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資陽市惡警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四日,四川省資陽市雁江區國保大隊副大隊長黃光武,戴著手下董德、女國保楊某等多人,秘密綁架了雁江區醫藥公司退休職工楊林菊。同一天還綁架了西門加油站負責人楊渝生、火車站退休職工吳吉富夫婦,並非法抄了省勞模、和平路七十多歲的退休幼兒教師卓玉均的家,折磨卓玉均幾小時以圖逼供,導致卓病重住院。吳吉富的妻子重病在身,但吳吉富仍然被惡警黃光武強行綁架,後來看吳吉富的妻子實在病重才放出來。

雁江區還有多少人被秘密綁架,現在還不知道,只有法輪功學員偶爾碰到被綁架者的家人,才斷續知道一例例的綁架案例。

楊林菊遭迫害事實

楊林菊已被雁江區國保綁架到二娥湖洗腦班一個多月,一直無人知道她被綁架迫害的消息。最近,二娥湖洗腦班肖惠等壞人放出風來,說楊林菊精神極不正常,為她們對楊林菊注射、投放破壞中樞神經和內臟的藥物摧殘楊林菊先找好藉口,以掩蓋惡行,逃避罪責。

十多年以來,楊林菊一直在雁江區國保、六一零(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居委的迫害中,幾經生死。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五日上午,雁江區六一零、國保、片警、居委會糾集的一夥惡人,強行闖入居住在資陽市煤壩路的法輪功學員楊林菊家中,以散發《九評》、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為藉口對她進行非法抄家,把她家翻得一片狼藉。惡人們強行將她從三樓上抬下來,綁架到警車上,送往看守所非法關押。

楊林菊從看守所被迫害出獄後,不久就癱瘓。由於她堅持修煉法輪功,很快站了起來,但未痊癒。可是雁江區國保、六一零、居委壞人不放過她,一直跟蹤、監視她,不斷騷擾她。沒過多久,雁江區國保再一次綁架她時,由於她被迫害後身體未恢復,突然倒地失去知覺,再一次癱瘓。她以堅強的意志堅持修煉法輪功,再一次很快站了起來,未痊癒。而至今身體未痊癒的她,於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四日,又被雁江區國保綁架到二娥湖洗腦班殘酷折磨。

周全良遭迫害事實

周全良,七十多歲,四川省簡陽市草池鎮人。周全良見到老伴胡桂芳修煉法輪大法、信仰「真善忍」不久,原本患有多種不治之症的身體,不藥而癒,身體健康,精神愉快,對人仁慈,處事和睦親切。為此,周全良老人也跟著修煉,信仰「真善忍」,全家得福報。

二零零三年,其老伴胡桂芳被資陽六一零、法院冤判五年,送往四川省簡陽市養馬鎮四川女子監獄迫害。在關押期間,她被惡人強打毒針,造成慢性中毒,後回家不久含冤去世。從此,周全良老人孤獨地生活。可是簡陽六一零、國保、草池鎮政府綜治辦壞人對已經被他們迫害的家破人亡的古稀老人還不願放過,又在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一日上午十點鐘,將周全良老人綁架到二娥湖洗腦班迫害。

資陽市政法、六一零、國保的罪惡

資陽市政法、六一零、國保利用二娥湖洗腦班行惡,已造成幾百人被迫害,趙玉霞被迫害致死,死前全身浮腫,呈現肝腎被藥物破壞的嚴重中毒症狀。主要責任人是前任李森。一些法輪功學員被洗腦班輸入或投放不明毒藥迫害,造成嚴重中毒後遺症。

如: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十分強壯的雁江區四十多歲的男法輪功學員吳義華,被洗腦班頭子肖惠勾結雁江區黃光武,董德等國保,對吳義華體罰、長期不准睡眠、刑訊逼供、強制轉化等迫害,同時在給其喝的水裏投放破壞內臟藥物,導致吳義華腎功能衰竭。吳義華放出後中毒反應強烈,前不久突然昏倒,被保安送進醫院搶救,昏迷二十四小時沒醒過來,家裏人正商量送火葬場,幸好他兒子趕來制止,後來才醒過來。醫院告訴他需每天洗血,他無力支付那麼大額的醫藥費,只好出院,到成都中醫院吃中藥。主要責任人是肖惠、黃光武,董德。

在上述法輪功學員的身上,再明顯不過的體現出中共邪黨與法輪功對待生命的兩極反差:中共邪黨造就下的地方「執法人員」,殘害善良、虐殺生命;法輪功對生命珍惜、關懷、拯救。

我們已無需再多舉:黎茂書被迫害夫妻雙亡;劉順琴、劉淑輝、趙素容、周慧敏等等家破人亡後,劉建容、鐘芳瓊等絕症病人修煉法輪功絕處逢生後,資陽六一零、政法、國保等中共「執法官員」還對活下來的人妄圖施加的迫害或已經施加的迫害,從而達到把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趕盡殺絕的險惡目的。

據局部調查,資陽市六一零、政法委、國保,今年半年多又已綁架向秀英、劉似水,劉國萍,李中林、王素余、周成秀、陳世建、魏姓法輪功學員、陳本高、陳信華、堯仲軍、龔天才、楊渝生、吳吉富、楊林菊、謝東雲、肖會清、魏國珍、張素清、黎德容、王永成、刁其樂、周全良等23人到二娥湖洗腦班迫害。而這只是安岳、雁江區、簡陽的部份、局部被迫害案例,樂至被迫害案例就像往年一樣,被邪惡封鎖很緊,沒有任何一例上網、曝光出來。

資陽市雁江區法輪功學員十多年來講真相的力度是很大的,包括公檢法人員在內的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不再參與迫害,並做了三退。可是,資陽市六一零、政法委、國保、洗腦班,為了取媚已死亡或腦死的江澤民、將死的周永康等惡魔,為了眼前一點利益,為了維持二娥湖洗腦班黑窩能持續行惡,不顧法輪功學員的多年勸善,不顧法輪功學員的反覆警告,不顧將臨的清算和惡報,不顧自身及家人死活,不斷行兇作惡,秘密、野蠻綁架、殘酷洗腦迫害法輪功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