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真相短信的寫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四日】目前我們大法弟子創作的短信,風格都比較平實,直奔主題,這種短信的優點是簡單明瞭,思路清晰,缺點是缺乏親和力,尤其缺乏常人短信中的幽默感(詼諧幽默能帶給人親和力),注重事實的客觀性,但缺乏諷刺力度,傳播力度相對較小,比如常人之間轉發此類短信的比率很低。

下面就談談個人對寫作短信的認識:

一、幽默感的問題

幽默詼諧的短信會帶有親切感,常人在會心一笑中容易接受對方的觀點,也就有可能去轉發這樣的短信,或是饒有興趣的轉告周圍親友、同事,而且幽默詼諧會更大程度加深真相的「真實感」,或說是「強烈感染力」,而常人大多比較感性,最願意接受這樣的方式。

幽默的產生一般都是因為內容違反了常理,有的是違反了因果,有的是過於誇張,有的是用詞張冠李戴。但這幾種表現形式都有一個「不需論述的公理」,也就是說,大家都知道你在幽默,因為你所說的因果或用詞不是大家都知道的或都公認的道理。

舉個例子:
甲:你好像很喜歡吃米啊。乙:我是屬雞的!
人們都知道喜歡吃米與屬相沒有因果關係,強加成因果就會有幽默感。

舉例:「我自從穿了這雙鞋,走的比飛機還快。」
人們知道這是故意的誇大,因為人們知道生活中沒有這樣的事情,幽默感就有了。

朋友的孩子來家裏,穿鞋跳上床玩,主人說:「寶貝,請你到地球上來好嗎?」
人們都知道「地球」用詞不恰當,但由此也就起到了幽默的效果。

我們創作真相短信之所以缺乏幽默,難度就在於缺乏這樣的「不需論述的公理」,因為我們講真相就是要說一些大眾都不知道的事實或道理,例如「自焚」,你諷刺自焚的漏洞,可是人們不知道自焚的真實性、不知道自焚中違反的一些醫學規律,你就不好諷刺,這樣就給我們運用幽默帶來難度。不過,難度並非不可以破解,如果我們盡最大限度尋找大家公認的一些「共識」和「道理」,或搭建這樣的「公理」,諷刺的力度還是會達到理想效果的。

舉例:老江兒子野炊被火燒傷,喊:媽,快給我全包紮!老江媳婦:哪有燒傷還全包紮的?兒子:央視的自焚報導有!老江媳婦:傻孩子,你爸黨的喉舌你也信?

即使這樣尋找到了這個大家的公認的「常識」,還是有人會看不懂(中國人在道德方面不大習慣用自己的腦子想),所以,需要配合另外一條比較正規的短信(兩條一起發),如:「國際教育發展組織證實天安門自焚是中共政府製造 電影《偽火》揭露自焚漏洞 獲哥倫布電影節大獎 例如一兩分鐘拿出二十多滅火器 氣管割開居然還唱歌」。

這樣一來,讀者會比較容易明白你的意思,記憶也會非常非常深刻,而且諷刺的力度也會很明顯的,甚至他會主動傳播這樣的訊息。

二、從小的角度、從個人體會角度落筆,便於創作,而且容易讓人接受

有些話題很大,在短信(計費標準是七十字為一條)中反映出來是很困難的,所以不如從小的角度講,從個人感受、從個人經歷上講,這樣寫作創作上比較容易,也容易讓人接受。

以推廣《九評共產黨》來講,要完全敘述邪黨的邪惡,只有《九評》本身可以做到,用短信方式大篇幅的寫作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們寫作的基點是引導讀者讀《九評》,目地要落在「引」上,引導人思考,引起人興趣,引起人共鳴,引起對《九評》的關注度、興趣感。

下面舉一個例子說明:

生在紅旗下、長在新社會:我出生時,爺爺有土地不願交被土改殺死,姥爺有企業不願交被工商改造時判刑,姥姥信基督被定成會道門槍斃,長到懂事,爸爸是知識份子被文革鬥死。說改革了,哥哥八九年學生反腐敗被解放軍射殺,和諧盛世了,媽媽因拆遷上訪被勞教,奶奶因善良信仰被送進精神病院!災難的根源為甚麼是自稱永遠正確的共產黨 《九評共產黨》 您不能不看的書(字數多了些,可以縮減成140字,兩條短信計費,原文在這裏不便於在網上共享,因為這樣邪黨就容易干擾封鎖)

三、從大陸人認同的事實講起

中共作惡多端,但歷來不承認錯和罪,所以一些思想麻木的人就認為黨永遠是對的,別人說邪黨不好他就不願意聽,這種思想在大陸人中幾乎很普及,只是成度不同,很多罵邪黨的人中,思想中也或多或少有,所以,對重病人用藥要溫和,循序漸進。

我們可以從「重病人」能接受的講起,例如文革問題,邪黨自己也承認是錯誤(不承認是罪),大飢荒問題,大部份人同情的六四問題(但要注意不是大陸人都同情受害學生,有的人被矇蔽還很反感學生的),我們可以藉這個「黨承認的」,引導國人思索,講清真相。

舉例:
文化大革命是黨中央發起的,整死7百萬人,大躍進是黨動員的,導致餓死三千萬人,右派是黨劃定的 55萬人被流放 開槍鎮壓八九學生是黨下令的 多少愛國青年慘死京城 鎮壓法輪功是江澤民和黨策劃的,十萬人被勞教 數萬人致殘 迫害致死三千人 黨啊黨 《九評共產黨》給其蓋棺定論的書

我痛恨劉少奇是因為中央報導他的「事實」,我痛恨走資派因為《人民日報》說他們反動,我痛恨法輪功因為央視報導殺人放火,近來反思:黨媒說的您都信?

