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給我們全家人帶來了幸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一日】還記得那是一九九六年秋季,在一次開會時,聽到坐在我後邊的兩位同事在談論要買一本書,我根本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一本怎樣的書,就讓同事給我也買一本。買回來我一看,這書名叫《轉法輪》。由於我的悟性較差,草率的翻看了一遍,就把書放起來了。直到一九九七年正月,為了給孩子趕織一件毛衣,能讓他在初三給姥姥拜年時穿上,結果毛衣織完了,我也得了嚴重的頸椎病,晚上痛得根本無法入睡,枕著枕頭痛、不枕枕頭還是痛,我把頭倒空在床外也無濟於事,丈夫帶我到醫院拍片檢查說是骨質增生,拿了許多藥,頸椎部位還貼了止痛藥膏,因為要常換藥膏,脖子上的皮都被藥膏佔掉了不少,即使這樣頸椎疼痛仍無絲毫減輕。當同事(也就是現在的同修)知道我的情況後,就提醒我讓我再看《轉法輪》,我才又拿出書開始讀。

也忘記是在讀書後的第幾天,不知不覺中我的頸椎不痛了,從此我也懂得了這本書的珍貴。隨後同修又教會了我五套功法,隨著參加幾次大型的法會,我的悟性也逐漸提高。隨著學法煉功,我以前的幾種頑固性疾病─神經衰弱、萎縮性鼻炎、心律不齊等消失了,同時我也感受到師父給我下了法輪,幾次睡覺時被小腹部位的法輪轉醒。我的心性也不斷提高,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我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贏得了親朋好友、單位同事及領導的佩服。

由於自己身心受益,我又把大法的美好告訴給自己的親人,我的母親、哥哥、姐姐、嫂子也都走入了大法修煉,尤其是母親得法時已七十多歲,只認識幾個字,所以開始的時候她只能聽大法錄音,後來她產生了想讀書的念頭,所以集體學法時她便用心聽,自己讀書時不認識的字就讓家人教,不到半年的時間她就能通讀《轉法輪》了,現在她已八十三歲,幾乎所有的書都能通讀,這都是大法給她開啟了智慧。

母親曾患有嚴重的胃潰瘍,許多食物不能吃,而且經常疼痛難忍,經過多次治療也沒有效果,學法煉功後,她的頑疾消失,臉色也變得紅潤起來,還來了兩次例假。

我的婆婆、公公常年疾病纏身,由於開始的時候,我很少向他們洪法,所以他們對大法了解很少,但是不反對。一九九九年我公公得了膀胱癌,全家人覺得像天塌了一樣,便祈求師父能給予他保護,結果他手術很順利。至今十二個年頭了,身體還是很好。去年臘月,公公忽然不停的尿血,家人都以為他舊病復發,他自己也以為這一次不行了。丈夫便想帶他去醫院檢查。出發的前一個晚上,他來到我家,我對他進一步講真相讓他時時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出發前他還給師父上了香,一路上他也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第一天沒有排上號,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沒事了,不用看了。可是出於情面和丈夫的壓力,第二天又讓他去做檢查,上午十點半我打電話詢問檢查結果,丈夫告訴我,做CT時發現公公的左腎有陰影,不知是甚麼問題,要等專家鑑定一下,一小時後出鑑定報告。聽到這一消息,我便不停的發正念:他是一個明真相的眾生,應該得到福報,專家肯定甚麼也鑑定不出來。結果一小時後,專家鑑定的結果是甚麼病也沒有。丈夫不相信,又開車帶著公公到另一醫院找另一專家檢查。結果還是甚麼病也沒有。現在公公不尿血了,身體恢復了正常。

我婆婆接受大法要比公公早一些,但是她只停留在祛病健身的層面上。大概二零零二年左右,婆婆患上了糖尿病,而且胳膊神經疼,痛得大哭大叫,晚上不能入睡,我和兒子不停的對她講大法的美好,並教她兩套功法,沒幾天她的胳膊就不疼了。由於她不是真正走入修煉,後來她又患上了糖尿病的併發症──白內障,到醫院做了手術,結果手術後她還是甚麼也看不見。她傷心的不停哭泣。後來,出院後來到我家,我又一次勸她聽大法錄音。結果剛聽完一盤,便能順利的排便(她一直便秘,需要吃瀉藥才能大便)。她自己也漸漸相信大法,堅持聽錄音。一個月後,手術後一直看不清東西的眼睛能看清了。二零零九年年關時,她忽然頭疼噁心,到醫院檢查,醫生說可能是腦梗塞,她聽後很緊張,我告訴她說:「你要堅信大法,堅信師父,一定會沒事的。」結果幾天後她就恢復正常。雖然她悟性不高,大法錄音時聽時不聽,而且也不煉功,放不下糖尿病,經常吃藥,但是師父仍然在管著她,幫她度過了幾次大關。

兒子接觸大法比較早,從他很小的時候我就帶他去參加一些大型交流會,可是我沒有好好帶他學法煉功。迫害發生之後,迫於丈夫的壓力,也沒讓兒子學法煉功。但是他的心裏卻始終相信大法的美好。而且在我發真相資料時,他也機靈的幫我發。上初中時老師讓他入團,他堅持不入,偶爾也給他的同學講真相。到高中後,他回家的時間就很少了,我便給他抄幾篇經文,讓他背背,即使這樣(他並不是踏實修煉的人),師父也給他打開了智慧。他的學習成績逐步提高。二零一零年,他以超過一本線五十多分的成績進入一所國家重點大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