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我周圍的感人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在寫信、打電話講法輪功真相的過程中,我遇到了一些感人的故事。現在我把親歷的故事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生物科學研究員入道得法

今年四月,一個同修邀我去看她的常人朋友──失去意識的重症監護病人。這個病人是一個生物研究員,因腦瘤手術失去「意識」一個月了。我以她的同窗名義進了重症監護室。醫護人員站得近時,我就說:我是你的初中同學,來看你,醒醒啊!他們走遠或不在時,我就對著她耳朵:反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發現,每念兩分鐘她就嘆一口長氣、全身震動,前後三次,這就是說她有了知覺:喊她,知道撇嘴;握她的手,她也與我握手,會流眼淚,但不會說、不睜眼。這時醫生喊:「時間到了」,我們只好離開了。現在聽說她女兒將她送到療養院去了,仍然不會說話。

我念「法輪大法好」引起的病人的反應這件事感動了這位病人的科研「搭檔」劉教授。劉教授主動找我攀談,還留我住下。我給她講了我自己及我家老少四代在法輪大法中的受益和親人朋友修煉後的神奇故事。這位教授說:「你講的我愛聽,有些人一說就是共產黨如何不好,我就不愛聽。」我說:我認為你們都是高知,有關共產黨你們比我知道得多,不用我說。比如,土改時凡是有田有地、日子過得好的都是地主、富農,城市裏凡是經商有錢的都是資本家,剝奪他們財產、鎮壓「當家人」、家屬子女也被管制;反右時,大會小會動員你「鳴放,向黨交白心、換紅心」並許諾:「不揪辮子、不打棍子、不扣帽子,絕不秋後算賬」,結果呢?「文革」時,所有領導都是當權派,連當個班主任的都得挨批鬥。凡是在學術上有造詣的、有成就的,大多成了「反動學術權威」……,這時她插話說:我是右派,我老伴是當權派……。我又說:我們這個功,修煉「真善忍」、淨化人的心靈,沒有好不了的病;還能開智開慧,可他就是不讓你煉!為了證明他鎮壓「有理」,還導演「自焚」鬧劇,栽贓陷害我們的所謂「殺人、投毒」,硬把我們妖魔化,當作頭號階級敵人殘酷迫害……。說到這,他倆哈哈大笑:「你這麼一說這中共還真是不怎麼樣!只是我們平時沒去想這些。」

我又說:你們搞科研的成績都是所謂「黨領導」的,所以,六十年過去,不但沒有一個「諾貝爾」,連一個像樣的甚麼家也出不來!這就是他的所謂「偉光正」!他們異口同聲說:「你厲害……」

晚上她跟我學功,還要她的女兒也學。到第二天上午,五套功法她基本學會。她和老伴(某高等院校的黨委書記)做了三退,給她女兒、兒子,未婚媳婦也做了三退,並說:「你們這功了不起,是真正的科學、超前的(應該是「超常」)科學,你們有真本事。相比之下,我們渺小多了,我一定要堅持學。」

學生家長被摩托車撞傷以後

今年二月初,我的一個學生家長打電話告訴我,她出了車禍,被摩托車把右肩胛骨、左胳膊肘撞成粉碎性骨折,意在請我幫助。這位家長我曾多次給她講過大法真相,於是我乘出租車去了她住的醫院。我帶去了師父的「濟南講法」中講「大周天」部份給她聽,很快她就談笑自如,還可安然入睡。醫生告訴她:「你今晚會特別難熬,疼得受不了就讓護士給你換一種止痛特效藥。」早上醫生問:「昨晚沒睡吧?」她說,我也沒怎麼痛啊!醫生說:「你看今天的,一至五天不痛,那就是怪事了!」當時我又顧慮沒敢給醫生講真相,事後非常悔恨:我與其他同修在講真相救人上做的有天地之差!

術後五天這位家長就可以用筷子吃餃子和梳頭,而同室的同類病人術後十八天還腫得老粗、要人餵飯。臘月三十日她電話告訴我:「真謝謝李老師了,幫了我大忙了!」……她的一家、娘家、婆家共三十多人都做了「三退」,她也給她的朋友講了她自己的故事。

遠房哥哥癌症晚期聞大法痊癒

去年十二月,湖北恩施我的一個遠房哥哥查出患直腸癌已到晚期,同時他還患肺氣腫、兩腿麻木,做過前列腺手術失敗,兒女們都回來準備「後事」了。因聽我弟弟說我們這個法輪功如何神奇,可以救他,他就要來我家跟我學法輪功。但我老伴怕擔風險,我只好坐二十小時的長途汽車,再坐一個半小時摩托車去了他家(在大山中)。從十二月十七號開始,我整天給他讀《轉法輪》,到二十五號已通讀了三遍。他說:「我死不了了。」這時我開始教他煉五套功法。到三十一號,這中間又通讀了兩遍《轉法輪》。他說:「我今天五次大便都沒有血,我好了!」這時我才叫他跟著我讀(他沒進過學校),我又慢慢教他自己讀了兩遍《轉法輪》。

到一月八號我離開時,他的肺氣腫還未全好,其他基本都正常了。聽說最近又有點反覆,我就給他發正念,告訴他該怎麼做,又開始認真煉功了。

目睹他的經歷,他的四弟、四弟媳也煉功了。這夫妻兩的氣管炎、關節炎也在春節後好了。他自己全家二十口人、四個兄弟的全家共六十多人也欣然做了「三退」。這些人中有支部書記、縣委秘書、現役軍人。四弟的孫女(學習成績中等)原只打算考「區重點」中學,因誠信大法,出乎意料的以六百多分考上了該縣重點中學一中。消息傳到我老家,硬是不信神的幾個哥兄弟也「服輸」了。現在除邊遠地區的以外,絕大多數(400多人)「三退」了。

