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出水面的疑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二零零六年三月以來,多位證人在國際上公開曝光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此事件引起國際社會越來越多的關注。在已被披露出的被中共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中,一些案例中諸多令人費解且可疑的跡象,比如:遺體上的可疑刀口、沒有家屬監督的解剖、不讓見的遺體或對遺體的掩蓋和粉飾等等,種種端倪不得不讓人質疑這些法輪功學員的臟器被活摘。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二零一二年七月,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案例經證實的已有三千五百九十九人,因為中共的極力掩蓋和封鎖,這些案例僅為實際數量的很小一部份,而且有的細節的提供並不很詳盡。所以,由此統計出的涉嫌活摘或器官摘取的案例更小,如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

這些浮出水面的疑案,雖然不能確定都是被活摘迫害致死的,但是在當下中共對法輪功無所不用其極的殘酷迫害中,面對諸多疑點,我們有權利提出質疑。法輪功學員無論是被任何方式迫害致死的,都是無辜的,迫害者必將受到清算。而活摘──「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更應被全面曝光儘早的公之於眾,這些疑案更應儘早予以公正調查、核實。

疑案中的這些法輪功學員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有的頑疾康復,有的沉痾痊癒,而且他們都是在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所表現出的高尚品行令人感佩,證實了法輪大法的偉大,與中共的邪惡迫害產生了鮮明的對比。窺一斑而知全豹,來看一看這些浮出水面的疑案,及其映射出的善與惡。

一、器官被摘除案例

在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曝光出的有六例在家屬見到遺體時,器官已經被摘除,雖然家屬被告知是因為所謂的「法醫鑑定」或「屍檢」,但中共邪惡的本性不得不讓人質疑,是否是在生前就被摘取器官。僅舉兩例(其它案例見附文):

1、善良婦女器官被「提走」,引發民憤

楊忠芳
楊忠芳

楊忠芳,女,三十七歲,吉林省延吉市。二零零二年七月一日,楊忠芳及不修煉的一家人一同被抓。因為楊忠芳為人處世非常好,極受親朋好友、街坊鄰居和整個西苑市場上的個體商戶的歡迎。第二天得知楊忠芳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大夥都是淚流滿面,很多人都想去看望。待楊忠芳的家人和很多人趕到時,遺體已經被強行送進火葬場,而且腹內的東西已經提走,說是讓法醫鑑定。

楊忠芳本是四川成都人,她投親在延吉,後來在延吉市延西街磚瓦廠附近的西苑市場(現在改名莉花苑市場)用自己勤勞能幹的雙手做熟食生意。因為她為人熱情,大方,秤上公平,生意做的很好,方圓幾里都愛吃她做的熟食。楊忠芳在這個市場做了很多好事。記得有兩次拾到錢和物都交到延西派出所。還有一次收衛生費的上她家少收倆人份,晚上楊忠芳親自送去少收的部份。都像楊忠芳那樣,國家是不是沒有腐敗,沒有偷稅漏稅的?

從那天起,大夥沒心做買賣,沒心工作,就等化驗結果,好不容易等來了,卻說是有十多種病。在光天化日之下竟如此用謊言欺騙民眾,大家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因為大夥都知道楊忠芳從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功後沒吃過一粒藥,身體一直很好,每年辦健康證體檢結果都沒病。怎麼國家發的體檢合格證是假的嗎?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大家帶著沉痛的心情,為了好人,為了真理自發的匯入到上訪的行列中去。

那幾天西苑市場上天天關門,由楊忠芳的兒女打著寫有「警察把我媽媽打死,還我媽媽清白」的橫幅在延吉市政府門前、延邊州委門前靜坐。一同參加靜坐的有幾十名(有好多目擊者,據目擊者講大約在五十名左右)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楊忠芳的親朋好友、街坊鄰居和西苑市場上的個體工商戶。他們有的在地上跪著,七月份的天氣太陽那麼曬,甚麼都是熱的,他們不說熱,沒有一個喝水的。那麼多人不為名,不為利,丟下生意關門不做為甚麼?他們為的是良心,為的是真理。

2、高級退休教師器官被盜,屍體被丟棄

傅可姝,女,五十四歲,貴州省開陽縣第一小學高級退休教師;徐根禮,男 ,三十四歲,金沙人。

傅可姝
傅可姝

倆人於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七日在井岡山「失蹤」。家屬十一月二十九日在茨坪公安分局報案之後,再通過井岡山電視媒體尋找,並到各旅遊景區詢問和張貼了尋人啟事,同時還找了當地熟悉地形的老鄉找遍了可能迷失的山、可能危險的水、洞等地,仍不見蹤影。在家人尋找期間,井岡山市國安大隊朱某多次來找家人談話。有公安人員講,大約在十七~十八日,有人在黃洋界發法輪功的資料。

他們的屍體在井岡山五指峰被發現。據證實,死者的器官丟失。傅可姝的屍體被剃光了頭,雙眼凹陷,沒有眼球,眼眶周圍是爛的,鼻子上也有黑黑的兩個洞。徐根禮的頭髮被剪光,頭上前額有個大洞,洞口沒有骨頭,可見腦水,雙眼凹陷,眼眶周圍是爛的,鼻子上出現黑黑的兩個洞,身體腹胸部被人切開縫合過。公安解釋為他們做DNA鑑定對屍體進行過解剖。面對器官被摘取、死亡時間、死亡地點、死亡原因等等諸多疑點,警察卻聲稱是自殺,從而拒絕家屬進一步調查的請求。種種跡象讓人不由得不猜測,可能是被公安抓捕後盜取了器官。

傅可姝一九七一年三月學校畢業後,為了支援邊區從四川來到貴州,在鄉村任教幾十年,經常是在每週三十二節課、每班七十三人的基礎上工作,累得一身病。一九九八年八月,因實在不能堅持上課才提前退休。為了治病到處求醫問藥,效果仍然不佳;修煉法輪功後,病也好了。

二、可疑刀口

腰間纏有繃帶、還有心跳的「遺體」。

賀秀玲
賀秀玲

賀秀玲,女 ,五十二歲,山東省煙台市人。

賀秀玲被非法關押在煙台市南郊看守所期間,遭六一零人員和看守所警察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一日早晨七點多鐘,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賀秀玲在煙台市毓璜頂醫院(又叫專區醫院)含冤離開人世。

三月十日下午五點多鐘,煙台市芝罘區六一零辦公室頭目李某電話通知賀秀玲的丈夫去醫院看賀秀玲,來到醫院,賀的丈夫發現賀的病情嚴重,已不能說話,家屬要求陪床,遭到看守所兩名看護人員的拒絕。

家屬十一時多來到醫院太平間時,大家看到賀秀玲的腰間有繃帶纏繞包著(事後醫院講腰間做過穿刺,而看守所張大隊長講沒做穿刺),她的雙眼還在流眼淚!人們一看她還活著,急忙找醫生,可醫生置之不理。最後親戚都去找,醫生才帶著心電圖在十一時三十分左右來到太平間。經測試,賀秀玲的心臟還在跳動,當心電圖測試紙跑出十幾公分長後,醫生急忙撕碎心電圖紙逃走了。由於沒有任何搶救,賀秀玲不久真的去世了。

