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默契配合 正念解體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七日】我是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從我能得到明慧期刊的那一天起,幾乎是一篇不落的看。在這個交流平台上,我看到了全球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的一個個縮影。我身邊的同修鼓勵我:你應該寫一寫自己的修煉體會。我知道應該寫,但是好像被甚麼障礙著,總是拿不起筆來。回想自己走過的修煉歲月,特別是歷經的種種神奇,其中包含著多少師尊的慈悲呵護啊。在此和同修交流自己的修煉體會,同時也表達我對師尊的感恩。

信師信法,堂堂正正要回女兒同修

二零零一年的春天,女兒所在單位以每月五千元的高額費用強行將女兒綁架到省洗腦班,並揚言如不放棄信仰(寫「三書」),就要勞教。丈夫未修煉,當時精神都要崩潰了,經常酗酒,天天和我哭鬧,說我把女兒坑了(因是我引導女兒走上修煉的路)。他每次去看女兒都不讓我去,說我沒資格。當時我想,女兒不但是我的孩子,也是我的同修,她身在魔難中,我怎能不管呢。我要去看她,加持她,鼓勵她正信師父和大法。那時,如果丈夫是這週日去看女兒,我就下一個週日去。丈夫知道後,冷笑著說:你去也白去,不會讓你看的。因女兒所在單位和洗腦班的人知道我也修煉。我從來不和洗腦班的人提前打招呼,告訴我要去探視,但每次都能順利的看到女兒。甚麼大門的門衛,一樓的收發人員,沒有一個人攔我。四樓值班的警察總問我:你怎麼來了,你預約了嗎?我反問他們:不是你們叫我和她談談嗎?

那時候師父的經文一篇接一篇的發表,給了我很大的鼓勵。當我讀到:「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已經充份發揮著功能的作用。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純時功能運用的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隨心所用,幾乎是用甚麼有甚麼,」(《甚麼是功能》)更是深受震撼,我想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功能──神通,把女兒救出來。以前每次去都是想辦法把經文捎進去,再給女兒帶點吃的用的東西。這次去只給她買了件換季的小衫,心想女兒就穿這件衣服回來。

坐在火車上,我一路發著正念,到了洗腦班,還和以往一樣,一直上了四樓,可這回四樓都用鐵柵欄攔上了,而且還上了鎖。我手把著柵欄,一邊發著正念,想把這道柵欄解體掉,不想驚動了那裏的警察,她們看到我說:你怎麼又來了?你怎麼進來的?我說來看孩子,她們說:這回不讓看了。說著就給一樓值班打電話,我把女兒的衣服遞給她們。這時上來了兩個警察就把我往下拖,我甚麼也不想,就是不停的發正念,從另外空間解體迫害女兒的一切邪惡。來到院子裏,看到沒有人,就把我寫的小粘貼貼在了一個柱子上,到了大門口,又在大門的兩側各貼了一張,就一路發著正念回家了。

過了幾天,我的小女兒給我打電話說:「媽媽,今天我和爸爸去看姐姐,我可看見邪惡甚麼樣了,這兒的大隊長和教導員都對我爸吼,說你們家裏不配合,我們也不管了,還說你寫了甚麼貼的,你小心點兒,看我爸拿你出氣。」那天晚上丈夫回到家卻出奇的平靜,原來那裏的大隊長氣急敗壞的說趕快讓單位把女兒接出去,省得整一幫法輪功學員來貼粘貼,他感到女兒回來有希望了。又過了幾天,女兒果然穿著我給買的那件小衫出來了。

這段過程也讓我體會到,當我們在外面的同修正念很強時,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往往正念也足,也就是外面同修的狀態對裏面同修的狀態影響很大。最初我知道這個洗腦班設在勞教所裏面,所謂的「轉化率」很高,真為女兒擔心,這種擔心更多的是母親對孩子的牽掛,所以那時見到女兒時,彼此之間都表現出很強的母女之情。女兒也是狀態不穩,一面覺的「轉化」是錯的,一面又著急想出去,總是搖擺不定。後來我有時間就在心裏和女兒說,「媽媽和你在一起,你不孤單。」學法時就念她的名字一起學,果然女兒在裏面的表現是越來越堅定,一個多月後,邪惡逼她放棄修煉的念頭也打消了。

當我想女兒應該出來時,女兒在裏面也悟到: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有一個積極參與迫害的猶大,曾叫囂著和女兒誓不兩立。就在她離開勞教所的前幾日,她假惺惺的去看女兒說:我要回家了,你甚麼時候回去呀。女兒平靜的脫口說道:「我當然也得回去了,我很快就會出去。」後來那個猶大在二十六日出去,而女兒就是在二十七日出來的。

默契配合,正念解體邪惡

二零零一年九月的一天,我早上三點多鐘出去發真相資料和貼真相不乾膠。剛在一個電線桿上貼一個粘貼,忽的從暗處裏竄出一個人來,看上去三十多歲,離我十米左右,他向我貼的真相短語上看。我當時發了一念:你是過路的,你走你的路;若是壞人就定住你。一邊發正念一邊快步離開,這個人跟在我身後,也走的很快。我拐過一條路,他也跟著拐,我跑著發正念,想把他甩掉,他一直追著我,我跑進了一條胡同裏,沒想到這是一條死胡同。我當時就是不停的發正念,沒有懷疑師父,沒有懷疑大法,就是想決不能讓邪惡得逞。我又轉回身,跑向胡同口,那人正拿著手機打電話。這時奇蹟發生了,他站在那兒一動不動的打著電話,眼睜睜的看著我這個五十多歲的人從他眼前走脫了。

晚上女兒回家(女兒在別處住),我和她說了早上發生的事。女兒說:「上週我走的時候,你說等我下週回來,要做好吃的,我當時心想說不定你會出事呢。我很奇怪怎麼腦子裏冒出這種想法,自己就在心裏否定它,滅它,徹底解體妄圖迫害你的一切邪惡因素。」女兒又說當天早上,也就是我發資料時,她做了一個夢,清晰的夢到我被惡人追趕,在夢中她就幫我發正念,最後夢到我被堵在一個屋裏,惡人在門口,她想怎麼讓我出去呢,就又發正念,最後惡人好像定在那裏了,也沒有反應,而我卻從門口走出去,回到人流中了。個人體會,我的經歷和女兒的夢雖發生在不同的時空,卻是我們在不同的時空裏共同配合,運用佛法神通,解體邪惡因素的如意智慧的體現,在此叩謝師尊對弟子的無量給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