樓上小夫妻的故事

我樓上住的是一對年輕人,生了一對雙胞胎,可孩子老是生病。去年八月,兒子得了流感,在縣醫院住了一星期,花了四千多元還咳嗽不止。小媳婦對我說:「阿姨,你有甚麼辦法沒有,我的錢罩不住、人也罩不住啊!」我給她講過真相,她看過神韻光碟,對大法有些了解,但她丈夫不太信。我把師父的講法錄音mp3給了她,教她如此這般(聽「治病問題」)。她給孩子聽了一小時後,孩子一夜只咳了三聲;第二天,再聽三小時後,孩子全好了,還有三針針劑也不必去打了。她高興的說:「真神啊!」

第四天,孩子的父親來還我mp3時,問:「阿姨,我想請教您一個問題,為甚麼打針吃藥都好不了,聽錄音就能好?」我想了想,問他:「你是大學生,承不承認科學還在發展、科學還沒認識到的事物不一定不存在、不一定不是科學?」他說:「我當然承認。」我又說:錢學森教授答香港記者問時說:「人體特異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人試圖解釋它,我看不行,因為它遠遠超出現代科學的範圍,它是尖端的尖端科學,還不算,它是尖端的尖端的科學的平方。」錢老的話,你能信嗎?他說:「阿姨,我不但信,我還要跟您學功。」我讓他先看書。

一週後,他跟我學煉五套功法時說:「我明白共產黨為甚麼要鎮壓你們了!你們盡講『真、善、忍』了,『真、善、忍』,人都真它還怎麼腐化、怎麼坐莊啊!」他一連學了一星期,五套功法全部學會了,現在也堅持得很好,還常和我溝通。他為他自家、父母家、岳父母家的人做了「三退」。是他自己上網做的。給他母親和外婆請一個錄製了師父講法的mp3,讓她們常聽著。這可真是個有緣人啦!

鄰居孫子是有來頭的

去年十月,我回家看母親,有一個親戚的孫子,八歲,得了流感,因他的父母都在外面打工,老奶奶見孫子生病,擔驚受怕,老淚縱橫、愁苦萬分。我想幫她,但我弟弟和我老伴都不讓,因兩家歷來不和,怕他們孩子把我教他們怎麼做的事說出去,給我帶來麻煩。

我沒聽他倆的,去給孩子念《轉法輪》,特別是念了第七講「治病問題」,一連念了三遍,再讓他聽mp3師父的講法。兩天後孩子全好了,主動找我學功。我說:文文,煉功要花時間,會耽誤你看電視和玩呢!盤腿,腿會很痛的,你能堅持嗎?他說:「我能,我不怕腿疼,我會盤腿。」他算術常常不及格,是班上的倒數幾名。於是我不但教他煉功,還給他講算術,可他就是聽不懂,說是小時候吃藥太多,吃傻了。但他五套功法學得快,腿盤的尤其標準。

我給了他一個我弟妹用過的MP3,但沒捨得給他書,覺得他小,又沒人督促,不可能堅持修煉。今年放暑假後,他給我來電話說:「婆婆,你給我的mp3壞了,我寄點錢來請您再幫我買一個好嗎?」我立即給他寄去一個。我問他:你現在學習怎麼樣?他說:「我現在覺得數學蠻簡單的!」他奶奶接過電話說:「他從班上倒數幾名提到第三名啦!評上了『三好生』,得了獎狀和獎品,老師親自送到家。他爸爸要接他到廣州去讀書了……」這時,我後悔不已:真該把書給他留下,他「是有來頭的」 呢!

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師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這篇經文中說:「講清真相後有要學功的人,要儘快安排學法教功,他們是下一批修煉的弟子。」從那時到現在,我一共引薦了老少十人走進大法修煉,最大的七十六歲,最小八歲,還有兩個帶煉不煉的。這些新學員多數在做三件事上還比較精進,少數只是做自己親朋的工作。

另外,有七個因害怕中共而放棄修煉的昔日同修,在我多次勸說下,又實實在在看到大法在我及我家人身上體現的美好,從新走回來了。他們都比較精進。

回想在師尊呵護下我及家人走過的十四個春秋:我得法不到兩月,師尊就把我的心臟病、血液粘稠、長期失眠、慢性胃炎,低血壓等多種疾病清理乾淨;我老伴雖未修煉,但我修煉他受益,他的心臟早搏、鼻竇炎、前列腺炎、胃炎、戊肝,低血壓等疾病也都不治而癒或很快痊癒,所以他支持我、幫助我證實法;我母親,八十九歲時被組合櫃砸倒、九十一歲時餵豬摔進陰溝裏、去年又因挖土豆摔倒路邊溝裏,均安然無恙;我的孫子、外孫子歷次升學都是超常發揮(一個在最高學府電子科學技術專業就讀,另一個在該學府附中尖子班就讀);我的姪兒被摩托撞得顱內大出血、腦袋腫得像籃球,居然九天就恢復得出了院,現在也健康;我的姪女,三十五歲,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今年五月生了七斤半一個兒子(姪女婿是個中校軍官,不但自己「三退」,還勸他的家人做了「三退」)。

感謝師尊對我家老少四代和親人的恩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