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魔難中心一定要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最近一些日子接連聽到或看到一些同修以各種「病業」方式去世,還有的同修仍長期陷於「病業」的魔難中。師父在這近二十年中多次從不同角度給我們講了作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應該怎麼樣對待「病」的法。特別是迫害發生以後,如何正念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戰勝病魔。師父更是從各個方面講的非常多非常清楚明白了。明慧網上同修正念正行的事例也非常多,為甚麼至今還有些修煉多年的大法弟子仍然長期陷於病痛折磨中。我想談談自己走過病業魔難的經過。但願對仍在病業魔難中的同修有所幫助。

去年三月,我身體出現嚴重病態:思維、行動、反應遲緩,走路不知不覺變的很慢,而且步履蹣跚,身子也斜了,脖子也扭著,頭痛、脖子痛,就是腦血栓症狀。就這樣拖了一個多月。因為我還在上班,單位同事就拉著我到醫院去做了核磁共振檢查。檢查結果是腦出血。從拍攝的片子可以看到,整個頭部除了腦頂部約兩指寬十釐米長的地方外充滿了瘀血,壓迫了大腦。頸椎彎曲變形了。醫院腦外科主任看著片子,神情凝重的從牙縫裏擠出四個字「住院、開顱」。立即就簽發了住院通知書。當時是四月二十九日下午,醫院的另一個醫生問:五一節以後來手術可以不?醫院腦外科主任非常堅決的說:住院,五一節都要手術。這時我們才感到問題真的是很嚴重。

走出醫院,同事要送我回家去準備東西進醫院。妻子(也是同修)態度非常堅決:我們不住院,只有師父才能救我們,回家去。此時的我心裏真的有點茫然:一方面,知道自己是個修煉人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和觀念來對待這件事;另一方面,確實是心裏有點不穩,知道是自己修煉出了問題,還是有點不知所措,表面上強作鎮定。

前幾個月,當症狀還不太明顯時,就有同修不止一次的警告我:要多學法,重視發正念,注意向內找自己存在的問題。後來更是直截了當的告誡我:你要不重視這一大關就很難過得去。自己仍然沒有引起重視。

怎麼辦?回家後,我們邀請了一位醫生同修來切磋。這位同修立即就趕過來了,他看了看片子,並沒有和我們討論病情。就和我一起切磋起對法的理解和認識:作為修煉人如何對待自己修煉路上魔難,如何在學法中從法上認識法,如何排除思想業力的干擾和自己在修煉過程中的教訓和體悟。幾個小時的交流,我的心境越來越平穩,對清除病魔,走過難關有充份的堅定的信心。

六月,我上班了。七月中旬,公司組織全體員工體檢,我再次去作了頭部核磁共振檢查。從拍攝的片子看出,頭部瘀血已經基本消失了。彎曲變形的頸椎也恢復了正常。公司領導和同事們看到我這麼嚴重的「病」,不住院手術,也沒有打針吃藥,居然這麼快就好了,感到「非常神奇」。

經歷這場魔難,我有幾點體悟:

一、魔難中心一定要正

師父在講法中就告訴我們:「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轉法輪》)我悟到:一個人選擇走上修煉之路,面對各種魔難就應當坦然處之,修煉中遇到的任何難都是自己必須要面對而無法迴避的。師父傳了這麼大的法,講了萬古以來絕無僅有的天機真理,揭示修煉真機,要想走出常人返本歸真,沒有魔難是絕不可能的,心不正是絕對不能走過魔難的。儘管從法理上是明白的,但畢竟是人在修煉,各種各樣的感覺、各種各樣的考驗都會出現。

