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點燃了大陸小學教材裏的「偽火」(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二零零九年,英國《經濟學人》雜誌稱,中國大陸一個民間組織發表研究報告指出,大陸中小學教材中存在一些錯誤,從而在中國大陸「掀起了一場風暴」。這個民間組織說,目前使用最廣的三種版本的小學語文教材,都存在多篇內容失實的文章及常識性錯誤。其中,「愛迪生救媽媽」、「陳毅探母」純屬杜撰。該民間組織還稱這些教材普遍存在「經典的缺失、兒童視角的缺失、快樂的缺失和事實的缺失」等嚴重問題。

自此,在整個中國大陸範圍內,批評「教科書造假」之聲四起,釀成了一場持續不斷的風波。不僅專家和教師們開始呼籲「救救孩子」,連孩子們也開始質疑教科書的真實性。其中對人教版六年級上學期課文《我的戰友邱少雲》造假的質疑,頗具代表性。

在大陸的一次小學語文公開課上,教師講的是「戰鬥英雄邱少雲」。教師講罷課文大意,按計劃提問,沒想到有個小男生竟不按題回答,反而語出驚人:「老師,這事是假的!大火燒身那麼疼,邱少雲哪能忍受那麼久動也不動?!他身上還有子彈手榴彈,被火燃燒怎麼不爆炸?!」教師頓時愕然,一時語塞。現場的聽課教師們也頗感意外。

這個男孩彷彿《皇帝新裝》中小孩一樣,用天真的話語啟發了大人們的思維。大人們開始思考,最後,結論是:那燒在邱少雲身上的火是假的,純屬一把「偽火」。

首先,按照課文的描述,當時邱少雲只要喊一聲或動一動就有可能被美軍發現,他是不可能將隨身攜帶的武器和彈藥移動到火區之外的,如此一來,武器彈藥必然在大火中灼燒,從而引起爆炸。而爆炸聲是非常巨大的,近在咫尺的美軍不會不發覺。

其次,大火燒身這麼長時間而不喊不動,是不符合基本常識的。灼燒,在疼痛的等級上是排位很靠前的。正常人根本無法忍受。

再次,課文中說,邱少雲寧可燒死也紋絲不動,可是課文的作者卻能夠:「扭轉頭一看,哎呀!火燒到邱少雲身上了!」顯然自相矛盾。

最後,在課文的結尾寫道:「黃昏時候,漫山遍野響起了激動人心的口號:『為邱少雲同志報仇!』我們懷著滿腔怒火,勇猛地衝上『391』高地。」 試問,在衝鋒的那一瞬間,是甚麼樣的通訊工具使得「漫山遍野」的士兵迅即知道了邱少雲的慘死,從而「滿腔怒火」呢?

其實,早在2004年,有記者曾專訪邱少雲生前所在部隊的上級曾排長,曾排長竟然一口氣列舉了數處造假信息──報刊與教材上的邱少雲是重慶市銅梁縣關濺鄉玉屏村邱家莊人,而他所知道的邱少雲是四川省簡陽縣養馬河山茶村人;報刊與教材上的邱少雲是「志願軍」第15軍29師168團3營9連1排3班,他所知道的邱少雲是志願軍第15軍29師87團3營9連1排3班;報刊與教材上的邱少雲赴朝作戰是1951年3月28日,他所記得的是1950年10月23日;等等。

對於邱少雲身上的這把火,我們不從生活邏輯和歷史見證兩個方面來考量則已,稍加考量,那結論自然是,這把火的確是一把「偽火」。

面對這樣的鬧劇,不知讀者會興起怎樣的感想?可是這還不算完,當我們翻看人教版六年級上冊《品德與社會》課本時,如果你翻到第7頁,會發現又一團「偽火」燒了起來。

在第7頁,教材灌輸道:小學五年級的學生劉思影,在2001年1月23日下午,在媽媽的帶領下,來到天安門廣場,點燃身上的汽油自焚。

人教版六年級上冊《品德與社會》第7頁,誣陷法輪功。
人教版六年級上冊《品德與社會》第7頁,誣陷法輪功。

這是發生在十年前的事了,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一場發生在天安門廣場的所謂「自焚」之火,經過中共現代媒體的反覆渲染,迅速傳遍全世界,在電視,廣播,報紙鋪天蓋地的喧囂中,「自焚者」被一口咬定為法輪功學員。聲情並茂的揭批中,要刻意煽動的是對法輪功的仇恨。當人們的憤怒被媒體成功的引燃之後,被忽略和刻意掩蓋的,是自焚報導中的重重疑點。十年來,這些疑點被世人漸漸了解,世人認清了這把自焚之火,也和《我的戰友邱少雲》裏的一樣,是一把地地道道的「偽火」。

甚至,課堂上的孩子們都明白真相。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刊登的一名學生來信,題目是「平靜的教室沸騰起來」,文中講了一個故事:

……老師講著講著,話題一轉說:「我們現在講科學,相信科學,法輪功……」 他的話音剛落,一個同學就站起來說:「老師你說的不對,法輪功是好人,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一個同學接過話來:「我也知道,自焚是假的,王進東全身燒傷,盤在腿中間裝汽油的雪碧塑料瓶子卻完好無損。」……(同學們)三個一群,五個一群接起話來。

孩子們的議論當然是來自專家的科學分析,分析顯示,「天安門自焚」 疑點還真多,這裏僅列舉其中三個重大疑點:

疑點一: 劉思影做了氣管手術後四天,就能說話唱歌?

