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應試教育與中共謊言洗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應試教育,又稱填鴨式教育,是一種通過考試成績來衡量學生水平的教育制度,與素質教育區別最大的一點就是受教育者只能一味的接受,而缺失了自身的獨立思考能力。受教育者要想得到一個理想的成績,也只得依照「出題者」原本規定好的唯一答案來完成答卷。

而這個「出題者」最大股東就是中共了。中國大陸這幾十年一直堅持應試教育,也是中共一直心虛其竊國起家的不光彩歷史,並極力隱藏其對中國人民犯下諸多罪惡的事實,故充份利用和放大了應試教育的弊端,對學生從小孩開始就在灌輸中共黨文化,加強對精神意識領域的控制。應試教育被諷為「應試教育是個筐,甚麼垃圾都能裝」,而中共充當了「垃圾製造者」這一角色。在一遍遍的重複灌輸下,在一代代的交叉感染中,社會道德下滑,民風敗壞,人們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被扭曲,辨別是非的能力也在退化。

因而,在中國大陸,對受教育者來說,應試教育已經代表著一種權威──強權加淫威。學習中國現代史,目的之一是讓學生接受被歪曲了的歷史,承認中共的合法地位;學習政治,是讓學生死記硬背,擁護黨的獨裁統治,但如有人提出異議,則會被扣上「參與政治」帽子。雖然中共作假的手段拙劣,但在沒有選擇和比較的情況下,在先入為主的因素影響下,眾人被灌輸了虛假的東西卻不容易、甚至不願去辨識是非和曲直了。

比如,小學的語文課本也被整的漏洞百出,下面列舉網絡上爆料的幾篇課文:

「愛迪生」課文:愛迪生的媽媽得了急性闌尾炎。醫生苦於房內只有幾盞油燈,無法進行手術。剛滿七歲的愛迪生,利用鏡子的反光原理,讓醫生在明亮的反光下,為媽媽成功進行了手術。

疑問:醫學史上對於闌尾炎手術的最早論述是在一八八六年,而愛迪生生於一八四七年。也就是說,愛迪生七歲時,不會有闌尾炎手術。一位有著二十多年經驗的外科醫生說,油燈反射屬於「有影燈」,這樣的條件根本無法進行闌尾炎手術。

中共詆毀法輪功創始人的手段不也是類似嗎?

《人民日報》曾登過一篇有一老婦人在幾十年前為李洪志先生接生的事,八十多歲接生婆竟然清楚記得一九五二年為李先生接生時,用了催產素。但被揭發出來她所用的催產素,在那年還未臨床使用,使《人民日報》貽笑大方。

黃繼光課文:火力點裏的敵人把機槍對準黃繼光,子彈像冰雹一樣射過來。黃繼光肩上腿上都負了傷。他用盡全身的力氣,更加頑強地向前爬,還有二十米,十米……近了,更近了。……黃繼光突然站起來了!在暴風雨一樣的子彈中站起來了!他舉起右臂,手雷在探照燈的光亮中閃閃發光。

疑問:美軍在朝鮮使用的輕機槍,彈丸初速為853.4米/秒。高速槍彈遭遇人體驟然減速時,造成比彈丸直徑大許多倍的嚴重破壞。當穿過人體而去時,彈道周圍組織又將剛剛吸收的動能向體內猛烈擴散,造成類似「爆炸」般的效應,使人體內瞬間爆出一個比彈丸直徑大十幾倍的傷腔。一顆即足以打爛一個拳頭大小的區域,黃繼光不可能「舉起右臂」,從離心臟十幾釐米遠的地方通過,心臟也可能在瞬間傷腔出現時遭到強烈擠壓而破裂甚至被搗爛。

中共栽贓法輪功修煉者的「自焚」謊言不也是類似嗎?

從「自焚」謠言錄像片中王進東被抬上救護車的鏡頭看到他雙腿不知用甚麼裹得粗粗的,衣服也沒燒壞,讓人覺得他是否事先包好了石棉布;但從他兩腿間放著的那個完好無損的綠色塑料瓶又使人懷疑他到底有沒有點著火;那個燒到重傷無法救活的十二歲劉思影竟能在被人抬走的時候喊出那清脆響亮的「媽媽──」,令人不禁產生「這是否劉思影的聲音」或者「劉思影是否已被燒得那麼重」的疑問……

「草帽計」課文:紅軍長征期間,賀龍用計謀,不費一槍一彈,使敵人自相殘殺的故事。一九三四年,中國工農紅軍開始二萬五千里長征。賀龍帶領一支紅軍隊伍,由湘西向貴州進發,蔣介石的……派飛機在天上跟蹤轟炸、掃射。那時,正是炎夏,地上的草木都被曬得枯焦了;指戰員們雖然人人頭上戴了一頂草帽,仍然熱得汗流浹背。」

疑問:查閱歷史資料得知,一九三四年的「炎夏」,賀龍和夏曦領導的紅三軍還沒有開始長征,而是在湘黔川交界地區游擊戰。紅軍長征始於一九三四年十月十日,此時的賀龍,並不在江西中央蘇區。當 「長征」、「飛機」、「從湘西向貴州」,這些條件都可以滿足了,已是十一月了,並非「炎夏」。沒了炎夏,草帽計怎麼可能實現呢?

中共就是這樣用「假、大、空」宣揚成了「偉、光、正」,將真正抗日的描述成下山摘桃子的,自己「神不知鬼不覺」偷得桃子。

今天,得知這些不辯的事實時,卻有幾分震驚、幾分好笑,繼而是十分的沉重。在這短短幾十年裏,中國五千年的傳統文化被中共破壞殆盡,八千萬的中華兒女被奪去性命(《九評共產黨》裏已經詳細剖析了這一切來龍去脈),當今仍舊有著難以計數的人們為堅持真理、不妥協於中共淫威而身陷囹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