對於毓璜頂醫院的怪異行為,徐承本解釋為醫院在他妻子腦昏迷的情況下,偷盜了她的腎臟,否則遺體上腰間為甚麼被包紮起來了呢?事後醫院說做過腰間穿刺,但看守所張隊長說沒做穿刺。醫院不讓家屬碰遺體,誰知是穿刺還是摘取了腎臟呢?據醫生講早晨七時四十五分死後就抬出了病房,而太平間管理屍體的人說,賀秀玲是九時多被送進來的。這一個多小時裏賀秀玲人在哪裏呢?據說動作熟練的醫生摘取腎只要十多分鐘就可完成。

三、可疑的屍檢「解剖」

屍檢必須有家屬在場監督。為了掩蓋迫害,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屍檢很多不通知家屬或疑點重重,家屬未見遺體就被解剖,距離活摘僅差一步,在三千多例被迫害致死案例中有描述的類似案例就有十四例,更多案例沒有細節描述,有待核實。僅舉兩例,其他見附文。

1、家屬未見的屍檢解剖

馮剛,男 ,四十八歲,大連人。

馮剛夫婦
馮剛夫婦

二零零九年夏,馮剛被看守所迫害致食管化膿、膽管破裂被送至醫院走脫後在家中再度被綁架,一個多月後,馮剛親屬到他家住地派出所報失蹤,被告知,馮剛已在八月十四日死亡,遺體被沙河口區公安分局解剖,讓親屬趕快到沙河口區公安分局處理火化。

馮剛曾是大連水產學院講師,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在繪畫、雕塑方面造詣頗深。馮剛自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思想境界不斷昇華,藝術創作上更趨成熟、純淨,是位難得的人才。他有很多好的藝術構思,一直在努力創作出一批對社會,對世人有益的優秀作品,可是,他的離去,帶走了深深的遺憾,留下了永遠無法挽回的損失。

2、檢查器官在不在的可疑屍檢

電腦教師熊正明的遺容
電腦教師熊正明的遺容

熊正明,男 ,三十九歲,四川萬源市人。

熊正明,是萬源市職業中學的電腦專職教師,在學校是師生、家長公認的好老師,教學認真負責、生活節儉,經常幫助班上的貧困學生。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被綁架、非法關押在萬源市看守所近九個月,十二月五日,家人突然被國安葉旭東告知,熊正明在送往勞教所的途中「跳車自殺」,後又改口「因車禍死亡」。

死去的熊正明穿著衣服,蓋著單子,面部沒有傷痕,腦後有個洞。見無法自圓其說,國安在熊家人根本未提出「屍解」的情況下,主動讓達州公安處帶去的法醫將熊正明的遺體正面解剖。法醫不是找死因,卻指著熊正明的遺體對著熊家說:「看嘛,心臟在這兒……器官都在……。」那法醫又為甚麼要主動提「器官」呢?「屍解」又很快閃電式的草草收場,卻不敢檢查熊的背部。難道是熊正明的腎臟不見了?

熊正明是十二月四日上午九時離開萬源的,當晚就可到達綿陽勞教所,可為甚麼會於十二月五日死在德陽?據葉旭東透露,十二月四日晚,熊正明被關押在德陽黃許鎮所在地監獄。該監獄在成綿高速路右側,離綿陽二十九公里,一般小車只需二十多分鐘即可到達綿陽勞教所,那為何不直接去綿陽勞教所而要在德陽監獄過夜呢?葉旭東等人究竟想幹甚麼?當晚究竟發生了甚麼事?熊正明是否就死在德陽監獄?怎麼死的?是否因腎臟等器官摘取後被打擊腦部而死?

四、已確認被迫害致死後遺體器官被割取的案例

還有八例是證實被迫害致死後屍檢時被非法割除了器官,有的是掩蓋迫害證據,有的被製作標本,其他的不明去向,凸顯出中共對於法輪功學員遺體的恣意妄為,從側面為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提供了佐證。僅舉一例,全部案例見附文。

李再亟
李再亟

李再亟,男 ,四十四歲,吉林市

二零零零年七月,李再亟被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迫害致死。警察僅讓家屬匆匆看了一眼遺體,並強迫家人簽字屍檢。屍檢後,在未徵求家屬意見的情況下,李的體內器官全部被摘走。李再亟的衣服都是警察給穿的,根本不讓家屬靠前,就匆匆給火化了。

李再亟在吉林市傳染病醫院做水暖維修工作,他在工作期間任勞任怨,勤勤懇懇,不怕吃苦,努力鑽研技術,對工作一絲不苟,是全院職工公認的好人。

他於一九八七年在工作期間意外受傷,造成腳後跟骨折,拄著雙拐,不能走路,在醫院治療很長時間,但始終沒有徹底康復,以後喪失勞動能力,在家養病。他於一九九五年聽人說煉法輪功可祛病健身,就抱著試試看的態度,走入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修煉不長時間,身體得以康復,他從內心感謝法輪大法師父救了他,一直堅持修煉。

五、不讓家屬見遺體、粉飾遺體不讓全看

在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案例中,有六十六例不讓家屬見或粉飾屍體不讓看全以掩蓋迫害的,對此已有家屬提出活摘器官的質疑。雖然不能就此證實這些案例就是被活摘致死的,但中共對於法輪功學員遺體的隱秘控制,對迫害的極力掩蓋,也從側面為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提供了條件性。

* * * * * * *

附文:

對於被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遺體的恣意妄為還體現在未經家屬同意,強行火化遺體,這樣的案例有二百四十九例。本文僅從一個角度反映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邪惡、隱秘。在對法輪功的這場慘絕人寰的迫害凸顯了中共邪惡的本性,其殘酷程度已經無法用語言形容。

法輪大法賦予大法弟子的「真、善、忍」,讓修煉人在這場迫害中表現出慈悲、堅韌,面對如此邪惡的迫害仍秉持理性、正念為了救度世人講清真相。願您能透過事實分清正、邪,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一、器官被摘除案例──六例

1、器官被「提走」:楊忠芳,女 ,37歲,吉林省延吉市

二零零二年七月一日,楊忠芳及不修煉的一家人一同被抓。因為楊忠芳為人處世非常好,極受親朋好友、街坊鄰居和整個西苑市場上的個體商戶的歡迎。第二天得知楊忠芳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大夥都是淚流滿面,很多人都想去看望。待楊忠芳的家人和很多人趕到時,遺體已經被強行送進火葬場,而且腹內的東西已經提走,說是讓法醫鑑定。

2、器官被「摘除」:宋萬學,男 ,48歲,湖北黃石

二零零一年元月二十二日宋萬學無故被公安劫持到黃石第二看守所,被惡警殘酷折磨毆打,然後送往醫院。遺體的頭被打破,胳膊、腿、肋骨等多處出現骨折,胸部有縫合的傷口,並明顯塌陷。惡徒們欺騙家屬說:內臟(心、肝、腎)已被法醫解剖鑑定時摘除送往武漢檢驗,為甚麼解剖檢驗?檢驗結果是甚麼,均無下文。

