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水之隔 雲泥之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到過台灣的大陸人越來越多,許許多多的大陸人都在感歎:同是中國人,有著共同的祖先,說著同樣的話語,只是分隔了六十年,可是這中間的差距真可謂雲泥之別。我們且不談物質生活上的差異,也不說政治生態上的優劣,單就雙方對待一件共同事物的態度來作比較,這或許能讓人們看到兩岸差距的因由。

這裏我們想做比較的兩岸如何對待所共同擁有的事物就是法輪功。

一、數千人組成的法輪圖與「東走西走」的綁架理由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七日上午,約六千名台灣法輪功學員齊聚台北總統府凱達格蘭大道前,排出巨型法輪圖形和「法正天地」的大字。雖說有風雨相伴,可是法輪功學員在風雨中排出令世人震撼的圖形和文字。

當然,類似的排字和排圖在台灣已非止一次。這其中說明一個問題,在台灣修煉法輪功是受到台灣政府和民眾的理解與支持的。

可是在大陸呢?要是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煉功,用不了一分鐘就會被抓捕。不要說在公眾場合,就是在最普通的地方,從事著最普通的活動都可能被綁架。我們看一個例子。

台灣排出法輪圖形的同一天,明慧網有一篇報導《「東走西走」竟成綁架藉口 女工程師被劫入洗腦班》,說的是成都市前鋒電子電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師郭利蓉女士,住在位於一環路府青路立交橋附近本公司的宿舍中。十月三十日,府青路街道辦編製的協警闖入郭利蓉家中將她綁架,並夥同府青路派出所警察將郭利蓉劫持到新津洗腦班。家人到派出所詢問,派出所無恥地說:關押郭女士的理由是她整天「東走西走」。

這樣的綁架理由可謂荒唐透頂,可是它竟然實實在在地發生了。

二、「身在公門好修行」與逐出公門判重刑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有這樣的一篇報導《一名台灣警察修煉法輪功的故事》,介紹的是台灣基隆市警察局的警官吳世澤修煉法輪功的歷程。文中借助「身在公門好修行」這句古語對他的修煉作一概括。這句話包含的意思是說:作為一名公務人員,每天要面對紛繁、棘手的事務。正是因為有許多的事務需要處理,而在處理這些事務的過程中,就能把公務人員的心性進行歷練和提升。這個過程對於修煉人來講,是一個很好的修行過程。當然這可不是簡單地按章辦事那麼簡單。

以取締攤販來說,修煉後他會想到他們那麼辛苦,可能三餐都不繼,所以會儘量用勸導的方式,能不開罰單就不開,如果不得已要開罰單,也會開最低的三百元的。在煉法輪功前,他會開最重的一千二百元,最好把他嚇得以後不敢再來了!在對待基層警察方面,吳世澤也變得比較緩和,會用勸善的方式,不像以前用命令的口吻。

吳世澤說:「當警察有時會有誘惑,因為警察對民眾來說是有一定權力的,一些不法行業過年過節都想給你一點好處,希望你以後睜一眼、閉一眼,不要再來找麻煩。修煉法輪功以後就完全杜絕這種事,人家說法輪功是一片淨土,真的是一片淨土。」

那麼在大陸修煉法輪功的警察該是一種甚麼境況呢?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八日有篇報導《遭十年冤獄酷刑 善良川警突然死亡》,說的是四川攀枝花市優秀交警徐浪舟,因修煉法輪功被迫害致死的悲慘故事。中共迫害法輪功前,徐浪舟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公正無私,不貪不佔,處理事故又快又公正。有些單位逢年過節都給交警隊送紅包,一人一份,這錢徐浪舟全部寄給了希望工程。自一九九六年始,他年年被評為市先進工作者,電視台多次報導過他的事蹟。

可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徐浪舟憑著良知為法輪功上訪,可是卻被非法抓捕拘留,還被單位開除。被逐出公門的徐浪舟只因堅持修煉法輪功,遭到勞教和判刑。在新華勞教所徐浪舟被捆警繩時,幾個警察上陣,踩著他的臉摁在磚碴上,鮮血直流,繩子勒進肉裏五花大綁後丟在院子裏曝曬。

二零零四年他又被綁架,遭嚴刑逼供,被枉判八年。後被投入廣元監獄,在那兒呆了近六年。六年間,監獄不准他與家人聯繫。直到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做手術時才通知他的母親。徐浪舟被迫害致死的遺體上顯示:腹部中間有一刀痕,腰腹兩側各一個洞眼,前胸兩大片血瘀。他的真正死因不明。