比如:我決定不進醫院後,很多同事都很擔心,有的就告訴我兒子:你爸爸只要出現手腳發麻,語言不清或看東西不清楚等,不管甚麼時間一定打電話告訴我們,我手機二十四小時開機(準備送醫院搶救)。就在四月三十日早上晨煉煉到第四套功法「法輪周天法」第一遍第七次「隨機下走」時,我右手一下子就感到發麻,此時我心裏非常穩定:我是法輪大法弟子,你這點小把戲甚麼都不是。就這一念,再「隨機下走」時一切正常,甚麼不好的感覺消失的無影無蹤。

修煉是嚴肅的,考驗也是嚴格的,第二天早上起床煉功前上廁所,開燈感覺左眼有幾條蚯蚓粗的條紋,這一下心不穩了:是眼底出血了吧?煉功時還想怎麼辦呢?煉到第二套功法站樁時,一段法映入腦子「我們有的人一旦他身體哪兒不舒服了,他就認為自己有病了。他老是不能把自己當作煉功人,遇到這個事,他也自當是病,怎麼出那麼多麻煩哪?告訴你,已經給你消下去很多了,你那個麻煩小的多了。要不給你消,你遇到這麻煩可能就一命嗚呼了,也可能躺那兒起不來了。所以你遇到點麻煩,你就難受了,哪有那麼舒服的事?」(《轉法輪》)。一下子明白了:我生生世世造業多少?師父為我們承受了多少?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大法,我還能在這站著煉功嗎?修煉人遇到甚麼事情都應當把它當作好事。都應該做到心不動,出血又怎麼了,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但也就由於第一念心不正,過了一週才消去。現在我視力仍然很好,五十多歲的人,沒有近視也沒有老花,看書處理文件不用眼鏡,小六號字說明書也能看的很清楚。

記得是二零零三年,我從勞教所出來回到單位上班,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安排任何工作,沒有聯繫上同修,沒有大法書,也沒有突破網絡封鎖的辦法。閒著無事就上網,一天無意中上了一個算卦網,自己從來沒有算過命,算算吧,一算自己在二零一二年會有一場大難,闖過去就能再活三十年。當時想的是,到時一切都變了,僥倖自己能躲過。沒有修煉人的正念。

二零零八年,一位過去算卦很準的人(曾經直接聽到師父傳功講法的)見到我,很著急的對我說:你千萬要注意,明年過了才沒有事了。哪知在二零一零年一開年就來了這場魔難。還是這年,一位同修裝修房子,我又上網去看裝修風水,還執著的不行,直到有一天打開一個網頁,一行醒目的紅字赫然映入眼簾「風水對修煉人和大德之士無效」。我一下明白了,是師父見這不爭氣的弟子執迷不悟,重錘棒喝驚醒弟子。

這難很大成度上真的是自己求來的。作為一個修煉人,「修煉可是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來,毀於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轉法輪》)信師信法是一點都不能動搖的,也不是嘴上說說就完了的,真的來不得一絲一毫半點虛假。

二、學法一定要入心,要從法上認識法

我已經得法修煉十五、六年了,雖然不能背《轉法輪》,但與同修交流時,無論講到師父在不同時期不同地方講法都還知道,自以為學法還可以,自以為對法理認識還比較清楚。

一個素不相識的大姐來看我,給我講了她怎麼走過魔難的。「當時所有的同修都認為我不行了,說你不要再修了,會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可是我就相信師父不會放棄我,我就不信我走不過來,兩個多月時間,我走過來了,你看我現在甚麼都能做。」最後她說「你法沒學好」。

我真的感到很震動:我承認自己沒有學好法是陷入魔難的重要原因。但是怎麼樣才能學好法,真正的修煉人應該怎樣學法?這真是值得好好思考的。

回想十幾年來,我看了師父所有的講法錄像,反覆讀了師父所有的講法,自二零零四年以來每天都上明慧網,也看了很多同修的交流文章,自以為對法有一定的理解。跟同修交流也注重法理上的交流,可為甚麼第一次見面還沒說甚麼話的同修就說自己法沒學好呢?

