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湘睿被警察毒打致死(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陳湘睿,男,29歲,湖南省衡陽市動力配件廠家屬,法輪功學員。2003年3月11日晚上9點,衡陽市公安局一夥惡警破門而入綁架大法弟子陳湘睿。在衡陽市公安局國安支隊,惡警連夜對他刑訊逼供,於次日(12日)10時左右,陳湘睿被殘酷折磨致死,年僅二十九歲。

陳湘睿
陳湘睿

當天,九位「法醫」作對屍體「檢驗」與「解剖」,一般情況只有兩三個法醫即可,為甚麼請來九個?欲使說服力加大些嗎?同時備有防暴警察兩卡車人荷槍實彈,這又為甚麼?當時陳湘睿屍體表面看不出甚麼致命的傷,「法醫」解剖驗屍後聲稱五臟六腑沒有一個是好的,這又為甚麼?內臟全被打壞?

當時有負責的惡警說要馬上解剖,小陳母親表示死因已是明擺著,不同意解剖。他們說:「不同意也不行,這是上級的命令。」小陳的家人一直很疑惑,他們為甚麼匆匆忙忙硬要「解剖」,還說是「接上級的命令」。他們是為了弄清死因?追究兇手責任嗎?還是要說明不是警察所稱的「跳樓自殺」?

家人為了弄清楚,打聽到了當時負責解剖的是:南華大學醫學院的一個叫熊平的。家人多次找他詢問,他都閉口不說,在家人再而三的請求和追問下,他才戰戰兢兢開口:「我不能說啊,我說了連我都沒命了。」以後再去找他,聽說他已被上級部門調到省城長沙去了。

小陳的家人悲痛不已,他母親更是切膚的痛。她至今也不讓兒子的骨灰下葬,時時守護著……

由於修煉法輪功,他看上去就像十七、八歲的男孩,年輕英俊,為人真誠,純潔善良。和年邁的父母相依為命,居住在衡陽市動力配件廠家屬房(兩間常年見不著陽光的低矮平房裏),全家人就靠母親微薄的退休金度日。為了減輕家裏的負擔,他常出去找活幹,曾幫人送貨、搬貨以及搞推銷等。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1999年10月27日、2000年3月2日、2000年4月下旬,先後進京上訪後被非法關押在衡陽白沙洲拘留所、收容所;2001年元月過年前在家被綁架、非法關押在拘留所長達半年之久。

2003年3月11日21時許,衡陽市公安局國安支隊負責人周著文、雷振中帶領一幫惡警撬門砸門闖進家將陳湘睿拳打腳踢拖出門外,拼力往中巴車方向拖去。拖了將近70米遠,當時有一惡警邊拖邊罵:「今天回去打死你這個頑固……」把小陳拖進中巴車後按在座位底下,面朝下,惡警還用腳踩在小陳身體上使他不能動彈。這樣殘暴的對待善良的大法弟子,旁觀者有數十人之多,都敢怒不敢言,天都為之震怒!頓時雷聲陣陣,大雨傾盆……

惡警們將小陳綁架到公安局後,將他吊起施以酷刑。由於小陳始終認為:自己在法輪功受到不公和中共殘酷迫害的情況下,以和平方式發傳單講真相,申訴冤情,揭露中共的殘暴罪行,完全是合法的,沒有錯。這也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在公安局內他始終抵制不屈服,激怒了這些惡魔,他們對他大打出手……

殘暴的毒打、折磨一直延續到第二天早上。見小陳奄奄一息時,他們才急忙送醫院搶救。約12日10點左右陳湘睿停止了呼吸。

惡警們當天就劫持陳湘睿的父母、姐姐、姐夫等親人到衡陽靜園賓館軟禁起來。直到下半夜在兩卡車荷槍實彈的武裝警察一路脅持下,來到擺放陳湘睿遺體的地方。當母親見到兒子的慘狀時抱屍痛哭(頭部陷下去一個坑,肋骨、鎖骨、腳背骨被打斷)。當時有負責的惡警說要馬上解剖,小陳母親不同意(死因已是明擺著)。他們說:「不同意也不行,這是上級的命令。」小陳母親就和他們論理:「我兒活生生的被你們整死了,屍骨還未寒,又來殘害他的遺體。你們還有沒有天良」;「還有沒有王法。」

小陳母親抱著遺體哭著喊著不准他們解剖,被他們抬的抬拖的拖強行弄到車上開走。

骨灰領回來後,她日夜抱著守著白白的兒子的骨灰罈不讓下葬,時常哭喊著:我要湘子!……我要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