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安逸心 到農村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時間過得真快,轉眼我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這條路中,走過了十二個春秋。今天,我不想談過去,因為我是走得跟頭把式的,比起那些正念正行、堂堂正正走在師父安排的路上的同修,實在是慚愧。特別是在邪惡酷刑迫害中,由於缺乏正念,而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錯誤。所以我想把那段刻骨銘心的往事,在深刻反省、總結教訓後劃上句號,讓它變為歷史。

今天我除了感激師恩浩蕩外,就將自己如何回老家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決心勇猛精進,彌補所造成的一切損失

我是一九九七年一月份有幸得法的。自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我被中共惡黨迫害九年,二零零八年元月份才從邪惡黑窩出來。整整八年沒有好好學過《轉法輪》,師父後期講法絕大部份也沒看過。回到家中,又經過近四個月的生死掙扎,最後在師父慈悲呵護與同修耐心幫助下,我終於掙脫了舊勢力的魔掌,回到大法中。我深感與同修的差距,於是在我一步步歸正自己的同時,如飢似渴地讀了師父的全部講法,不到一週,剛從監獄出來時的那種沮喪、悲泣、力不從心的狀態,就被師尊的慈悲與博大法理一掃而光。很快又恢復到得法初期的那種感受。感到生命充滿了生機與活力,心裏充實有說不出的喜悅。內心對師尊的感激之情難以言表。唯有以加倍學法、堅持實修、勇猛精進,彌補所造成的一切損失。

當前,師父要求我們在修好自己的同時,紮紮實實的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兌現大法弟子的史前誓約,不負眾生厚望。於是,我決心在這方面下功夫。具體做法就是除了在市內做好「三件事」外,一定要擠出時間回老家講真相,救世人。

知難而進 同修配合

我十九歲參加工作,離開老家已三十多年了,修煉前我又很少回家;家鄉橫豎幾十里地沒有大法弟子,又是四縣交界之處,人口密集,地方大,環境複雜;我先後兩次蹲牢房,成了家鄉遠近聞名的「人物」,在邪黨毒害下,父老鄉親對我產生很大的誤解,可想而知,對我講真相非常害怕,這就是我回老家講真相面臨的局面。

面對這些我沉思默想:「怎麼辦?那是我的責任區呀!」為此,我找同修切磋,大家共同討論後都認為去我家鄉講真相要從三方面做好:一,解決以我父親為首(大多是邪黨黨徒)的親人問題,想辦法叫他們明真相;二,給當地政府、派出所、親朋好友及有影響力的人寄資料寫真相信;三,先將周邊兩個鎮與本鎮的資料發放到位,然後再對鄉村逐家逐戶勸「三退」與發資料,這樣會有效的救度那一方眾生。

計劃確定後,我開始陸續往家鄉寄資料與書信。找機會回家看父親,給他老人家講大法的美好與大法洪傳全世界的盛況;揭露邪黨獨裁、暴政、人權、信仰迫害、貪污腐敗等等。父親受邪黨毒害六十餘年,對邪黨不敢說一個「不」字。雖然不反對我的信仰,但拒絕真相,幾次交流不見效果。我心想,這次我一定要吸取過去講高與操之過急的教訓,時刻牢記師父的教誨:「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我決定將父親的問題先擱下,而把幾個鎮的資料發完再看情況。

我所在城市離老家有八十多公里,每次我將大量資料整理好,對資料說:「你們一定要讓無緣人看不到,惡人碰不著,有緣人一傳十、十傳百……」。然後乘末班車,在離老家幾里地的地方下車,將大包藏在可靠處,挎個小包像休閒人邊走邊將資料放在每家的合適處,一直發到下半夜,再將大包資料發到人口密集的市鎮及單位。記住這次發南邊,下次發北邊。每次發完時正好是凌晨四點多鐘。這時我趕緊整理衣著,邊發正念。邊等車,不管開往哪裏的車,只要是第一趟我就上。在師尊慈悲呵護下,我每次都在不慌不忙的情況下,準時搭上了返回市裏的第一趟班車,上午九點多就平安返回家中。

