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高密謝玉琴女士被中共人員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高密大牟家鎮南集村四十四歲婦女謝玉琴,修煉法輪功「真、善、忍」,身心受益,幾年來卻屢遭中共邪黨人員迫害,從二零零七年底到現在,遭非法勞教、抄家、多次騷擾。其實村裏誰都知道謝玉琴只從修煉法輪功後,變化很大:孝敬公婆、善待丈夫、勤儉持家、鄰里之間和睦相處。對於惡人們一次次的騷擾,村裏的好心人都說:做好人還被抓,看來這個××黨真不行了!

以下是謝玉琴自訴遭受迫害的經歷。

二零零七年的年底,惡人非法闖入我家,搶走電腦、打印機及大法書籍,當時我走脫,三個月後,二零零八年的農曆二月初六,我被非法抓去勞教一年。在看守所裏的五十多天,讓我照相我不照,遭受了非人折磨,一譚姓惡警,找來了六、七個男人,說甚麼把我拖出去餵狼狗,吊起來收拾收拾,恐嚇不行,又來軟的。譚姓惡警偽善的說:我給你打開銬子,出去又回來說:沒有鑰匙用這個試試(釘子)。結果手銬越弄越緊,我的手被銬得變成了紫黑色,手腕被勒出了血。

在被非法勞教期間,一入勞教所,惡警就逼迫我轉化,我所在的四大隊惡警隊長,劉青、吳秀麗,因我不放棄信仰,早晨四點起至晚上一至二點半才讓睡覺,期間,坐小板凳,兩手放在膝蓋上,身體坐直不讓動,輪流找幫教人員做轉化,每天早上,惡警上班,第一句話就問轉化了沒有?有一次吳秀麗看我還沒轉化,掄起拳頭,照著我的胸口就是兩拳。總之在這裏我看到了甚麼是真正的邪惡。

二零零九年正月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回來,鎮政府、派出所不法人員不斷的到我家騷擾,大約在二零零九年的三月,有一天周戈莊派出所,到我家進行所謂的回訪,在我家這裏翻翻,那裏掀掀,想要找東西。

二零一零年六月這一天,天還下著小雨,我在家幹活,周戈莊派出所、還有大牟家鎮政府七、八個人非法闖入我家,說叫我到高密去學習,說甚麼不去不行,還說去學習學習對我有好處,沒有甚麼事,耽誤不了多少時間就回來了。我說:老張(惡警叫張言光)上次你不是也說沒事,到派出所問一問就回來,結果把我勞教了一年,你騙了我一次不夠,這回又來了,你除了騙人還有甚麼?他見我不去,就對我丈夫說勸勸我,去一趟沒事就回來。我說:我學法輪功你們把我抓去勞教一年,我丈夫不學,你們逼他去給你們清理廁所、打掃衛生,把他嚇得尿都尿褲筒裏,你說說這是為甚麼?我一邊說著一邊往外走,我說:你們看我男人老實,欺負我們,走,咱到大街上叫老少爺們評評理,我學法輪功,不偷、不搶做好人,按著真、善、忍做人哪裏錯了?一會村裏的一幹部過來說:弟妹你誤會了,他們不是抓你,就是找你去學習學習,我說你以為他們是好人,我給你說個真實的事,姚秋紅五十三歲,人家一不偷、二不搶、三沒犯法,被他們兩個人按著胳膊,兩個人按著腿,另一個人猛踢她的骨盆,把她踢的下身往外淌血,你們都是明白人,誰沒有兄弟姐妹?把她這樣禍害?這時這些人也不緊跟我走了,有往後倒的,這時是來了個甚麼主任,說非把我弄走不可,我繼續往前走,來到一家小賣部,裏面有不少人打牌,我就說:大家出來評評理,共產黨又要來抓我,他們放著壞人不抓,抓好人。我一邊說一邊走,當走過一個路口回頭一看,惡人們連人帶車都不見了。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上午九點多,大牟家鎮政府兩個人(一個是南斜溝姓李、一個秦家莊子姓秦兩惡人)到我家,讓我到大牟家鎮政府建甚麼檔案,說是上面有名了,我說:我按真善忍做人,身上的病都好了,秦某說:好就在家裏煉,不要出去說。我說:我算活明白了,我按著真善忍做人,活的堂堂正正,我老百姓按真善忍做人,你們到我家來不是翻就是搶,李某說:今天我們沒有吧?你就隨我們去簽個名就行了,我說:你們文化大革命戴帽子的那一套又來了,我不聽你們的,這時他們起身就走,李某氣急敗壞罵了一句就上車走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