3、器官被盜:傅可姝,女,54歲,貴州省開陽縣第一小學高級退休教師。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七日在井岡山「失蹤」死亡。屍體出現在井岡山五指峰被發現。據證實,死者的器官丟失。

她的屍體被剃光了頭,雙眼凹陷,沒有眼球,眼眶周圍是爛的,鼻子上也有黑黑的兩個洞。面對器官被摘取、死亡時間、死亡地點、死亡原因等等諸多疑點,警察卻聲稱是自殺,從而拒絕家屬進一步調查的請求。種種跡象讓人不由得不猜測,可能是被公安抓捕後盜取了眼角膜。

4、器官被盜:徐根禮,男 ,34歲,金沙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七日在井岡山「失蹤」死亡。屍體出現在井岡山五指峰被發現。據證實,死者的器官丟失。徐根禮的頭髮被剪光,頭上前額有個大洞,洞口沒有骨頭,可見腦水,雙眼凹陷,眼眶周圍是爛的,鼻子上出現黑黑的兩個洞,身體腹胸部被人切開縫合過。公安解釋為他們做DNA鑑定對屍體進行過解剖。器官被摘取、死亡時間、死亡地點、死亡原因等等諸多疑點,警察卻聲稱是自殺,從而拒絕家屬進一步調查的請求。種種跡象讓人不由得不猜測,可能是被公安抓捕後盜取了器官。

5、擅自屍解、器官丟失:台玉龍,女 ,36歲,河北省保定市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被迫害法輪功的邪惡組織「六一零」綁架,十二月八日早,台玉龍突然去世,直到傍晚才通知家人。遺體未經家人同意,被擅自屍解,二十多天後強行火化。火化前,家屬發現除身體多處有傷外,兩眼窩塌陷,腹部塌陷是空的。

6、器官被強行摘除:張延超,男 ,三十多歲,黑龍江省五常市

二零零二年四月,張延超被哈爾濱公安局警察虐殺,死後二十一天家屬才獲得通知。在火化場家屬見到張的遺體滿身傷痕,眼球被挖走一個,內臟被部份切除,遺體被強行火化。

二、遺體上的可疑刀口──七例

1、遺體腰部有拳頭大小的窟窿:楊瑞玉,女 ,47歲,福建福州市

二零零一年七月楊瑞玉的遺體由警車押送,一到火葬場立即火化,不讓楊瑞玉的丈夫和女兒走近遺體。據目擊者稱,楊瑞玉遺體的腰部有拳頭大小的窟窿,被質疑器官可能已被摘除。

2、遺體有刀口:趙文瑜,女 ,32歲,家住石家莊市

二零零四年二月三日,流離失所的趙文瑜被一幫警察堵在租住處,被迫從陽台窗口出去,順雨水管向樓下滑去,滑至五樓時不幸墜下。22天後,派出所才通知家人認屍。屍體身上從胸口直通腋下環左側乳下有一半圓形縫合刀口,據警察說是為了搶救趙文瑜而實施的心臟按摩,但讓人質疑是否是被活摘,而留下的傷痕。

3、臨終腰間有繃帶:賀秀玲,女 ,52歲,山東省煙台市

賀秀玲被非法關押在煙台市南郊看守所期間,遭六一零人員和看守所警察迫害,在毓璜頂醫院診斷為腦膜炎。醫生講賀秀玲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一日早晨7點45分死的,而太平間的講9點多鐘送進去的。11點家屬看遺體,發現腰間有繃帶繃著,眼睛流淚,醫生檢測心臟有跳動,但未進行任何救治,最終離世。對於醫院的種種怪異行為,家屬質疑醫院在賀秀玲腦昏迷的情況下,偷盜了她的腎臟。

4、遺體有刀口、擅自屍解:田金枝,男 ,60歲,山東省濰坊市

二零零九年「十一」期間被濰坊中共警察綁架,十天後就被迫害致死。田金枝的遺體有被刀割開的痕跡。如果說田金枝是正常死亡,為甚麼人死了這麼長時間才通知家屬?如果是人已經死亡後才進行解剖的,為甚麼不通知家屬、未經家屬同意就進行解剖,人都已經死了,還開膛破肚、不讓死者安寧?

5、遺體有刀口:熊秀友,男 ,63歲,四川瀘州古藺縣

因堅定修煉,向世人講真相被兩次非法判刑,在德陽監獄遭受迫害,於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六日被迫害致死。親屬見到熊的遺體,發現左胸上有約長20公分的傷口,問及情況時,被告知:熊因肺氣腫十四日送雙流警察總醫院,十五日手術,十六日死亡。

6、腰部有大洞:彭敏,男,武漢市

武漢市法輪大法弟子彭敏二零零一年被迫害致死。彭敏先在武昌青菱看守所被迫害成頸椎壓縮性骨折、全身癱瘓,後被綁架在醫院裏,他母親李瑩秀照顧他,有段時間,彭敏曾被接回家照顧,情況好轉,能吃能喝,能說話。是惡人強行把彭敏帶回醫院的,彭敏一回醫院就進了手術室,從手術室出來腰部就有一個大洞了;彭母說:在這裏,並沒有好好治療,只是折磨,想把彭敏搞死。

彭敏於二零零一年四月六日晚6時左右被迫害致死。彭敏一過世,其屍體及家人立即被轉移,神秘失蹤。屍體在二零零一年四月七日上午10時左右就被強行秘密火化,不久彭母李瑩秀突然離奇死亡。彭敏腰部為甚麼會有一個大洞(在醫學治療上並無必要)?彭敏會不會被活摘了腎臟?當時彭敏全身癱瘓,身上被摘取了甚麼器官自己是不會感覺到的;他母親並沒有相關醫學知識;而當時一般人也很難想像到中共會邪惡的活體摘取器官。

7、腹部刀痕和轉至有器官移植業務的醫院的案例

徐浪舟,男 ,39歲,四川攀枝花市

徐浪舟因為堅持信仰,先後被非法勞教兩年零九個月、判刑八年半。徐浪舟在多個監獄遭受迫害導致病危,於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被送到四川省成都病犯監獄醫院,徐母被告知做胃穿孔的手術,但醫院不讓徐母照顧。徐母曾親見術後恢復得很好,徐浪舟卻於三月十八日離奇病危,醫院只說徐浪舟腎衰竭要做透析,得轉華西醫院。

第二天上午親屬卻在殯儀館見到了徐浪舟的遺體。徐浪舟胃腹處有一道刀痕,前身腰腹兩側分別有兩個小圓洞,兩前胸脅內側有一處大片血瘀。華西醫院出具的「死亡通知單」上死亡時間是三月十八日二十二點五十五分,也就是說,人死亡十小時之後,監獄才通知家人,這是為甚麼?徐浪舟術後已過了七十二小時危險期,能正常排尿排氣,神志清醒,能正常交流,能進食半流食,主治醫生也說手術成功,人恢復的很好。為何突然就去世了?家屬要求做死亡鑑定,監獄當局百般阻撓、黑箱操作,對家屬威脅、恐嚇,欲強制火化遺體。重重黑幕不得不讓人質疑。

