想要的,便強行拘留了錢金華十五天,逼交伙食費320元,押金二十元,而當時錢金華的孩子才兩週歲。此後,她多次遭莒南惡徒非法抄家、騷擾,被綁架洗腦,被勒索的現金近九千元,孩子被嚇得在外面看見穿警服的就哭,娘家老人,近八十歲,經常被嚇得幾天吃不下東西。

二零零三年六月邪惡人員又要對其綁架,錢金華從此被迫流離失所。惡人還經常進家騷擾,連近八十歲的老人家也無寧日。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二日晚,莒南縣610惡警將錢金華的丈夫李寶山綁架,關押在莒南縣看守所,後被非法勞教,家中只剩八十多歲剛病癒的老父親和七歲的小女兒。

2、王寶富、任秀紅夫妻,是蒙陰縣桃墟鎮李家莊村民,得法修心變的善良厚道。中共迫害大法後,這個鎮的惡徒蔣永健、劉醒世、李衛東、莫光利、包西堂、高保華、莫光利、孫世丕、鄭慶昭、劉勇、張道欣、刁傳軍、張詠等十幾個人多次將王富寶夫婦及家人劫持到洗腦班,進行酷刑摧殘,掛牌遊街,還被勒索了數千元的現金。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五日,夫妻二人及未滿週歲的女兒和母親范克蓮被惡徒鄭慶昭等人騙至村辦公室,後被莫光利劫持到桃墟鎮計生委洗腦班。遭到連續毒打,王富寶整個臀部被打得發黑、腫脹,他的母親范克蓮被強制搬腳趾尖。王富寶三口人被非法關押四十五天,他的母親被非法關押四十二天。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日,惡黨兩會期間,莫光利、呂虎等人又將王富寶綁架到桃墟鎮計生委會議室毒打,打王富寶的幾根棍子都碎了,又把他轉到蒙陰縣「六一零」洗腦班。後被非法勞教三年迫害。期間,妻子及女兒遭到惡警張道欣、鄭傑等的審訊,惡徒李向然、李兆騷擾、公丕海等人多次非法入室抄家搶劫。

王富寶回家後,惡徒們仍然欲加害他,零九年一月一日下午四點多鐘,鎮派出所所長惡警伊永濤、副所長公丕旺、指導員王兆海共七、八名便衣非法闖進王富寶家,裏裏外外翻了四、五遍,這天恰逢王富寶外出幫別人幹活,才免於被綁架。直到下午六點多鐘天黑了這些惡警才走。

夫妻走入大法擺脫了家族苦難,中共蠻橫的將其一再拆散

1、王見太,蒙陰縣坦埠鎮西崖莊村人,他以前生活在一個不幸的家庭之中。爺爺、奶奶都是跳水尋短見而走的;父親喝農藥自殺;母親則是一個精神上有些毛病的人。可以想像,他的家中是一種怎樣的生活氣氛,沒有一絲生機和歡樂。慶幸的是,九六年王見太和妻子馮加玲先後得法,明白了做人的目的,從新找回了自己,家庭變的幸福安詳,活的有了勁頭。

中共迫害大法後,給他們造成了許多不幸:王見太夫家四次被非法抄家,受到坦埠鎮惡徒劉志民、袁俊海、潘玉山、惡警王繼泉、伊永濤、忤剛、卜凡偉、李強、苗樹正、胡家聖等截訪、毒打、冷凍、經濟訛詐、暴力洗腦等酷刑迫害,零一年王見太被非法勞教,妻子時常被非法關押,王見太的母親被不法之徒驚嚇的時常犯精神病,還被坦埠鎮政府非法勒索了三萬多元的錢財,一個好端端的家庭被惡黨政府折騰的不成個家樣了。

2、孫丕進和於在花夫婦,蒙陰縣蒙陰鎮東儒來村人。由於他們剛結婚就懷了孩子,於在花被婆家人懷疑為不清白,逼做人工流產,從此埋下了對婆家人仇恨的種子。她患先天性頭疼,月子裏留下了腰疼和著風流淚並疼痛的眼病;女兒自幼體弱多病;丈夫丕進也是個藥簍子,因而家境十分貧寒。家貧心累使她失去了生活的信心,也失去了理智。原本罵公婆、打丈夫是她的家常便飯,誰要惹著她,便和誰拼命,攪的四鄰不安,成了一個被人指脊梁骨的潑婦。在她磨刀算計著要殺掉婆家人的時候,她有幸得了大法,從此知道了做人的道理,悟懂了人生意義,處處按「真、善、忍」約束自己,改掉了暴躁脾氣。大人、孩子的病得法後在不知不覺中全好了,家中充滿了歡聲笑語。

當大法遭迫害後,於在花堅修大法,遭到惡徒王世鑫、公丕寶、姜懷忠等與惡警張志堅、孫付利及打手王欣的殘酷迫害,家被搶劫一空,被惡警王偉用腳踹折了鎖骨,曾多次被關押在洗腦班、拘留所、看守所,後被非法勞教,歷經生死磨難,多年流離失所;丈夫多次被非法關押,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五年,被關押在濰坊監獄(現已出獄)。

