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安勞教所對女性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北京勞教系統對女性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從一九九九年十月開始的,那時迫害的場所位於大興區黃村鎮西莊路九號的北京市天堂河勞教所;隨著迫害升級,天堂河勞教所已容納不下非法抓來的女性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六月遷址到位於大興區天宮院東慶豐路六號的北京市新安勞教所;二零零二年三月又遷址到位於大興區天堂河魏永路十二號的北京市女子勞教所,這是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為加大迫害力度耗巨資興建的。下面是這三個勞教所的位置關係(見下圖)。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零零二年三月,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北京女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主要集中在位於大興天宮院東慶豐路六號的北京市新安勞教所,後改擴建為其他用途,但在衛星影像圖(見下圖)上仍可見原來建築物的蹤影,仔細辨認可發現兩座主樓、集訓隊、接見樓、食堂、服裝加工車間還都在那裏。

㈠.當年北京市新安勞教所監區建築和活動場地分布(見下圖)

㈡.每座建築物都可見證女法輪功學員們身心受到的傷害和摧殘

①②勞教人員樓:

兩座勞教樓(橘紅色)都是四層樓,東樓是一、二、三大隊、少教隊(未成年男勞教人員,非法輪功學員),西樓是四、五、六、七大隊。一至七隊是普隊,每層樓一個隊(見下圖),一百-一百四十人,只有一部樓梯可以通行,惡黨獄警辦公(一些體罰和酷刑也發生在這裏)在樓梯東側,學員在西側,七──九個班分布在走道南北兩側,每班十六人左右,至少安排一個大煙(吸毒的)或其他罪錯人員,目的是戒備女學員們有甚麼異動。

剛來這裏的人必須剪齊耳短髮、穿紅色勞教人員服裝、戴胸牌;在筒道裏背所規所紀和司法部二十三號令,練習高聲喊「報告、到、是」,再內向文靜的女孩子也得如此,這是洗腦的開始,不知不覺中認同強加的罪犯身份,然後邪悟猶大開始灌輸洗腦邪說,觀看洗腦錄像,猶大們輪番上陣,不許人睡覺、各種體罰(見下二圖),直至你糊塗得同意寫下放棄修煉的悔過書等「三書」,然後是在全隊範圍宣讀「三書」,還要錄像記錄絕不反悔之意。這是一般的,而有些無懼任何體罰、挨打、灌食、電擊等酷刑也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惡警們就會把她們送往集訓隊。

罰站
罰站

「飛」著
「飛」著

搜監,一般是突然襲擊,所有人出班,脫光衣服檢查,宿舍床鋪和櫃子等處由惡警全部狂翻一遍。

③集訓隊:

從影像圖(見下圖)中可以看到南部的「小院兒」,就是體罰法輪功學員的地方,她們在那裏被罰仰臥起坐、罰跑、罰蹲起、罰站等等;房子北部有八個怪怪的小格子,那是連接每個禁閉室的「風圈兒」也叫風場兒,牆很高,面積很小,直接通向室外,專門在寒冷的季節打開冷凍學員的。

房子的東牆根兒有那種海外真人秀展示的進去後站不起來也蹲不下的鐵籠子。

集訓隊
集訓隊

對於長期反迫害、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就被送到這裏了,這個隊離其他隊較遠。一個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叫重點人)就有兩個或更多的大煙、猶大等包夾,這個隊人數較少,三十人左右,所以迫害勾當不為更多人知道。每個「重點人」到這裏以後,惡警們首先研究一番,然後安排猶大們有計劃的迫害,然後經常開會討論迫害方法,迫害方法包括各種花樣翻新的體罰和酷刑(見下二圖),那些酷刑一般是在無人知道的地方和方式進行的。對人精神和人格的侮辱無所不用其極。

嚴寒中長時間罰跑
嚴寒中長時間罰跑

暴力逼迫寫所謂「三書」
暴力逼迫寫所謂「三書」

④加工車間:

有兩個隊的部份學員來這裏奴役勞動,主要是加工勞教人員穿的服裝,只許幹活,不許講話。學員們早出晚歸,經常加班,當然是無償的。

⑤接見樓:

學員每月接見親人的地方(不放棄信仰的學員這個權利也被剝奪了),一般持續一週,其它時間這裏基本沒人,空的,所以很多隱蔽的迫害發生在這裏。一次在操場上聽到樓裏傳出法輪功學員淒厲的慘叫,至今想起來還覺心寒。每月一次的接見前、後都要搜身,摸遍學員的衣服口袋,最後把鞋脫下來檢查。

這裏也曾是「外幫教」的場所。

⑥食堂:

進食堂前要大聲唱紅歌和洗腦歌曲,吃飯、刷碗時間都是限時的,催促聲不絕於耳。

⑦洗澡堂:

