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通化縣王暖榮被綁架 妻子呼籲營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三日】吉林省通化縣法輪功學員王暖榮、王培臣父子於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被通化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抄家。王培臣的家屬去公安局要人被警察阻撓推諉。警察揚言要對王培臣非法判刑,對王暖榮非法勞教。

下面是王暖榮的妻子曾慶榮寫給當地民眾的公開信:

我是王暖榮的老伴,我叫曾慶榮。我想請你們聽聽一個老百姓的心聲。

我老伴王暖榮在沒煉法輪功之前,是個「病包子」:有慢性腸炎、支氣管炎、黃疸型肝炎、關節炎等多種疾病。冬天甚麼活都不能幹,一幹活就喘不上來氣,只能在屋裏呆著,花了很多錢,也治不好。自從學了法輪功之後,病都不治而癒了。而且,以前他還愛賭博、喝酒、抽煙,輸錢了不順氣,回家就和我打仗,三天兩頭大呼小叫,罵罵咧咧的。

老伴學了法輪功後,不但病治好了,脾氣也給改好了,壞習慣也沒了,家庭和睦了,鄰里之間相處得也好了。大家都說:「這個人像換了個人似的。」學了法輪功受益的不是我老伴一個人,我們全家都受益了。我們從心裏感謝法輪大法師父,給了我老伴健康、給了我們一家安寧。

然而,二零零零年冬天的一個上午,老伴被人陷害,通化縣馬當鎮派出所於文福、姓冷的等三四個警察,沒穿警服,沒拿證件,進屋就問:「家家都被發了傳單,你家有沒有?」王暖榮說:「有啊。」順手拿給他們看。警察一把奪過去,惡狠狠地說「都有人舉報了,傳單就是你發的!」一邊說一邊開始往外拽人。當時三歲的孫女正抱在爺爺懷裏,警察撕扯綁架爺爺,嚇得小孫女大哭,晚上睡覺都喊著爺爺。

王暖榮被綁到馬當鎮派出所後,關在一個屋子裏。等到下午三、四點鐘,所長籐志國外面辦事回來了,一見王暖榮就發瘋似的跺腳罵,面目惡狠狠的都不是平時的籐志國了。一邊罵一邊拿起一個拖布把拼命的往王暖榮頭上打,打了一起兒又一起兒,打得王暖榮鼻子、嘴、耳朵往外噴血,噴的牆上、地上到處都是。籐志國還不手軟,照頭上死命的一棒子,把拖布把一下打斷崩到棚上彈到地上。籐志國撿起來,用斷掉的拖布把的尖一下扎進我老伴的喉嚨往前頂,一直把人頂在牆上,脖子流出了很多血,嘴也出血,當時有窒息的感覺,嗓子說不出話了,棉衣後背和頭髮上都是血。籐志國還說:「你死了,就算臭塊地。你的血弄髒了我的牆和地面,你給我舔了。」不舔,籐志國就用腳踢。一邊踢打,一邊說:「我找畜牧局開除你,你還住公房,我一把火給你點了,我讓你住!」籐志國打了一個多小時,直到打累了,才停手。把王暖榮雙手用手銬反銬在暖氣片上,人坐在水泥地上一夜。

第二天上午八點多鐘,把我老伴送到通化縣看守所。一進看守所,老伴的棉衣襯衣扒個淨光,看守所人員把窗戶打開,用自來水管子往身上澆涼水,直到人凍僵了為止。派出所提審老伴時,老伴已經說不出話來了。一個改好了的好人,卻遭到騰所長和看守所十五天的虐待。並且勒索了三千元錢,要兒子給寫了「保證書」才讓回家。這時說話嗓子還是沙啞的、鼻子還能摳出血塊、吐痰還帶血絲。

老伴回家後,親朋好友來看他,他說起了遭受虐待的過程,親友都說:「那錢就不應該給他們,把人打成這樣了,沒賴他們,就不錯了。」有的說:「找幾個人把那個姓騰的手剁掉,給他點顏色看看,再讓他欺負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你們知道,我老伴是咋說的:「你們別怪他(籐志國),他是不明白真相,他要知道法輪功就是教人做好人的,知道大法的美好,讓他打,他都不會打了。是我自己不好,沒有把他(籐志國)當作自己的親人一樣對待。」在場的親友聽完這話,眼圈都紅了。這世界上哪有這樣的好人,自己遭受那麼大的折磨,還寬容別人、善待別人。

二零零九年春天,我老伴正替兒子看店,又被一幫警察綁架,並且搶走幾本大法書。我在家聽說此事,擔心老伴又被警察毒打,急忙往店裏走,結果路滑摔倒,把右胳膊摔斷。第二天下午才把人放回來。不知道警察又對老伴怎麼了,逼得老伴不敢在家裏呆,只好拋家捨業流離失所。家裏呢,兒子得看店,兒媳婦生孩子,我拎著一隻胳膊還得侍候月子,一隻手洗衣服做飯。警察呀,給一個好好的家庭帶來多大的痛苦和魔難!

二零一零年警察再次到我家店裏準備綁架我老伴,正巧他不在,算躲過去了一劫。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通化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於濟生領十多個警察再次來騷擾綁架我老伴,騷擾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騷擾我們和睦的家,這是為甚麼?我老伴只是為了身體健康,而按照法輪功的要求做一個好人。做一個好人中更好人的人,告訴別人怎麼樣做個好人還得冒著被抓、被打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險,這是為甚麼?這是甚麼世道?

現在我老伴已經被抓走二十多天啦,不放人不讓見,找律師也不讓見,究竟老伴在裏面又遭受了怎樣的折磨?我們相伴四十多年了,在他身上已經發生過那麼多次非人的虐待,上街買菜又聽到百姓議論:劉仁閣剛被通化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國保大隊當場活活打死,讓我對老伴怎麼放心的下?是不是又遭到虐待?是不是吃好?是不是睡好?

希望有良知的人幫幫我,幫幫我這個手無寸鐵的老太太。我們和和睦睦的一家六口,硬是被警察給我們拆散,剩下我和兒媳帶著兩個孫子,叫我們怎麼生活?

王暖榮的老伴:曾慶榮
二零一一年八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