另外,四川華西醫院做過大量器官移植的手術,腎臟移植中心截至二零零三年完成移植術1201例,每年腎臟移植80-100例,做腎移植手術的正是泌尿外科。

三、家屬沒有見到屍檢或可疑的「解剖」──十四例

1、家屬未見屍檢:孫瑞健,男,30歲,福建省寧德市,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七日進京上訪被公安拘留後渺無音訊,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日家屬被告知「跳樓身亡」,當孫瑞健的妻子見到遺體時,遺體已被開腹解剖,死者眼睛異常突出,死因不明。公安及有關部門急於用各種方法動員家屬簽字同意火化。

2、家屬未見屍解:曹陽,男 ,30歲,原重慶市南川市

二零零一年八月,曹陽被墊江東部勞改農場迫害致死,兩天後才通知家屬,雖然曹陽的妻子及時趕往勞改農場,也未能親眼見到解剖遺體,最後僅由法醫向親人宣布曹陽為自殺。曹陽家屬拒絕在「死亡報告」上簽字,勞改農場夥同當地公安威脅、逼迫家屬簽字同意曹陽是自殺身亡。

3、家人未見屍解:李惠,女 ,42歲,四川省內江市

五月八號,李惠死後三天,高石鎮派出所才通知李惠家人到火葬場,法醫對李惠的父親說:「你的女兒不是他殺,是意外死亡,我們已剖腹,沒有甚麼東西,可能她頭部有問題,要剖開檢查才知道。」李惠的父親說:「你們剖我女兒的腹,為甚麼不通知我們到場,既然人都死了,還剖甚麼頭部呢。」李惠的親人們不忍心讓法醫再破壞李惠的遺體。惡警強行向李惠家人勒索了解剖費、火化費共計1730元後,才讓家人領回骨灰盒安葬。家人自始至終沒有看到李惠的屍體,只看到了李惠的照片。

4、家人未見屍解:郝潤娟,女 ,年齡未知,廣州白雲區

郝潤娟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五日被非法拘捕至派出所,三天後被送進白雲區看守所。她絕食抗議非法關押,於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八日被奪去生命。郝潤娟被迫害致死後,邪惡之徒不知出於甚麼險惡用心,在家屬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解剖了屍體。

5、無家人在場被解剖:大法弟子,男 ,38歲,山東萊蕪地區

二零零一年八月中旬被陽谷縣六一零辦公室、公安局抓走,打得遍體鱗傷,直至死亡。打死後送到縣醫院,據醫生說,屍體被解剖,懷疑是被摘取器官。

6、家屬未見屍解:蔡福臣,男,四十多歲,吉林省龍井市。原為吉林省龍井市稅務局優秀公務員,漢族。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公主嶺監獄聲稱蔡福臣「跳樓」了,獄方要求家屬簽字做屍檢,家屬不同意。不讓律師和家屬看遺體,只給看了屍檢報告。

7、家屬未見就屍解:郭利芳,女 ,54歲,湖南省湘潭市

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在家遭不法警察等三人綁架,四月十七日上午家人被告訴郭利芳已經非正常死亡。據悉,解剖驗證,胃部無異物,唯頸部處有勒傷痕跡。不法人員不許探視,不許接觸遺體。

8、家屬未見屍解:馮剛,男 ,48歲,大連

二零零九年夏,馮剛被看守所迫害致食管化膿、膽管破裂被送至醫院走脫後在家中再度被綁架,一個多月後,馮剛親屬到他家住地派出所報失蹤,被告知,馮剛已在八月十四日死亡,遺體被沙河口區公安分局解剖,讓親屬趕快到沙河口區公安分局處理火化。

9、家屬未見屍解:史迎春,女 ,六十多歲,遼寧省葫蘆島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被迫害致垂危,送到739醫院搶救,後宣布死亡。家屬要求立即見屍體,遭到拒絕,家屬發現史迎春明顯被處理過,已經做過屍檢。家屬要求再次做屍檢,遭威脅,並且獄方逼迫家屬同意立即火化遺體。

10、家屬未見屍解:劉群英,女 ,42歲,湖北省武漢市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日劉群英到蔡甸區公安分局沒多久,蔡甸公安分局傳出話來說劉群英跳樓自殺了。當天下午5時劉群英家人來到蔡甸區公安分局要人,開始公安說不知道,事後見無法再隱瞞便說:人死了,已送殯儀館了。

據蔡甸區公安分局的法醫鑑定:劉群英當場死亡,一個眼睛睜一個眼睛閉,口中有食物,小指帶血,其它部位無破痕,胸前多處紫痕,解剖時,內臟脾臟都是污血。胸前多處紫痕很明顯是擊傷。有知情者說,不能排除劉群英在摔下之前就已死亡。

11、家屬未見屍解:王殿松,女 ,68歲,山東省海陽市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晚,六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王殿松老人掛真相條幅時,遭遇不測。威海警方五月十三日在無家人在場的情況下進行了屍體解剖。

12、家屬未見屍解:王愛娟,女,43歲,濰坊市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日被坊子區公安局抓走,四月六日晚,王愛娟生命垂危,被送入寧家溝鎮醫院,後來轉坊子區人民醫院,當晚死亡。屍體已被強行解剖,屍體於四月八日被強行火化。火化時,警方動用了坊子區全體警察。

13、家屬未見屍解:王懷英,男 ,58歲,山東菏澤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夕,王懷英到北京證實大法,被河南南陽公安抓到南陽市永安路一審查站,於二月一日(黃曆正月初九)下午被活活打死。王懷英被打死後,屍體被解剖。王懷英的家人到南陽要人時屍體已被火化。

14、檢查器官在不在的可疑屍檢:熊正明,男 ,39歲,四川萬源市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被綁架、非法關押在萬源市看守所近九個月,十二月五日,家人突然被國安葉旭東告知,熊正明在送往勞教所的途中「跳車自殺」,後又改口「因車禍死亡」。

死去的熊正明穿著衣服,蓋著單子,面部沒有傷痕,腦後有個洞。見無法自圓其說,國安在熊家人根本未提出「屍解」的情況下,主動讓達州公安處帶去的法醫將熊正明的遺體正面解剖。法醫不是找死因,卻指著熊正明的遺體對著熊家說:「看嘛,心臟在這兒……器官都在……。」那法醫又為甚麼要主動提「器官」呢?「屍解」又很快閃電式的草草收場,卻不敢檢查熊的背部。難道是熊正明的腎臟不見了?

