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機講真相救世人的修煉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十八日】

一、用手機短信救世人

在使用手機發短信過程中也是經歷了幾個過程。剛開始用的時候,買了一個能群發短信的手機,放上卡之後,編輯好內容就開始發了。由於每次發短信時,都提示短信已發過去了,一張卡無限制的發,後來網上同修說要往自己的手機裏發一條看一看,能不能收到。這時趕緊按這個方法試了一下,根本收不到,手機裏後來的費用早就沒有了。但是自己不知道,還找時間出去發呢,做了無用功,還浪費了時間。

知道了就改正。每次發之前要試一條看看能不能發出去,是否成功,然後再做就好了。起初用的手機雖然能群發短信,但發多個時,每一條短信要把手機的號碼選中一次,如果是50個號碼就要來回選50次,而且翻頁比較麻煩。50個號碼從前翻到後一個一個翻,光選中號碼就需要一段時間。

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同修做的很好。也是師父看到了我這顆要救人的心,於是我看到了網上同修提供的可供選擇的能改串號的能群發短信的手機。這樣我就買了一個有這種功能的手機,買了一個能編輯短信輸入手機卡短信的讀卡器,這樣一來,發送短信就比從前快捷多了。

在發送短信的過程中,有的人接到後返回的短信說的很難聽,罵人的話,有的是很難說出口的話。剛一開始的時候,看了之後,心裏確實不是滋味。有時真的是生氣。有點憤憤不平。有時甚至想說點很刻薄的話回擊對方,但想到我是來幹甚麼的,不是來救人嗎?這不是爭鬥心的表現嗎?想到師父在度我們時,不計我們的過往之過,師父是何等的慈悲呀。頓時感到自己心的容量太小啦。對眾生慈悲的心不夠呀。這樣一想心裏就平靜啦。當然也有表示感謝的。這時看了心裏覺得很高興,其實這時心裏也應當不動心才對。說好說壞都是一樣的。達到這個成度才是一個覺者的風範。有時幾張卡,都把號碼輸入之後換著用。

夏天天氣好,外邊的活動空間比較大,冬天外邊比較冷,在外邊發短信就相對苦一點,但是一想到自己的使命,想到師父的法,「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這點冷這點苦也就不算啥了。

二、用手機打真相語音電話救世人

用手機卡發短信有時封卡,有時封鎖短信內容,這時網上同修送來了打語音電話的好項目,邪惡封卡是封不住的,也就在這時,我處出現了聯通卡50元話費可用20--25元買下的好事,這也是正法的需要。我買了能這樣用的手機之後,就開始撥打語音電話了。從開始的心不穩,到後來的比較平靜,走過了一個救人修心的過程。

在冬天裏撥打語音電話,我常採用的方法是盲打。(西門子6688可這樣用)首先把要打給誰的電話號碼輸入到手機卡裏,按卡裏的號碼進行撥號,打完一個刪掉一個,記住盲打的步驟,我用的手機大約6、7步吧。用長了就記住了。冬天打語音電話也有它的優勢。冬天北方很冷呀,都要穿棉服。穿得很厚。這樣把打電話用的MP3耳機,插到耳朵上,把線長一點,通過大棉服的袖子裏出來插到手機上,把手機放在棉衣兜裏用手進行盲打,上邊棉服帽一扣,外邊一般看不出你戴著耳機來。年歲大小都無所謂。也就是說,不存在老年同修戴MP3別人看見了不正常的情況。特別是晚上,更是這樣,可一邊走一邊盲打語音電話。當然也可在一個地方撥打一段時間。

撥打語音電話的過程也是一個修心的過程。有時心裏不穩,心不專一,效果就不好。眾生就不願聽,可能聽一兩句就掛斷了,還有說不好聽話的。當心態好時,眾生聽的時間就長,甚至聽完,在打語音電話的時候,能聽到他們說,是法輪功的,是法輪大法。眾生心裏很高興。所以要時時調整心態,發出強大的一念,讓對方的空間場充滿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解體對方空間場內的一切邪靈爛鬼,讓對方得度。有時對方發短信問,是誰呀,我就想,我就是來救你的。是呀,我們就是來助師正法的,救度世人的。

在夏天裏撥打語音電話,天氣比較熱。那就可找一個比較靜的地方,一打就可以是一個多小時,有時二個小時(不提倡長時間在一個地方打語音電話)。可換個地方再打。

我撥打語音電話採用的方法是按本地手機的一個號碼減尾數號撥打。這次打完之後記住這個號碼,下次接著這個號打。空號,停機的號去掉。不接電話的或沒有聽到「告訴您避免天災人禍的九個字,請誠心在心中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句話的,我都給對方發一個短信。比如:常念法輪大法好,災難來臨命可保。或牢記真善忍,幸福永伴您等(要用符號隔,每次短信發不出去時,就再換符號,就發出去了)。我想把本地所有的手機號碼都打一遍,讓每個人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然這個數量很大,但我有決心一直打下去。

撥打語音電話一個人出去,時常感到寂寞,感到苦,但一想到自己是來幹甚麼來了,不是救人嗎?心裏就不覺得苦啦。

有時心態不穩,就會遇到考驗心性的事。有一次,我在一個山坡撥打語音電話時,從下邊上來了一輛小汽車,車上邊帶著天線,快走到我身邊時,我就把手機電池卸下來了,車到我的身邊十來步遠就停下來了,停下之後左看右看,當時我心裏有點不穩,但馬上發正念,心裏念著,誰也動不了我,誰要動了我,誰就能動了我師父,就能動了這個宇宙。我一邊發正念,一邊往上走,繞了一圈之後,從遠處看,這個車還在那兒,我的正念一直不斷,過了一些時候,車走了。後來與同修交流時,同修說,那不是監控車,原來是假相。這說明一點,自己修的還是不紮實。

風風雨雨已經過了十幾個春秋了,在摔摔打打中走到了今天,雖然在助師正法中做了一點點有限的救人的事,其實這也都是自己的事。但離師尊的要求還相差甚遠,自己還時不時的冒出爭鬥心,妒忌心,色慾之心,求名求利之心,懶惰之心等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