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師尊呵護我在大法中成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這件事使我體悟到,走在師尊安排的路上,就沒有過不去的難關,不怕有常人的觀念,只要能及時發現,用大法來歸正自己,不斷地排除,不被其帶動,就一定能戰勝它,走出常人,同化大法。
──本文作者

* * * * * * *

修煉十多年來,我雖然走的磕磕絆絆,但師尊從來沒有放棄過我,我時時沐浴在師尊的洪大慈悲中。下面將自己在修煉中的點滴體會向偉大的師尊和同修們做個彙報。

一、破除常人觀念,師尊呵護我走過難關

二零零八年奧運會前,邪黨又藉機瘋狂迫害大法弟子,我所在的一個小市區就有近二十名大法弟子遭迫害。他們被綁架到洗腦班進行強制洗腦,邪惡揚言不寫「保證書」就勞教。我也險些被騙到洗腦班。

那天,我接到單位科長的一個電話,聲音很急促,要我趕快到單位去,說是要召開緊急會議,要我無論在哪裏都要儘快趕回來。我一聽就知道其中有詐,九九年我就是被這樣騙進洗腦班的。當時我正和丈夫一起在超市購物,他也說準是要害你們,他問我怎麼辦?我說回家吧,我不去。

剛進家門我就聽見手機鈴聲在急促的響著,接通電話,我聽到的是和我同一工作單位的同修在用哭聲勸參與迫害的書記,就聽他說:「你把我送到那裏去對你可不好。」我立刻明白同修上當了,他是在用這個辦法給我報信。由於當時正念不足,就把東西收拾一下躲了起來。

此後的幾天,邪惡指使不明真相的人到處找我,並給我家裏人施加壓力,並用勞教、開除工職相威脅。家人不修煉,招架不住邪惡的壓力,在我回家取換洗衣服時都勸我配合他們,並說你到那裏寫個保證不就沒事了。看到他們的狀態我很不好受,因為他們大多數是明白真相也都是受益的,由於我的原因,使他們對大法失去信心,我又想起了我那些明白真相的同事,那些明白真相的親友,如果我不去上班就要流離失所,常人就會對大法誤解更深,那也不是師尊要的。如果因此造成他們不能正確認識大法,那將給救度世人,給證實大法造成多大的損失啊?我想,我必須堂堂正正的去上班,破除邪惡的迫害,我能堂堂正正的去上班就是在證實大法,只有堂堂正正的去上班,才能更好的救度世人。我的路是師尊安排的,師尊說了算。我心意已定。我決定先去找到我們系統另外兩個為躲避洗腦迫害暫時沒去上班的同修,和他們交流一下,徹底解體這次洗腦。就在這時,師尊的《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發表了,我熱淚滾滾的讀著師尊的講法,感受著師尊洪大的慈悲,師尊講:「師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們只要出自於證實法、救度眾生這個願望,你們所做的事我都會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會把你這件事情引申的更偉大,更了不起,會協助你。」師尊的講法更使我們增強了正念和決心。我和這兩位同修約好轉天就堂堂正正的去上班。

當我回到家的時候,家裏的氣氛十分緊張,由於邪惡的騷擾,不斷的給家裏人施加壓力,讓他們找到我送去洗腦,他們已經承受很多,家裏人都勸我去洗腦班,免得勞教、開除工職,丈夫還冷言冷語的說:「你師父不管你呀!」我堅定而又平靜的告訴他,這回我就要讓你看看我師父是怎麼管著我的。

說去上班,但多年來形成的常人觀念還在不斷的冒出來。如,臨出門的時候腦子裏就在想,我得帶上有電子書的手機,萬一要是被關起來,好能學法(因同修在裏邊打電話給我報信,覺得興許讓帶手機)這想法剛冒出來,我立刻意識到不對,趕快抑制它,排斥它,發正念解體它。駕車上班的途中,思想中又冒出來:「我到單位把車停在一個隨時可以開車跑的地方,警察來了隨時可跑。我又立刻又知道錯了,排斥、清除它,這時那些常人的觀念連同怕心就像瘋了似的一個勁的在我腦子裏翻騰,不但心裏難受,渾身都感覺到非常難受,就感覺他們在身體裏亂竄,妄想迫使我就範。我在心裏堅定一念,我就聽師尊的,誰說了也不算。同時告訴那些思想業、常人的觀念和常人的執著:你們來多少我也不怕,我知道你們不是我,來多少我滅多少。就這樣一路走著發著正念。當來到單位剛一進大門,所有的觀念、怕心等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身體感覺無比的輕鬆,真是天清體透的感覺。我知道,師尊看我在我這一層次中堅定了正念,把那些東西給拿掉了。

上班後見到我們科長,他叫我去書記那兒,我知道他是甚麼意思。我就給科長講真相,他明白了,有些不好意思,他說:「只要他們不看到您,我不會去報告的。」就這樣一天相安無事,回到家裏我丈夫問我:今天他們有人找你嗎?」我說沒有啊,他很驚訝說:真的沒人找?我說真的。我不是告訴你了嗎,我讓你看看我師父在怎麼管著我的。就是這樣的。他沒再說甚麼了。