夏季一週洗一次,平時兩週才可以洗一次澡,而且全所七個隊在半天之內全都要洗完。洗澡過程中經常被催促,沒等洗乾淨就得匆匆結束。

⑧電腦教學及閱覽室:

裏面擺著很多電腦和書籍。是正常人被隔離在非正常環境後,很想去的一個地方,可從沒見開放過,很明顯是做秀用的。

⑨操場:

升血旗的地方,每週給法輪功學員洗腦一次。在操場經常搞所謂操練,長時間拔軍姿、抬腳踢腿、走隊列,許多老年學員體力不支,不得不退下來,甚至暈倒。也舉辦過打籃球、跳健美操活動,與其說活動不如說是做秀。二零零一年八月的一天有外國記者採訪,院子裏擺滿了花,各隊都停止了幹活兒,很多人被安排來到操場上打籃球、跳繩、還有人比劃經絡操甚麼的,禮堂裏還安排了詩歌朗誦,頓時新安勞教所裏歌舞昇平、一派祥和景象。外國人剛剛跨出大門,勞教所又重歸原樣,誰都明白一場大秀演完收場了。

二零零一年十月的一天一個法輪功學員在升血旗的時候,大聲喊出「法輪大法好!」(見下圖)的心聲,惱羞成怒的惡警們把這位學員慌忙塞進了集訓隊。

喊出心聲,震懾邪惡
喊出心聲,震懾邪惡

⑩入口大門:

一般只進出此門兩次,進去一次、出去一次。時間間隔已經從二零零零年的一年,二零零一年的一年半延長到現在的兩年半,就是在勞教所被非法關押迫害的時間長度。

⑪大禮堂:

是讓每個真正的法輪功學員痛心疾首的地方,因為被迫寫的所謂「決裂書」要在這裏對著全隊的人和錄像機大聲宣讀,把自己的靈魂出賣給惡魔。這裏還曾經辦過數批所謂「外幫教」即洗腦班,就是對北京市各區縣及系統的蓋世太保「六一零」機構非法抓來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迫害,每批二十人左右。

「轉化」的邏輯
「轉化」的邏輯

㈢.作息時間以及沒完沒了的洗腦迫害和奴役勞動

即使是已經所謂轉化的人,仍被不停頓的洗腦,每天的作息時間是這樣的:小哨叫六點起床、快速穿衣按班放茅洗漱、排隊到操場齊步走或跑步練隊列、回樓、排隊吃飯唱紅歌進食堂、快速吃飯、排隊回樓,奴役勞動、所謂學習、放錄像──灌輸誹謗詆毀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片子、給那些惡警認為轉化不徹底的人洗腦(見下圖)、排隊唱紅歌吃午飯、依然是奴役勞動、學習大黃本小黃本(灌輸洗腦言論和思想)、做洗腦式幫教、排隊唱紅歌,吃完飯、看央視新聞、然後還是奴役勞動、幫教洗腦、催促式洗漱、十點至十一點睡覺甚至更晚,睡覺時監室門和燈都不許關,隨時承受光的壓力和樓道裏傳來的猶大洗腦的宣傳聲。

所謂學習還包括背二十三號令、寫保證書、寫三書、揭批、反覆觀看洗腦錄像(早期取締時的誹謗造假宣傳、所謂名人演講)、聽所謂心理專家講座、寫心得體會、讀已出所勞教人員的信。

普隊裏安排的各種奴役勞動是女法輪功學員遭遇的另類迫害,主要是在法輪功學員們起居的班裏進行的,包筷子、織毛衣、做工藝品等。過去那種紙包的一次性筷子,很多是這裏包裝的,每人每天要包五千雙左右,幹不完的加班,有時幹到夜裏一點,早上五點多又起來接著幹,中午不休息,連續一個月每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有的人雙手磨起大泡。

在北京市新安勞教所裏沒有中共輿論工具所宣傳的春風化雨,有的只是對外界虛假的輿論宣傳和對信奉「真善忍」的好人迫害的血雨腥風。從非法抓捕、限制人身自由、體罰到法西斯式的洗腦誅心和酷刑,這些鐵的事實都一一銘刻在留在這裏的一磚一瓦上;對善良人性的滅絕、良知的扼殺、信仰自由的踐踏,這些非人性的陰謀也被這裏的一草一木牢牢記住: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間,在新安勞教所充當中共惡黨集團在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群眾的迫害中踐踏國法、摧殘人性、助紂為虐的幫兇代表是:所長馬捷(男)、一大隊長陳莉、二大隊長程翠娥、三大隊長焦學先、四大隊長李繼榮、五大隊長陳秀華、六大隊長蘇向榮、七大隊長王兆鳳、集訓隊長柴國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