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我為甚麼學法?以甚麼樣的心在學法?師父借同修的口指出了自己在學法中的問題:在學法時抱著求知識開眼界之心;片面理解師父「不抱有任何目地去學」(《精進要旨》〈學法〉)講法的涵義,讀書一晃而過,沒有用心領悟師父的講法;對師父講法中指出的問題總是以為不包括自己;對自己的各種慾望、執著不想也不願嚴肅的面對,認為自己比別人強,認為在人中修這些東西不可避免,等到最後師父會給我們一下子去掉。甚至於對自己在勞教所裏幹的不好的事,都還不能乾脆徹底的認錯,還用是為對付邪惡,保護同修少受折磨等藉口來掩蓋。執著於在常人中工作能力,抱著名利心、顯示心、怨恨心、妒嫉心、色慾心等各種執著心不放。學法時一邊讀書,腦子裏還不時想其他的事情,還認為自己腦子好使,可以一心二用等等。抱著這樣不好的心學法,能學好法嗎?能入心嗎?能明白佛法洪大無邊的法理嗎?肯定是不行的。

我悟到:學法必須是「不抱有任何目地去學」(《精進要旨》〈學法〉),師父傳的洪大的佛法博大精深,修煉者無論領悟到多少,都不過是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水而已。因此學法時必須抱著恭敬、謙卑的心對待師父與大法,嚴肅面對自己的不足,嚴格用法來歸正自己的思想和行為,踏踏實實的修心性才能不斷的從法中領悟法理,才能真正得到提高。

三、發正念不能帶著有求之心

當我們身體在病業魔難中反映比較突出時,很多同修首先想到的就是發正念,清除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和舊勢力的迫害。這一點沒錯。為甚麼有的立竿見影,有的很長時間都不行呢?經歷這次魔難,我體悟到,發正念不能帶著有求之心。發正念這麼神聖偉大的一件事,就不能只是為了解決我們身體的痛苦。當然大家都知道在魔難中的同修(特別是長時間處於魔難中的同修)要做到清醒、理智、念力強大是很困難的,其他同修就想幫忙發正念,行不行呢?有一定作用,但根本上還得靠自己正念過關。如果自身抱著有求之心,是絕對不行的。隨著執著心的放棄,心性提高了,對法理認識清晰了,正念也就強大了,真的是「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別哀〉)。那些壞東西就甚麼也不是了。

有些在病業魔難中的同修也注重發正念,有的同修還告訴他(她)們發正念應當想甚麼,也有把明慧網上闖過難關的同修發的正念摘錄下來給魔難同修,效果都不好。為甚麼?因為那是人家從法中悟到的東西,不是你悟到的,大法要求你在修煉道路上證悟你自己的東西,所以就不起作用。

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事,就是對發正念要有充份信心。不要沒感覺到甚麼效果就懷疑發正念是不是能行,不是去找自己的執著和不足,不願坦然正視和承受的魔難。心神不定就越來越糊塗,魔難也就越來越大,這關就越難過。

其實怎樣發正念,師父講法與明慧編輯部文章已經從大到小講的很明白了,自己多學法,正念足就甚麼都清楚了。

四、主意識要強,向內找修自己才能突破困境

師父在《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指出:「被干擾最多的、被迫害的最厲害的多數是那些個不太精進的學員,或者是學法不經常的,學法思想在幹別的事的,都會是這樣。」確實如此,我十幾年來煉功就很少有入靜的時候,發正念也很多時候走神。在處於嚴重魔難中,與同修學了「主意識要強」這段法。修煉主意識,是法輪大法不同於歷史上所有修煉方法的最大特點。大法弟子要明明白白的修煉,要強化自己的主意識,去除思想業,才能清醒理智起來,向內找修自己才能突破困境。

