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十二歲蓮心在大法中的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六日】以前在學校、在家裏,我有時爭鬥心特別大。老師、家長稍微一說我的不對,我就火了。……

我現在終於能認識到,我在向內找實修上必須下功夫。以前人家說我,我不反駁幾句心裏頭感覺憋氣,現在才真正覺的,你在這個空間嘴上說過人家了,在另外空間你那個魔性實際又加重了一層。

──本文作者

* * * * * * *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今年十二歲了。平常一有時間,除了必須的學法、煉功之外,我就瀏覽明慧、正見上同修們的交流文章。大法弟子們的法會是一個非常神聖的交流場所,我本來想參加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的心得交流會,可惜當我決心要寫交流稿的時候,媽媽說已經截稿好多天了。我看見同修們紛紛在文章裏交流在法上的提高和昇華,暗暗下定決心要是有幸還能參加第九屆法會,一定不能錯過。所以借此機會,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我這十二年在大法中走過的修煉過程。

一、沐浴在法光中

我非常幸運的出生在一個全家都修煉的環境,爸爸、媽媽、姥姥、姥爺、小姨都修煉法輪大法。小時候在姥姥家,剛會說話,姥姥就教我背師父的《論語》、《洪吟》、《洪吟二》,小小年紀竟然也跟著背了下來,姥姥說上句,我便跟下句。夏天的晚上,一個村的幾個同修都去姥姥家集體煉功,大人們圍成一個圈,我就站在這個圈的中間跟著煉。緩慢悠揚的煉功音樂響起,我彷彿感覺到一股能量流在一圈一圈的繞,舒服極了。

媽媽接我回城市,出去講真相的時候,因為我年紀小,沒有後天形成的觀念,也不知道啥叫怕,媽媽給別人講完了之後我總會加上一句:記住法輪大法好,將來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有時媽媽領我去買《嬰兒畫報》,出了商店我就問:媽媽,給人家送光盤了嗎?媽媽忘了,就說:你去給那個阿姨送上一份。我就再跑回去給阿姨送上一份真相光碟。

二、學大法,開智開慧

上三年級後,語文課又加了一個寫作文的課目。因為我是大法小弟子,師父給我開智開慧,所以表現在這方面比較突出一些。老師說我的語言像詩一樣,其實她不知道都是因為我學大法才能有這樣的智慧。別的小同學不喜歡寫作文,我同桌說一寫作文就頭痛,而我很喜歡寫作文,因為我長期學法,吃飯時就和大人一塊聽「明慧廣播電台」、「希望之聲」下載的音頻節目,寫作文時語言就如泉水一樣嘩嘩往外湧。

老師特地讓媽媽在開家長會時上講台上發言,說是怎麼教育孩子寫作文的,只能有三分鐘的時間。我媽媽上去先放了一個從明慧廣播電台上下載的八分鐘的「神傳文化」節目──「知識分子的道德和勇氣」。放完後又拿出她自己列的一個表,系統的介紹了我們祖先留下來的輝煌的五千年神傳文明,在下面的家長們聽的鴉雀無聲。後來一位同學問我:你媽媽那天放的那個音頻節目在哪個網站下載的?我媽媽搜了好久也沒搜到。通過這件事也證實了大法的美好與深奧。

二零零七年年底,我爸媽被邪惡抓去迫害了一次,也在我心裏留下了一個陰影,當時我才上一年級。爸媽放回來後,我就產生了一種怕心,不敢讓同修上我家,晚上還經常做噩夢,更別提講真相了。好像我一給同學們講,我接著就會被迫害,就不能上學了。於是媽媽和我一起學法煉功、從法上與我交流,漸漸的把這個怕心去掉了一些。