甲:日本侵略中國 殺人三百萬 這是錯誤不是罪!還得感謝人家能改!乙:此邏輯從哪裏來?甲:文革整死780萬,黨承認黨發動文革是錯的,但不說是罪,還稱讚黨知錯能改!黨多犯罪一次就多一個光環!品讀《九評共產黨》 您會明白很多問題

四、通過矛盾衝突 讓人認清黨文化

黨文化特徵之一就是詭辯,沒有正理,所以往往是自相矛盾,我們找到其自相矛盾之處,通過事實或正理,讓其歪理的「歪」和自相矛盾顯現出來,例如:
黨說:黨養活了全國人民 感謝黨吧!民眾:黨是搞生產還是搞科研?霸佔國家資源 貪污腐敗!是人民納稅養黨!黨:你短信看多了 真糊弄不了你了

五、說樸實的大實話 善念真言溶化爭鬥心

舉例:「我煉功真的驅除了多種疾病,黨說煉就是反政府,明知我煉好了,還讓我說煉功損害了身體,逼我罵自己的信仰,不罵就打,我揭露他們,就抓我,說我犯罪了,遭殃電視台還說邪黨春風化雨,誣陷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自焚自殺、殺人放火,江澤民和黨,是不是瘋了?」

這樣以最普通的老百姓、最樸實的語言陳述最普通的事實,對許多人還是有好的效果的。

六、提問引起注意,製造懸念

提問之後,可以回答,也可以不回答,看內容而定。有的提問並非是提問,是一種質問了,但這樣表達可能更有衝擊力。

舉例:
有個問題不明白 百姓月月繳稅給黨,黨政一年吃喝 出國遊 公車 一萬億元 房價中地價佔六成 都是黨政的收入 黨反說:黨養活了我們百姓?!

我們正面傳播《九評》很長時間了,許多中國人還是漠視,變異的中國人有一種「你越主動,我就越不理會你」的心理,而且不願意思索黨給灌輸以外的問題,所以,你主動告訴他一些東西,他反而不去思索。人越是容易得到的越不珍惜,所以,乾脆我們就「吊吊」他的胃口。

這裏只是舉個例子,需要更多同修創作,避免被邪黨封鎖的可能。

七、說反話,有時更能適合中國人的變異思維,也更能夠說明問題的實質

實際接觸中,人聽正常敘述(講真相)多了就反而麻木了,尤其被邪黨灌輸洗腦的中國人,你苦口婆心他反而產生嚴重的逆反心態,認為你愚昧或「你對我有所求吧?」,所以,有時我們也可以反過來說話,好像與變異的他一樣,在第三者的評判角度講(但要把握尺度,不能過,否則反而效果不好)

舉例說明:
「我勸法輪功人士:你煉功病好了 好心告訴別人 可有人用不好的心理解你啊!他聽黨的謊話習慣了 聽你的真話反而逆反!你勸他退出最壞的組織,別跟著陪葬,可有人不信天理報應!別看你的保險免費,神的保祐他都不要,你拿這些同胞咋辦?」

「我勸法輪功人士:你煉功病好了,你好心告訴別人,可有人用不好的心理解你啊!江澤民和黨還讓不明白的警察抓你!不過,不畏生死講真言的品格,現今的中國人還就是你們了。」

八、揭露惡人,短信是最好的方式(語音電話同樣有巨大的震懾力量)

揭露惡人惡行,沒有關鍵字的限制,所以傳播的更容易。希望大家共同重視編輯和發送此類短信,效率高,效果好。

揭露惡人短信要抓住惡人的幾個特點,或某個最邪惡的行為,讓人一看就氣憤的「點」,這樣有所取捨才會起到好的作用

例如,有一個惡警長期酷刑迫害大法弟子,我們如果羅列他的作惡案例,內容太多,而且,沒有衝擊力。於是,我們用幾十字描寫了他三個事例,一個是他無恥的殘害學員的生殖器,剝女學員的衣服,二是用打火機燒人的耳朵,三是訛詐錢後私吞,陳述的案例都有被害者的名字,一看就是真實的。老百姓看了很氣憤,甚至連道德底線最低的人,也不敢說這是對的。

以上談到的短信問題,是在大法弟子多年講真相基礎上,大量真相遍及世人的情況下,才能去這樣做的,只是變換了寫作方式、方法,但千萬要把握好尺度,不可拔苗助長、嘩眾取寵,那樣的效果就是反的了(創作後,最好與有寫作能力的同修或講真相經驗豐富的同修,去探討商量)。

此篇寫作探討,只是拋磚引玉,能起到一個小小小小的引子、新思路,就不錯了!希望更多大法弟子發揮大法賦予的智慧,創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之無量智慧。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