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待人也輕以約」──寬容的故事(上)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八日】古語云:「古之君子,其責己也重以周,其待人也輕以約。」指古之君子對自己要求嚴格而全面,這樣就能及時改過,不斷向上;對別人寬容而平易,使別人樂於為善。寬容是一種智慧,是道義堅守中的包容,是對他人的關愛和負責,它需要有寬廣的胸襟和與人為善的心態。孔子的學生子貢曾問孔子:「有沒有一個字,可以作為終生奉行的原則呢?」孔子說:「那大概就是‘恕’吧。」「恕」,就是寬容的意思。古人注重修身,時時觀照、省察自己,並且能用寬容的心,涵容他人過失,不僅自己的德業可以增長,也能夠感化、善化他人。以下為古籍中記載的幾個故事。

宋就以德報怨

戰國時期,梁國有一位叫宋就的大夫,曾經做過一個邊境縣的縣令。這個縣和楚國相鄰界,梁、楚兩國都設有邊亭,兩國邊亭的人員各自種了一塊瓜田。梁人十分勤勞,多次給瓜田澆水灌溉,他們種的瓜長勢很好。而楚人懶惰,給瓜田澆水灌溉的次數少,他們種的瓜長勢不好。

楚人出於妒嫉,在深夜去踐踏和扯斷梁人的瓜藤。梁人發現後,去請示縣令宋就,認為要報復,準備去踐踏楚人瓜藤,宋就聽後搖搖頭說:「怎麼可以這樣做呢?與人結怨,是招禍的門徑。人家對我們不好,我們也對人家不好,這多麼狹隘呢!我告訴你們一個辦法,每晚派人暗中為楚人澆灌他們的瓜田,不要讓他們知道。」

楚人早晨到瓜田一看,發現已經澆灌過了。就這樣,在梁人的幫助下,楚亭的瓜田長勢一天比一天好起來。楚人感到奇怪,便暗中察訪,知道原來是梁人幹的,於是大受震撼,便把這件事報告給楚國朝廷。楚王知道這件事後,感到很慚愧,便派人帶著豐厚的禮品向梁國邊亭人員表示歉意,並請求與梁王結交。楚王后來多次稱讚梁王講信義。所以說,梁楚兩國的友好關係,是從宋就妥善處理邊亭瓜田事件開始的。古語說的「轉敗而為功,因禍而為福」、老子說的「報怨以德」,就是說的這類事情呀。(《新序》)。

將相和

戰國時期,趙國文臣藺相如因為出使秦國不辱使命,「完璧歸趙」,功勞卓著而被封為上卿,位在武將廉頗之上。廉頗對此很不服氣,揚言說:「我是趙國的大將,有攻城野戰之大功,而藺相如只憑言詞立下功勞,他的職位卻在我之上。我感到羞恥,遇見他時,一定要羞辱他。」藺相如得知後,儘量迴避、容讓,不肯和他碰面。有一次乘車出行,遠遠地看見廉頗的車隊,馬上叫御者把自己的車子轉入橫巷,等廉頗的車子過了之後才出來,不與其發生衝突。

藺相如的門客以為他畏懼廉頗,於是一齊說道:「我們因為仰慕您高尚的品德節義特來投奔您。現在您與廉頗職位相同,卻躲避他怕他,就是普通人對這種情況也感到羞恥,更何況是將相呢!我們沒有才能,請允許我們告辭離開吧!」藺相如堅決挽留他們,說:「你們看廉將軍與秦王相比哪個厲害?」門客回答說:「廉將軍不如秦王厲害。」藺相如說:「以秦王那樣的威勢,我藺相如卻敢在秦國的朝廷上講道理,呵斥他。相如雖然才能低下,難道害怕廉將軍嗎?但是我想到,強大的秦國之所以不敢侵略我們趙國,只是因為有我們兩個人在啊!現在如果兩虎相鬥,勢必不能共存。我對廉將軍容忍、退讓,是把國家的危難放在前面首先考慮的啊!」廉頗知道這話後,就赤著背,背負著荊條,由賓客引導到藺相如家的門前請罪,說:「我是個粗陋卑賤的人,想不到您寬容我到這樣的地步啊!」從此二人前嫌盡釋,比肩事主,成為生死與共的朋友。這也是「負荊請罪」典故的由來。

自古以來,知錯能改是一種品德,廉頗將軍能夠幡然悔悟,「負荊請罪」,則更是出於至誠了,受到人們的稱讚。而藺相如在與廉頗的矛盾衝突過程中採取了忍讓、求同的態度,以國家利益為重,置個人榮辱於度外,他的道義至上的君子風度更是後世效法的楷模。(《史記》)

宰相肚裏能撐船

三國時蜀國,諸葛亮去世後,蜀主劉禪遵諸葛亮遺表任用蔣琬為相主持朝政。當時,蜀國新喪主帥,外有強敵壓境,朝內惶懼不安,蔣琬雖初總朝政,而鎮定自若,心存大局,「既無戚容,又無喜色,神守舉止,有如平日」,因而民心迅速安定。

蔣琬為人寬厚,他的屬下東曹掾楊戲性格孤傲,訥於言語。蔣琬與他交談時,他經常不作回答。有人看不慣,在蔣琬面前說:「楊戲這人對您如此怠慢,太過分了吧!」蔣琬坦然一笑,說:「人心不同,各如其面,當面順從而背後非議,這是古人所不為的。讓楊戲當面說讚揚我的話,那可不是他的本性;讓他當著眾人的面說我的不是,他會覺得我下不來台。其實,這正是他為人的可貴之處。」後來有人稱讚蔣琬「宰相肚裏能撐船」,這個典故也一直流傳下來。

又督農楊敏曾說蔣琬:「作事憒憒,誠非及前人。」說他做事比起前任丞相差之太遠。有人告訴蔣琬,主管官吏要求將其治罪,蔣琬卻不追究,說:「吾實不如前人,無可推也。」後來這人犯事,別人都以為蔣琬會藉機報復,但蔣琬反而大度的為他求情。別人忍不住為他抱不平,他卻心平氣和的說:「我本來就不如前任丞相,這是事實呀,誰都知道,有甚麼怕人說的。對於他今天犯了事,我只是希望能夠秉公對待啊。」

蔣琬為相期間,遵諸葛亮遺風,明察善斷,循法治國,不喜阿順,不聽讒毀,贏得了眾人的敬服,史載其「方整有威重,成承諸葛亮之成規,因循而不革,是以邊境無虞,邦家和一。」(《資治通鑑》)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