感恩師父救了我的命

記得有一次,邀了市裏一位同修回老家鎮上發資料、貼不乾膠。那晚十一點多,同修在街那邊貼,我在這邊貼,突然三、四輛摩托車從夜幕中朝我們衝來。為了不讓對方發現,我隨即挨牆往後退了一步,不料一下掉進一個又深又大的化糞池。池內四處都是水泥磴與鐵絲網,當時我一點也不害怕,掉下去的第一念就在心裏喊:「請師父快救我!」隨之,我在化糞池漂了一圈,師父將我托回不到一平米的出入口。上來時我整個人從頭到腳都是污水與糞便。神奇的是我腳上鞋子還穿著,正準備貼的不乾膠還緊緊握在手裏,打開的挎包資料完好無損。我驚喜,連忙謝師父救命之恩。

既然脫離了危險,心想暫時甚麼也不管,趕快將資料發到位要緊!於是我接著不急不忙、挨家挨戶貼著、發著救人的資料。當我將一份資料放進一家門縫時,突然一個中年男子手裏拿著我剛發的資料跑出來,一把抓住我的包,一看原來是鎮上的邪黨書記──我的家兄,我連忙叫哥哥。他見我這副模樣嚇一跳,抓住我的手呆呆地站著,又不能拉我上他家(他家有外人),又不敢送我去隔壁派出所,只好將我拖往離街大約二百米遠的老家,將熟睡的父親叫起來,責令父親嚴加看守!這下我急了,心想此時同修安危要緊,我必須立即出去找同修。急忙中我再次求師父解危。

老父親在燈光下見我深更半夜,渾身污臭的闖進家中驚呆了,我連忙解釋,並說明我還有一位同修正在街上發資料,她見不到我會著急的。請哥哥、父親趕快放我去找同修。哥哥怕別人發現,堅決不肯,說他馬上出去幫我把同修找回來。我說:「同修為了安全決不會見你的,還是我趕緊將資料發完和她一起離開這裏,這樣對大家都好。」哥哥無奈只好順從我的意願,並囑咐我在天亮前必須離開。

闖出家門,我把所有資料全部發完時,已經快凌晨四點了。碰到同修她也正好發完。這時我的頭髮。衣服都幹成殼殼了,我向同修說明當晚所遭遇一切,並請同修陪我去父親家洗澡更衣,必須趕在天亮前離開這裏。那時正是農曆三月份,天氣還很冷,心想:「哪裏有這麼多水洗呢?怎麼辦?」突然想起父親門前的搖水井。回到父親家,我透過窗戶看了他一眼,沒有進屋,父親也沒睡,也不敢亮燈,不安地坐在被子裏。我請父親將媽媽(已逝世)留下來的衣服找一套給我,請同修幫我搖水沖洗。約洗了近十桶水才洗乾淨。我換上媽媽的衣服走進屋裏,這時父親早已泡好了茶在等候。我與同修急忙喝下熱茶,在慈悲的師尊呵護與安排下,在天亮前平安離開了老家,來到另一個管轄區,準時搭上了第一趟開往市裏的班車。

大約半個月後,我回去看望父親、感謝哥哥時,順便到那個化糞池看了一下,原來化糞池上面是一棟約二百平米的三層樓房與一個養豬場。池的出入口大約只有一平米,被水泥板嚴嚴實實的蓋著。心想,那晚為甚麼沒蓋呢?我意識到那是舊勢力對我的干擾與迫害。我反覆向內找,發現那段時間的確把回家講真相看得太重,整天就是想著如何使自己家鄉人得救,而忽視了學法。發正念。好長一段時間都是這個狀態,結果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若不是師父保祐,那晚我很可能掉進化糞池再也上不來了或被邪惡綁架,真的太可怕了!此經歷使我體悟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的又一層內涵。一個大法弟子無論在哪裏,如果沒有師父保護別說做證實大法的事,隨時都有生命危險。也使我更加認識到:學好法、發好正念對穩定做好「三件事」是何等的重要。偏離了法就會有干擾。在此,我再次感謝師尊救命之恩!感謝師尊慈悲呵護!