熊正明是十二月四日上午九時離開萬源的,當晚就可到達綿陽勞教所,可為甚麼會於十二月五日死在德陽?據葉旭東透露十二月四日晚,熊正明被關押在德陽黃許鎮所在地監獄。該監獄在成綿高速路右側,離綿陽29公里,一般小車只需二十多分鐘即可到達綿陽勞教所,那為何不直接去綿陽勞教所而要在德陽監獄過夜呢?葉旭東等人究竟想幹甚麼?當晚究竟發生了甚麼事?熊正明是否就死在德陽監獄?怎麼死的?是否因腎臟等器官摘取後被打擊腦部而死?

四、已確認被迫害致死後遺體器官被割取的案例──八例

1、陳寶鳳,男 ,43歲,遼寧朝陽市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四日在開車送客人中途被中共邪黨警察攔截,於同車的人一起被綁架,三月三日被轉到朝陽市第一看守所(吳家窪),遭到該所惡警瘋狂迫害,於當晚被折磨致死。陳寶鳳的表哥陳鬥祥出面和市公安局協商,給陳寶鳳做屍檢解剖。一位專業人士證實陳寶鳳的心臟和大腦都沒有問題,肺部有異常,皮膚有大面積顏色青紫。公安部門將部份身體器官拿走,不等屍檢結果出來,陳鬥祥就主持將遺體在三月七日匆匆火化。

2、紀松山,男 ,27歲,黑龍江省雙鴨山市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七日上午10點左右被雙鴨山市刑警大隊人員帶走。公安人員用極其殘暴的手段對紀松山進行刑訊逼供,於十八日下午3點左右將紀松山迫害致死。六月二十六日,雙鴨山市公檢法到市殯儀館將紀松山的遺體解剖,解剖時將紀松山的頭骨掀開,對遺體所有被毆打、迫害的痕跡進行了修飾和掩蓋,並將內臟取走。

3、趙春迎,女 ,54歲,黑龍江省雞西市

56歲的趙春迎,家住黑龍江省雞西市恒山區小恒山礦保全委。因反映情況講法輪功真相,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七日被關進雞西第二看守所,被灌濃鹽水迫害致死。二零零三年五月十日家人被告知人已死,遺體遍體鱗傷,慘不忍睹。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黑龍江省司法鑑定委員會又給趙春迎做了驗屍,發現頭部爛了,肋骨折斷,而且遺體內的心臟、脾、胰這些器官沒有了,不知道哪去了。後得知:趙春迎丟失四年的三個器官被雞西市檢察院、雞西礦業集團總醫院用做了人體器官標本。

4、李秀梅(李秀美),女 ,山東省青州市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被迫害致死。李秀美遺體脖子上有明顯被手掐過的痕跡,大腿青紫有傷。家屬要求法醫鑑定,法醫作了鑑定:除上述外部傷外,發現李的內臟被打破了。青州「六一零」邪惡組織介入後,法醫態度大變,藉口化驗,強行摘走李秀美的心臟等器官。

5、李淑媛,女,51歲(死亡時),遼寧省葫蘆島市

二零零二年七月六日晚發真相資料走失,次日,家屬被通知認屍。公安機關在家屬未到現場也未經家屬同意,死者死亡時間未超過24小時的情況下,當眾在河套上給死者解剖,私自摘取器官、取腦子,遺體被掏空內臟,暴屍河灘。

6、李再亟,男 ,44歲,吉林市

二零零零年七月,李再亟被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迫害致死。警察僅讓家屬匆匆看了一眼遺體,並強迫家人簽字屍檢。屍檢後,在未徵求家屬意見的情況下,李的體內器官全部被摘走。李再亟的衣服都是警察給穿的,根本不讓家屬靠前,就匆匆給火化了。

7、任鵬武,男 ,33歲,大學文化,黑龍江省哈爾濱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第三火力發電廠的技術員,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凌晨被呼蘭縣第二看守所虐殺,任鵬武被迫害致死後,警察為了掩蓋其罪惡、毀滅罪證,不允許任鵬武的家屬對其屍體拍照,並在未經家屬的同意下,將任鵬武遺體從咽喉處至小便處的所有身體器官全部割除之後強行火化。

8、王斌,男,47歲左右,黑龍江省大慶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計算站軟件室工程師

二零零零年十月四日被大慶勞教所迫害致死,法醫鑑定主動脈打斷、頭被打漏、眼被打瞎……王斌被害後,遺體被放在大慶人民醫院太平間裏,可是心臟、大腦被剖出,兩名法醫王春彪、齊井福把它們送到大慶市龍南醫院做生理解剖後扔掉了。

五、不讓見遺體或偽裝粉飾屍體的案例──六十八例

1、張忠,男 ,35歲,黑龍江省大慶

後據內部人說,在該醫院裏,張忠由一名滿身紋著龍的膀大腰圓的刑事犯看著,這一切令人迷惑不解。

十幾天後,即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上午九時左右,公安醫院突然通知大慶監獄轉告張忠家人,說張忠死亡。據說張忠父母親朋當日下午三時趕到,當時醫院沒有給出死因及死亡通知書,並拒絕親人見遺體。

這一系列怪現象說明了甚麼?一、為甚麼不就近就醫?南崗區公安分局看守所到道裏區哈市公安醫院跨區,中間越過哈醫大。二、為甚麼不讓親友探視?無病怎麼還讓住院?三、住院為甚麼還用刑事犯看著?四、為甚麼「病危」時不通知單位或家人?五、死亡為甚麼不發死亡通知書?還遲遲不讓見遺體?六、十幾天前負責接待的辛某說檢查無病,為甚麼突然報死亡?

2、楊紅豔,女 ,40歲,貴州省都勻市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九日凌晨4時,楊紅豔在安順市羊艾農場(監獄)被迫害死亡。

楊紅豔最後在貴州省公安醫院,嚴密監守楊紅豔遺體的公安、六一零辦等不法人員,兇狠無理地拒絕家屬給楊紅豔換衣物,不讓家屬接觸遺體。在不經家屬同意,不作法醫鑑定的情況下,於當天下午強行火化。此惡行使人懷疑楊紅豔有被活摘器官的可能。

3、蒙瀟,女 ,37歲,四川省成都

二零零四年一月八日,蒙瀟被邪惡之徒送到金堂縣第一人民醫院,之後再也沒有回到看守所。據悉,蒙瀟於二零零四年一月8-十二日期間在金堂縣第一人民醫院被迫害致死,布滿傷跡的遺體沒有通知家屬就被馬上火化了。

4、陳桂君,女 ,59歲,四川省成都

她去世後,警察不准她的親屬運回遺體,並於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將遺體押送到成都市溫江縣殯儀館火化。青白江區國安局威脅陳桂君的丈夫及女婿不准將她的死訊告訴他人,並對其住宅實施監控。即使強制火化時,也不准家人靠近遺體。

5、李鈞,男 ,33歲,安徽省合肥市

十月三十一日,其家人突然接到通知說人死了,不讓家人查看遺體。十一月4號火化時很多警察看守火化現場。

6、馬志釵,女,河南省濟源市

家人去殯儀館也沒見到遺體,殯儀館的人說:沒有公安局長允許不能見。為甚麼不讓見遺體呢?