身在公門好修行這句話很有道理。迫害法輪功以前,徐浪舟在工作中的表現充份說明了這一點。可是中共容忍不了法輪功帶給中國誠實、善良、守信、寬容的世風,悍然發動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並且大面積地將在政府單位工作的法輪功學員開除,隨後許多人又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三、妨害言論自由被判刑與「法輪功就是沒自由」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六日的報導《妨害法輪功言論表達 同心會會長被判刑》,說的是在二零一零年四月的一天下午五點多,在台北一零一大樓前,台灣愛國同心會會長周慶峻領著七男一女走到一法輪功學員跟前,一人搶他的橫幅,還有一人把他推倒。這位法輪功學員沒有反抗,站起身保護橫幅,當下他們兩個人又將他推倒一次。台北地方法院對周慶峻以共同強暴妨害人行使權利的罪行,判處他有期徒刑二個月,並且還處以罰金。

台灣本來是言論自由的,可是被中共收買的一些組織和個人,卻替中共做著傷害台灣同胞的勾當。對此,台灣法院作出了相對公正的判決。

可是在大陸,誰都知道,中共的各級政府都是明目張膽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有篇報導《廣西防城港610叫囂「法輪功就是沒自由」》。說的是廣西防城港市法輪功學員陳桂蓮,十月十九日晚上,和兩個姐姐乘火車從南京返回廣西老家,三人在柳州火車站下車不久,便被柳州火車站派出所警察攔劫綁架。幾個小時後,欽州市和防城港市610一行多人,駕駛幾輛車趕到,將三人劫持回防城港市。隨後又將陳桂蓮投入洗腦班進行迫害。親戚打電話質問防城港市港口區610主任蘭紅,蘭紅竟大叫:「我是代表政府,代表中國共產黨」,「法輪功就是沒有自由,陳桂蓮就是歸我管」。

在大陸,「610」本身就是一個凌駕於各級黨政部門之上特務組織,它主管著公檢法司對法輪功的迫害。這個610主任的狂妄已經說明了一切。

四.逾千醫生斥活摘與國際會議辯暴行

《大紀元時報》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報導《18大結束前 逾千台醫師連署反中共活摘器官》。其中說,中共18大結束前,美國華府成立的「醫生反對強制摘取器官組織」與台灣醫界成立的「台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推動醫界連署關切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截至十四日止,台灣醫界已有超過千位醫師連署反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死刑犯及良心犯的器官惡行。

目前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已廣為外界所知。在海外,幾乎所有國家的醫生聽到這一罪行無不予以斥責。在台灣,台灣醫師用簽名來表明自己的態度。可是大陸的醫生們又是甚麼樣的態度呢?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有篇評論《活摘器官者的冷血》,其中引述了這樣的一個事情,今年六月二日至六日,在美國波士頓舉行的第七屆美國器官移植大會上,一名來自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肝移植副主任醫師,在聽聞法輪功學員器官被活摘的事實後說:「你們作為醫生,都知道中國大陸的器官移植在前幾年還是不上數的,在全世界排七、八十名以外。現在一躍成為全世界數一數二的器官移植大國。在這中間,犧牲一些人那也都是必然的、正常的,不算甚麼事。」

嗚呼!這就是大陸醫學界中被中共利用的人對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態度!當外界強烈譴責時,他們要麼裝作無知,要麼為自己狡辯。為了所謂「器官移植大國」的名號,殺害佛法修煉者也成了「正常的」,他們在參與著「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卻還自以為有理。

當然,大陸與台灣在對待法輪功上還有許許多多迥異之處,筆者只是對半個月來海外網站上的報導作一總結對比而已。這些對比說明了甚麼?同一件事物為何是兩種截然相反的態度與作法?為甚麼對一件事物的是非的認定與處理如此之大?大陸與台灣為何越走越遠?究竟哪一方的行為與態度是滅絕人性的?

這一切是誰造成的?誰是這一切罪惡的幕後黑手?這不是非常明顯地被暴露出來了嗎?

當然,如果推而廣之進行類比和論證的話,人們自然會發現,造成大陸如此落後,如此違背良知去作惡的,全都是一個罪惡的極權政黨造成的。這個十惡不赦的政黨就是中共邪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