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給飯票到取消社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九日】《九評共產黨》中有這樣一段話:

中國傳統文化中有一種精神,「士可殺不可辱」,而中共卻能做到你不受辱我就不給你飯票,連家人都會受到株連。於是很多知識份子就真的屈服了,在這個過程中一些知識份子出於自保的目的而揭發他人,也傷透了很多人的心。而那些真不可辱的知識份子就被殺雞儆猴,見了閻王。

大家可能還記得,以前在相當一部份階層,特別是在城市中,吃飯要飯票,買布要布票,連理髮都要票。中共為甚麼要這樣搞,一方面是物資匱乏,另一個原因是中共要加強對全社會的控制,而能造成這一切的是因為中共壟斷了所有的生產、生活資料,及一切社會權力。在這種情況下,中國人就只能匍匐在中共腳下屈辱地活著。拿一個知識份子來講,打你個右派,你說你寧可尋短見也不願意受辱,那麼死了也要給你安個自絕於人民的帽子,而且你的家人也會由此受到更大地屈辱。要活著,你就得受辱,何況人人都有家有室的,為了妻兒老小,再大的屈辱也得苟且偷生。

幾十年過去了,這種現象還存在嗎?我們的回答是,只要中共的本質沒有變,這樣的事情還會發生在中國人民身上,只不過變成另外一種形式了。我們看一個案例。

湖南郴州嘉禾縣城關鎮金田社區居民、年近七旬的李昌美,身後無子,她孤零零一人,沒有生活來源,需靠「社保」生活費及「廉租房」生活。

可是李昌美因為修煉法輪功,今年五月中旬,縣「610」主任張翅飛、李建明以及城關鎮政法委書記康俊輝一夥,闖到李昌美家逼她去洗腦班。在遭到她拒絕後,康俊輝高聲威脅要註銷李昌美的「戶口」、不安排「廉租房」、還要取消「社保」。

八月初,李昌美到社區要「住房」和「社保」冊子(即從去年五月份到今年七月份,每月一百二十元,累計一千八百元的「社保費」),社區主任李小春不但不給,還大叫「全部註銷」!

李昌美老人就這樣被孤零零地扔給了社會。

這個案例說明甚麼呢?中共為阻止民眾修煉法輪功,採取的竟然是斷人生路的方式。就李昌美來講,年近七旬,孤苦伶仃,在任何一個社會都是照顧的對像。她那麼大年齡,讓她怎麼生活?現在這個物價,一百二十元的生活費已經低的相當可憐,可是政府竟然還要以此要挾,天理何在?

回過頭來說,「社保」是屬於社會保障體系的一部份(在西方社會是正常社會福利的一部份),根本不是中共額外的恩賜。首先「社保」的經費不屬於中共,因為中共自己不事生產,它所有的資產都是從百姓手裏搶劫過去的。其次,這個社保既是所有民眾愛心的一種表現,又是一個公民以前為社會作出貢獻後,在他失去勞動能力、生活得不到保障時應該獲得的資助。作為社會愛心的一種表現形式,我們不必要做過多的闡述,任何一個社會都有個別不能正常生活的人,例如先天殘疾等。可是我們同屬一個社會,又都是人類,起碼的人道也要求給這樣的人一線生路。

另一種情況,拿李昌美來說,她以前工作時,本身就應得到日後困苦不能生活時的必要資助。哪怕她沒有工作過,她在和家人一起生活時,家人的工作也應包含這個方面。李昌美獲得的不過是「社保」與「廉租房」而已。可是這些本應屬於平民百姓的保障性的生活資源,卻被中共強行壟斷,任意剝奪。

這樣的事情不僅僅發生在李昌美老人一個人身上。今年八月以來,明慧網上報導的這方面的例子就有如下這些:

成都社保局將部份法輪功學員的養老金不再打到他們的養老金銀行賬戶中,而是交給了成都雙橋街道綜治辦。現已知道被扣發養老金的老人有:任慧娟、范美蓉、褚夢雲、李守琴。

黑龍江省伊春市南岔區王玉華二零零九年五月份,到單位辦理退休金。歷經一年時間,二零一零年七月辦成。可是僅開了一個月退休金,社保局局長尹大偉以王玉華曾被判刑為由,拒絕給其開工資。

四川南充市順慶區「610」頭目余祥明,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親自指揮、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李建侯、韓光榮的綁架、誣陷。李建侯被非法判刑三年、韓光榮被誣判了四年。他為此下令南充市順慶區社保局退休科謝主任扣發李建侯、韓光榮坐冤獄期間的養老金。

那麼這一切都是誰在背後指使的呢?二零零一年六月,湖南岳陽市君山區委「610」辦公室為非法停發法輪功學員曹美蘭、曹祥輝、戴茂勝、李雪琴四人的退休工資而下發的文件,把惡意操作這一切的幕後黑手「610」曝光了出來。

這樣的事例肯定還有很多。這是中共用搶奪的社會資源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邪惡手段,它是在用絕人生路的方式來達到它控制中國人的目的。從早年的用飯票隨意侮辱人民,到今天的用社保要挾法輪功學員,中共的罪惡一脈相承。然而認清了中共伎倆的法輪功學員並沒有被中共嚇倒,他們在正義要回自己應得的「社保」及其它應得的保障中,也在徹底揭露著中共的罪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