7、梅勝新,男 ,年齡未知,廣東湛江市

家屬趕到鄭州也沒有見上最後一面,遺體就被火化了。

8、鄭玉玲,女 ,57歲,湖北省赤壁市

鄭玉玲的丈夫二十九日到勞教時,鄭遺體已被裝在水晶棺裏,還化了裝,穿好了衣服、鼻子變了形、手上有許多針孔。鄭玉玲的遺體已於九月三十日在武漢某火葬場火化。家屬連舉辦喪事的權利都被剝奪了。

9、張新忠,男 ,41歲,山東青州市

在張新忠的遺體被火化前,家屬都不讓靠近看;當時家屬提出要去醫院驗屍也未允許;張新忠兒子的姑夫當時看到:張新忠的脖子、兩手、胳膊上的肌肉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臉上明顯被整過容。

10、劉永春,男 ,51歲,甘肅省武威市

監獄方面只許家人遠遠的看了一下頭面,但不讓家人接近死者,頭以下不讓看。

11、劉志榮,男 ,42歲,甘肅省慶陽市

為掩蓋罪行直接火化,沒讓家屬看,對外封鎖消息,宣稱是自殺。

12、鄒黔珠,女 ,44歲,貴州銅仁人

貴州女子勞教所惡警夥同有關部門,在鄒黔珠家屬沒到現場,沒看到遺體的情況下,匆匆將鄒黔珠遺體悄悄火化。

13、大法弟子,女 ,32歲,福建口音

這位弟子回監室後已奄奄一息,警察對其卻置之不理,直到該弟子二月二十日昏迷後才將她拖至遷安市中醫院。該弟子於二月二十二日去世。邪惡之徒為掩蓋他們的滔天罪行,於當天將該弟子遺體火化,並對外宣稱她死於「腦溢血」。

14、孟金城,男 ,50歲,河北唐山遵化市

過幾天這件事情不了了之了,後來聽說孟金城的家人也沒看見孟金城遺體,只允許家屬在室外隔著門上的玻璃看,不准進病房去看,只能看到死者的後腦勺。孟金城遺體被勞教所匆忙火化了。

15、周向梅,女 ,47歲左右,現年47歲左右,山東省臨沂市

周向梅工作單位的上屬單位蘭山區農村信用社(539-822-1378)一男性人員日前說,周向梅是從6樓墜下。她丈夫被判了十年,周向梅去世時,也不讓回來看看;周向梅有一個十八、九歲的兒子在林業師專上學,所以沒有親人看到周向梅的遺體。

16、王秀霞,女 ,42歲,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五日晚,撫順公安局通知家屬說王秀霞死亡。家屬趕到後,看到王秀霞的遺體被冰凍著,人已脫相,家屬上前想看遺體不讓看。六月十七日上午,在家屬沒看到遺體情況下,警方將遺體草草入殮。

17、藺志平,男 ,60歲,遼寧省建平縣

據知情人士說,藺志平頭骨被打塌,胳膊被打斷,大北監獄不讓家屬到跟前看遺體,只是允許在門口看一眼,隨後就立即將遺體火化了。

18、郭啟源,男,32歲,吉林市,副營級幹部,曾擔任集安市某邊防所所長,還代理過集安市一派出所所長職務

惡人害怕此事被曝光,所以直到火化遺體時,吉林市公安局惡警才不得不通知其家屬,但在火化現場卻不讓家屬靠前。當時公安局惡警一直把郭家人圍住,直到郭啟源被火化完後,公安惡警才撤走。火化當時有很多吉林市公安局惡警在現場包圍。

19、王鳳芹,女 ,39歲,山東省煙台市

家屬去後看到王鳳芹的衣服被凍在身上,脫不下來。

20、王大衛,男 ,57歲,西安

既然是跳樓自殺,為甚麼不敢通知家屬讓家人驗屍而是將人火化後的骨灰盒匆忙交於家屬?為甚麼在處理事情的時候不讓家屬見其妻子問明情況?為甚麼最終還給家屬賠償三萬元呢?種種跡象表明他們偽造假相害怕真相暴露的事實。

21、侯有芳,女 ,48歲,甘肅省金昌市

公安為掩蓋罪行,也不通知家屬直接將遺體火化。

22、劉桂英,女 ,43歲,黑龍江省密山市

這時的公安局內部嚴密的封鎖消息,政保科人員在遺體附近看著,不准任何認識劉桂英的人靠近看望。

23、董金蘭,女 ,38歲,甘肅武威市

遺體先存放在市醫院太平間,後公安為掩蓋罪行秘密火化。事後告訴家屬,自己從樓上掉下身亡。

24、陳建寧,男 ,31歲,江西省武寧縣

當家屬要見死者遺體時,遺體已經穿上了由惡人買來的新西裝,並經過化裝。放在縣殯儀館冷藏室內,家屬要死者生前衣服看,已被火燒,家屬被迫在賠款一萬五的協議上簽了字。

25、支桂香,女 ,31歲,吉林省公主嶺市

七月三十一日,在未通知家人的情況下,支桂香的遺體在雙豐火葬場被秘密火化,火化證明上委託人一欄中赫然寫著「朱志山」。而這一切都是半個月之後才知道的。

26、李繼菊,女 ,37歲,湖北省麻城市

李的遺體在火葬場停放的第一天,公安局將火葬場員工逐出,幾十名惡警看守遺體不准家人和親友靠近。也不許家人驗傷。

27、張光清,男 ,60歲,四川省萬源市

不准親友探望張光清的遺體,而將其秘密火化。

28、楊毅,男 ,38歲,貴州省黔南州福泉市

當楊毅的親人提出來要見他最後一面時,殺人兇手為了掩蓋罪行,不允許楊毅親屬包括他的妻子看遺體,最後強行火化。

29、王蘭香,女 ,60歲左右,山東省壽光市

據後來查證,王蘭香遺體被送到火葬場後,家屬中唯有其兒子遠遠地見了她最後一面,並抗議將其母親直接火化,但惡徒根本不聽,強行將王蘭香的遺體推進了煉人爐。

30、王秀娟,女 ,37歲,山東省昌樂縣

為逃避罪責,他們在不通知親屬的情況下私自將王秀娟的遺體拉到火化場冷凍6天後強行火化。

31、玄成喜,男,61歲,山東省濰坊市

玄成喜被活活打死後,有關部門及鎮政府嚴密封鎖消息,並控制封鎖了玄所在村莊,嚴禁群眾出入洩露消息,在不通知其親屬的情況下將遺體送往火葬場秘密火化。

32、孫淑芹,女,58歲,黑龍江鶴崗市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七日在蘿北監獄突然死亡,遺體沒有讓家人見面,直接由公安部門火化,並封鎖消息。

33、姚寶榮,女 ,52歲,甘肅蘭州

部份學員去蘭州空軍醫院太平間看望,遭到留守人員拒絕,太平間附近布滿警車。五月二十三日凌晨2點50分左右,公安將姚寶榮遺體裝在一個大口袋內,從醫院悄悄拉出,強行火化,消息不准外傳。據稱當時只有公安人員和民政局的領導在場,家屬不在現場。

