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輸出海外 中共自曝其醜(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明慧記者王枚溫哥華綜合報導)「七•二零」將至,中共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已經持續十二年了,無數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被監禁,被酷刑折磨,無數個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據不完全統計,已有3425名法輪功學員經核實被迫害致死。

中共的暴行不斷地被海內外法輪功學員揭露出來,引起國際社會的憤慨和譴責。為了掩蓋罪行,壓制反迫害的呼聲,中共不擇手段,把黑手伸向海外法輪功學員,向海外傳播誣陷法輪功的謠言,用各種方式阻撓法輪功學員的活動,拒絕給法輪功學員更新護照,對回中國探親、旅遊的法輪功學員或家人進行威脅恐嚇,甚至採用威脅海外法輪功學員在國內的親友等種種為人所不齒的下流手段。但是,這一切卑劣行徑無法阻止正義呼聲,只能使中共自曝其醜,讓國際社會更進一步看清中共的真面目。

以下僅以溫哥華部份法輪功學員所遭遇的中共騷擾和迫害為例,揭露中共的罪行。

拒換新護照 剝奪法輪功學員公民權

當海外法輪功學員中國護照到期時,中領館拒絕給換新護照,迫使法輪功學員成為無國籍人士,造成生活、工作、外出的不便。這是中共慣用的手法之一,近期溫哥華就有二名法輪功學員有此遭遇。

陸群在中領館簽證處前抗議迫害
陸群在中領館簽證處前抗議迫害

溫哥華法輪功學員陸群的中國護照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到期。二月九日,陸群向中領館申辦換新護照,窗口告知一個月後取。三月九日,陸群去取護照,還是說一個月後再來。

四月六日,陸群再去簽證處取護照,窗口工作人員要她留下電話,說會在當天下午回覆她,但她幾天沒有得到任何電話。

四月十九日,陸群再次去中領館,一個領館工作人員要求和她單獨面談,談話中明確告訴她:我可以給你換護照,但希望你不要參加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的抗議。

當然陸群不會接受這個「交換條件」,陸群說,中共迫害法輪功沒有停止,抗議也不會停止。這樣,陸群被迫成了一個沒有國籍的人。

另一位法輪功學員董淑惠在去年也經歷了同樣的遭遇。

法輪功學員董淑惠告訴世人法輪功被迫害真相
法輪功學員董淑惠告訴世人法輪功被迫害真相

一九九五年董淑惠和家人移居到了新加坡,第二年全家就成了新加坡的永久居民。一九九八年董淑惠在新加坡接觸到了法輪功,成為了一名法輪功的修煉者。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九日,已經在新加坡生活了十四年的淑惠,去新加坡的中國使館申請辦理更換新的護照,使館沒有說不行,但她去取的時候,一次次地落空,一年多的時間過去了,她也沒有拿到新的護照。

眼看護照快要過期了,董淑惠決定到溫哥華試一試。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她獨自一人來到了溫哥華,八月三十日,董淑惠去溫哥華中領館遞交了更換護照的申請,並被告知於十一月一日取護照。

但九月八日上午十一點多,中領館的一個領事打電話告訴董淑惠,表示不能給她換新護照,她問為甚麼,對方答道:「沒有原因」。

拉攏親共政要 干擾中領館前抗議

溫哥華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抗議迫害
溫哥華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抗議迫害

溫哥華法輪功學員自二零零一年八月起持續在中領館前二十四小時抗議中共迫害,在社會上引起很大反響,許多西方人都是從這裏知道了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這也成為中共執意要去除的眼中釘。

溫哥華《信使報》(Vancouver Courier)二零零六年六月九日曾報導,前溫哥華市長李建堡就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的抗議展板一事曾和兩屆中領館總領事會過面。他認為加拿大是尊重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的,他沒有對此採取阻撓行動。

但事情在親共的蘇利文(Sam Sullivan)擔任溫哥華市長後開始發生變化。

二零零六年蘇利文以違反城市及交通附例為由,向卑詩省高級法院提出請求強制令,撤除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的抗議展板和小藍屋,溫哥華學員不服,提出上訴。二零零九年一月法庭判決執行市府強制令,溫哥華法輪功學員以中領館外的抗議符合加拿大憲法為由再次提出上訴,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九日,卑詩省上訴法院作出裁決,判定法輪功學員勝訴。

在庭審中,雖然蘇利文沒有直接承認和中共有交易,但從其庭外言行和媒體的相關報導不難看出其中的關聯。

溫哥華前市議員提姆•劉易斯(TimLouis)表示,「中國政府(中共)一直給溫哥華市政府施加壓力,要終止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的抗議,這不是甚麼秘密。

中國大陸報紙曾登載多篇吹捧蘇利文的文章。溫哥華《太陽報》曾報導對蘇利文的採訪,蘇利文說:「我在中國訪問期間,中國用紅地毯歡迎我,我受到了皇帝般的款待。遺憾的是,溫哥華沒有這樣的預算,使我能回饋他們。」

二零零六年八月,蘇利文在向法院提出請求拆除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的展板後,他應邀到中國駐溫哥華總領事楊強家中赴私宴,主動向楊強提供撤除展板的最新消息。他告訴楊強,此事已經進入法庭,不久就會有結果。

中領館總領事楊強在二零零八年九月離任舉辦記者會時,有記者問他在任內有沒有「遺憾」的事,楊強公開承認,他曾多次要求溫哥華市政府拆除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的抗議點,但一直未遂,是他任內的「遺憾」。

上訴法院判決法輪功勝訴、並責成溫哥華市政府半年內修改城市附例以符合憲法。但最後出來的修改稿甚至還不如原來的,律師安世立(Clive Ansley)說:修改稿「幾乎是為限制法輪功學員抗議而量身定做的。」

