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廣東惠州發生的迫害法輪功事件所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三日】二零一一年,廣東惠州市法輪功學員賴蘭被劫持至三水洗腦班;柳木蘭被綁架並非法關押在惠陽區淡水拘留所;李桂英被非法勞教;劉友蓮被非法判刑;晏平被非法關押在博羅縣第二看守所……這些消息一經傳出,就引起了世人的同情,因為這些被非法關押判刑的人都是好人。

以劉友蓮為例,她的丈夫早年去世,她與兒子相依為命。修煉法輪功後她以「真善忍」為指導修心向善,接觸過她的人都知道她樂觀和豁達、心地善良。在共產邪黨迫害法輪功後,她多次遭到非法關押、勞教和判刑,曾被劫持至廣東三水勞教所迫害。在三水勞教所,劉友蓮向管教和幹警們講述了自己的遭遇,連那些管教和幹警都認為迫害法輪功的惡黨人員太過份了。

劉友蓮的兒子自從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一直生活在紅色恐怖中。一個失去父親的孩子,眼睜睜看著善良的母親一次次遭受迫害,那將是怎樣的心情?以至於母親每次被迫害後,他都不敢去看望身陷牢籠中的母親,無奈的對母親的遭遇保持沉默,他內心的苦楚,有誰會知道?

在惠州,法輪功學員的手機長期被監聽;家庭住址被當地居委會定期查詢;特別到了邪黨的所謂「敏感日」,更是唆使小區保安嚴密監視法輪功學員是否外出;一些法輪功學員的身份證被鎖定為「重點檢查」;惠州的網絡警察掛在《明慧網》上,密切關注所謂的「法輪功在惠州的消息」;報紙上也做文章,說要「加大力度打擊法輪功」,並威脅律師不准為法輪功學員辯護,否則吊銷律師證;惠州的宣傳部門還專門印製詆毀法輪功的小冊子,強迫居民社區宣傳欄粘貼所謂反對×教的宣傳畫,那些宣傳畫上甚至有小孩子的畫,內容全是對法輪功的污衊和詆毀──教唆和利用無知的孩子去仇視他所不了解的人和事,也只有共產邪黨這種視生命如草芥的東西才幹的出來。這是中華民族的悲哀。因為這個由德國人發明的共產邪黨根本不屬於中國……

這一系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在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之初的確迷惑了世人,很多人因此對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充滿誤解和敵視。然而,十二年過去了,十二年後的今天,世人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態度已完全不同當初。人世間發生的這場針對法輪功的迫害,真像一場正邪較量的歷史大戲,所有的世人都是觀眾。在這場歷時十二年正邪較量的「大戲」中,世人看到了甚麼呢?

他們看到的是,惠州市迫害法輪功的惡黨人員總是大批出動(並且不穿警服),將法輪功學員住所包圍,搶到鑰匙後強行開門,把法輪功學員的家翻的亂七八糟,如同洗劫;非法搶走了法輪功書籍和各類大法音像資料以及私人物品。

世人看到的是,自己平時所熟知的、那個善良寬容的好鄰居、好同事就這樣被綁架走,之後長時間下落不明。之後,他們會聽到自己所熟悉的那個好人被非法勞教或判刑的消息,而且已經過了上訴期,而且難以請到正義的律師。

他們還看到,這些迫害法輪功的惡黨人員和惡警會對法輪功學員的家人進行騷擾,甚至迫害其未修煉的家人和同事──柳木蘭的丈夫的工廠被停工以及該廠員工被抄家、被迫寫下「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就是一個活生生的、影響極其惡劣的例子(甚至有世人懷疑他們對法輪功學員家屬使用過某種「迷藥」,致使其家人糊裏糊塗的協同邪黨人員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資料上「簽字畫押」,由於多年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手段過於流氓無理,才使得世人有此想法)。

世人看到的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生活在他們中間的人,只因為信仰了「真善忍」,就被非法關押、勞教和判刑;只因站出來對種種非法行徑與迫害說「不」,就同樣遭受了迫害。

世人看到,迫害使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分崩離析,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而即便面臨這樣的不公,法輪功學員卻無怨無恨,為沒能使那些參與迫害的警察們明白真相而痛惜……

迫害使世人清醒和思考。人們對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刮目相看,並開始對這場邪惡迫害充滿譴責。在善與惡的對比中,法輪功學員即使沒有過多的講甚麼,世人也看清了法輪功與共產邪黨孰善孰惡,看清了共產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是如此陰暗、殘酷、荒謬、可笑、可悲;而法輪功學員堅守信仰和良知所表現出的大善大忍的胸懷,令他們充滿敬佩。

