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行醫中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六日】我是一名大陸大法弟子,從事醫生的工作多年。

醫術

在修煉前我是在大陸國營醫院工作的醫生,很多醫生不重視提高醫術,注重搞人際關係,而且多工作的人,不多得錢,工作中出現差錯還要受到領導的批評。那時的醫生,只要能完成自己的工作任務就不錯了,為工作而工作。我就是其中的一個。而且在內科住院部工作,基本上都是明確診斷的才住院治療,不需要太多的思考。這樣我對外科、皮膚科、婦產科的病人治療經驗幾乎為零,就是內科也只是單純的幾種病例。

修煉後,通過學習師父的經文《精進要旨》〈修煉與工作〉等講法後,在以後的工作中,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對病人體貼周到、熱情服務、耐心解釋病情、很多病人都說我像他們的親人一樣。在行醫過程中從沒對病人提出任何私利的要求。領導認為我的工作好,讓我治療他們的親朋好友。

在中共誹謗大法的初期,受中共的宣傳的影響,科主任問我是否有不讓病人吃藥的行為?我告訴他:「煉法輪功能使人身體健康,道德回升,從而不得病,並沒有不讓病人吃藥。」他說:「沒有此事最好,當醫生千萬別說不讓病人吃藥。」我悟到:我能做到一個好醫生,就是對中共謊言的揭露。全院職工都知道我繼續煉法輪功,許多病人也知道,我也一直從醫生角度講真相

幾年前,親屬見醫藥行業有利可圖,逼迫我以掛靠醫院的方式,從事個人行醫。想要開設診所,需要各方面都精通的全科醫生。而我對很多科目都是從零開始,我才認識我醫療經驗的貧乏。我決心用大法的法理指導自己行醫,做一個好醫生。我開始了獨立的思考,對病人的病症、體徵及鑑別診斷和治療方案,從新排查,要以最安全快速的方式診治病人。

那時我每天堅持學法不斷,遇到醫學方面的難題,簡單的翻一下醫學書,了解一下大概情況,每次也就十分鐘左右。對遇到的問題,常在學法過程中會有新的認識,並把西醫理論引向深入。就這樣,大法的法理不斷指導我對西醫理論的再認識。一年後基本上能做到對常見病心中有數,自如的診治病人,我明白這是大法給予的智慧。

在行醫過程中,我發現用中醫理論指導診治疾病很有效,也更符合大法的法理。如常見的感冒疾病,用西醫很難立刻區分,只能靠經驗判斷,用藥很難準確。當用中醫理論區分為「風熱感冒和風寒感冒」時,診治的思路明確了。我向老輩醫生請教用藥,也沒有好的治療方案。可我在學法過程中,找到更好的治療方案,給親屬用過後效果顯著,在以後應用中,很多診所治療不見明顯效果的,用此方案很快痊癒。我親屬說:「病人需要多日才能治癒的病人,你治一、二天就好了。」我的醫術在提高。

我聽說中藥「白癬皮」可以治療糜爛性胃炎,我的一個親屬服用後很快好轉,再次胃鏡複查痊癒。一味簡單的中草藥能夠治癒西醫難治的胃糜爛。

後來我開發了兩個中藥方劑,一個是治療腸炎;一個是治療「帕金森病」(震顫麻痺)。治療腸炎的方劑,我給了鄰居免費服用效果明顯,有個久治不癒的病人,我用西醫輸液治療無效的情況下,服用此方後兩天明顯好轉,十天痊癒。一年後再見到他時,病情仍未復發。我體驗到中醫中藥的博大精深。藥監局因我沒有中醫上崗證禁止我獨立配製中藥,此法只能在民間流傳。治療帕金森病的方劑,經過我反覆論證,認為是一個可行的治療方案。

醫德

修煉以後我認識到,要用大法修出的善對待病人,當我治療病人時注意自己的心性的提高。特別是個人行醫以後,能正確對待工作中遇到的麻煩。

比如:有個面部過敏的鄰居,給他用了抗過敏藥物後,很快痊癒,他反說是用「面部保護霜」治癒的。我奇怪藥物怎麼能無效呢?幾天後他再次過敏,才說了真話。我當時聽了真不是滋味。

還有一個患闌尾炎的病人,治療兩天後仍說效果不明顯,我讓他到上級醫院去檢查,他卻要堅持繼續用藥治療,出門前還彎腰裝出病重的樣子,出門後立即站的筆直。我親屬看見這樣的事情後,憤憤不平。

服過我配製中藥的人,只告訴他們的親人療效好,對外人都保密,還同我講條件,遇到這些後有時爭鬥心、怨恨心、報復心、自尊心等都出來了,我馬上能意識到,並修去它們。無論遇到甚麼樣的事情,我都會一如既往的對待病人,熱情服務。親人常問我:「碰到這樣的事情,怎麼看不見你生氣呢?」

有位親屬看我誠實,告訴我現在很多醫院、診所勒索病人,都少給病人加藥,多收錢,還可以延長病期,鼓勵我也那樣做,我只是笑了笑。而我正好相反,治病時常常多加藥,少收錢,只想到病人怎樣早日康復,決不隨著人類道德敗壞而敗壞。

有幾次遇到過高度過敏體質的人對多種藥物過敏,問病時還有意隱瞞,用藥後立即出現強烈的過敏反應,常規搶救用藥不見緩解的情況下,突然急中生「智」,加藥後立即見效,家屬過後告訴我:「以前也出過類似的過敏反應,被送到市醫院搶救治療,你治療的真快。」當時我的怕心、顧慮心、逆反心、自責心以及對治療事故的後怕等都往上湧,我能很快認識到並克制它們的發作,以後逐漸的修去了這些執著心。

當我熟練的掌握了很多醫學知識後,顯示心、歡喜心、求名求利的心不斷往上翻,因為有了以前修煉的基礎,我基本保持一平穩的心態。其中有一個根本的執著心,就是佔有心,想獨自佔用,並利用大法給予的智慧證實自己。我認識到這些後,牢記自己是一個大法弟子。在修煉好自己的同時,更好的服務社會,證實大法。在修煉心性過程中,我始終抱著這樣的思想:無論任何情況下,只要我動心了,我一定挖出讓我動心的原因,是甚麼讓我心裏不平靜了,這是我修煉中一直堅持的。這樣心性提高的很快。

我有一個病友對我說:「過去有句話,寧可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像你這樣的醫生對人善良、和氣、沒有壞心眼,得罪你都沒關係,你也不會用醫藥害人。」服我配製中藥的人,我都人為的加上禁煙禁酒,節制慾望的條件,有因生氣患病者,我開導他們重視人類的道德,並講法輪大法的美好,也希望他們有個好的未來。

由於自己治病快速的療效,誠信的服務,逐漸取得病人的信任,開創了很好的環境,有的鄰居親切的叫我「法輪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