第二天上班我沒看見另一位同修,不知咋回事就到他們科裏去找她,她的辦公室正好和我們站長的辦公室挨著,正好被站長撞見,站長一見我就說:你來了,趕快到書記那去。我想,我才不配合你呢。就說我很忙(我工作確實忙)就走了。但是,他不斷的給我們科長打電話,並說這回不到原來的那個地方去了,換一個高級賓館,其實還是想把我送到洗腦班,只不過是換了一個環境。他不斷的打電話使我們科長很為難,不想幹壞事,又不想得罪他,我這時發現我的心有尋求常人保護的念頭,同時又有怕見書記和站長被送進洗腦班的念頭,還沒有完全信師信法,否定迫害,必須要歸正。於是,我就告訴科長,你別為難,你就說他的話你告訴我了,我不配合他。科長顧慮的說,那樣好嗎?我說沒事。同時我和另兩個同修決定去給站長講真相,不能讓她再參與迫害了。

我們來到站長辦公室,講真相的、發正念的同時進行,站長是個良知尚存的人,聽完真相後表示,就讓我們和參與迫害的見見面,她可用人格擔保我們不被他們抓走,我們告訴她,邪黨從來說話都不算數的,我們不配合。當我們第二次去講真相時,單位書記來了,一見我們扭頭就走,一會,局裏參與迫害的人來了,我們一看互相使了個眼色站起來就走,我對他們說,你們聊吧,我們走了。他們說:「別走啊。」那個站在門口的局邪黨辦的人動了一下雙臂想要上來對我們動手,我威嚴的看了他一眼,他馬上就呆若木雞一般的站那不動了,我們幾人大大方方的走出了站長辦公室。後來,他們有些氣急敗壞了,揚言再不配合就在當天下午動用武警強制執行。我們感受到了強大的壓力。回到家裏丈夫也惡狠狠的讓我配合他們,巨大的壓力和恐懼湧上心頭。我找到同修一起學師尊講法,一起背《洪吟二》〈一念中〉:「坦坦蕩蕩正大穹 巨難伴我天地行 成就功德腦後事 正天正地正眾生 真念洪願金剛志 再造大洪一念中」。在整個過程中,我們當地同修一直是整體配合為我們發正念。我們堅定了正念,師尊為我們消除了邪惡,當在我們的心裏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就是師尊說了算時,真的把心放到底時,事情就發生了大的變化。這天,我像以往一樣坦然開著車去上班。上午十點多,同修跑來興奮的告訴我:洗腦班已經不存在了,站長說哪裏也不去了。

我在內心感謝師尊,感謝同修的正念加持!

二、正念正行,做自己該做的

這件事使我體悟到,走在師尊安排的路上,就沒有過不去的難關,不怕有常人的觀念,只要能及時發現,用大法來歸正自己,不斷的排除,不被其帶動,就一定能戰勝它,走出常人,同化大法。

此時我想起了我的一個心願,我一直想用我的真實經歷寫一篇洪揚大法、講清真相的文章,我想,凡是認識我的人一定會認認真真的看完我的故事,即使那些平時被邪黨文化障礙著的人也會看的,因為人們會對發生在身邊的事感興趣。我感到我好像是原來曾發過這樣的願要做這件事情。以前,由於正念不足,一直沒有寫,現在,我決定把這件事完成了。於是,我就把自己在大法中如何受益,學法後的身心變化,在家庭中、社會上、單位裏如何按大法要求做一個好人的故事寫了出來,同時揭露了這些年中我遭受的無辜的迫害的經歷,讓世人明辨善惡是非得到救度。

有同修勸我先別寫,正在敏感時期,又剛剛上班,萬一……我心裏牢記師尊的法,我把文章寄往明慧編輯部,發表後我又把它編輯成信件,讓同修和我一起在本地散發,在幫助世人了解真相方面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曾聽一個年輕人親口對我說:「看完您的故事,我對法輪功的看法改變了。」參與迫害部門的人們看後對我丈夫說:「聽說你媳婦寫了一封信?」緊接著又說:「不見得有事啊,不一定是她自己寫的。」在師尊的保護和加持下我平安無事。

通過這一切,我和同修們都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師尊的慈悲,更加堅定了正念,更加信師信法,更堅定地做好三件事了,了解此事的常人也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與神奇。

三、善的力量

以前我用人的觀念看問題,把迫害當作人對人的迫害,在意識中總覺警察是參與迫害的,一看見他們就發正念(其實很多時候是惡念)。隨著學法的深入,不斷的去掉常人觀念,我逐漸的認識到,警察和其他世人一樣,也應該得到救度,而且,通過學法我明白了他們是被舊勢力安排才那樣的,師尊講過,他們是為了我們才受那樣的屈辱,他們比一般人更可憐,我們能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用在法中修出的慈悲對待他們,他們就能得救。