父親終於醒悟了

經過近一年多斷斷續續往家鄉發資料,貼不乾膠,大路兩旁的市鎮基本發遍了,剩下的大部份是鄉村,那裏人口更多,是更需要去的地方。為此,去年下半年,我決定在回老家看望和陪伴父親的同時,開創面對面講真相的環境。回去之前,我對老家加大力度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清除另外空間阻礙父親及所有世人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清除父親背後的所有黑手爛鬼與共產邪靈……

幾天後,我回家與老父商量,我說:「這麼多年,邪黨對我非人的迫害,開除工作,幾次抄家,各方面都造成很大損失,特別是九年的(在師尊慈悲呵護下我提前兩年走出黑窩)牢獄迫害,更使我雪上加霜。還有幾個月要過年了,我也想攢點錢改善一下生活。」我告訴父親我決定去進點鄉下必備的小商品回來住一段時間,順便下鄉做點小生意,走走親人甚麼的。」老人非常同情、理解,並表示隨時歡迎我回去住。我很開心,終於心想事成,真的感謝師父啊!這麼多年我一直受迫害,父親更是驚弓之鳥,最怕的就是我回家做證實大法的事,搞得派出所找他問這問那的。

隨後,我邀請一位下鄉講真相有經驗的同修帶帶我,同時請她給我父親講講真相。同修馬上答應。我們帶了兩纖維袋「商品」,還特意為父親買了一個mp3,住進了父親家。每晚等老人上床後,我們就準備第二天出門的「商品」,我們把各種資料放在商品底下,帶上方便麵,第二天發完早上六點正念,開始挨家挨戶救度眾生。

在慈悲的師尊呵護下,第一天我與同修很順利的當面送了近四十分資料,勸退了二十七人,還賣出去一百七十八元的商品,獲得利潤近六十元。下午四點我們就回到家了。

當天晚上,我們與老人圍著整理商品,同修利用機會給父親講真相,同修講得很好,父親很樂意聽,我在一旁正念解體干擾父親得救的一切邪惡因素,效果很好,父親基本接受真相。

第二天大早我們晨煉後商量,今天不出門了,就在家裏學法。發正念,同時安排父親聽《九評共產黨》。同修非常贊同。於是我們吃過早點後,我就對父親說:「您就甚麼也別管,一切都讓我們來,您就坐這聽國際新聞吧!」說著將耳機往老人耳朵裏塞,老人樂呵呵的坐那聽,一邊聽一邊連連點頭。我有意問他:「聽得懂嗎?講得怎麼樣?」他笑著說:「很好懂的,講得都是事實,只是一般的老百姓敢怒不敢言,現在人家都敢廣播了,共產黨看來真的要倒台了,這是天意啊!」一天下來,老人聽了《九評》中的四評。

第三天父親主動叫我給他調五評,三天聽完後,高興的對我說:「共產黨的確太壞了,太不像話,!法輪功一定會平反,你們那些被害死的都會成為烈士,沒有死的都是英雄。」並連忙向我聲明說:「我在各次運動中從不按照上面去整人家,沒有做過過份的事。」聽了父親發自內心的感歎,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呀,您的洪大慈悲終於使一個受邪黨毒害六十多年的老人覺醒了,謝謝師尊,我父親有希望了!」

為了讓父親多了解真相,接下來我叫他聽《解體黨文化》等,然後又安排他聽師父的《濟南講法》。父親根基不錯,一聽就懂,就連師父說的佛呀,道呀,神呀,還有六道輪迴呀,修心性等等他都能接受,也能理解。從此以後,我在父親面前可以公開講真相,來人就講,每談到「三退」時,父親就幫腔,過後還悄悄的問我:「他退了嗎?」父親的覺醒,給我開創了良好的救人環境。