開始幾天,只有我一個人在家,突然間莫名其妙的感到害怕,時時產生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和念頭,有時候你還感覺不到這些念頭是錯的。我知道這不是我,清除這些不好的東西的最好辦法就是學法,加長時間發正念清理自己,慢慢的自己主意識越來越強,對腦子中冒出的不好的東西越來越靈敏,壞東西一冒出來很快就能抓住清除。向內找自己不足之處,也比過去清醒多了。這樣過關的主動權就控制在自己手中,那些迫害、干擾你的不好的生命就只有哀號的份了。

這裏特別要提醒有的同修,發正念千萬要注意清理自己,很多同修不注重清理自己的那五分鐘,師父讓我們做的是絕對重要的。「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和不好的觀念或外來干擾。」(《導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會講法〉)那是極其重要,非常關鍵的,要隨時清理,才能使自己主意識強,才能真正找回自己。學法、發正念才能清醒理智。

五、對同修的幫助不能有依賴之心

處於病業魔難中的同修都希望得到同修的幫助,但是不能對同修幫助有依賴之心。因為這個關、這個難中你修煉路上必須要過的,師父的法身和護法神在保護著我們,看護著我們,等著我們突破難關修上來;同修的幫助也只能是啟發我們從法理上悟上來,修煉就是修自己,正念闖過去才是自己的威德。因此,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有依賴同修之心。只有當去掉這顆心時,同修再幫助才會發生效力。當時我處在很難過的時候,就想起一個具有功能的同修,心中動了一念:請他看看怎麼回事。但隨即就意識到這個想法是錯的,「修乃自身之事,無人可代之」(《精進要旨》〈堅定〉)。只能靠自己正念正行走過去,當去掉這不好的思想念頭後,師父自然就安排去掉了身上的壞東西。

對同修的依賴心有時是很不容易覺察的,有時也是很危險的,稍不注意就可能帶來麻煩甚至是危險。當我各方面都在迅速好轉時,一位曾經共患難的中醫同修來看我,他看到我的頸椎變形了,就要幫我矯正過來,雖然覺的不太合適,但又覺的是同修,動就動吧。結果麻煩來了,第二天反而嚴重了,第三天甚至於起不來了,我知道自己錯了,但表現出來的情形確實險惡,一摸脈,沒有了,嚇的這位同修悄悄跟我妻子說:某某可能是到壽了。我妻子說:不可能。我心裏非常清楚明白,我雖然錯了,但我能夠走過來,這一切都是假相。果然到下午,就恢復了。

六、上明慧網和同修交流對突破病業魔難幫助極大

明慧網上有許多同修正念突破病業魔難的文章,這些文章對於我突破障礙自己修煉提高因素,修心斷慾,明白法理,戰勝病魔有很大的作用。五月十二日晚,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我從一間封閉的黑屋子裏衝出來,看到旁邊立著一個一人高的瓷質大轉輪,上面刻著不認識的字,旁邊放著一把大鐵錘。是甚麼?不知道。當看到《明慧週刊》435期《破除舊勢力以「病業」形式迫害大法弟子的體會》一文。明白了,應當銷毀它。週日下午,我端坐立掌,請師父加持,用法輪大法中修煉的神通法力,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清除舊勢力的迫害。真的是清醒理智、念力強大。不到三分鐘,全身一震,金光迸發,身體一下就輕鬆了。那東西解體了,對師父感激之心真是無以言表。

上明慧網看同修交流文章和同修間的交流,真的能夠對我們修煉起到很大的促進作用。在此也感激明慧網和身邊的同修,在如此困難的情況幫助同修,助師正法,真是了不起。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承擔著重大的歷史使命,舊勢力對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有非常細緻周密的安排。「舊勢力實質上就是針對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來、又時時伴隨你們的巨關巨難。」(《清醒》)迫害方式是多種多樣的:病業魔難,經濟迫害,政治迫害,監獄、勞教所迫害,家庭迫害等等,其目地都是要毀掉我們。只要我們堅定的真正的做到信師信法,就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突破他們安排的各種迫害,這就是在證實大法,就是在助師正法。

一點心得,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