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籍警張憲遭中共綁架、勞教、勒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法輪功學員張憲原是一名警察,因工作中為百姓著想,曾被評為廊坊市優秀戶籍民警。然而,這樣一位按「真、善、忍」修煉的好人,在中共十餘年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中不斷遭到騷擾、綁架、高額勒索和非法勞教迫害,身心遭到巨大傷害。

張憲,男,三十八歲,畢業於河北省人民警察學校,於一九九五年參加工作,同年七月開始學煉法輪功。在進入社會的起步階段,張憲由於受到法輪功「真、善、忍」信仰的影響,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受到領導和百姓的肯定。一九九六年他被調到派出所工作,成為一名戶籍民警。在工作中,他能替百姓著想,於一九九八年底,被評為廊坊市優秀戶籍民警。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法輪功學員的和平上訪後,公安局的領導施壓於派出所,所領導找到張憲父母、要求家人逼他放棄「真、善、忍」的信仰。作為農民的父、母經歷過文革,心中有深深的恐懼。他們逼迫張憲寫「不煉功的保證」,還要交出法輪功書籍。後來,中辦、國辦信訪局在媒體上公開表態,「沒有人反對煉法輪功」。因為對「真、善、忍」的嚮往,對政府的信任,張憲又從新開始出去參加法輪功的晨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公安局的領導再次找到張憲,要求他在工作與煉功之間做選擇,由於選擇了煉功,張憲被扣留在單位,不能回家。

二零零零年底,因為修煉法輪功的原因,張憲被認定為「落後民警」(所謂的「政治思想」不合格),被要求去廊坊市公安局幹訓處學習。學習期間的二零零一年新年假期,張憲依法去北京反映訴求,要求還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清白,同年四月底,他被辭退出警察隊伍。

二零零一年五月份,張憲去平安保險公司廊坊分公司參加就業培訓,香河縣公安局的民警追到保險公司阻撓,後來,他被告知不能取得就業資格。事後,他去朋友的工廠打工,香河縣公安局的民警又找到廠子,他又被逼出走。其間,他的家人受到單位和公安局的騷擾,要求說出張憲的下落。

二零零一年底,張憲回家後,被人告密,被綁架到縣「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的洗腦班。

二零零三年過年前,張憲因為複印法輪功資料,被劫持到縣「六一零」開辦的洗腦班,在受到邪惡矇蔽和恐嚇後,致使複印資料的好人受到警察的大額經濟迫害,張憲個人也被非法勒索人民幣五千元。

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期間,張憲由於被洗腦,思想不清晰,曾經被六一零人員脅迫參與了鉗屯等地對法輪功學員的精神迫害。他多次表達了對那些受到迫害人的歉意,這些精神上的愧疚,經常讓張憲感到羞恥和深深的自責。

二零零四年六月,張憲再次被送到廊坊洗腦班,經歷幾天的精神迫害後,張憲從洗腦班出走;到家後,因恐懼中共的株連式迫害,被逼回洗腦班。洗腦班的惡人韓志光及香河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將他關到看守所一個月,非法勒索人民幣五千元,身上帶的二千元錢被拿走後,去向不明。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張憲再次被香河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家中的電腦被抄走,他被非法勞教兩年。為了逼迫張憲放棄「真、善、忍」的信仰,勞教所惡警把他單獨關在一個屋裏,用一普教犯人在屋裏二十四小時監控,幾個幫兇輪番在精神上圍攻,只在夜裏十二點到早晨六點允許休息,空餘時間,被要求在小凳子上面牆而坐。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四日夜,惡警張力、董新國帶領一幫普教,把張憲弄到隔壁屋裏,這屋裏有幾張上下床,兩床之間有空隙,裏面放一個單人破沙發。進屋後,惡警逼他盤腿二小時,張憲要把腿拿下來,惡警董新國上來一拳就打到他嘴上,在場惡人都撲上來,有的揮拳向他嘴上、臉上猛擊,張憲的嘴被打的鮮血直流,幾個人上來硬把張憲腿搬上(呈大盤狀),然後移開兩床中間的沙發,人被移到兩床架中間,一邊一個人把兩個胳膊別在鐵床橫竿上用力壓著固定,身後站一個人控制著頭,身前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兩腳狠勁踩在張憲腿上。張憲在石家莊勞教所不僅受到肉體的迫害,還被逼唱歌頌中共惡黨的歌曲等,受到精神迫害。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九日,張憲在發放神韻晚會光盤時,被不明真相的群眾誣告,被香河縣公安局巡警在大街上綁架,再次被非法劫持到石家莊勞教所,受到第二次勞教迫害。

二零零九年元旦前後,香河縣一些不法人員竄到張憲家裏,意欲誣陷、網羅罪名,加害身處牢籠半年之久的張憲。在勞教所,由於制止惡警打人,張憲被關進禁閉室二十來天。

二零零九年初,張憲、李石頭、辛寶東、張錫功(七十歲高齡)等被關小號迫害,被逼讀、寫污衊法輪功的書籍文章;在勞教所中,李石頭、張憲等被關小號隔離迫害長達近一年時間,精神的折磨給他們的身心造成巨大的傷害。

在十餘年的迫害中,張憲也曾經憎恨那些參與迫害的警察,後來,通過學習李洪志先生的著作,漸漸明白了參與迫害者的可悲。中共惡黨一向是利用一部份人整另一部份人,整人者最後也要成為它的替罪羊,被它拋棄。縱觀中共控制中國的六十多年,有近一半的中國人被它迫害。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