有一次我坐公交車回來,因為下雪路滑,我的一位長的個頭矮的同學在下車時一下在雪地裏滑倒了,我趕緊過去扶起她來。她很感謝我。我說這都是應該的,同學嘛。她小聲和我說:蓮心,我不是不想和你玩,是某某(同小區裏的一位同學,媽媽給她講過真相)說你爸爸坐過監獄。我聽後很平靜的跟她講:小雪(化名),我爸爸並不是因為做了壞事而被抓進監獄,我爸是因為學法輪功才被警察抓進去的。你想想法輪功講「真、善、忍」,「真善忍」有啥不好,真就是誠實守信,不坑矇拐騙;善就是別人有困難,盡可能的去幫助別人,就像你剛剛摔倒了,你我就是陌生人我都應該把你扶起來;忍,就是別人欺負了我、佔了我的便宜,我都應該想想自己哪做錯了,為甚麼人家這樣對你,更不能去還嘴、還手了。(因為我當時才三年級,是站在那個層次上悟的。)我一邊給她講,一邊清除著她背後的邪惡因素,又接著說:你想想按這個標準要求自己做好人,共產黨都要迫害,真是天理不容啊,你趕快退出這個少先隊,免得到天滅中共時做它的替罪羊。小雪立刻說:好,我退!就這樣我把她送到家時她也退了。我真為她高興啊,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有一次我和媽媽外出交流,晚上要坐車回家,因為離我家較遠,天也很晚了,我和媽媽決定坐出租車回家。揮手叫來一輛出租車,在上車前,我對媽媽說:媽媽,你給他講,我發正念。上車後,媽媽就開始給司機講,我則在一旁幫助發正念。一開始那個司機表示迴避,不願意聽,媽媽都有點講不下去了。我使勁清除不讓這個生命得救的一切黑手爛鬼、共產邪靈、邪惡因素。漸漸的,他不說話了,看得出來他在靜靜的聽,靜靜的思考。因為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心是非常純的,司機明白的那一面也感受的到,最後他也被打動了,到家時他同意三退,並接受了真相資料和護身符。我們下車的時候他還向我們揮手再見。可見大法弟子互相配合好,威力是多麼的大。

後來媽媽和我交流這件事,說,因為當時要回住處,並沒有想給這位司機講真相,若不是我提醒她,就真的和這位司機擦肩而過了。通過這件事,我不但去掉了很大一些怕心,正念倍增,還體悟到我和媽媽配合好,小弟子也能發揮自己的作用,千萬不能小看發正念啊。

三、集體學法,整體昇華

去年寒假,我們地區辦了一期大法小弟子學法班。上午八點開始,先讀上一講《轉法輪》,讀完後再煉動功,要是還有時間就學幾篇短的各地講法,然後中午十二點和全球大法弟子一起發正念,中午不休息,接著再煉第五套功法,剩下的時間就全部學《轉法輪》,到下午六點發完正念再回家。一共有六個小同修,年齡不一。五天時間的學法班結束後,大家都感到有很大的提高。媽媽說,要想有這樣一個機會,大家在一起集體學法,是很珍貴的,大人們要抽出時間,找好場地,中午還要出去買飯,目地就是想讓你們在一起多學法。我聽後更加珍惜這個環境。

五天的時間說長也不算太長,學法還好說,可一提起抱輪、打坐,小同修們都感覺真是不容易啊。先說抱輪,大人們都很輕鬆的抱了下來,再看看我們這些小孩,抱了還沒有一分鐘,就把手放下來了,再抱,又拿了下來。煉完後,我們從法上交流,其中一位同修阿姨說,她看見一篇交流文章上說,抱輪時,天上的那些佛、道、神都坐在你抱的輪上,看你能不能承受得住。師父在《轉法輪》上也說:「有人站樁,胳膊舉累了,受不了,放下來了,根本不起作用。這點苦算甚麼?我說人煉功這樣舉著胳膊就能修成了,那簡直太容易了。」通過一次次的交流,漸漸的我們都能堅持下來了。雖然還是疼,但一睜眼看到別的小同修都能認真的抱下來,自己怎麼好意思把手放下來呢。

有一次煉抱輪,最小的那個小同修一點也沒動的堅持下來了。過後同修阿姨就問她,難道你不疼嗎?小同修說,疼,但我忍著。以後再抱輪,只要我一想拿下來放鬆一下,總會想起那個比我小很多的小同修的話,對,疼,但我要忍著,吃苦就能消業。

再說打坐,一上來阿姨就要求我們要打坐一個小時,堅持不住就拿皮帶綁著腿。雖然平時在家也打坐,但只能打半個小時,心想,我試試吧。煉功音樂緩緩響起,因為我們人多,場格外強,不到十五分鐘我就開始疼了,那滋味真是像抽筋一樣。我想起師父在《轉法輪》裏邊寫到:「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因為在他腿疼的時候,我們看到黑色物質在往他腿上攻。黑色物質就是業力,吃苦就能消業,從而轉化成德。一疼那業力就開始往下消,業力越往下壓,他腿疼的越厲害,所以他腿疼不是無緣無故的。」在心裏想著師父的法,不知不覺的一個小時就堅持下來了。

