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私交好的人相處時要修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二日】今天晚上一位同修來找我,跟我聊了她的一些話題,因為我跟她的私人關係比較好,我就沒話找話的使勁說,但是說了一會兒,就不知道應該說甚麼了。她說她要回家了,我挽留她說,再呆一會兒吧,咱們再聊聊。然後我又開始沒話找話的說,雖然說的是與修煉有關的事,但都是在議論同修,某某又有甚麼執著了,某某又做了甚麼洪法的事了,某某又在婚禮上唱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了等等,點著同修的名來說。之後這位同修走了,我卻覺的心不靜了,明顯感覺到心性掉了下來。我向內找,發現自己沒有修心性。

我發現自己有一個弱點,就是與自己私人關係好的人在一起的時候,就容易動心,忘記了修心性。當我與關係普通的常人和關係一般的同修在一起的時候,我能夠穩住自己的心,明確自己應該修心性。與自己的最好的朋友,關係最好的親戚,還有自己的父親,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以及一些對我非常信任的常人在一起的時候,就容易忘記自己修煉人的身份,或者在法中找藉口來掩蓋自己的執著。

比如說我知道應該修口,但是與我爸爸在一起的時候,為了討他高興,我會說很多玩笑話和不負責任的貶低別人的話,來逗他高興。我爸爸倒是哈哈笑了,可我自己的心性沒有守住。

我有一個同事,因為離婚了處境比較艱難,我對她表示了同情,說了一些安慰的話。她因此而認為我非常知心,經常來找我聊一些常人的話題,比如甚麼找個好對像呀,怎麼能賺錢呀,怎麼才能讓自己過的更好呀等等話題。我已經給她三退了。我出於一種人情的執著,就是如果別人對我很信任的話,我也會用非常信任的人情來回報。因此跟她談了大量的常人話題,教她如何選好男朋友,如何創業,還幫她找了一份工作,結果她幹了一個星期就不幹了。由於沒有生活費,還從我這裏借了錢。後來我才明白,這就是我執著於自我與人情,認為別人對我如此的信任,我也應該回報別人。這種思想其實完全是站在常人的角度上看的,用法來衡量一下就明白了,根本不是這麼回事。作為一個修煉人,常人對我好與不好,說我好與不好,我根本就不應該動心的,不管人間的閒事,對誰都是善意的對待,這才是高於常人標準的善。而那種常人你對我好,我就對你好;你對我不好,我也對你不好,並不是真正的善。

之後又聯想到與關係好的同修在一起,經常出現的情況就是不修口。因為關係好,友情的成份重。因此而忘記了師父的要求了,而把不應該擴大的事情,弄的誰都知道,好像不說就是對對方的不信任。用自己的觀念來考慮問題,而沒有用法來衡量一下對錯。或者是用人的對錯來看待同修遇到的矛盾,或者是被同修的人心所帶動,去管同修的閒事。當我明白之後,才發現,這其實都是執著於自我造成的。想與同修保持一種良好的私人關係,總是出於私心考慮。說來說去也沒有跳出情。

在常人社會中,因為有不同的緣份,所以會與某些人接觸比較多些,比如親朋好友,但是作為大法弟子卻不應該陷入這種人的關係中,應該誰都好,對誰都一樣,不陷入人中的愛恨情仇,用自己的理智與責任來善意對待周圍的人。

修去這種頑固的私心,才能讓自己的正念更強大,從一思一念上歸正自己,做好三件事,真正的在法上精進起來。

個人體會,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