在人教版六年級上冊《品德與社會》第7頁,小女孩劉思影,被用來攻擊法輪功。可是,專家分析顯示,12歲的思影作為一個孩子,在傷後四天就帶著插管聲音清晰的接受採訪,不驚不怕,還有興致唱歌,完全違背基本醫學常識!

「天安門自焚」事件之後,積水潭醫院燒傷科副主任李遲醫生告訴記者:送來的幾個燒傷病人都立即做了氣管切開手術。李遲醫生在節目中談到的氣管切開的切口,是在聲帶的下方,患者通過氣管插管來進行呼吸。做了氣管插管手術之後,因為幾乎沒有氣流能通過聲帶,患者在早期根本無法開口說話。即使是在病情穩定,氣道和喉頭的水腫消退後,患者也只能發出口齒不清、四面漏氣的聲音。

「重度燒傷的」劉思影做了氣管切開插管後,在病房接受記者(不穿隔離服,不戴口罩)採訪,還能唱歌。
「重度燒傷的」劉思影做了氣管切開插管後,在病房接受記者(不穿隔離服,不戴口罩)採訪,還能唱歌。

疑點二:劉春玲死於精心策劃的謀殺!

劉思影的媽媽劉春玲被官方媒體稱為自焚而死。如果把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提供的錄像鏡頭放慢可以看見,這個事件中,劉春玲身上的火燄已經基本熄滅,突然,有人用物體猛擊她的頭部,劉春玲隨即倒地。顯然,劉春玲是死於他殺。


面上,劉春玲是被一個穿著軍大衣的高大男子所殺害,揭示自焚背後的陰謀。

疑點三:塑料汽油瓶在大火中不燃燒、不變形!

所謂自焚事件具體組織者的王進東,在焦點訪談節目中的表現,也是破綻百出。人在被燒灼時,會不由自主的抽搐甚至跳躍,生理學上,這屬於反射弧的應激反應,是人的一種保護性生理機制,不受大腦控制,就是說,即使想忍也是忍不住的。可是自焚鏡頭中顯示,王進東渾身衣服都燒爛了,他人還在那老老實實坐著,紋絲不動,等著警察來給他蓋毯子?同時,王進東兩腿中間,盛汽油的塑料瓶,在高溫和火燄下,竟然沒有任何的變形或損壞。如此明顯的破綻,不能不令人懷疑:這一切都是在演戲。

圖:在中央電視台炮製的自焚畫面上,王進東的雙腿間那個盛著汽油的雪碧瓶在大火中居然完好無損,他後面的警察拿著的滅火毯在他身後晃來晃去,直到這個王進東說完了台詞才把滅火毯蓋到他身上。
圖:在中央電視台炮製的自焚畫面上,王進東的雙腿間那個盛著汽油的雪碧瓶在大火中居然完好無損,他後面的警察拿著的滅火毯在他身後晃來晃去,直到這個王進東說完了台詞才把滅火毯蓋到他身上。

其實,早在2001年8月14日,在聯合國會議上,「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就曾就「天安門自焚事件」發表聲明指出:整個事件是「政府一手導演的」。並強烈譴責: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是對法輪功的構陷,涉及驚人的陰謀與謀殺。中共代表團當時面對確鑿的證據,沒有辯詞。

2002年1月,北美中文新唐人電視台,製作了揭露「天安門自焚真相」的紀錄片《偽火》(False Fire),該片以其嚴謹求實的風格和對黑幕的曝光,從各國參賽的六百多部影片中脫穎而出,於2003年11月8日,榮獲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

新唐人電視台2002年1月製作製作之影片《偽火》,獲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
新唐人電視台2002年1月製作製作之影片《偽火》,獲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

讀者朋友們,孩子的未來多麼重要何需說?教材的地位多麼重要何需說?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現在要說的是:是誰點燃了大陸小學教材裏的「偽火」?是編寫教材的專家和教師們嗎?他們雖然被冠以顧問、主編和編委的頭銜,可他們從來沒有嚐過自由編書的味道,教材的編輯、審查與使用權利,一直以來,牢牢的掌握在中共手裏。即所謂的「教材編寫的行政化」、「教材內容的意識形態化」。面對教材裏的「三聚氰胺」,他們從來也不過是暗地裏的報以嘆息而已。

毫無疑問,大陸教材裏的「偽火」是中共點燃的。中共為甚麼這樣幹?中共點燃邱少雲身上的「偽火」,當然是為了粉飾中共的「偉、光、正」,通過樹立一個個假的戰鬥英雄,來為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塗脂抹粉,讓孩子們成長成為中共未來的「馴服工具」和「狼孩」;中共點燃劉思影等人身上的「偽火」,是為了打擊異己,實施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的陰謀,為其大肆鎮壓鳴鑼開道,炮製一些子虛烏有的受害者,愚弄和綁架孩子們的思維,為其維持長期的暴虐專政奠基。

在中國大陸的教材裏,不管有多少光怪陸離和不可理喻,只要我們掌握了一個事實,就能將它看穿看透,這個事實就是:教材,孩子們賴以成長的教材,一直是中共實施它邪惡洗腦的工具!尤其是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的今天,我們更要時時記住這個事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