放下人心 救度更多的世人

去農村講真相勸「三退」是件非常神聖而有趣的事,也是一件苦其心志的事。這期間,我真的甚麼樣的人都碰到過:有攆你走的,有罵人的,有不理不睬的,有橫眉冷對的,還有認為你是行騙的,有舉報到派出所、到家兄那找我的, 還有家裏的群狗兇猛撲面而來咬破我的腿的,當然絕大部份是迎進送出、千恩萬謝甚至是留吃、留住的。

無論遇到甚麼情況,我都把它當作提高心性的好事,都能坦然對待,不驚不亂。不斷發著正念,向內找。哪裏講錯了、哪裏做錯了?及時歸正自己。遇到攆走的、罵的、橫眉冷對的、要舉報的,我就記住師父說的:「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失去該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緣的」的法理。這時我不會急忙離開,我會順著對方講幾句好話緩和緩和氣氛:「您不要這樣,我真心為您送福音來的,現在天災人禍多,法輪功傳出是救命的。您是好人,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保祐您全家平安得福報……」這時就是最狠最兇的人,也會轉變,就算他不願多聽也會說:「好了,謝謝你,你走吧。」這樣對方也聽真相,我也避免了後患。

農村人絕大部份純樸、善良,一般都能接受真相。一天,我路過一個寬敞的平房,裏面坐著近十個男女老少,有吃飯的、有幹活的,一看就是來這裏閒聊的,我心想這裏適合送神韻晚會光盤。我趕緊叫賣著走了進去,老太太熱情招呼我,叫我吃飯。我說:「謝謝您,我有方便麵,向您討杯開水泡泡就行。」老太太連忙將水遞過來,我泡好麵放在一旁,其他人都圍上來看商品,我藉機對身邊年輕嫂子說:「你家有dvd嗎?我送你一套『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是世界最好的舞台藝術,洪揚中華民族五千年神傳文化。」年輕人驚喜地接過光盤就往家跑。不一會又跑回來說:「阿姨,太好看了,謝謝你!我特意煎了個土雞蛋給您吃。」說著把蛋往我面裏夾。這下大家都伸手找我要光盤。我想他們都在一起住,不必人人發一套(當時包裏也就有二十套左右)我說:「這是贈送品,數量有限,暫時給你們幾套輪流看吧,明年有機會我再來送。大家看完後再傳給親朋好友,誰看神韻誰得福報。」有趣的是,他們接過光盤也都跑回去找吃的又送來。東家老太太也一個勁叫我吃菜。我當然會謝絕他們。

這樣的事有時一天會遇到幾次。面對此情此景,我心裏有說不出的高興。

開始去農村講真相時,我有一個心理障礙,不願碰到熟人,更不願透露自己的真實姓名與地址,這障礙了我向那些本與我有很大緣份的人講真相。

反思自己,修到目前為止,除了暴露出來虛榮心、怕心、愛面子的心、證實自己的心外,最突出的還有顯示心、安逸心、貪心、嫉恨心、妒嫉心等等。正因為還有這麼多骯髒的心沒徹底去掉,所以,在處理許多人與事時慈悲心不夠,做事不夠成熟。甚至習慣講假話,誤認為這些假話「無傷大雅」,同修指出我也不重視。我決心去掉這些骯髒的人心,讓自己每個細胞、五臟六腑都無條件的同化法輪大法「真、善、忍」法理。

雖然花了近兩年時間斷斷續續的回農村講真相,可是沒得到大法資料的還是大多數,「三退」的人數比例還是微不足道,還有大量工作有待於我去做。我一定會抓緊時間在修好自己的同時,繼續抽時間回老家農村救度世人,完成師尊賦予我的歷史使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