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八年冤獄 重慶市羅丕萍又被惡人圍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重慶市江北區法輪功學員羅丕萍女士於二零零一年被中共人員綁架,被非法判刑,於二零零九年才出獄。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當地中共人員企圖綁架她到洗腦班,將她圍困在家中十一天,羅丕萍向周圍的民眾揭露中共惡人的行徑,於二十二日凌晨被迫離家出走。

以下是羅丕萍的自述:

我叫羅丕萍,五十八歲,家住重慶市江北區大石壩大路村,一九九七修煉法輪大法,自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瘋狂的迫害法輪功以來,我們一家遭到多次不同程度的迫害。二零零一年我被中共人員綁架,被非法判刑十年,關押在重慶永川女子監獄遭受長期迫害,於二零零九年出獄。

在這回來的兩年多的時間裏,當地派出所、街道、社區派人監控和跟蹤。每到他們所謂的「敏感日」就要來騷擾。就在今年五月九日(農曆四月初七)上午,本社區的正、副書記黃維鳳(女)、劉小紅(女)、曹某某(男)以給我丈夫安排工作為幌子,其目的叫我寫放棄修煉的所謂悔過書等「三書」,當時就被我嚴厲拒絕了。我也不失時機的給他們講了真相,希望他們能夠正確的對待法輪功。

今年七月十一日上午八點鐘,樓長刁老太婆(迫害法輪功的幫兇)來查問今天甚麼時候出去買菜?九點鐘我和丈夫一起出了門就分了手,到中午12點多鐘會到自家住處樓下,就聽有人喊我,我看是本社區的韓駱玲(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叫我到社區去談點事,我心裏明白她們要想幹甚麼。我說把手裏的東西放回家再來,返身我就上了自家八樓將防盜門和自家兩道鐵門急速鎖上,不一會社區的韓駱玲、曹某某帶十幾個便衣衝上樓來,看到鐵門被鎖上,就找來工具野蠻的將鐵門鎖撬壞,先由幾個女性年輕人來冒充查電、氣表的叫我開門,我知道她們想幹甚麼,奉勸她們不要充當迫害法輪功的幫兇,隔著鐵門給她們講真相,然後她們離開了。過了一會又來了幾個人兇惡的拍打著房門叫我開門,其中有個自稱是江北區國保支隊的梁世斌,另一個稱是街道綜治辦新上任的,但不願報姓名,梁世斌說:參加學習班完後保證讓你回來,相信我說話算話。我說不會相信你。趕快帶著你的這些人離開這裏,不要再繼續迫害法輪功了,給自己留條後路。

就從當天開始每天都有人在我樓頂上和樓下面換班守著監控。兩天後,我隔壁的這家人將他們撬壞的鐵門修好之後,又重新鎖上。在這期間他們還把我和丈夫的相貌畫成肖像供給監控我的這些人辨認,還說要在這裏守半年。惡人一直將我圍困到十天以後,二十一號上午八點鐘來了一夥人拿著公安特有的萬能鑰匙再次將我家防盜門的鎖打開,沖到我家門口將我的房門一陣狂打,叫囂著要我開門,樓頂上也弄得乒乒乓乓直響,有強攻破門而入的陣勢。

當時我的人身安全受到了嚴重威脅,也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我要揭露他們、曝光他們的邪惡行徑,推開窗戶對著樓下圍觀的人群高聲喊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信仰自由,迫害有罪。大路村的父老鄉親請你們關注發生在你們身邊的迫害,這群土匪把我已經圍困了十一天了,想餓死我,現在又把我的防盜門打開了,要綁架我到洗腦班,他們說的學習班就是迫害法輪功的集中營。他們自稱是公安,公安卻拿著人民的稅收迫害老百姓。

我又對著樓頂上的人喊到:「快下來,停止迫害。如今的天災人禍都是有針對性的,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是要遭惡報的,不要做迫害法輪功的幫兇,給自己和家人留有一個平安美好的未來。」這些人陸陸續續的返到樓下。

我對社區直接迫害我的人喊道:韓駱玲你助紂為虐,你迫害修煉人神佛不會饒恕你的。當歷史翻過這一頁時,把迫害好人的壞人押上歷史的審判台的時候,我第一個指正的就是你。因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天理。但是我還是希望能趕快懸崖勒馬,選擇行善,不要選擇做惡。

我對在場的人講道: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各國政府都支持擁護法輪功。在台灣、香港、澳門也都是公開修煉法輪功,只有在中國大陸中共一意孤行的迫害法輪功。憲法規定信仰也是自由的,這群「人民警察」知法犯法。希望有正義感的善良人把你們今天看到的這一切告訴所有的人,共同制止迫害,伸張正義。

就這樣連喊帶講了一個多小時,惡警們暫時躲開了。

我親身經歷了這場驚心動魄的正邪較量後,悟到不能再讓他們這樣圍困下去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與同修的加持中,於二十二日凌晨被迫離家出走。

據悉現在邪惡之徒仍在到處調查、騷擾親友,妄圖繼續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