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松父親終於認清了季黎明的真實面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大陸報導)易松,男,湖北麻城人,常州大學零九級高分子理論研究生。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二日易松被常州「六一零」非法綁架關押在常州錦海大酒店強制洗腦,後被轉到常州武進區看守所非法關押至今。

易松
易松

迫害責任人:常州「六一零」頭目季黎明和常州大學保衛處人員等。

易松的父親易作元,是一位為維持家庭生計常年在外賣苦力打工的老實巴交的農民。十幾年來,親眼目睹了妻子訚愛梅煉法輪功三天全身頑疾不翼而飛,雙目復明;兒子易松煉法輪功後尊老愛小,開智開慧,品學兼優,有口皆碑。然而懾於中共的淫威,在常州「六一零」季黎明之流的欺騙下,在兒子易松被非法關押迫害期間,做了很多糊塗事。

三月底四月初,易作元正在珠海打工,被季黎明一個電話叫到常州。季黎明讓易作元逼迫兒子易松「轉化」,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不知季黎明之流是怎樣威逼利誘易作元的,只見到易作元對拒不放棄信仰的兒子大打出手。

四月初,易松母親訚愛梅從麻城趕到常州大學要求釋放易松,因為她的「法輪功學員」身份,季黎明等不僅不讓她見到兒子,還強行對她進行錄像,並破口大罵,不停的辱罵她,威脅她。

四月中旬,海外「明慧網」和「大紀元」曝光了易松被迫害的消息後,勸善信、真相電話從世界各地源源不斷的打到常州,季黎明之流感到了正義的壓力,秘密將易松轉至常州武進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並再次打電話叫來易作元。

當易松的父親從珠海趕到常州大學時,等待他的是「簽字」,即同意將易松從常州大學轉到看守所。老實巴交的農民就這樣被這群流氓糊弄,稀裏糊塗的簽了字。

試想,任何一個正常人在正常情況下能讓自己的兒子不讀研究生而成為中共的階下囚嗎?季黎明和常州大學保衛處反覆強調,是法輪功把事搞大的,反覆追問誰讓你上網的?誰給你上網的?你趕快叫法輪功把那些文章都撤下來!

期間,季黎明還和武進區看守所演了一曲「雙簧」:季黎明當著易松父親的面給看守所打電話,要求讓父子倆見一面;看守所說易松態度不好,不能允許接見。季黎明對他們說好話,請他們好好「關照」易松,早點把他放出來云云。

結果易作元連兒子的影兒都沒見到,反而親筆簽字將兒子的「研究生」身份轉為了看守所的「犯人」身份,還發自內心的感恩季黎明,覺的他「挺善良的」,是真心幫助他,埋怨法輪功學員不該曝光迫害真相。法輪功學員反覆向易作元講真相,告訴他中共非常邪惡,如果不曝光易松的近況,易松將處於非常危險的境地。因為在長達十一年的非法迫害中,無數的法輪功學員就是被秘密迫害致死、致殘、失蹤或精神失常的。易松的父親還是聽不進去,完全忘記了正是季黎明之流執法犯法,綁架了易松。

五月,易松母親帶著日夜思念孝順孫子的奶奶千里迢迢從麻城趕到常州。武進區看守所說讓她家交五千元錢,將易松少判點,就判一年算了。

地處鄂東北貧困農村的易松家哪裏拿得出五千元錢啊?為了兩個兒子讀書,易松的母親長年累月不做菜吃,只將自己種的蔬菜在蒸飯時放在飯邊蒸一點。她靠給別人縫衣服掙錢,培養了一個大學生和一個研究生,沒向政府要一分錢的救濟金。家人四次到常州的盤纏都是借的。再說,憑甚麼要交錢啊?一個修「真善忍」的好人僅僅履行憲法給予的自由和人權,講了一句「法輪大法好」的真話,就要被非法關押迫害嗎?哪一條中國現行的法律中有這樣的規定呢?

現在,傳來惡人要非法判易松一年勞教的消息。易松的父親如夢初醒,原來自己被中共的偽君子季黎明愚弄和欺騙了!他悔恨交加,終於明白了是法輪功學員冒著生死在幫助他,是季黎明之流是在害他。這位老實巴交農民被逼的大叫:「我要去告你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