姚寶榮生前修煉中按師父的教導勇猛精進。工作認真踏實,兢兢業業,在上訪後無正式崗位及工資被懲罰性地扣除殆盡的情況下(有時一月僅發90元),仍然天天認真上班,毫無怨言。同事,鄰居都說她是個心地善良工作認真的好同事,但好同事善良人卻被江氏等邪惡之徒逼迫身亡。

34、吳伯通,男 ,74歲,安順市關嶺縣

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被關入貴州監獄,突然傳出於九月十一日上午7時35分被迫害致死,遺體被布蓋著,身穿囚服,只看到面部,不讓看其它部位。屍體於當晚12點火化。

35、高秀鳳,女 ,31歲,黑龍江省五常市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九日,被萬家勞教所迫害致死,之前幾天被送往五常市人民醫院,在醫院去世。家屬不准見屍體,當天即被強行火化。

36、廖世凱,男 ,四十多歲,重慶市墊江縣

二零零一年年底,廖世凱被太平鎮派出所惡警抓去迫害,第一天抓去,第二天就被迫害致死。惡警怕承擔責任,在不准其家人見屍體、不准對屍體拍照情況下,直接將其屍體火化。

37、張生范,男 ,38歲,黑龍江省雙城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二日,關押四天,被雙城一看守所迫害致死,張生范的家人在十三日8點00才被告知他過世的消息。地方當局不允許家人看望遺體;家人欲請法醫鑑定,被告知只能找經過他們認可的法醫,而且一切聽從得他們的部署。按著他們策劃和部署強迫家屬同意,在家屬不答應他們的條件時,家屬不在場情況下強行火化屍體。

38、曾憲娥,女 ,36歲,湖北省十堰市

二零零一年八月初被十堰勞教所迫害致死,八月三日上午7點,曾憲娥的丈夫被告之曾因心臟病已死亡,趕到醫院。曾憲娥被從冰櫃推出,衣服是新的,但頭腫的很大,雙手緊攥在一起,身體是軟的。曾憲娥丈夫要求重新換衣服,並查看身體,但被拒絕;曾憲娥的弟弟後帶法醫要鑑定被拒絕,要拍照也被拒絕,要拉回十堰被拒絕,屍體在沙洋被火化,火化時也不讓家屬靠近。

39、李喜芳,女 ,58歲,吉林省通化市

公安在通知家屬時說是自殺身亡,但死者丈夫從通化市帶的法醫為甚麼不讓屍檢?為甚麼不讓家屬從近處看屍體?

40、肖洪秀,女 ,65歲,重慶市梁平縣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五日在重慶市永川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家人沒有見到其屍體,只領了骨灰盒。

41楊妹,女 ,23歲,河北滄州

二零零一年十月被非法關押在滄州第二看守所,於十月二十日上午6點多被惡警迫害折磨致死。

死後惡人不讓家裏辦喪事,不讓同事弔喪,屍體被放在市醫院的停屍房裏,不讓看,說是要看屍體得有公安局的證明信。楊妹家電話被監控,包括楊妹家住的家屬院到處都是便衣,出入門要登記,不讓驗屍,若驗屍得有看守所出法醫,自己找的法醫不行等等,幾天後,屍體被拉到火葬場強行火化。

42、楊文會,女 ,40歲左右,40歲左右,四川大法弟子。據四川攀枝花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因講真相被公安迫害流離失所,二零零二年四月突然傳來楊文會在西昌墜樓死亡的消息,當地警察沒讓親人認領屍體,火化後才通知家人。

43、苗奇生(其生),男 ,36歲左右,原遼寧省瀋陽市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四日左右,剛剛出獄不久的苗奇生正在自家休息,被惡警非法闖入強行綁架。後又將他帶回其家中不久,苗便從自家居住的三樓摔下(致死原因不明,詳情待查)。苗奇生死亡後,向工派出所的警察秘密運走了屍體,不讓親友看望,並嚴密封鎖消息,對外謊稱苗奇生跳樓自殺。他的遺體被強行火化。

44、張曉春,男,43歲,黑龍江省綏化大法弟子,鐵路水電段工人。

於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九日晚8時50分在黑龍江省富裕縣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張曉春被迫害死後,惡警一直未通知家屬,直接秘密火化。

45、李志勤,男,五十歲左右,河北省邢台市寧晉縣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李志勤被寧晉縣「六一零」等惡徒非法抓捕,並於當日被迫害致死,兩天以後才通知家屬,只讓家屬匆匆看了一眼遺體,發現他腿上有一塊塊的青紫傷痕,而上身,惡警根本沒有讓看,然後匆匆火化。

46、劉智,女 ,61歲,遼寧省錦州市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日被錦鐵派出所警察綁架到錦州市洗腦班。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五日,錦州市六一零辦公室通知家屬說劉智死亡,之後當地公安迅速強行將屍體火化。親友要求看屍體,以便查明死因,遭到拒絕,兩天後警方在家屬沒簽字,又無一人到場的情況下將屍體強行火化。

47、王敏麗

王敏麗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被非法抓捕,六月十九日家裏突然接到王敏麗死亡的電話,四五十警察圍住不讓家人靠近王敏麗的遺體。火化時王敏麗衣服已穿好,惡警也不准家人隨便動。

48、崔玉蘭

河北省廊坊市大法弟子崔玉蘭,由於堅定信仰大法,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零年十月被送往唐山市開平勞教所。二零零一年春,開平勞教所即打電話叫家屬去「接人」,親屬前去看到的卻是崔玉蘭的骨灰盒。勞教所惡警也不告知家屬死亡時間、原因,為掩蓋迫害真相私自火化遺體。

49、杜寶蘭,女,48歲,住址:凌河區營盤鄉馬家村住宅樓。

二零零二年五月七日晚7時左右,杜寶蘭到功友段君家,段的丈夫(已離婚)李一明(電局職工)打110報警,杜寶蘭與段君被凌河區「110」巡警隊惡警綁架。在被綁架僅幾個小時後,杜寶蘭就被迫害致死。次日8時許,惡警通知其家人,謊稱是「跳樓自殺」。死因可疑。據圍觀群眾稱,被抓當晚,杜是被抬進警車內,並聽到車內傳出慘叫聲。公安不允許家屬看杜寶蘭的遺體,杜寶蘭死後,警方嚴密封鎖消息,屍體被強行火化,家屬受到要挾。

50、劉緒國,男,29歲,山東鄒城市

劉緒國在濟寧市勞教所因被強行灌食出現生命危險,被送到濟寧醫學院附屬醫院搶救,二零零零年二月十日中午11時左右,醫院單方面宣布劉緒國搶救無效死亡,並且沒經過家屬同意直接將屍體送入冷藏室(太平間)。劉緒國的妻子(大法弟子)滿麗在被先後非法監禁於家中三個月後,於二零零一年九月初被非法勞教3年,現在濟南女子勞教所。家中剩下患中風後遺症的公公、患癌症的婆婆和3歲半的兒子。