由於不明真相的人構陷,好幾個警察闖進我妹妹(同修)家,要強行抄家並試圖對妹妹加以迫害。我得到消息後,馬上去了妹妹家。剛一進她家門,就聽為首的警察對我說,我知道你是誰。我沒理他的茬,只想著給他們講真相,制止迫害的發生。只見妹妹所在的房間的門關著,警察們在廳裏嚷著要她把門開開,並不時的揚言要調動警力,強行抄家,形勢很緊張。我沒有把警察們放到對立面,邊發正念解體他們背後的邪惡,邊給他們講真相。就聽一個警察說,你別給我們講這個,我們聽的多了。我不被帶動繼續給他們講,並告訴他們警察應該是主持正義的,是保護人民的。當講到活體摘取器官之事時,他們說,我們不相信,我就把我曾親自做過的調查經過講給他們,他們說,那我們也不相信。我想我就是要為正的因素負責,於是我說,你不相信,證明你是善良的,你肯定做不出如此邪惡的事。此話一出口,就感覺我們所處的場整個都變了,變的祥和了。就聽一個警察說,我們知道你們是好人,是上邊派我們來的,不然誰願意幹這事。為首的警察把我妹夫叫到一邊,開始給他出主意,手指著客廳裏的真相資料說,你就說是你撿的,我們好交差,你再讓你媳婦跟我們走一趟,我保證沒事,一會就把她送回來。你要是不放心,就開自己的車把她送過去,再把她帶回來。說完,他們就都撤到了樓下。這時妹妹從裏屋出來,她說她正念很強,在屋裏一直發正念,不允許邪惡指使不明真相的警察犯罪。

開始時,妹妹想,不配合他們,為首的警察哀求我們說,別讓我們太為難了,我們沒法交差。我就和妹妹切磋,為了不使警察從常人的角度對大法弟子產生不理解,為了他們能得救,不在事情的表面怎麼做,我們在哪裏都是為了救人,無所謂是在派出所還是在哪裏。於是,我和家裏人就開著自己的車陪著妹妹來去了派出所。妹妹在裏邊給警察講真相,勸「三退」,我在外面發正念,過一會我們就平安的回到家。

四、無條件的默默圓容同修

我地有幾個老年同修到外地去交流,看到那裏的農村同修經濟條件很差,又想做安鍋等講清真相的項目,就對那裏的同修說你們若用錢就到我們那裏去拿。那裏有一個老年同修是後得法的,對師尊關於資金方面的法理不太清晰,又有為大法做事的熱心,就真的來到我們這來籌集資金,而且一要就是幾十萬。我一聽,這不是集資嗎?就趕快跑去制止。我見到那位老年同修時,他正在與同修們交流,他在那誇誇其談、指手畫腳的更令我反感,於是我就毫不保留的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誰知,他不但不接受,反而大發脾氣對我進行反擊,並向我示威說:你看我把錢能不能拿走。周圍的同修對我意見很大,也在指責我。我想怎麼會這樣呢,明明是他錯了嘛,怎麼都衝我來了?我見不能制止這場錯誤行為就搬來了救兵。同修來了,和那位老年同修談得非常融洽,使那位老年同修打消了集資的念頭,兩個人還交流了自己證實法做三件事的體會。

這件事情對我觸動非常大,我反觀自己,表面上我好像為法著想,其實隱藏了堅持自己、證實自我的人心。師尊講:「當一個神提出來一個辦法的時候,他們不是急於去否定,不是急於去表達自己的、認為自己的辦法好,他們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辦法的最後的結果是甚麼樣。路是不同的,每個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證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結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們看其結果,他的結果達到的,真的能夠達到要達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這樣想的,而且呢,哪塊有不足,還要無條件的默默的給予補充,使它更圓滿。他們都是這樣處理問題的。」〔1〕

一年以後的一天,同修和我說有個外地同修來交流的挺好的,尤其是在過病業關的問題上,想把他介紹給農村老家的同修,叫我開車送過去。我去一看,這不是來集資的那個人嗎?但是,我馬上告訴自己,別拿個人觀念衡量別人,都在大法中修,同修一定是進步很大。這位老年同修沒認出我來。在與大家交流時,我也從我的角度發現了他對法認識不足的一面,我記住了師尊的話「哪塊有不足,還要無條件的默默的給予補充」〔1〕。在交流時我就加強他正念足的地方,對法認識不足的地方我就談出我自己在這一方面的認識。不去指責他哪一點不對,應該怎麼樣怎麼樣啊。主要是我沒有了那種強調自己對的人心。當時場上氣氛非常祥和。回來後,我有事去找同修,又遇上了那位老年同修,與他交流了一會,他覺得很好,就問旁邊的一位同修,這是誰啊?同修說這不是誰誰嗎?他猛然想起來了,對呀,我怎麼把她忘了呢!當我們再次見面時,他感動的說,你看,我上次都沒認出你來,咱倆上次那麼大的衝突,在法會上你還那麼幫我。我說,都是為了大法,哪能把個人的東西放到裏邊去呢?老年同修誠懇的說:你的變化太大了,我回去也一定好好實修!

我當時也很感動,我想真要感謝師尊!給我們創造了這樣的環境,同修們的提高起到了共同促進共同提高的作用,我一定加倍努力,請師尊放心。

感謝師尊又給了我們這樣一個交流的機會,通過交流,回憶修煉中的點點滴滴,使我更增強了精進的意志。

謝謝!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