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遭泰來監獄、富裕勞教所折磨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學員後,黑龍江省泰來監獄和齊齊哈爾市富裕勞教所跟隨中共實施迫害,利用「鐵椅子」、「抻刑」、各種毆打、體罰、以及腳鐐、奴工等折磨、摧殘法輪功學員,目的是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真、善、忍」的信仰。下面是一位法輪功學員自述多年來遭受中共公安、齊齊哈爾市富裕勞教所(目前已不存在了)、黑龍江省泰來監獄迫害的經歷。

一、遭齊齊哈爾市鐵峰刑警隊綁架 非法勞教兩年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我被綁架到齊齊哈爾市鐵峰刑警隊,惡警們輪流打我,還把我戴上腳鐐手銬,迫使我從鐵椅子背上的二個洞伸出雙手,拉成水平形狀,這種抻刑如果嚴重的話,就會上肢殘廢。

中共刑具:鐵椅子
中共刑具:鐵椅子

二零零一年一月,我被非法關押在齊齊哈爾富裕勞教所迫害,因為分監室的原因,我又被警察打,我被非法勞教二年已超期,惡人以開「兩會」為由拒不放我,我從勞教所大門衝出,被趕上的看門警察和惡警路景峰追上,我又被一頓拳腳打倒,然後,路景峰又用皮帶抽我,直到皮帶抽折為止,勞教二年超期三月,才回到家。

酷刑演示:用皮帶抽打
酷刑演示:用皮帶抽打

二、遭齊齊哈爾市鐵峰區光榮路派出所綁架 在黑龍江省泰來監獄受迫害

二零零六年四月,我被綁架到齊齊哈爾市鐵峰區光榮路派出所,張所長和幾個警員輪流打我,往我身上澆水,用木棍抽我臉,打嘴巴子,跺腳趾,並且四天不讓我睡覺,後被關押在齊齊哈爾市第一看守所。

二零零七年一月,我被送到黑龍江省泰來監獄集訓隊迫害,當時是冬天,我穿的棉襖被扒下來,泰來監獄集訓隊警察張斌告訴犯人組長,說:他不寫「四書」(放棄修煉的所謂悔過書等),就不給他穿棉襖。一直沒給我穿棉襖,犯人組長付國輝經常對我拳打腳踢,犯人組長李海泳見我合十打坐,用一根粗粗的塑料管子抽我的後背二十多下,又扒下我褲子,打腿臀部十多下,又體罰開飛機。

酷刑演示:「開飛機」
酷刑演示:「開飛機」

之後,我被分到監獄四大隊,有一次,因盤腿打坐,被犯人李衛東、宋彥軍、朱文宇毆打,惡警指導員宋巍把我戴上捧子和腳鐐,強迫出工幹活,腳鐐上的鐵刺很快磨破腳踝,化膿,強迫我一天一天的在陰冷的房間裏罰站,一共持續了半個月。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我又被戴上支棍放在太陽下暴曬,臉部隨著太陽方向轉動,目的是強迫我寫「四書」。我絕食抗議,犯人蔡文生給我灌了一斤鹽水,晚上犯人朱景峰、張哲、韓笑東,輪流不讓我睡覺,第二天又抬著出來,繼續曬太陽。我手臂被曬出一個三十五釐米的大泡,大小便不給解開。泰來監獄四大隊大隊長是高雲鵬,副教導員是張海濤,中隊指導員是宋巍。

二零零八年五月,犯人朱景峰又對我大打出手,惡警指導員宋巍又給我戴了八天支棍,原因是那一天是五月十三。這期間犯人劉宗明、胡海峰、徐萬春輪流折磨我,不許睡覺,拳打腳踢,竹棍抽臉,逼我寫「四書」。

二零零九年二月,我又被犯人朱景峰暴踢一頓,打的我雙膝紫黑,吐血數日,臥床三、四天,吃不下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