正因如此,一些被迫協同邪黨特務機構參與迫害的人,才對惡黨人員的做法充滿反感,並對法輪功學員說:「其實他們(惡黨人員)一直讓我監視你,但是無論如何,我不想再干涉你。」

那些曾經對家人修煉法輪功充滿憂慮的常人,也開始反對共產邪黨的無理迫害。他們將惡黨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謂「勞教告知書」、「判決書」、「拘留通知書」、抄沒物品清單等作為證據小心的保留好,說是「總有一天要去告他們」,要把被非法抄走的書籍、電腦、打印機等等追回來,並索取經濟和精神賠償;他們認為,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迫害結束只是個時間問題。而參與了迫害的人(如果不能改悔),遲早要為自己迫害法輪功學員犯下的罪行承擔一切後果。

在惠州,一些老幹部、老黨員、老軍官、警察、律師、白領、商人、大學生以及其它各階層人士在浩浩蕩蕩的三退大潮中退出了共產邪黨,並對法輪功有了新的認識,有的人非常敬佩法輪大法的創始人;有的人在網上讀了大法的書,認為非常好;有的對法輪功學員很欽佩;有的明真相、三退後身心向好的方面轉化,因此對大法充滿感激;由於惠州離香港近,很多人到香港旅遊看到大法洪傳和三退保平安的盛大局面,非常震撼,並把這些消息帶回惠州;特別那些在黨內軍內工作多年的老幹部們,他們非常清楚共產邪黨的底細,他們周圍也有朋友修煉法輪功,對法輪功真相十分了解,因而對法輪功充滿敬重和同情;有些身居某機構領導層的人用他們樸素的觀點分析:江澤民之所以迫害法輪功,是因為它要以血腥手段穩定自己的統治而又不敢迫害其它宗教信仰團體,怕引起暴動;而法輪功以「真善忍」為修煉準則,是「最好欺負的」,不會發生暴亂,於是這個邪惡的傢伙終於失去了理智,向法輪功學員舉起了屠刀,法輪功學員完全是無辜的被迫害、是中共自四九年建政後製造的最大冤案的受害者;出國旅遊的人,更是把江澤民被全球起訴的消息帶回惠州。

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實質已經處於沒落之中,就像共產邪黨在中國已經越來越遭到唾棄一樣,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也必然越來越遭到世人的唾棄,中共最後將在被唾棄中走向滅亡。而造成這一切的,恰恰是共產邪黨自己。

在惠州,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直至二零零四年底,法輪功學員在社會上似乎都處於極度孤立之中,在江澤民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邪惡指令中,法輪功學員們艱難而堅定的堅持著自己的信仰。然而今天,我們看到,真正越來越孤立的,是那些參與了迫害法輪功的惡黨人員。甚至連一些世人都知道,「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追查原則是:「徹底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相關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現公道,匡扶人間正義。」

在惠州市公檢法部門和「六一零」惡黨特務機構裏,有些善良之士完全明白法輪功被迫害真相;有的人迫於「上面」的壓力違心參與迫害;有的是被共產邪黨的理論矇蔽欺騙,被動的參與迫害;也有的完全被共產邪黨理論迷昏了理智,認為共產邪黨自從文化大革命以來,所做的一切為維護自己政權而迫害民眾的邪惡運動「都是正確的」,揚言自己要是掌了權也會那麼幹。他們中有的人在被非法抄沒的各類法輪功真相資料中聽了法輪功學員做的音樂,看了法輪功學員的美術作品,認為「很祥和」;有的人覺的法輪功學員發出的功能使自己身體難受──可是,他們卻從沒真正認識到這些「祥和的」或者「難受的」感受,其實都是神對他們的慈悲──上天在竭盡一切所能喚醒他們心靈深處沉睡的善性和良知。在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他們忘記了自己作為一個生命來在世上的真正意義,在世間,他們忘記了自己的真正身份「是炎黃兒女,不是馬列子孫。」在把生命獻給共產邪黨的毒誓中,他們忘記了自己只是共產邪黨手中利用來鎮壓人民的工具,就如同文革結束後被共產邪黨押去做替罪羊槍斃的文革急先鋒、小黨員幹部一樣,是利用完了就處理掉的一群可悲生命。他們不知道江澤民曾迫於壓力,妄圖以「死了多少法輪功學員就殺多少警察給法輪功平反」以換取全球法輪功學員對其撤訴的邪惡承諾,這個邪惡承諾在法輪功學員的抵制下沒能得逞。他們不知道,在承受痛苦中依然珍惜他們的生命的,只有大法和法輪功學員。