夫妻信仰大法傳播真相無罪,中共流氓將其雙雙枉判致家破碎

二零零九年夏季,郯城縣茅茨村法輪功學員孫德建、張丙蘭夫婦十六歲的女兒孫新娟在夏季考試期間,從媽媽手裏拿了幾份真相資料放在了學校──郯城縣第六中學(郯城實驗中學),目的是想告訴身邊的老師、同學,法輪功被中共迫害的真相,不要受謊言的欺騙。

她的好心好意卻不幸引來了一系列無理迫害。郯城縣實驗中學校長李培來,副校長徐祗路,向「六一零」惡告,孫新娟被送到東關派出所非法監禁和審訊。隨後郯城「六一零」、郯城警察國保大隊朱軍等非法抄家綁架了孫德建、張丙蘭夫婦,搶劫走大法書籍、一些真相資料、大鍋蓋等一些家用電器。郯城檢察院公訴人布玉連對他們構陷並非法提起公訴。為了澄清事實,張炳蘭的姐姐張炳權委託北京兩名律師淋漓盡致的做了無罪辯護,指出信仰自由,天賦人權,傳播真相是善舉,應當無條件釋放當事人。公訴人啞口無言,旁聽的家人通過律師的辯護,明白了原來法輪功學員是無罪的,都激動的上前要人,要求法庭當庭放人,法庭一片混亂。法警匆忙把人帶走了。狡詐的法官不但不採用律師的無罪辯護,反而以法庭「合議」為名把旁聽者打發走了,不久即誣判張炳蘭有期徒刑八年半,誣判孫德建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審判長:周振山、徐麗),無罪仍被枉判,真是天下奇冤,中國之大,一片黑暗,何處能訴冤?

夫妻守良知上訪討公道,中共回應他們的是洗腦勞教

1、許增恆、郭佳萍夫婦都是臨沂市真情集團(原臨沂針織廠)的職工。大法傳入臨沂時,二人較早就走進修煉行列,他們不但身心受益,而且明白了許多做人處事的真理,也相繼悟懂不少大法內涵天機,在他們的影響下,許增恆的父親許彥三開始學煉功法。

大法遭到中共誣陷後,為了給大法討還公道,當時已有身孕郭佳萍與正義丈夫曾經三次進京上訪,立即遭到當地惡徒的報復,許增恆被多次非法拘禁迫害,兩次非法勞教。初期,他們被本單位惡徒們多次非法拘禁在單位警衛室,遭受了引誘、威脅、恐嚇、面壁、毒打、刑訊逼供、關小屋、蚊蟲叮咬、敲詐勒索、停止工作、株連親人等摧殘。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惡徒申淑霞、胡平順、季來康等率二十餘人,把許增恆等六人劫持至臨沂市羅莊區民兵訓練基地酷刑轉化洗腦,後來許增恆被非法勞動教三年。回來後,又被單位惡書記申淑霞、胡平順聯繫「六一零」頭子閻志剛,劫持到臨沂市洗腦班進行迫害一個月。

零七年,許增恆在市裏張貼真相標語時被惡徒發覺遭劫持,又被市六一零非法勞教加害,回家後多次受到惡徒的騷擾。在許增恆遭難期間,他的父親許彥三在莒南縣老家不幸被當地惡警劫持,也被非法勞教,投進章丘勞教所折磨,惡徒們給這個苦難的家族又添加了一份冤屈,前不久,許增恆的奶奶(許彥三的老母親)突然離世,獄中的許彥三可能還不知道。許增恆失去自由的數年間,妻子郭佳萍在親朋的幫助下,帶著幼小的女兒,打理家務,打工謀生,艱難度日,孤苦的支撐著家,多年來,生活的熬煎使她過早的生出了絲絲白髮。

2、張艾軍和妻子王桂英是蒙陰縣蒙陰鎮太保莊人,二零零零年臘月十二日,張艾軍等到北京證實大法。在天安門廣場他們打開寫著「法輪大法好」的橫幅,隨即被惡警非法抓捕毒打。後被蒙陰鎮姜某及東儒來村書記孫丕全劫持回蒙陰,囚禁在二警區。臘月十八日,張艾軍等先後被轉到蒙陰縣看守所、縣610洗腦班摧殘。以後的日子裏,他多次被當地惡徒們劫持到洗腦班,遭受了烈日下曝曬、坐在水泥地面上扳腳趾尖、手觸著地九十度大彎腰、長時間罰站、暴打等迫害。零一年,張艾軍被非法勞教三年,被惡徒們投進了山東省淄博王村勞教所。妻子王桂英在當地罪惡的洗腦班遭受了寒風吹、鋼絲繩抽、不讓睡覺、限制吃飯、抬手就打、張口就罵的迫害,惡徒們還勒索其親戚八千多元,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在惡黨持續的紅色恐怖之中,精神和身體受到極大傷害的王桂英於零六年九月二十九日不幸離世。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