當真的一天煉下五套功法後,感覺身體輕飄飄的,走路都想蹦著走。集體學法的環境真的是特別重要,尤其現在社會上各種各樣的污染對身體純淨的大法小弟子來說都是相當厲害的。我們只有通過不斷的學法,排斥它、清理它,才能保持我們純真善良的本性啊。

四、真正從心性上提高

由於長期在常人中,被或大或小的污染,產生了許多非常不好的心,比如魔性大、愛自由自在、自己不願讓人管,也不想管別人。上了六年級後,在常人中表現是叛逆期到了,而媽媽說實際就是要修去自己的那個魔性。可是當真正觸及到自己的那個魔性的時候,有時就好像控制不住自己一樣。但是只要不斷的學法、大量的學法,師父的法身就在幫助排除清理那些不好的髒東西,一定要認清那些不好的東西不是自己,堅定的發正念清除它。

前幾天我和媽媽在學習師父的《曼哈頓講法》時,師父說:「任何事情養成的習慣就是物質的生成。在另外空間有那種物質,在這個空間裏才會出現這個狀態。那個東西就像埋個地雷,你碰它它就炸,所以那個地雷不拿走就不行。從現在開始,無論哪個地區的,無論是誰,只要是你修大法的,這個實質的東西我都給摘掉。」師父還說:「實質的東西摘掉,但是養成的習性你們得自己去。久而久之養成的習慣,這種習慣來源於不同的執著。有對愛面子心的執著,叫人說了覺的不好意思,就會在這方面觸動不能被說的心。」

以前在學校、在家裏,我有時爭鬥心特別大。老師、家長稍微一說我的不對,我就火了。在學校甚至老師一數落我幾句,我就在同學面前大聲的反駁老師,一點面子都不給老師留。家人同修好幾次和我從法上交流,說,就是在常人中也有個尊師重道的說法,他再不對,也是你的長輩,你得尊敬他。可我當時就誤在那個層次中提高不上來,甚麼也聽不進去。以至於到畢業我都沒有給他留個好印象。在家裏也是,一起學法的同修阿姨說,蓮心,你學法不算少,交流起來也在法上,可你對媽媽這個態度必須要改變。

我現在終於能認識到,我在向內找實修上必須下功夫。以前人家說我,我不反駁幾句心裏頭感覺憋氣,現在才真正覺的,你在這個空間嘴上說過人家了,在另外空間你那個魔性實際又加重了一層。

五、自身要做到正統

今年暑假通過各方面的條件促成了我們一共四個大法小弟子一起學法,九天班結束後,正好暑假裏也沒事,大人們提議好不容易能在一起,平時也沒有這個條件,不如把一九九九年前後師父的所有講法都通讀一遍吧。

在學法中,自己各個方面都在慢慢提高,各個方面變異的觀念也在慢慢的清除。在交流中,同修們提到正統文化裏,男生就是陽剛,女生就是要陰柔。像神韻就是要表現這樣正統的東西。實際上我是一個有點像男生性格的女孩,這樣有好處也有壞處,比如說我的性格很豪爽啊,很外向,但同時我的缺點就是丟失了女性應該有的溫柔、細膩,像男生一樣大大咧咧的也不好。在去學法的路上,爸爸就教我:女生不能穿的太暴露,包括坐姿、說話音量要小,要柔。我認為大法弟子本身就是要給後人留下正統文化,所以自己本身就要做好。

六、結語

大法小弟子們大多數是一出生就得法,沒有像父母同修一樣,經歷過許許多多的波折才得到大法,好像有點不太珍惜,並沒有重視學法,做好三件事。我以前也是狀態不好,但一天有一位同修阿姨無意中說:以前的修行人那麼苦,整天坐在山洞裏苦修,身上都長草了,也沒出三界,修的還是副元神。而我們今天能夠得到宇宙大法,而且是主元神得功,圓滿後能成為光燄無際的覺者,我們真該好好修啊。一語點醒夢中人。是啊,我們真應該抓住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堅定實修,圓滿隨師還。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合十!

(明慧網第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