51、劉麗雲,女 ,44歲,遼寧省葫蘆島市

劉麗雲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六日被非法判有期徒刑4年,送至遼寧省女子監獄,於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三日死亡。家屬被帶到黑暗的存放遺體的房間,不讓開燈,只讓看臉部,不允許看身體。看過後,馬上將屍體送去火化。

52、楊桂琴,女 ,47歲,吉林省遼源市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三日被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身亡,兩天後才通知家屬,當家屬看到屍體時,楊桂琴的屍體已經被整容化妝過,穿好了壽衣,不許家屬查看屍身。

53、陸幸國,男 ,45歲,上海市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日,陸幸國在上海青浦第三勞教所被迫害致死,六一零不許家屬查看身體。火化時上海市六一零出動了60多名警察看守現場。在家人趕到前,陸幸國遺體已經被穿好了衣服。

54、於雲剛,男 ,48歲

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被佳木斯監獄迫害致死。家屬強烈要求在病房內看於雲剛的屍體,遭到無理拒絕,監獄方將屍體搶走。家屬再次提出要看遺體,監獄長回答說,只能兩個人看,而且只能看面部,不能脫衣服看。

55、彭春容,女 ,34歲,漢族,家住重慶市長壽縣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一日凌晨2-4點鎮政府竟在鎮派出所旁的法庭內把彭春容迫害致死。附近群眾嚴厲指責鎮政府草菅人命,不法官吏欺騙民眾,7點鐘才打「120」急救電話。事後法醫驗屍時親人不在現場,親人要求親驗屍體,區六一零人員予以拒絕,並不顧家屬的反對強行火化受害人屍體。

56、趙明祥,男 ,46歲,山東省青島平度市

趙明祥在二零零三年臘月二十一這天帶了一部份法輪功材料離開家後,一直沒有任何消息,趙明祥在被抓的這八天時間裏,受盡了殘酷的折磨,在沒有存活的希望的情況下,不法警察為推卸責任,於臘月二十九晚將其丟在瓦戈莊大街草垛旁。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五日趙明祥家人得知消息,來到即墨市刑警隊認領屍體,火化的時間是二零零三年古曆臘月三十,也就是死的當天。一般無名屍體是不准就地當時火化的,他們怕暴露迫害真相,所以在沒有家人的情況下急速焚屍滅跡。

57、張正剛, 男, 36, 江蘇淮安,

2000年3月2日將其帶走,關進淮安拘留所,3月25日上午將其頭部打成重傷一直昏迷,送進淮安市第一人民醫院,整個醫療方案、病歷和用藥情況,全部被公安人員封鎖控制,不許我們親屬了解。3月30日晚,仍處於昏迷狀態時,被注射一針藥物後就說已死亡。公安搶走「屍體」,阻攔家屬見遺體,強行火化。

58、李惠希(李慧希),男 ,四十多歲,山東省濰坊壽光市。

因進京上訪於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一日由壽光市公安局帶回到侯鎮派出所,當晚被公安人員活活打死,二十二日早將屍體火化。二十二日公安局通知家屬李惠希已死亡,並恐嚇家屬不許聲張,給了家屬4點5萬元人民幣,就此了事。

59、姚寶榮,女,52歲,家住蘭州市安寧區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七日,甘肅蘭州17名法輪功學員在姚寶榮家學法時被公安劫持,五月十九日下午姚寶榮不幸死亡。死因不詳,據稱不幸從公安分局五樓墜落。姚遺體冷凍在蘭州空軍醫院,五月二十四日凌晨2:50分,在家屬未參加的情況下,公安將姚寶榮的屍體,由三輛警車和一輛人貨車,送往蘭州華林山火葬場火化。

60、劉志芬,女 ,60歲,四川成都

2001 年一月六日被崇州市看守所非法關押,殘酷迫害,二月四日下午2時,家屬被通知死亡,親人們悲痛萬分地趕到火葬場,只見到一副皮包骨頭的劉志芬遺體。惡徒們當即強令將屍體火化,過程中別說法醫鑑定遺體,就連親人都沒看個究竟。

61、王寶金,男 ,45歲,遼寧省營口市

輾轉瓦房店監獄、遼陽鏵子監獄、大連南關嶺監獄遭受酷刑折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被迫害致死。獄方只讓家屬草草看看,威脅家屬就近火化,不許家屬檢查屍體,不許聲張。

62、胡紅躍,女 ,45歲,現年四川省新都縣

胡紅躍於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在成都府南河邊失蹤。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單位接到公安局通知,聞知胡紅躍已死亡,胡紅躍的屍體於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九日被強行火化,親屬與單位均不讓見遺體。

63、李淑敏,女,三十多歲,天津大法弟子。

李淑敏於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中旬被天津板橋勞教所迫害致死。為掩蓋罪行,惡警們對外謊稱:李淑敏「心臟病突然發作死亡」,並不允許家屬查看屍體。

64、劉術玲,女 ,54歲,黑龍江省七台河市

劉術玲被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戒毒勞教所迫害致死。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劉術玲家屬接到戒毒所的通知,說劉術玲犯心臟病猝死在廁所裏,家屬要求掀開衣服看屍體,警察不讓看,警察圍在屍體周圍。戒毒所為焚屍滅跡,急於火化,恐嚇利誘不讓家屬屍檢。

65、王一家,男,45歲,衡陽市

二零零一年元月二十二日晚,由於公安的追捕,從9樓跌落下來,摔得腦血迸裂。沒有通知家屬,公安就將王一家的遺體拖到火葬場。

66、謝志英,女 ,48歲,新疆阿克蘇市地稅局幹部

謝志英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曾兩度被中共關精神病院,在被精神摧殘致失語的情況下,被當地「六一零」指使阿克蘇市地稅局人員將她單獨反鎖家裏七年,不讓家人相見。二零一一年八月六日,突然傳出謝志英辭世的噩耗。即使這樣,阿克蘇地區「六一零」仍無人性地拒絕家屬的探詢和見謝志英遺體的要求。

在無任何近親屬在場的情況,公安法醫自行進行所謂的鑑定,而僅僅把鑑定結論通知謝志英的丈夫,卻對母親、哥哥的疑惑不予理睬,並通知母親不能見女兒的遺體,生不能相見,死不能相見,此情此景,怎不令人欲哭無淚而悲憤交加。

67、徐雲鳳,女 ,47歲,重慶

令人十分驚奇的是:徐雲鳳的遺體化了妝。家人要求走近徐雲鳳看看她的身體,惡警堅決不許徐的家人靠近徐,當天即強行火化。

68、鄧果君,女 ,60歲,湖南省郴州市

遺體是獄警從市107國道旁的「明華醫院」拖入殯儀館入冰棺。次日上午,來了許多公安,六一零辦、公安局、看守所的頭目都在臨場指揮,現場圍滿了穿警服及便衣的警察,還停著兩輛白色轎車和其它警車。人們都以為發生了甚麼大案要案。據說,是惡人害怕走漏消息,在沒有通知親屬情況下就急匆匆地火化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