珍惜他人的生命,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珍惜他人的生存權、人身權利和信仰自由,就是對自己這一切的珍惜。任何一個強權鎮壓的手段,都不能將一個生命遵循真善忍向善的決心泯滅。法輪功學員承受了十二年的迫害依然堅定的在這條修心向善的路上走下去的真正原因,是他們心中有著對生命真義真正的理解與慈悲。對於修煉的人,世間的一切名利權勢如同浮雲,把法輪功真相資料傳遞給他人,不僅符合世間信仰自由的法律,也是對生命的珍重與愛惜。如果一個正的信仰和一群正信的人無論用何種手段都打壓不滅,請你相信,那是因為這一切的背後,有偉大的神的力量。

在惠州,還在利用手中權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你想過嗎?皇權帝位、總統主席尚且不能萬萬年長久,而你自己還能在那個位子上做多久?江澤民死訊的傳出,已經預示著這場迫害即將結束。雲煙過眼的浮華一過,你面臨的將是甚麼?

共產邪黨九九年之前曾報導煉法輪功的中國人有一億之眾。迫害發生後,共產邪黨煽動另外的十幾億人去鬥爭、仇恨、敵視、排斥、殺戮這一億人,那麼這被樹立為政府對立面的一億人難道是孤立的嗎?他們與另外的十幾億人是甚麼關係?──是父母、兄弟、妻子、丈夫、兒女、朋友、鄰里、同事、師生……根本上,這是一場比文革更荒謬可悲的煽動中國人自相殘殺的邪惡運動。走過了文革浩劫,你卻在參與對法輪功殘酷迫害的巨難中再一次迷失了自己。還在共產邪黨的煽動與欺騙下迫害同胞的中國人哪,你到底甚麼時候能清醒,能用自己的思想去思考,能兼聽則明呢?特別是迫於「上面」的壓力不得不參與迫害的,這個「上面」到底是甚麼呢?是天理人倫?是社會公義?是普世的正義良知?還是那個利用手中權力迫害平民、雙手沾滿修煉法輪功的中國人的鮮血的江氏集團?在這段即將逝去的歷史上,難道你真的要把那個反面的角色扮演到底,最後以身償還迫害善良所犯下的一切罪惡嗎?

文革時期,全國上下那麼多的「各級領導」,沒有誰真正敢對毛澤東發動的殘酷運動說「不」,幾乎所有的人都為了自己的身名利益考慮,對整個民族面臨的浩劫或助紂為虐、或保持沉默。有兩個弱女子,被稱為「北大才女」的林昭和一個叫張志新的,敢於指出文革之過,林昭告誡毛澤東「社稷本應安黎庶」,張志新反對文革,最後她們被殘酷迫害致死。

今天這場對大法和大法學員的迫害史無前例,甚至有些地區的殘酷程度令人髮指。然而,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敢於站出來對這場迫害說「不」,因為他們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這個被共產邪黨糟蹋的千瘡百孔的民族、為了可貴的中國人不至於因迫害正信而落入更悲慘的苦難、為了來在世上的生命都能夠走過這場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浩劫!

惠州是中國的文明城市之一。但是,世人真會這麼看嗎?一個城市的文明程度,一個城市的居民素質,一個城市的幸福指數,絕不僅僅體現在表面上──不隨地吐痰,不講粗口,上公車排隊,道路乾淨整潔,路邊沒有小商小販,人們早晚聚集在公園裏跳跳健身操,在公共場合不大聲喧嘩……所謂「崇文厚德,包容四海」,也絕不僅僅是一句「本地人,外地人,都是惠州人」的口號。當那樣殘酷的踐踏他人的信仰、踐踏他人的生存權和人身權利、視信仰「真善忍」的同胞為仇敵的迫害十二年持續不斷的在這個美麗的南國小城發生的時候,任何有良知的人都明白──脫離了善良、正義、良知的內核,外在的所謂「文明」,不過是一層自欺欺人的浮皮。

生在惠州,希望她更美好。這種美好,應該源於這個城市深厚的歷史淵源、文化底蘊,更應該源於這裏有著對生命真正的理解、尊重與包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