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天水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天水監獄二零零三年七月開始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監獄把每個法輪功學員包給「教育科」每個幹警,每天進行所謂的「談話」,有些人謾罵法輪功創始人,有的拿著誣陷大法的書讀。法輪功學員耐心地講著真相,講著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事實。警察看達不到所謂「轉化」法輪功學員(即強迫放棄信仰)的目的,又變化花樣,把法輪功學員分給各個監區,每個監區和監獄簽訂轉化責任書。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的一天晚上,上大課(監獄每個星期組織的對犯人進行的洗腦)中,教育科原科長魏俊明(音)說些誣陷法輪功創始人的話,法輪功學員王永明要離開會場,幹警不讓離開,四監區幹事劉江濤(因迫害法輪功學員賣力,後被監獄提拔為×教科科長)拿電棒電王永明。王永明高喊「警察打人了」「法輪大法好!」上來一幫警察,把王打倒在地,拖到樓下辦公室繼續進行迫害。

監獄二零零四年陸續對法輪功學員趙後雨(又名趙蘭州),尚君斌進行迫害。尤其對尚君斌迫害更甚。對尚實行隔離,一天二十四小時關在辦公室,有幹警專門盯著,白天幹警輪番談話,晚上打罵,用電棍電。他們把電棍和手銬用電線連起來,手按電棍開關,看你一打盹就按,使你從睡夢中驚醒,不讓你放鬆,頻繁電最後使人精神恍惚。尚君斌身上滿是被電的焦點,據知情者說,當時電時能聞著焦糊味,犯人都罵那警察是畜生。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對法輪功學員徐峰的迫害:派四個刑事犯(殺人的,盜竊的,搶劫的,黑社會的)監視,不讓走出宿舍,上廁所都有人跟著,不讓和別人特別是法輪功學員說話,一說話就威脅別人,甚至動手打人。那次在×教大會上徐峰喊了「法輪大法好」,單手在床腿上銬了一個多月,睡覺都不打開。

三監區對法輪功學員李春生用「穿槓子」的酷刑進行迫害,這樣也未達到目的,最後又轉到迫害最邪惡的四監區,採取「熬鷹」(即長時間不許睡覺)的酷刑,就是讓幾個犯人(多為重刑犯,他們都想立功減刑,表現積極,說一聽一,有時出整人的壞點子)監督,不讓人睡覺,你一打盹,就把你搗醒,幾天幾夜熬的你生不如死,精神恍惚。自從曝光毒打酷刑後,他們就採用這種酷刑。三監區還對楊景春,狄小藝進行邪惡迫害。

一監區對法輪功學員王偉平、高招明進行迫害,放誣陷法輪功的碟片,不看就拳腳相加。

二零零六年一月九日,一監區就把從定西監獄轉來不到一月的法輪功學員劉志榮迫害致死。劉生前表現堅定,不承認迫害,不配合邪惡的命令指使,不報數,不下蹲,惡警指使惡徒打劉。惡警覃建最瘋狂,動不動大打出手,不到一個月劉志榮被活活打死。劉死時頸部有傷痕,血流了一地,人整個泡在血裏,收拾的犯人都無法下手,幾天後吃飯還惡心。整個監道都衝了好幾遍,為掩蓋罪行直接火化,沒讓家屬看,對外封鎖消息,宣稱是自殺。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法輪功學員陸偉龍在反迫害的絕食中,他們不顧陸身體虛弱給陸戴腳鐐,手銬。腳鐐手銬穿在一起,人根本直不起腰,時間一長痛苦不堪。持續將近一個月。

對法輪功學員關強、張平也進行不同程度的迫害。

教育科,入監隊後幾年也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安排犯人「包夾」,這些犯人多為獄警的「關係戶」,多數是關押時間長的或「多進宮」的,對監獄整人的一套很熟練,心狠手辣,掌握獄警的心思,有時獄警的一個眼神,一個動作的暗示就能明白獄警想幹甚麼。所以這些人在獄警的縱容下肆無忌憚,稍有不從就大打出手。綁架入獄的法輪功學員第一關就是面對的這些人。很多人都被打過。

北京法輪功學員曹東被秘密關押在天水監獄以來,監獄如臨大敵,由當時的獄政科長姚文強(後升為監獄長),教育科長趙劍平專門負責,安排單獨的房間,從其它監區抽調人員監視曹東的一言一行,二十四小時形影不離,別人一打招呼,都被呵斥。曹東被關在一樓陰面,常年不見陽光,身體一度很虛弱,在強烈要求下才讓在操場活動活動。零九年曹東的妻子在憂傷中去世,未能見曹東最後一眼,曹東要求去奔喪,監獄不答應,多次找才同意給父母打一個電話安慰安慰。

以上只是天水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一部份,還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罪惡。

直接參與迫害的有:

天水監獄監獄長魏興剛(省勞改局副局長兼任)、副監獄長楚志雄(現武都監獄監獄長)、政委鄭佔海(後升為監獄長);

一監區監區長王強(後升為副監獄長)、教導員蘇維明;

中隊長吳存信、楊盛宏

幹警覃建等

三監區監區長王長生

四監區監區長夏建軍教導員張建華

中隊長溫彥明,張軍,張彥明

幹警白明,劉江濤,高天平,王濤,毛俊江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