本地多家媒體報導,市政府官員承認,在修改過程中徵求過中領館的意見。對加拿大一個城市的附例需要去徵求一個外國政府的意見的做法,當地媒體一片嘩然,政要、民眾紛紛譴責。

暴徒攻擊抗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受攻擊的法輪功學員張春雨在新聞發布會上
受攻擊的法輪功學員張春雨在新聞發布會上

在被要求撤除抗議展板以後,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抗議曾受到暴徒攻擊。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日凌晨,法輪功學員張春雨被三名二十歲左右的亞裔男子襲擊,他們動手撕毀法輪功學員的抗議展板,其中一名身穿白色體恤、淺藍色牛仔褲的男子持一把手槍衝到他的面前,以槍抵著張春雨的太陽穴,要他離開這裏,用英語對他叫喊:「Don』t stay here!Go away!(不許在這裏,走開!)」

三個暴徒一起毆打張春雨,專門用拳頭打他的眼睛和頭部,致使張春雨眼骨碎裂,眼底出血。暴徒還用腳將小藍屋踹破了幾個大洞,直到一輛過路的巴士駛近,才逃離現場。

溫哥華法輪功發言人張素認為,顯然暴徒是受人指使,有備而來。

操控華人社團阻擾法輪功參加社區活動

二零零七年法輪功學員在唐人街遊行,親共僑領站在前面阻擋。
二零零七年法輪功學員在唐人街遊行,親共僑領站在前面阻擋。

溫哥華一位國會議員的辦公室工作人員曾對和她熟悉的法輪功學員說,中領館對華人社團的活動十分關注,每次到會必講和法輪功的「鬥爭」。

中領館除了向海外華人灌輸誣陷法輪功的謊言外,還通過親共僑領阻擾法輪功學員參加社區活動,根本目的是不讓海外華人了解法輪功真相。

阻擾溫哥華法輪功學員參加華人新年遊行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溫哥華法輪功團體自二零零三年以來曾多次提出申請參加遊行,均被親共的華人僑領找藉口拒絕。二零一一年遞交申請時,還遭到遊行組織團體之一的洪門民治黨接待人員的粗暴對待,某僑領還利用一些華語媒體散布誣陷、不實之詞,並且公開撒謊,說:「沒有收到過法輪功的申請」。而此僑領正是中共政壇的座上客。

家人回國旅遊 國安上門恐嚇

法輪功學員張女士未修煉的女兒和女婿(西人)二零一零年底去中國旅遊,在北京旅遊期間,遭到國安非法查詢和威脅。

連續幾天,他們晚上回來旅館房間的門打不開,必須去服務台換卡才能進房間,隨後二個便衣(國安)上門,要求兩人跟他們出去談話。張女士的女兒認為不合法,堅持不去。

便衣被拒絕三次後,第四天,來了三個穿制服的國安及一個翻譯,強制要求張女士的女兒女婿跟他們走,在被要求下才出示了警察證件。隨後他們被帶到旅館會議室,非法問訊二個多小時。

在問過一般情況後,國安直接追問:你媽媽在海外做甚麼?叫你媽媽不要出頭露面,反對中國(中共)。女兒回答:加拿大信仰自由,媽媽有自己的信仰,我有我的信仰,我不能干涉她,她也不干涉我。

最後國安提出要她帶個信給媽媽,在國外不要揭露中共,如果不答應,他們就不客氣了。

監控脅逼回國探親學員

法輪功學員魯女士是在海外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二零零八年初,她和未修煉的先生、女兒回國探親。當地國安包下了他們所住旅館的左右隔壁房間,四個國安對他們進行非法審訊,追問帶回家的法輪功資料種類、數量及給了哪些人。

魯女士說:「他們似乎了解我在國外的一切,包括我在商場裏推廣神韻時穿了一件甚麼樣的旗袍、旗袍是在哪裏買的、多少錢買的,他們全都清楚。」

探親期間的後半假期,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旅館,國安一路貼身跟隨一直到他們出境。國安還強求交換郵件地址,要求她在國外把她知道的或者參加的法輪功活動情況發回給他們,說穿了就是要她做提供海外法輪功信息的特務。

另一位同樣是在海外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施女士回國探親時也遇到類似情況,她第一次回去時,沒有人找她,給她的感覺是自由的;第二年回去的時候,就被叫到了當地公安局,多名國安和她「談話」,問她在海外的活動、神韻演出情況,連她買神韻票請朋友看都知道,並告訴她:「你去年回來我們也是知道的。」最後也是索要她的郵件地址,表示要和她「交朋友」。

威脅學員國內家人

另一位學員趙女士出國後一直沒有回過國,可是因為她在海外講法輪功真相,勸人「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中領館官員曾當面指著威脅她,她在國內的親人也經常被國安敲詐,勒索「請客」,並比著手勢說:「你媽媽的材料,包括照片、電話錄音,在我們手裏有這麼多(一大疊)。」

據不完全統計,幾年來,當地有數十名法輪功學員本人、家人受到中共當局或海外特務的騷擾、恐嚇。

中共自曝其醜 法輪功越來越強

對於中共的這種種伎倆,溫哥華法輪功學員表示,中共的種種惡行,最終都是徒勞。

十二年來,人們見證了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承受的巨難。但巨難並沒有壓倒法輪功學員,而是使他們更清楚地看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更堅信法輪大法是正法,在修煉中也越來越成熟。

中共把迫害輸出海外,對法輪功學員的各種威脅和干擾,即使能暫時掀起一點風波,但最後只能使中共自曝其醜,使中國人和世界人民進一步看清它的真面目,也使更多的人從中共的邪惡和法輪功學員的大善大忍中,明白真相和是非,從而擺放自己的位置,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